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破疑案

    疑案,發生在清朝光緒年間。
    當時的太原府有個富豪人家,主人名叫杜堅。膝下有一子,取名杜有才,聰明伶俐,好學上進。有才的姑母有一女,名喚慧娟,恰好與有才同歲,貌若天仙,知書達理。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可謂“青梅付馬,兩小無猜”。,人們說:“人家,可是大生的一對!”
    光陰似箭,眼見兩人漸漸長大成人。經人撮合,兩家都同意結親,並定下良辰言日,準備為兩個年輕人完婚。
    富人家舉辦婚事,喜慶熱鬧的氣氛自不待言。可是.婚禮舉行完畢,新郎、新娘進入洞房後,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按規矩,進入洞房、新郎應給新娘揭去紅蓋頭才是。但有才沒有這樣做,而是輕手輕腳轉身登上家中的藏書樓。慧娟掀起蓋頭偷眼一看,很納悶:他去幹什麼?難道他變針了嗎?
    正當慧娟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突然,洞房內竄進一個人,猛地吹滅蠟燭,攔腰抱住慧娟,放行不軌。屋內漆黑,慧娟雖然看不清來人是誰,但憑感覺,她斷定不是有才。於是,她
拼命掙扎,反抗,大聲呼救:“快來人呀.救命啊:”常言道:“做賊心虛[”來人一見慧娟呼喊,急忙搶去慧娟的金銀首飾,奪門而逃。此時,正端著臉盆進屋的女僕,見慧娟被頭散發、大喊大叫的樣子。.嚇得“吠當“一聲,把臉盆掉在地上,疾步上前什麼事?慧媽緩過氣來,將剛才的事情講說了。
    兩人驚魂未定,忽聽樓上傳來“哎喃、哎晴”的呻吟聲。女僕壯起膽到樓上一看,只見杜有才直挺挺地躺在樓板上,昏迷不醒。身上只穿著內衣,結婚的紅緞子禮服卻不知去向,脖子上還有被手指掐的痕跡。僕人急忙把他扶下樓來。慧娟看到有才的樣子,忙問是咋回事?有才用手指著自己的喉嚨,卻說不出一句話來。直到第二天清晨,有才鎮靜下來,才有氣無
力地敘述了夜裡發生的事情。
    原來,昨晚舉辦婚禮時,杜有才裡裡外外敬酒應酬,忙得不亦樂乎!當他走到西廂房門外時,瞥見有兩個人在屋裡商量著什麼。他好生奇怪,便站在窗下聽起來。那兩個人,一個叫周生,一個叫韋生,都是有才的朋友。因知杜家藏書多.這些日子.都住在杜家讀書。當地有聽房的習俗,他倆便商量今晚躲到藏書樓上,去偷聽新郎、新娘的房。有才聽了這番話,
暗自好笑。當下決定,到時候去逮住他們,嚇唬,嚇唬!
    婚宴結束,客人散去。杜有才想起周生、韋生聽房的事,就跟手跟腳來到藏書樓上。夜深入靜,明月高掛,杜有才忽見一人影閃過。他以為那是周生,便悄悄跟上去用雙手蒙住那人的眼睛。田知,那人力大無窮,猛轉身,競掐住有才的脖子,狠狠地使勁,直到杜有才昏死過去。
    訴說了各自的遭遇,新郎、新娘悲喜交集,抱頭大哭。新娘說:“好險呀,咱倆差點見不了面啦!”直到這時,杜有才還認為.那個掐他脖子的人是周生。便罵道:“這個周生,我家待他不薄,咋能這樣害我,真沒良心!”
    翌日.杜家上下對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議論紛紛。
    有個看門老人報告:今天一早,他看見聞生衣衫不整、神色慌張地開了大門,跑出去了
    這樣一來,大家異口同聲認定,昨夜之事,是周生所為。杖有才的父親聽了,更是火冒三丈。他立即寫下狀子,將周生告到縣衙。縣官看過訴狀,十分吃驚。他認為,在自己轄區內
發生這樣的醜事,實在是奇恥大辱*當即下令:將周生捉拿歸案。
    不料,周生被帶到堂上聽過訴狀,一迭連聲呼喊:“冤枉!冤枉!”周生哭訴道:“我雖與韋生商量過半夜去偷聽洞房一事,但因當晚我喝酒過多,未曾上藏書樓.就醉倒在地上。第二天,清晨醒來,自感羞傀,沒臉見人,就趕快跑回家去了。再說,社家待我不薄,我咋會幹出這等傷天害理之事,望大老爺明察廠
    聽了局生的哭訴,縣官立即傳證人書生上堂作證。結果,韋生所言,與周生所說完全相問。韋生說:“昨晚,找倆是商定去洞房偷聽。後來,我見周生醉倒不起,就獨自回家去了,不曾上過藏書樓。”
    案件審問到此.陷入一團迷霧。兇手到底是誰?中無數。無奈.只得哲將周生收監,改日再審。
    這天.吃罷晚飯,縣官走進自家的花園,一邊品茶,一邊想著周生一案。經過一番苦苦思索,撥開迷霧,找到了疑點。他想:既然罪犯扒去了杜有才的衣服穿走,罪犯的衣服又在何處?這不是很大的疑點嗎?想到這裡,他帶領衙役連夜去到杜家藏書樓搜查,果然在一個書箱裡找到一件舊衣服*,經辨認,確定是杜有才奶媽宋氏兒子阿笨的衣衫。這個阿笨,遊手好閒,不務正業,嗜賭如命,偷盜成性。這幾日,他又輸錢了,便在有才結婚那天,混進吃酒席的人群吃喝了一頓,想伺機潛入藏書樓偷竊財物。可是,來到樓上,見院子裡仍有人走動,自己身上也感到困倦,便蹲下來閉日養神.待夜深人靜再行動。哪知,有人在背後蒙住他的眼睛。他扭頭一看,見是有才。怕被認出,一不做二不休。以絕後患。於是,他用雙手狠狠掐任有才的的喉嚨,直到有才昏死過去,才鬆手。接著,他脫下自己的衣服藏到書箱底,穿上有才的衣服來到樓下,聞進洞房,妄圖姦污新娘。因道到新娘的反抗,才搶劫財物逃走。
    縣官抓住阿笨這個疑點,第二天立即升堂審案。結果,沒有動刑,阿笨就把自己的作案經過,一五一十和盤托出。
    到此,案情真相大白,周生當堂釋放,阿笨獲罪判刑。這樁奇案,終於了斷。周生很高興,逢人就說:“縣官是青天,沒有冤枉咱。

上一篇:山村奇案
下一篇:巧斷冤案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