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更有人敲門

清朝有一位書生吳甯,和同學結伴來到澄江,參加選拔貢生的科試。頭一年歲考中,吳寧在經、古等科目連得第一。他心想這次拔貢,穩操勝券,同時也帶了足夠的銀兩。於是他每天待在客棧裡,與同學們喝酒賦詩,很覺得意。

  客棧裡住著一位善於看相的相士,吳寧與他同住客棧,彼此相處很好。

  一天,吳寧提了一條魚自外進來,對相士開玩笑說:“先生擅長看相,請看一下,我能不能吃到這條魚?”

  相士看了看魚,又看了看書生,說:“不能。”

  吳寧大笑,馬上進去,很快就把魚烹製好,端出來,擺在桌上,又走出去邀請相士一起吃魚,以此譏笑他說話荒謬。將要就座的時候,他又問相土:“現在還能吃到魚嗎?”

  相士依然不動聲色地說:“不能。”

  話音未落,有條大蛇從梁上掉下來,正砸在盛魚的盤子上,盤子碎了,吳寧驚恐萬分。那條蛇扭曲著爬走了,魚竟然沒有吃成。

  吳寧由此稱讚他的相術真夠神奇,相士卻謙讓說;“我的本事無神奇之處,剛才你開我玩笑,我也就開你一個玩笑。小小的一條魚,與相術有什麼關係?”

  吳寧心中一動,連忙又問此次科試自己是否能選拔上。

  相士猶豫了一會兒,說:“早就想直言相告了,又怕惹你埋怨,不敢說!”

  吳寧強求了幾次,他才說:“你根本沒有希望選上,你臉上現在已經呈晦暗之色,三日後三更,你將死於非命。勸君最好儘快回家,還能安逝在家裡。”

  吳寧大驚,問:“那能不能避免呢?”

  相士搖搖頭,說:“不能!”

  吳寧見他說話如此斷然無餘,心中感到極大恐懼,馬上收拾行李回家。同來參加考試的人,都指責相士胡說八道,紛紛阻攔不讓他回去。最後,吳寧雖然留了下來,但心裡總感到不安。

  第三天夜晚,一彎新月升起,同考的人都已入睡。吳甯心中疑慮恐懼,思潮翻騰不已,坐也不是,睡也不是,神情沮喪地走出門去,信步來到了曠野處。

  遠處隱約傳來哭聲,吳寧循聲走去,聲音是從一間破屋中傳來。他推開門進去,見一婦人抱著兩個孩子在哭,神情哀怨,裂人肺腑。一問原因,原來是她丈夫欠下當地一惡霸五十兩銀子還不起。惡霸就此告官,她丈夫被抓入獄,打得血肉模糊。妻子因此只好賣自己來償還,現在已經談好契約了,明天就要嫁過去。婦人因舍不下兒女,所以悲哭。

  吳寧聽到哭訴,心裡亦為之悲戚,他想這次出門帶的錢不少,果真如相士所說自己將死的話,留錢又有什麼用!不如拿來替他們還帳,以保全這一家子。

  打定主意之後,吳寧就說:“賣身婚約寫好沒有?”

  她說:“還沒有!”

  吳寧說:“既然是這樣,你快去把媒人叫來,在這裡等候,我回去拿錢給你。”

  那個婦人聽了,懷疑書生別有用心,好長時間不說話。吳寧笑著說:“我是可憐你們一家子骨肉離散,所以願意舍個小錢幫助你們。你快去,不要再懷疑了!”

  婦人這才高興地答應。吳寧回到客棧,拿了七十兩銀子,又返回去,見婦人與一老翁坐在屋裡。他問老翁是誰。老翁答說:“賣身的媒人。”

  吳甯拿出錢來交給婦人,並對老翁說明情況。老翁誠懇地說:“先生是陌路人,卻能如此高義,何況我與她丈夫是多年鄰里。承蒙先生大恩,賣身的事就不必提了。現在應趕緊把錢交到官衙,把獄中人救出來!只是用不了這麼多錢。”

  吳寧說:“有餘的話,可以做點生意糊口,免得以後再借人錢背債!”

  老翁感歎說:“先生想得真周到!真是他們夫婦的再生父母啊!”就詳細問了吳寧的姓名和住地。

  吳寧回到客棧,心中依然掛著相士的話,睡不著。聽到已打三更,心想時間到了。正在疑慮之時,聽到有人敲門求見,打開門,是那位婦人把錢連夜交到官府,丈夫已釋,兩人特地前來叩謝。吳寧站起來,勸慰一番,把他們送出門外。

  正在此時,聽到臥室轟然一響,他進去一看,一面牆倒塌下來,正砸在他的臥床上,床和席子等都壓成碎片。

  第二天面見相士,吳寧笑他沒說准。相士吃驚之際,又把吳寧仔細審視一番,笑道:“你別騙我,昨夜你一定做了什麼事,現在滿面福德之相,而且德相很大。現在不會死了,而且還當連捷中進士。如果以為我的話是胡說,昨天你早已死在塌牆之下了!”

  吳寧對相士大加嘆服。此後,他參加考試果然得了拔貢,後來又入了翰林。

  此事傳開,讓人感歎窮與達之變只在一瞬之間,生與死只在一念之間,真乃福禍無門,唯人自召啊!

 

上一篇:難得的對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