山村奇案

    清朝那個年代,我國北方某地有座山,山上長滿了桑樹,樹木菇鬱,遮天蔽日,常是野獸出沒的地方。山下有個小村,僅有幾十戶人家,幾乎家家靠養蠶結繭賣錢度日,故村名就叫
“靠山村”。
    村裡有個姑娘,年方二八,父母去世,孤苦伶仟的她也靠採桑養蠶,艱難維持生計,人稱“孤女”。孤女雖然身材單薄,但人長得俊俏、秀氣、可愛。
    一天,吃過午飯,她跟往常一樣,提著荊筐,上山採桑。時近黃昏,忽然傳來一陣老虎的吼叫聲。接著,有人大聲呼喊:“老虎來啦,快跑呀!孤女一聽,扔下荊筐,拔腿就跑。哪知,一隻吊睛大虎已攔住去路,張開血盆大口,猛撲過來。孤女一閃身,扭頭又跑,在樹林裡跟老虎捉起丁迷藏。心想;說啥也不能叫老虎吃掉1可是,跑來跑去,孤女迷了路,克跑到山的懸崖絕壁處。前有萬丈深溝,後有兇惡的老虎,怎麼辦?孤女來不及多想,一縱身跳了下去。說來也巧,孤女跳下去,不偏不倚,正好掉到一個小夥子在溝底割草的草堆上。小夥子名喚焦良、家住附近的良好小村。焦良,一十八歲,家中上元老,下天小,光棍—奈‘,但他忠厚、淳樸、善良.助黑的臉膛,身強體壯,依靠給財主家放牛糊門。這天,他正在溝裡放牛割草,見有個人從懸崖上落下來,掉在草堆上,雖末香過去了,便急忙上前扶起來呼喚:“姑娘,醒醒!”達姑娘,正是孤女。焦良問明原因,忙說:“我家就在前邊,不遠,先到那裡歇歇吧。明天,我送你回家。”孤女看看天色已晚,回自己家已不可能,只得點頭答應。可是,孤女由於跟老虎在山上周旋,東奔西跑,加之跳崖驚嚇,弄得揮身骨頭像散了架,腿軟得怎麼也站不起來。無奈,焦良只得一手提草.一手把孤女扶到背上背回家。
    吃罷晚飯,焦良對孤女說:“位關起門來睡吧,我另找地方睡。”去哪裡睡呢?村頭有個小店,是焦良的朋友李小二開的,他決定到那裡住一夜。焦良來到店裡,李小二問他:“有家不住,來我這裡住為啥?”焦良實言相告:“家裡來了個遇難女住著,我只得到你這裡借宿。”這店小二是個好色之徒,最喜歡拈花惹草。他聽說是個黃花園女,長得有幾分姿色,便很爽快地答應焦良住下,L1裡卻打起了鬼主意:趨此機會,何不去跟孤女玩玩。店小二妻子劉氏也非善良之輩,愛財如命,傷竊成性。她發現焦良家有件傳家之寶——玉佩,掛在屋內牆上,早就垂涎三尺,很想弄到手,卻一直沒有機會。剛才在屋內聽焦良和自己男人的對話,認為這是天賜良機,決定今夜去偷玉佩。
    劉氏偷玉佩之心很迫切,一吃過晚飯,就走出店門,並裝模作樣地對丈夫小二高聲說:“你睡吧,我要打牌去了廠其實,她這是掩入耳目,伯別人懷疑她去偷盜。
   來到焦良家門口,她拔下自己頭上的銀釵,輕輕把門日撥開。進到屋裡,一模,床上沒人。又到牆上模去,終於模到玉佩。可是,剛將玉佩摸到手,忽聽門“吱扭”一聲,有人進來。她嚇得不敢做聲,順勢躺到床上,用被子蓋起來。來的不是別人,正是店小二。剛才,他聽妻子說去打牌了.心裡暗自高興,就悄悄找孤女行奸來了。進屋到床上一摸,果然躺著一人。他以為是孤女,就動手扒衣服、脫褲子,尋起床第之歡。這夫妻二人,一個做賊心虛,一個行奸怕醜,從始至終,誰也不敢吭聲。
