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禍的翡翠珠串

 一、 翡翠凝水珠

  戶部尚書張敞可是個好官,他為人正派,剛正不阿,深受下屬愛戴。張敞的結髮妻子名叫柳春紅,今年三十六歲。柳春紅的娘家就在汴梁城外的柳家集,前幾天,張敞接到家人稟報,說柳春紅的母親病了。

  柳春紅急忙回家探母。柳母身患傷寒之症,經過半個月的調理,方始痊癒。柳春紅便乘坐馬車從柳家集趕往汴京。

  張敞接到夫人歸家的稟報,急忙領著幾名家人,騎馬到十裡長亭去迎候夫人。巳牌時分,柳春紅乘坐的馬車就在柳樹林中的土路上出現了。

  張敞正要催馬迎上去,就聽“嘣”的一聲弓弦響,一隻狼牙大箭從柳林深處急射了出來,利箭掛著風聲“撲哧”一下,正中駕車的轅馬臀部。那匹轅馬痛得“噅噅”一陣怪叫,四蹄翻飛,拉著馬車,沿著土路,狂奔而去。

  張敞領著家人在馬車後面追趕。那轅馬跑了三四裡路,一隻車輪正軋到了一塊石頭上,馬車車身一斜,“咕咚”一聲,栽倒在路邊。

  張敞領人將昏迷不醒的柳春紅從車內救了出來,只見她頭上流血,右胳膊已經折了。柳春紅的兩隻手腕上,各戴著一隻翡翠珠串。這對珠串是先帝在十年前賜給張敞的。珠串上的十多顆珠子都摔碎了,碎玉從金絲線上脫落下來。

  張敞急忙抱著昏迷的柳春紅上馬,回京救治。他手下的幾名家人抽出腰刀,轉身趕回柳林,可是柳林中只有一串淩亂的馬蹄痕跡,開弓傷馬的惡人早已經沒有了蹤影。

  三天后早朝時,張敞剛剛啟奏完了國事。禮部尚書王慶若一伸手,從衣襟底下摸出一個小包來,裡麵包的竟都是打碎的翡翠珠子!

  王慶若奏道:“昨天微臣去逛京城內的古玩店,看見一個砍柴的樵夫拿著這一包碎珠子在賣……”

  王慶若半年前把自己的小舅子安排到了刑部當上刀筆吏,可是卻被張敞發現,當殿彈劾了他一本。王慶若以權謀私,被皇帝訓斥了一頓,令他在金殿上下不來台。對此,王慶若一直耿耿於懷。

  王慶若接著說道:“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這打碎的珠子好像是先皇賜給張敞張大人的翡翠凝水珠!”

  損壞先皇的御賜寶珠,這罪名可是不輕。

  皇帝皺著眉頭說道:“張敞,究竟是怎麼回事?”

  張敞面不改色地走出了文臣的隊伍,他、淡定地說道:“萬歲,先皇賜給臣下的一對翡翠凝水珠,就供奉在我們張家的祠堂中,如果萬歲不信,現在就可派人去取!”

  皇帝當即派人騎馬直奔張府,半盞茶的工夫,兩串寶珠就被拿到了金鑾殿上。皇帝看罷寶珠,猛一拍龍書案,指著王慶若的鼻子斥道:“王慶若,你信口雌黃,誣告同僚,罰俸半年,貶官一級,當好你的禮部侍郎去吧!”

  王慶若從禮部尚書,降為禮部侍郎。他手捧的那些碎珠子絕對是翡翠凝水珠無疑,可如果這些珠子是翡翠凝水珠,那麼張敞怎麼還能拿出兩串完整的珠串呢?

  王慶若可真有點糊塗了。

  二、強盜黑無常

  柳春紅為了使自己母親的身體儘快好起來,曾經跪在母親的病榻前,祈求觀音菩薩的庇佑。

  既然許了願,那就得還願。柳春紅養了三個月的傷,右胳膊終於痊癒了。張敞和柳春紅便找了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到大相國寺進香還願。

  張敞領著柳春紅走進大雄寶殿,發現王慶若領著兩個僕人也在進香,張敞知道他父親有病,王慶若正在替父祈福呢。

  張敞不是個記仇的人,他和王慶若拱手寒暄後,正要陪柳春紅跪倒上香,就聽外面響起一聲怪叫:“殺進去,不能放過這兩個狗官!”

