啞巴告狀

    清朝道光年間,汾州府(今日山西省汾陽縣)新上任的知府,名叫劉清。上任第三天,他就下鄉巡察,體恤民倩,並到當地的文廟參拜。
    當他正向文王神像叩拜時,突然從供桌下鑽出一個人來,蓬頭垢面,滿臉淚痕.對著他又是磕頭,又是作揖,嘴裡還“哇裡哇啦”大喊大叫。一看便知,這人是個啞巴,定有冤倩。可是,跟隨的衙役中有人認識這個啞巴,上前照啞巴踢廠一腳,喝道:“不得胡鬧廣並指著劉清說:“這是新來的知府大人。。一聽這話,啞巴更是緊緊拽住知府的官服不放。目睹此情此景,劉清決定把啞巴帶回府衙詢問。
    來到府衙,劉清問隨從師爺:“可認識此啞巴:”師爺回答:“認識。此人名叫馬明亮,陝西澄州人氏。三年前的一天.他來府衙告狀時,還會說話。說他狀告本地一個名叫L皮貴的人霸佔了他的妻子、兒子,弄得他無家可歸”卜皮貴,是當地一個遊手好閒、不務正業的無賴之徒,憑他的三寸不爛之舌,常常沒理占三分,訛人。因此,人稱‘剝皮鬼’.沒人敢

    “原任知府接案後,傳訊L皮貴。可是,卜皮貴上得堂來,一口咬定說:‘馬明亮與我的妻子通好,被我撞見。於是,馬就顛倒是非,倒打一耙,反還我霸佔了他的妻子,真是豈有此理”
    “聽了卜皮貴的訴說,知府認定;馬明亮是惡人先告狀,理由有三:其一,馬明亮是陝西人,女的是本地人,男的比女的大十多歲,不可能是夫妻關係;其二,馬明亮說不出女的身上有何特徵,卜皮貴卻能說出妻子的乳頭下有顆黑痣;其三,證人店小二作證,說馬明亮在住店時與女的通姦,自己親眼所見””
    “就憑這三點證據,知府就斷定馬明亮是誣陷好人,當下重打四十大板,趕出大堂。從此,馬明亮無家可歸,瘋癲,到處告狀、喊冤。”
    說到這裡,那師爺捧出一探材料,對劉知府說:“現有案卷在此,如有疑問,請大人查閱。”
    劉知府閱過全部案卷後,從中發現了不少疑點:馬明亮來汾州時間不長,無錢、天權、無勢,他怎敢無事生非,搶奪人妻?他既然官司打輸了,為何不走,一直喊冤叫屈?馬明亮為何突然變成啞巴?又為什麼被趕出小店?L皮責說女的是他妻子,為何那女人不承認,又不上告?r皮貴是怎麼知道女的乳頭下面有黑德?店小二出面作證馬明亮與女的通姦,是在何年何月何時?……
    這一連串的問號,使新任知府百思不得其解,疑竇頓生。於是,他決定微服下鄉,明察暗訪,撥開迷霧,查明真相。這天,劉知府探得L皮貴外出,便身穿長衫、頭戴禮帽,扮作商人模樣來到L家。一進門,正巧看見有一個女人抱著孩子坐在院內。不用問,這就是h皮貴所謂的妻子。商人上前拱手一揖,說道:“大嫂,我是在陝西授州做生意的。今口,路過此地,口幹舌渴.想藉口水喝,請大嫂行個方便。”
    那女人一聽說是澄州來的,慌忙起身,”一面倒水,一面說道:不瞞你說,俺也是澄州人。”商人很驚訝,忙問:“聽大嫂,為啥說是澄州人呢?”這一問,觸動了女人的傷心處,便打開了話匣子:“我是本地人不假,因前幾年隨爹爹在澄州城做生意時,就在那裡找了婆家。跟丈夫馬明亮成親後,生下一子。三年前,傷和丈夫、孩子一同來山西汾州探親未見,就找了個小店住下。哪知,這一住競惹來禍端。當地有個叫L皮貴的無賴,想霸佔奴家,將俺們告到官府,一口咬定俺是他的妻子,俺丈夫馬明亮是拐賣人口的犯人。偏偏退上個糊塗知府,不分青紅皂白,競把我和孩子斷給了這個無賴之徒e為這事,論丈夫氣瘋了,氣傻了,後來又變成了啞巴。”說到這裡,女人氣憤地問商人:“你說,這天底下還有沒有說理的地方?”
    商人間:“那知府憑什麼把你斷給卜皮貴呢7”女人說:“因為卜皮貴能說出我的乳頭下有黑撼,我丈夫是個老實人,他說不出來。”商人間:“卜皮貴為何知道你乳頭下有黑病呢?”女人說:“那是因為俺們在來汾州的路上.過黃河時,跟卜皮貴同坐一條船。在船上,俺喂孩子吃奶撩衣服,被坐在對面的卜皮貴發現了。加上那個店小二當證人做假證,俺就是滿身嘴也說不清了。”商人又問:“你為啥不跑呢?”女人說:“跑了,咋不跑?每次被卜皮貴逮回來,總會被打個半死。難啊!”
     最後,商人問道:“你叫什麼名字?”女人答:“俺姓路,名喚‘巧五’。”頓了一下,女人說:“看樣子,你是個好人。若回授州,請你轉告俺丈夫和父母,快來救我,反正我不會跟‘剝皮鬼’這個壞蛋過下去的1”說著潛然淚下,泣不成聲。這時,商人勸道:“大嫂,別難過。事情要真像你說的這樣,會有人讓你夫妻團圓的。”女人長歎一聲,無可奈何地說:“可惜,你不是這裡的知府,你要是知府,俺才可能有出頭之日。