    正當二人興雲市雨時,驚動了住在焦良後院的哥哥焦大。焦大性格粗魯,疑心很大。妻子姚氏是個風流女人,淫亂之心更大;她見焦良年輕貌美,一直想勾引到手,但老實、本分的焦良總不上鉤。為此烈[氏惱蕪成怒,反咬一口.在丈夫面前說焦良調戲廠她。她看丈夫不信,又說:“今日大黑時,我還看見他把一個閨女背進家啦[這不是敗壞你焦家門風嗎?”這樣一來,焦大對焦良懷恨在心,就處處留心觀察焦良的行動。
    這天夜裡,他聽到焦良的房內行男女做那事的動靜,就怒從心頭起,氣由膽邊生,順手操起一把殺豬刀,闖進焦良那黑燈瞎火的屋裡,不分三七二十一,摸到床上亂砍一氣。可憐店
小二夫婦沒來得及吭一聲,就都做丁刀下之鬼c
    焦大殺人後,將兩顆人頭用床單一包,帶回家裡,並對妻子姚氏說:“我把那倆狗男女殺了,解廠我心頭之根!”姚氏聽了,大吃一驚,忙說:“人命關天,快去報案自首吧廠焦大覺得這話有理,就掂起人頭直奔縣衙c走到路上,他不放心,想看看兩顆人頭是誰。哪知,打開包單一看,竟是店小二夫妻倆的人頭。焦大“啊’’的一聲,這一下吃驚不小。他知道殺錯人了,必犯死罪。於是,不敢再去投案自首,遂將兩顆人頭往野革溝裡一扔,跑到外村躲了起來。
    翌日,天剛放亮,焦大的妻子姚氏心慌神亂,早早起床,想去看看縣衙差役前來驗屍的情況。洽在這時,突然.她看見從焦良家裡謊慌張張跑出一個閨女來。她很納悶:那女的和焦
良不是被焦大殺了嗎?怎麼還活著?其實,這個閨女,就是孤女。

    原來,那天晚上,忽聽門響動。她想:這時候撬門,必定不是好人。她當即捎俏躲到床下,借著窗戶上射進來的月光觀看動靜。結果,這一夜屋裡先後進來幾個人,於了什麼事情,她都看得一清二楚。第二天一早,嚇得膽戰心驚的孤女,開了門就向自家跑去。
    正當姚氏疑惑不定時,又見焦良從外面回來。一道門看見屋裡床上躺著兩具血肉模糊的屍體,返身跑到門外大聲呼喊:“快來人呀[殺人啦廠罷時間.左鄰右合和村裡許多人都前來圍觀,想看個究竟。直到這時,姚氏才恍然大悟:原來丈夫要殺的兩個人,都殺錯了。
    人們經過對屍體辨認,確定是店小二夫妻二人。於是,立即去到縣衙報案。時近午時,縣官帶衙役前來驗屍,傳訊焦良說明案情。焦良只把今晨回家看到屍體的情況說了一下,但
他為了不牽連孤女,就有意將自己背孤女來家過夜一事隱瞞不說。不料,站在一旁的嫂嫂姚氏卻指著焦良作證。她說:“昨日天黑時,你背那女子進家,我看見了。今日大清早.那
女子從你家組出來,我也看見了e當著縣太爺的面,你還敢說沒有這回事嗎?”
    這一證,證得焦良張口結舌,無言以答。這時,縣官發火了,將驚堂木一拍,厲聲喝道:“一定是你把店小二兩口騙到你家,會死了!還不從實招來,快說出那個女子是誰?她往哪裡去了?”可是,不管縣官如何退問,如何動用大刑,焦良一口咬定:“不知道,沒有這回事!”
