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案追蹤

    謎案故事發生在明朝成化年間。
    相傳,那時候今日江西省鉛山縣有個農民,姓張,名貴,C打柴賣柴為生,故人稱“棧夫”。此人忠厚、淳樸、善良,在中裡人緣很好。娶妻楊氏,是個明理、賢慧、持家有道的女人點炒、烹調更是她的拿手好戲。家裡雖不富裕,但夫婦相親相愛,和睦相處,小日子過得甜甜蜜蜜。村裡人說:“人家兩口真是恩愛夫妻
    模夫有個嗜好.喜食繕負。因此,平日裡隔二差五,他定要計妻子做頓繕魚吃,解饞。鉛山縣山多水多,到處都有拒流、湖泊。椎夫住的襯子緊挨河流,瀕臨湖水o湖水盈盈,才草豐盛,是繕色繁殖生長的絕好地方。生活在這個村子的人喜吃蹭魚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
    一日,太陽落山的時候,棍夫砍柴回家,妻子為慰勞他,相意烹了一餐膳色。循夫一見,笑遠額開,高興地說道:“我正想磕睡哩.你就給枕頭。知我者,妻子也!”說著,將滿盤炒鮮魚一掃而光,飽飽美食了一頓。可是,吃後不一會兒,椎夫胺疼不止,滿地打滾,七竅出血,頃刻身亡。妻子發現,抱住屍體大放悲聲:“我的夫呀,這是咋回事阿
    哭聲驚動四鄰,人們紛紛前來勸解:“人死不能複生,要節哀,咱村過去吃鱔魚的人不少,還從未吃死過人。今日這事,有蹊蹺!”於是,有人提議:“人命關天,速去報案。”
    時任縣大爺,是個名叫胡端的年輕人。他人倒不賴,一不貪髒,二不賣法,可就是頭腦簡單,沒有主見。他帶領一班衙役前來斷案,不詳查細究,就一口認定棧夫妻子楊氏是嫌犯,當下繩相鎖綁將楊氏帶走。來到縣衙大堂,打板子,老虎凳,竹簽釘,用盡酷刑。可是,從始至終,楊氏就是拒不認罪,連聲喊冤。她說:“我給丈夫吃繕魚,過去從未吃出過毛病。今日出這事,我也想不通!”
    審問到此,案件陷入五裡迷霧,縣令無計可施.楊氏含冤上訴。府官高明,是個很有經驗的官員。他接案後,親臨現場,明察暗訪.抓住蛛絲馬跡,刨根問底.跟蹤追查,並從楊氏
指引的湖水中捕撈魚進行土法試驗,結果證明:這個湖泊中的躇色,有的有毒,有的無毒.有的含毒輕,有的含毒重。凡是含毒重者,人吃了,必死無疑。操夫所食的繕魚,恰巧就屬於這後一種。
    那麼,同在一個湖泊裡生存的增色,為啥會出現有毒無毒和毒輕毒重的情況呢?原來,當年在這個湖泊附近有一座造紙廠,紙廠打漿他裡的污水含有毒索,而這種污水均誹放到了村夯的湖泊裡。這個湖泊的面積很大,但排進污水的口卻只有一處。試驗證明,幾在行水進口處遊動、喝水的增色,就會含毒重;凡在離污水口遠處遊動、喝水的紹魚,就含毒輕或不合毒。要問,為何緒魚不會中毒死亡呢?據說,躇色自身有抗中毒的能力。
    府官跟蹤追查,終於使這起人命謎案水落石出,真相大  白,導致這起人命案的兇手是色而不是人。於是,府官宣佈:
    楊氏無罪,當場釋放。聽完宣判,楊氏跪倒在地,感激涕零,她說:“清官明斷,為我洗冤。大恩大德,永記心間。”
    至於此案中排放有毒污水的那個造紙廠該當何罪?如何懲罰?這是後話。誠然,因排汙間接致死人命,造紙廠應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由此可見,污染環境後果嚴重。在今天.國家三令五申,治理污染,保護環境,是多麼重要而又必要啊!

上一篇:啞巴告狀
下一篇:山村奇案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