     商人臨出門時,很風趣地對女人說:“大嫂,不怨天,不怨地,只怨你起了‘路巧玉’這個不吉利的名字,恰巧遇上了·剝皮鬼,這樣的壞人。”女人聽了,似懂非幢。但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商人就是新來的知府劉請c
    劉知府回到府衙,立即派兩個衙役奔赴澄州城查詢情況。衙役回凜,路巧玉所說的話句句屬實,一點不假。據此,劉知府斷定,啞巴喊冤,冤情重大。遂傳訊店小二前來受審c
    有道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紙裡包不住火”。對這起冤案知根知底的店小二,見新任的知府不好糊弄,自知難得蒙混過關,走進大堂,未等動刑,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十如實交代了。
    他說:“三年前,從陝西來了—對夫妻,還帶著一個孩子.住進我店裡。這天晚上,F皮貴恰巧來我店喝酒、見人家女人氏得有姿色,即生歹意。他先是給找十兩紋銀,並編了一套慌占,說女人是他的妻子,馬明亮是人販子,和他女人通姦了。計我出面作證。我見錢眼開,也覺得馬明亮是外路人,好欺負,就為他做了假證。原先的知府信以為真,就不內說,將那女人和孩子斷給了卜皮貴。”說到這裡.店小二低頭不語:但劉知府厲聲問道:“那馬明亮為何變成了啞巴?”店小二只得說:“馬明亮經受不了這樣的打擊.氣得發瘋,四處喊冤,卜皮貴怕真相敗露,就心生毒計,讓我下手。一天夜裡,反深入靜,L皮貴給找送來兩包東西。我打開一看,一包是藥面,一包是二—f‘兩銀子‘,他附耳低語:‘你把這藥讓馬明亮吃了,這包銀子就歸你。’我財迷心竅,收了銀子,依汁而行。第二天,馬明亮吃飯時.我暗中將藥面放進碗裡c,馬明亮吃藥不久,就不會啟動了:此後,馬明亮就—·直在文廟裡棲身。”
    審案到此,水落石出。劉知府速派衙役將L皮責捉拿歸案。人證、物證俱在,末動大刑,卜皮貴一—招供。按照大清律例,卜皮貴欺男霸女,暗下毒手,罪不可恕,當即斬首示眾;店小二害人,是個幫兇,但念其從實招供,死罪可免,活罪難饒。決定:發配邊疆,終身服役,勞動改造,並當場宣佈:將卜皮貴的家產和店小二所收的三十兩銀子全部沒收,交給馬
明亮夫婦,作為對他們所受磨難的補償。聽到這裡,馬明亮夫妻二人淚流滿面,磕頭謝恩,對劉知府感激不盡。然後,帶著年幼的兒子高高興興,返回澄州家鄉,過起了平靜的日子。
    至此,啞巴喊冤,得見青天,撥開迷霧,以法公斷。消息傳開,汾州城的人們奔相走告,拍手稱讚:“劉知府,不愧是劉青天”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