    審案到此,陷入僵局.縣官無計可施。然而,縣官的夫人是個知書達理,很善於動腦筋的不尋常女人。這天,吃過晚飯,她見丈夫愁眉不展,唉聲歎氣,便上前問道:“是啥案讓你如此作難?”縣官只得將案情從頭到尾講說一遏。夫人又問:“你在死人身上發現有啥可疑的地方嗎717縣官答:“死者店小二妻子手裡,接著一個綠色玉佩。”夫人說:“拿來我看。”    看過玉佩,夫人發現了疑點,她說:“你看,這玉佩上還沾著灰塵哩:說明達女人嘴裡說是去打牌,實是到焦良家偷玉佩時被人殺廠。”那麼,店小二為啥也死在焦良家呢?夫人說:“店小二得知焦良家住著個黃花閨女,一貫好色的他便起歹意,趁機前去行奸時,被人殺了c”要問真正的兇手是誰?夫人說:“按照證人焦大妻子的證言:她在頭天晚上和第二天早上,都看見一個女子從焦良家進出,說明殺人的那天夜裡,那女子就在焦良家藏著。因此,她對夜裡發生的事情、應該知道.能說清楚。可是,焦良為何不敢承認有這個女於呢?其中必有隱情c”
    案情分析到此,夫人建議:“立即提審焦良,消除他的顧慮,讓他找到那個女子,問明情況,這是破案的關鍵廣
    縣官聽夫人對案情報斷得合情合理,頭頭是道。便依計而行,連夜提審焦良。焦良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人,他為啥不敢承認背孤女刨家住宿的事呢?經過縣盲和夫人的好言開尋,他終於說出了自己的顧慮:一是怕牽連孤女受刑、受罪六:是怕人們說他跟孤女有私情。因此,他寧願自己一人受酷刑,也不願說出孤女來c他說:“反正我沒有殺人,我怕啥?無非
是受點皮肉之苦,無所謂。
    聽了焦良的一番話,縣官很快泥人傳訊孤女前來審問‘,孤女也是個實在本分的[U4t姑娘.她一見縣官和夫人,就將自己如何被焦良救回家和夜裡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講說了一遍,夫人間:“那個最後進屋殺人的人是咕模樣,從哪裡進屋?”孤女答;“夜色膜脆,看不太清。但此人高大粗壯,肯定是從後院過來的人。於是,縣育立即派出衙役,捉拿焦大。

     焦大他在外躲了一天,聽說縣官將焦良抓去,己沒事了,就儲儲跑回家,和妻子商量對策。誰知,剛進門,就被衙役逮個正著。來到縣衙大堂,禾管動刑,他就老老實實地把殺人的經過交代得一清二楚。他說:“在妻子的挑撥下,自己原想去殺焦良和那女子,沒想到誤殺了店小二夫妻兩個好人。我認罪,任憑縣官發落”
    到此,這樁山村奇案,真相大白。縣宮當堂判決:焦良和孤女無罪釋放;焦大夫妻殺人有罪,但態度老實,從輕發落,罰他們終生服苦役;店小二夫婦,一個行奸,一個偷竊,亦有過錯,伶其子女幼小,無依無靠,由焦大賠償白銀五百兩。
    審判之後,縣官夫人見焦良和孤女兩人年齡相當,人才相配.又都是孤男孤女,便把他們叫到一起,想撮合結成一對e而焦良和孤女呢,也正有此意,因此,一拍即合。縣官聽了夫人的意思,也很滿意,並和夫人商定:把焦良和孤女認作自己的乾兒子、幹閨女,一來可彌補自己拷打、冤枉焦良的虧心,二來也可老有所靠。
    一切說妥,當下決定:就在縣衙為兩人舉辦婚禮,嫁妝等物品,均由縣衙籌備,證婚人就是縣官和夫人。
    焦良和孤女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有這等好事,自然打心眼裡對縣官和夫人感激不盡。夫妻雙雙脆地拜謝:“乾爹、乾娘的思比山重,我們今生今世不會忘記”
    智破山村奇案,縣官和夫人的名聲大展;他們收焦良和孤女為乾兒子、于閨女的事,被人們傳為佳話。

上一篇:迷案追蹤
下一篇:智破疑案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