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火燒出烤乳豬

 大火發生時,房主陳明有事外出。獲悉家裡遭受大火,陳明趕回來,可屋宅已成一片廢墟。包括耳房(飼養家禽的房子),只剩下殘垣斷壁。顯然,這是陳明的仇家的一次報復。隨後,他急報府衙,查無結果。

  那天,陳明傷心清理廢墟,無意中發現耳房裡的一隻豬仔烤得焦黃。陳明一向嗜酒,當時身心憔悴,便撕了烤得恰到火候的豬仔,飲酒吃肉。他還召集家人和幫手一道來享受。陳明似乎拋開了燒毀屋宅的慘狀,說:“來,都來,這是我有生以來吃到的味道最佳的烘烤。”

  大家果然都有同感。陳明乘興給它起了個恰當的名稱:烤乳豬。

  廢墟的原址保留了舊牆,填缺補殘,屋宅又恢復了原樣。火災一周年,陳明親自放火燒了耳房,裡邊照樣飼養了一隻豬仔。陳明阻止了前來救火的人們,聲稱他就是要燒給那個報復他的人看,再讓那個人消消氣。

  當然,火勢沒有殃及其他房間。等到耳房的火自然燒盡的時候,陳明扒開了灰燼,那只豬仔的外表烤得跟一年前的一樣。

  陳明在家裡舉行了一次品嘗烤乳豬的家宴,只邀請了一位至交的鄰居。陳明借著酒,發了感慨,表示感謝那位至今不知是誰的仇家,沒有那個人,他也不可能品嘗如此可口的烤乳豬。

  第二天清早,鄰居家也起火了。陳明趕過去。那位鄰居竟也任憑耳房燃燒,還說:“只要不蔓延到旁邊的房子就行了。”

  中午,陳明接受了邀請,跟鄰居一道品嘗了那只烤乳豬。唯一不同的是,鄰居還配備了相應的湯料、點心,以及切割的小刀。

  陳明認為這是故意放火,是對他的模仿。鄰居這位至交也承認是受了烤乳豬的誘惑。

  陳明回家,連日飯食不香,拿起酒盅,腦子裡就浮現烤乳豬的形象。他試著製作了兩回,怎麼也達不到那效果,無論是外形,還是口味,簡直差得太遠。這樣,喝起酒來便缺乏激情。

  隨後的三年,每到他家遭受大災的紀念日,他照樣點燃自己的耳房,當然,耳房裡必定有一隻豬仔,火熄之後,家庭內部照樣舉行一次家宴,主菜就是烤乳豬。

  有一天,陳明在街上溜達,漫無目的,像是在尋覓什麼,又沒有尋什麼。可是,他的目光一刻也不安分。終於,他的眼睛一亮,因為,起先他聽到了豬叫,憑聲音,他判斷出那是豬仔,而且不止一隻。循著聲音,他看到一個院子裡飼養著一群可愛的豬仔。

  於是,目的頓時明朗了。他四下裡看了看,沒人。他點燃了茅草搭建的豬棚。豬棚熊熊燃燒起來。

  陳明被押進了府衙。他完全有機會溜走,只是他沒離開現場。他對自己的所犯之罪供認不諱。況且罪證確鑿,連數隻燒焦的豬仔也拿到了府衙的案頭。

  知縣親自坐堂審訊,認為陳明的作為是對第一次家宅火災的盲目報復,只是對象錯了。現在,受害者與陳明並無瓜葛,甚至毫不相識。

  陳明表示自己並不是報復,而是實在克制不住烤乳豬的誘惑。

  知縣否定了他的理由。不過,知縣還是好奇地讓人當場割下一塊烤乳豬一嘗。知縣不信這烤乳豬竟使陳明行為失控,以身試法。

  知縣嘗了一片烤乳豬,他的表情立刻異樣,甚至又嘗了一片,來印證第一口的味道。知縣讚不絕口。

  知縣對陳明從輕判決。陳明賠償了大火造成的所有損失。

  從那之後,縣城內,時不時地發生民宅失火,追究起來,放火者常常是房主,好像是有意為之,而且,很樂意的樣子。

  陳明大概受了啟發,不久,他開了一爿烤乳豬專賣店。那意味著,既可以享受烤乳豬的美味,同時,又不必付出燒毀房子的代價。他還口口聲聲感激對他實施報復的那個人。

 

下一篇:凶畫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