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鍋軼事

很久以前,四方檯子是關東老林裡的一個大屯子。屯子裡有兩家燒鍋,其中一家姓董,掌櫃的叫董貴,從太爺爺那輩起就開燒鍋,他家釀酒有祖傳秘方,燒出的“小神仙”酒不但入口甘醇、後勁猛烈,還有祛風禦疾的獨特功效,遠近聞名。山裡天氣冷,這種酒很受歡迎,董家燒鍋自然是財源滾滾。另一家燒鍋姓王,雖然沒有什麼祖傳秘方,可貨真價實,以前的生意也不錯,可自從王老飄當上掌櫃以後,偷工減料以次充好,折騰來折騰去,日子一天不如一天,實在撐不住了,終於破了產。王老飄吃喝嫖賭抽,五毒俱全,沒用幾年的工夫,就把老祖宗留下來的家業敗得一乾二淨,到最後,竟然是家徒四壁,窮困潦倒。這時,他突發奇想,如果能搞到董家的祖傳秘方,豈不就能東山再起、重新發達起來?說不定還能打敗董家,成為“關東獨一絕”呢!

  打那兒以後,王老飄開始處心積慮琢磨怎樣才能把董家的祖傳秘方搞到手。可董家大院牆高門嚴,想偷藝比登天還難。他就想方設法花錢買通董家燒鍋的夥計,沒想到,董家燒鍋裡的夥計一個比一個厚道,給多少錢人家也不幹那種吃裡爬外的陰損事。

  計策一次次落空後,王老飄又想出了一個更毒的計謀,想用官府的力量除掉董家燒鍋。四方檯子一帶最大的官就是縣令“戈大麻子”,這個人是個大色棍,求他辦事必須美女敲門,可戈大麻子是色場老手,一般女子是看不上眼的,王老飄咬了咬牙,心裡說,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我把小鳳送給他做小,就不信他不給我辦事!

  小鳳是王老飄的獨生女兒,今年十六歲,長得如花似玉,她知道父親要把自己送給戈大麻子,說什麼也不幹,王老飄就連打帶罵、連哄帶騙,硬是把女兒推進了火坑。戈大麻子見送來的是一個絕代佳人,樂得滿臉的麻子都放了紫光,他摸著滿臉的麻子說:“除掉董貴倒容易,可得有個由頭呀。”王老飄說:“這不難,前些日子屯子裡鬧土匪,你就說他通匪不就行了嗎?”

  其實,這戈大麻子早就對董家燒鍋垂涎三尺了,只是一直沒有找到藉口下手罷了。戈大麻子一聽連忙豎起大拇指,咧著大嘴說:“高,實在高,還是我老丈人有道眼!”他當即命人以通匪的罪名把董貴抓進了衙門,逼他說出祖傳秘方,董貴誓死不說,結果給活活打死了。

  董掌櫃死了,董家燒鍋的人怕戈大麻子再來抓人,逃的逃,走的走,一天之間,生意興隆的董家燒鍋人去屋空,一片荒涼景象。戈大麻子哈哈大笑,對王老飄說:“我的好岳父,從現在起,董家燒鍋就是你的了!”

  王老飄一口氣跑到董家大院,眼前偌大的宅子說話間成了自己的,差一點沒樂瘋嘍,他跪在院子當中沖天喊道:“蒼天呐,我王老飄也有今天!”

  這時的王老飄並沒有完全昏了頭,他想,我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董家的祖傳秘方,只有找到秘方才能發大財。他翻箱倒櫃,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統統搗了個底朝天,卻連秘方的影子也沒看見。

  天快黑的時候,戈大麻子騎著高頭大馬領著一幫人來了,王老飄像條哈巴狗一樣迎了上去,點頭哈腰地說:“女婿,你來了,你看看這董家大院,闊得很……”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戈大麻子劈頭抽了一馬鞭子,罵道:“滾開!”

  王老飄被抽得暈頭轉向,連滾帶爬地跟著進了大院,說:“女婿,女婿,你這是怎麼了?”

  戈大麻子回手又是一鞭子,說:“誰是你女婿?”

  王老飄從地上爬起來,連哭帶喊地說:“我把女兒小鳳給了你,你……你怎麼不認帳了?”

  戈大麻子冷笑道:“我告訴你吧,你家小鳳不知好歹,昨天上吊死了,董家大院歸我了,你還不快點滾開!”