  原來竟是百松山的強盜黑無常領著三十多名惡匪殺了進來。張敞和王慶若的幾個親隨哪是這些悍匪的對手,幾個照面後,就死的死、傷的傷,沒死沒傷的都做了強盜們的俘虜。

  張敞吼道:“狗強盜,天子腳下,朗朗乾坤,難道你們就不怕王法嗎?”

  黑無常掄起拳頭,將張敞打倒在地,他一把將嚇得渾身篩糠的柳春紅抓起,然後將她手腕上的一對珠串擼了下來,哈哈笑道:“我大哥身上患有暗疾,就缺這翡翠凝水珠粉當藥引子了!”

  黑無常講完話,將兩串翡翠凝水珠放到佛前的供桌上,然後掄起單刀“啪”的一聲,將兩串寶珠全部拍得粉碎。

  看到兩串翡翠凝水珠被毀,張敞心痛得大叫一聲:“那可是先皇的御賜之寶,你們這幫狗強盜,當今天子絕對不會饒恕你們!”

  百松山的大寨主是白無常。白無常身上長有可怕的疥瘡,獨缺翡翠凝水珠粉當藥引子。黑無常看著裝進小銀盒的寶珠粉末,他晃了一下腦袋,說道:“這點珠粉怕還不夠……”

  黑無常用刀尖一指張敞說道:“三天之內,趕快再給我弄兩串翡翠凝水珠,用珠子交換你老婆,如果辦不到,你就到百松山下收屍吧!”

  柳春紅和王慶若一起被強盜押走,王慶若一邊走,還一邊叫道:“張大人,你一定要救我啊!”

  張敞沒有辦法,只得到祠堂裡又取了兩串翡翠凝水珠,珠串被送到了百松山後,王慶若和柳春紅才被換了回來。

  王慶若回到汴梁,立刻向皇帝哭訴了被強盜所辱的經過。皇帝正要對張敞問罪,沒想到張敞“撲通”一聲,跪倒在丹墀之下,啟奏道:“萬歲,那四串翡翠凝水珠都是假的,真的珠串還在張家祠堂裡供著呢。”

  看著禁軍統領再次取來的兩隻珠串,皇帝指著王慶若的鼻子叫道:“王慶若,朕這次就罰你帶兵去征繳百松山,如果捉住了黑白無常這兩個惡匪算你有功,如果抓不住,看我不狠狠地治你的罪!”

  王慶若領著三千名御林軍直撲百松山,一場激戰,黑白無常二人領著一夥強盜逃之夭夭。王慶若只攻打下一個空寨。

  皇帝一見王慶若抓賊未果,不由得龍顏大怒,當即免了王慶若的禮部侍郎之職,罰他到刑部當小吏去了。

  三、魚鉤底下救人

  張敞四十歲壽辰的慶典就在府中舉辦,文武百官紛紛送上禮物表示祝賀。張敞的壽宴一直進行到午夜,祝壽的大小官員才各自回府。張敞已經有六七分醉了,柳春紅扶他到桌邊坐定,一擺手,小丫鬟端出了一條清蒸鱖魚來!

  這鱖魚可是開封龍亭湖中最好的美味。張敞拿起柳春紅遞過來的象牙筷子,剛要嘗這鱖魚的味道,就聽身後響起了一聲乾笑,道:“張尚書一向可好啊?”

  張敞回頭一看,來的竟是身穿便裝的王慶若。王慶若身後還跟著兩個黑衣人,這兩個黑衣人一個臉白如雪,一個膚色賽墨,正是那百松山的匪人——黑白無常!

  這半年來王慶若為了對付張敞,不惜和百松山的匪人勾結在一起,當時從柳林射出的一箭,就是黑無常幹的。王慶若在張府上下安排了不少的眼線,張敞和柳春紅要去相國寺上香,就是他傳給黑白無常兩個人的消息……

  其實依黑白無常二人的性格,早就一刀結果了張敞的性命,可是王慶若非要鬥敗張敞不可。今天借著張府慶壽的機會,王慶若引著幾十名賊人悄悄地潛進了張府,慶壽宴一散,王慶若就開始發難了。

  張敞張口喊人,可是家丁卻沒有一個人回應,白無常呵呵笑道:“張大人,你還是省省吧,你府中現在已經被我的手下完全控制了!”

