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鹼灘裡藏金子

 黃海中部的海州灣,原先是一片一眼望不到邊際的鹽鹼灘,海風吹來,漫天鹽硝狂舞,空氣中凝結著無數細小、苦澀的鹽粒。說白了,那是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

  有一個姓楊的財主,後人稱他楊百萬,偏偏看中那地方,他從河南商丘、安徽碭山,以及微山湖兩岸的豐縣、沛縣一帶,領來大批的窮漢子,就地搭起地籠子,在此地整鹽池、修鹽道,開挖通向大海深處的鹽河碼頭。

  那時候,楊百萬五十多歲,個頭不高,黑乎乎的。他從城裡帶來的少奶奶,卻是一個洋裡洋氣的小女人,披紗挽綢,細語可人,眼波如春水一樣嫵媚撩人。她整天伴在楊百萬身邊,同時,誘惑著那些海灘中挖泥的漢子們。她並不像楊百萬那樣,高挽褲卷,與鹽工們跋涉在海灘的泥地裡。她是海灘上一道亮麗的彩虹,是鹽工渴望得到的水水柔柔的女人。

  最初的日子裡,少奶奶受不了鹽鹼地上惡劣的環境,尤其是大風天裡,漫天鹽硝,刮得天空中的紅嘴海鷗都不願在此處久留。少奶奶鼓著嘴,要回城裡,開他們的布莊、大藥店。

  楊百萬不依,他就是要拿女人的美色,吸引那些異鄉來的漢子們,在此地賣苦力。他認准那片鹽鹼灘上能發財,而且會發大財,楊百萬勸少奶奶,“要吃得苦中苦,方有甜中甜”,並傾其多年的積蓄,給那些泥裡、水裡、鹽河套裡挖大泥的鹽工們,吃小麥面煎餅、喝大碗的雞蛋湯,每天給下海灘的鹽工發六個銅板,還給他們每人發一雙新草鞋。

  楊百萬就是通過發出的草鞋數,估算當天有多少鹽工下海灘,多少鹽工受不了泥水的折磨,悄然離去。中午、晚上的小麥面煎餅,需要多少張,雞蛋湯需要幾大鍋,都在他的草鞋數量上。

  那些安徽、河南窮地方來的漢子們,惜草如金。看到東家當天所發的草鞋,還沒有穿破,就要拿去以舊換新,有些捨不得,謊說草鞋丟了,或是隨海水漂走。

  剛開始,楊百萬信以為真,後來發現不少鹽工們私藏草鞋,他大發雷霆,立下規矩,每天不把穿過的草鞋交上來,少發半塊煎餅,以示懲罰,那些原本就吃不飽肚子的窮漢子,不得不把穿過的草鞋,乖乖地交上來。

  楊百萬把鹽工們穿過的草鞋,堆在一塊空曠而平整的鹽鹼地上,多不過三日,就會選在鹽工們夜晚休息之後,燃一把大火,燒掉。

  對此,鹽工們不加理會,他們幹一天苦力活,累了,躺倒就睡,死豬一般。天亮醒來,為了再掙東家的兩個銅板.急匆匆地下海灘幹活,沒有人注意到那邊空地上堆放的舊草鞋,一夜之間,已經變成隨風飛舞的草灰。

  有一天深夜,一位鹽工白天挖大泥扭了腰,夜間疼得睡不著覺。快半夜的時候,他從席棚的小視窗裡,看到一束亮光由遠而近地走來。

  等到那束亮光近了,他看清那是楊百萬和他的少奶奶,一前一後,正走近那堆舊草鞋。楊百萬給少奶奶打著燈籠,少奶奶穿著一雙繡花鞋,燈光裡,攙著楊百萬慢慢悠悠往這邊走著。走到堆放舊草鞋的空地上,老東家先是劃亮火,點亮手中的水煙袋,四下裡張望一番,隨後將那堆舊草鞋點燃。女人遠遠地站在一邊,看著楊百萬把舊草鞋堆的火苗燃旺,她還不停地抬起白白的手腕,扇著眼前的煙霧。

  後來,待火勢逐漸弱下來時,楊百萬遞給少奶奶一根小樹枝,教她借著燈籠的火光,一點一點地撥弄地上火灰。

  那位鹽工很納悶,心想,老東家這是幹什麼呢?

  他看到楊百萬從草灰裡揀出一粒閃光的小顆粒,遞給少奶奶,少奶奶借著燈籠的光亮,捏住那顆閃光的小顆粒,興奮不已,並且要把她剛剛翻弄過的草灰再找一遍。那位鹽工明白了:楊百萬揀到的是一粒金子,或是一粒天然的金砂石。

  俗話說,沙裡淘金。波濤洶湧的黃海岸,被海浪沖刷幾千年甚至幾萬年,沒准他楊百萬早就發現這一帶海域的泥質裡有金子。他讓鹽工們每天脫下穿過的舊草鞋,換上新草鞋,就是讓大夥把海泥中軟中帶“刺”的金子,給他帶回來。這可是一本萬利呀。

  當天夜裡,此事就在鹽工中傳開了。

  第二天,鹽工們穿著楊百萬發給的新草鞋下海灘之後,頭半晌,就有人私下裡把草鞋拆散,尋找金子,等到傍晚要收工,好多人都把鞋底翻過來看個究竟。有的人乾脆學著楊百萬的做法,在收工回來的途中,劃火把自己的草鞋燒掉。

  這一來,楊百萬制裁丟草鞋的辦法更加嚴厲。由最初的交不上舊草鞋,處罰半塊煎餅,到交不上草鞋要罰兩個銅板。

  儘管如此,還是有人為找到金子,寧願肚皮挨餓、扣工錢,也要焚燒自己穿過的草鞋。其中,確實有人從草鞋的火灰裡找到過金子。

  事已至此,楊百萬無法否認那片海灘裡有金子。他對踩到金子的鹽工,提出四六分成,他要六,鹽工們只能得到四。那片海灘是他楊百萬花了銀子買下的。對那些為討金而至的鹽工,工錢相應降低,因為那片海灘上,有金子可尋。

  說來也怪,楊百萬對鹽工們如此苛刻,先期而來的老鹽工,為尋得金子,還是捨不得離去;那些聞金而來的各地窮漢子們,一傳十,十傳百,紛至遝來,使楊百萬的鹽場,氣吹的一樣,迅速發展壯大起來。

  後來,那片鹽鹼地裡曬出白花花的海鹽,遠銷到江西九江、湖北漢口,以及四川重慶時,楊百萬已經腰纏萬貫,威風八面。

  此刻,楊百萬忽然改變經營模式,將海州灣上百頃鹽鹼灘,轉租給當地一些小鹽商,他要領著少奶奶,回城裡坐收漁利。

  就要啟程的那天晚上,少奶奶忽然有些捨不得,她提醒楊百萬,說:“咱們的海灘上,不是有金子嗎?怎麼說走就走呢?”

  楊百萬輕蔑地一笑,說:“你知道個屁。”

  楊百萬想告訴少奶奶,海灘上的金子,都是他私下裡從內衣的布兜裡抖出來的。話到嘴邊,楊百萬又咽了回去。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