  一聽說女兒上吊自盡了,王老飄如同晴天一聲霹靂,只覺得天旋地轉,坐在院子當中號啕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叫著:“小鳳啊——女兒啊——你怎麼就上吊了呢……”

  戈大麻子喝道:“這裡沒你的事了,你還不快滾!”富貴的日子過了不到兩個時辰,就煙消雲散了,王老飄知道什麼都完了,就耍起了無賴,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說:“老爺,老爺,你得了董家大院,我沒功勞還有苦勞呀!”戈大麻子哈哈一笑,用馬鞭子隨便指著牆根的一個大酒簍戲耍地說:“好吧,念你好歹也當過我一回老丈人,我不能一點情面也不講,那個酒簍就給你了,拿上快給我滾吧,哈哈哈……”

  歡蹦亂跳的女兒只換回了一個酒簍,王老飄背著空空的酒簍,抹著鼻涕和眼淚,一步一嚎地向家走去。

  回到家裡,王老飄見老婆抱著女兒的屍體正哭得死去活來,孩子是媽的心頭肉,哪個做媽的能受得了這個?哭著哭著,王老飄的老婆一翻白眼,倒在了地上……

  戈大麻子把董家燒鍋當成了自己吃喝玩樂的樂園,從早到晚劃拳行令呼五做六,弄得董家燒鍋烏煙瘴氣,亂亂糟糟。時間不長,大院裡忽然鬧起了鬼,一到晚上,整個大院每個角落都有響聲,或哭泣、或呻吟、或喊叫,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更詭異的是,一天半夜,戈大麻子睡著睡著,不知被什麼抬了起來,他一激靈醒了,見自己已經被弄到了井沿邊,差一點沒被扔進井裡。這一嚇可不打緊,戈大麻子竟得了一場大病,不到一個月就一命嗚呼了。

  從此,董家大院成了“鬼屋”,再沒人敢進去了。

  一天,一個小個子陌生人找到王老飄,說:“老哥,聽說你有董家燒鍋的祖傳秘方,能不能賣給我?”

  王老飄哭喪著臉說:“我哪有董家的祖傳秘方啊?我要是有的話,能落到今天這步田地?”

  “小個子”不相信:“聽說董貴把秘方寫在一張紙上,一直放在櫃子裡,你把他們家什麼東西都翻了個遍,能找不到?我給你五百兩銀子,怎麼樣?”

  “別說五百兩,就是一千兩,我也沒有啊。”

  “那你一定是嫌少,好吧,就給你一千兩。”

  王老飄那個後悔呀,後悔當時怎麼就沒好好再翻一翻呢,如果真翻到了那個秘方,今天豈不時來運轉,那可是一千兩白花花的銀子啊!

  “小個子”見王老飄一個勁兒地說沒有,很失望:“那好吧,你不賣我也不能強迫,買賣不成仁義在,我們後會有期。”說著就往出走,走到外屋時,一眼看到了那個酒簍,就說,“老哥,你這個酒簍賣不賣?”

  此時的王老飄是吃了上頓沒下頓,見有人要買他的破酒簍,就忙不迭地說:“賣,賣,只是你要多給點兒錢。”

  “小個子”說:“按實說呢,這個破酒簍也就值五文錢,我給你十文錢怎麼樣?”

  王老飄知道賣上了價錢,心裡一陣喜悅,樂顛顛地接過了十文錢,讓“小個子”把酒簍拿走了。

  時隔不久,董家大院來了一夥人,沉寂多年的董家燒鍋又熱鬧起來,王老飄過來一看,為首的竟是買走他酒簍的那個“小個子”。他不解地問:“你們這是……”“小個子”說:“我買下了董家大院,就要點著燒鍋,燒‘小神仙’酒了。”

   “你找到董家的祖傳秘方啦?”王老飄瞪大了眼睛。

  “不是你賣給我的嗎?我應該好好感謝你才是!”

  “胡說,我什麼時候賣給你的?”

  “小個子”把王老飄領進了一間小屋,指著當中的一個破酒簍說:“這是你賣給我的吧?”

  “是啊,可這和董家的祖傳秘方有什麼關係?”

  “小個子”慢條斯理地說:“你大概不知道,董家的祖傳秘方,就糊在這個酒簍裡面。”

  酒簍是在柳條簍的裡裡外外、一層層地糊上油紙做成的,眼前的酒簍正是他十文錢賣給“小個子”的那一個,現在已經被揭去了一層皮。

  為了董家的祖傳秘方,王老飄逼死老婆和女兒,可最終連秘方的影子也沒見到,殊不知,秘方就藏在自己身邊!天呐,為什麼是這樣?王老飄再也承受不起這一致命的打擊,只見他瘋了似的跑出董家大院,一頭撞在山石上……

  其實,那個“小個子”是董貴的徒弟,得知戈大麻子死了,領著師娘又來重整董家燒鍋。秘方並沒寫在什麼紙上,而是牢記在他的心裡,酒簍的故事是他隨口編的,這個故事,送惡人上了西天,為師傅報了深仇大恨。

  燒鍋又冒出了騰騰的熱氣,所有的人都跪在黃仙的牌位前,“小個子”大聲喊道:“出溜兒了——”大家一同向黃仙叩頭作揖,只聽到耳邊響起“嘩嘩”的清亮響聲,一股濃郁甘醇的酒香飄滿了整個大院……

  原來,早先燒鍋都供奉黃仙,就是黃鼠狼。傳說黃仙曉人情、有靈性,關東民間早就有“黃仙千里搬石槽”的傳說,那麼,戈大麻子夜裡被“搬”到井邊也就不足為奇了。

下一篇:奇特的遺囑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