  白無常把寒光閃閃的鋼刀往桌子上一拍,然後陰狠地說道:“張大人,聽說你府中還有翡翠凝水珠,趕快都交出來吧!”

  白無常身上的惡疾還沒有去根呢!看著這幫匪人兇神惡煞的樣子,張敞只得叫管家張福去後面的宗祠中,取來最後兩串翡翠凝水珠。

  白無常手拿象牙筷坐在桌邊,他一邊端杯喝酒,一邊狼吞虎嚥地吃盤子裡的鱖魚。張福將那兩串翡翠凝水珠取來,白無常見到手鐲,猛地將口中的魚肉咽了下去,剛要大聲喊好,突然間只見他臉色通紅,喉嚨眼裡接連發出“咯咯咯”的聲音,說不出話來了。

  這條鱖魚的腹中竟藏有一個魚鉤!白無常囫圇吃魚,把魚鉤也吞了下去,沒想到那魚鉤的鉤尖刺中了他的咽喉,黑無常急忙舉起個蠟燭,在白無常的嘴邊察看,魚鉤掛到了白無常的咽喉深處,想取出來,千難萬難!

  黑無常連問王慶若可有辦法,王慶若被問得直抹冷汗,說道:“魚鉤入喉,別說是我,多麼高明的大夫,也是沒有辦法呀!”

  黑無常用雪亮的刀尖指著張敞的鼻子,吼道:“趕快想辦法,不然我一刀砍死你!”

  張敞被逼無奈,只得走到白無常的身邊,借著黑無常手中的燭光,他在白無常的嘴角發現了一段釣線,不用想這線一定是連著咽喉裡面的漁鉤。

  張敞眼睛一亮說道:“我有辦法了!”張敞命王慶若解開那兩串翡翠凝水珠,然後他將那光溜溜的珠子拿在手裡,一個個穿到了白無常嘴裡的釣線上,線上已經穿滿了珠子,張敞對最後的那個珠子一推,那串珠子一個頂一個,張敞施加的力量都傳到了最頂端的珠子上。最頂端的翡翠珠子穿上了魚鉤的鉤尖,最後,魚鉤的鉤尖與白無常的喉頭徹底分離了。

  還沒等張敞將這一串穿著翡翠珠子的漁鉤提出來,就聽“啪”的一聲響,釣線斷了,魚鉤魚線帶著珠子全都掉進了白無常的咽喉裡。

  白無常魚鉤入腹,急得連聲怪叫,幾十名惡匪們都被吸引了過來,他們手忙腳亂,想將掉進白無常咽喉裡的漁鉤和珠子拉出來,可是黑洞洞的喉嚨眼裡,哪裡還有魚鉤和寶珠的影子?就在眾匪人鬧哄哄想辦法的時候,張敞拉著夫人離開前廳,悄悄地躲進了後花園的琉璃井中。

  惡匪們搜遍了張府沒有找到張敞,氣得他們一把火,將張府燒成了一片廢墟。第二天一大早,張敞和夫人從井裡爬出來,張敞坐車直奔皇宮,他到皇帝那討來一道聖旨,領兵抓賊。

  白無常吞下魚鉤掉落腹中,不敢速行,鋒利的鉤尖紮在他的胃內,白無常痛得死去活來,沒跑出多遠,便被張敞領兵捉住了。黑無常被當場格斃,王慶若畏罪自殺。

  其實先皇賜給張敞的並不是珠串,而是一條翡翠佛珠,佛珠的數量一共有一百零八顆,張敞得到這些珠子後,就命人把念珠穿成了六隻珠串手鐲。

  人人爭寵,臣子們都想得到皇帝的賞賜,可是皇帝的賞賜就好像是裝在金盒子裡的砒霜,看著令人炫目,其實那可是要人命的東西呀。張敞五十歲的時候,辭官歸隱,每當他對兒孫們講起這段故事的時候,還不由得滿頭冷汗呢!

上一篇:一碗壽麵
下一篇:燒鍋軼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