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愛吃臭豆腐

春妮嫁給黑石堰的石大奎是經過千尋思萬琢磨的,大奎人好,相貌俊,又不少掙錢。可是黑石堰這個地方她相不中,本來富裕的魚米之鄉,偏挨著一條還鄉河。這條河平時沒什麼,就怕下大雨,一下雨就變成了害人河。她還記得九歲那年,去大奎家玩,正好遇到還鄉河發大水,把她捲入洪流,幸虧大奎爸水性不錯,把她救了。從此,她就有點害怕這條河了,後來大奎說還鄉河早就修了石壩,再大的水也不怕了,春妮這才羞答答地嫁了過來。

河是不怕了,婚後第一頓家宴上,春妮又遇到了怕的東西。過門第一頓飯,公婆倆人張羅得很豐盛,雞是山上打的野雞,魚是村邊還鄉河裡撈的大青魚,這可多有滋味。春妮心裡正感激二老的苦心呢,就見公公把一個玻璃瓶放在桌上,打開蓋子,頓時一股臭味散發出來,天啊,竟是一瓶臭豆腐!

春妮覺得五臟六腑都翻了個兒,眼前的美食都沒了味道。她顧及二老的面子勉強吃了幾口菜,就說:“我肚子裡不舒服。”扭頭進了新房。回房後她這個生氣,挑好了丈夫沒挑好公公,誰知道公公有這個嗜好呢。等大奎回來,她就氣鼓鼓地說:“那個臭豆腐味我受不了,能不能讓他老人家別吃了?”大奎有點為難,不過還是答應了。

晚飯的時候,飯桌上果然沒有臭豆腐,春妮午飯沒怎麼吃,這頓吃得可不少。公公反倒不安穩了,吃幾口白飯,就回屋一趟,回來再吃幾口,又回了屋。春妮看著挺逗,她放下碗就悄悄跟過去了,只見公公在屋裡夾起一塊臭豆腐吃得正香!

春妮一陣噁心,急匆匆回了屋。不大工夫,大奎走了進來,跟她解釋說:“我爹不吃臭豆腐,就吃不下飯。”春妮騰地坐起來說:“我聽說喝酒有癮抽煙有癮,沒聽說過吃臭豆腐也有癮的,我見了臭豆腐就吃不下飯,你看著辦!”大奎聽了,欲言又止。

第二天早上,一家人還沒吃飯呢,春妮就跟公公婆婆說,要分家另過!大奎是個孝順兒子,聞言直跺腳。還是公公大度,他說:“行,那我們老兩口搬到村口的老屋去,這五間大瓦房留給你倆。”村口的老屋可比這五間瓦房差多了。沒想到春妮說:“二老身子骨差,瓦房你們住,我們年輕人住老屋!”這下把大奎鬧愣了,這是唱的哪出啊,就因為怕臭豆腐?

等小倆口搬到老屋,大奎才明白了春妮的心思。她在老屋開了個小賣部,小賣部跟還鄉河就隔著一條石堰。還鄉河是條直通城裡的水路,經常有船夫路過這裡,買個煙打個酒啥的。而且以前在村裡開小賣部的七嬸搬走了,村裡人買東西也來春妮這裡。大奎摸摸頭,心說:“我媳婦硬是要得哦,比我的腦瓜子強。”

春妮負責賣貨,進貨是大奎的事。他拿著春妮開的單子,搖著小船進城按樣取貨。等取貨回來,春妮一樣一地地核對,發現多了五瓶臭豆腐:“我啥時讓你買這個,腦殼進水了?”大奎老實地說:“是給我爹買的,家裡的臭豆腐吃完了,我給他捎的。”春妮聽完就不高興了,說:“這個臭東西,誰也不能吃,給我退了。”說著就裝了箱,還拿膠帶封了口。大奎泥人也有個土性,他悶聲悶氣地說:“我去山上看杏林去了,要退你自己退!”說完掉頭就走。

春妮要攔沒攔住,就由他去了。杏林這幾天正是收穫的時節,正需要人把樹上的杏采下來,曬在河灘上。如今還鄉河的河灘、石壩上,黃澄澄的全是她家的大杏,只要曬乾了製成杏脯,十幾塊錢一斤呢。

天快黑的時候,春妮早早地鎖了門,還鄉河人來人往的,她一個小媳婦還真有點害怕。剛剛吃過晚飯,她就聽到後院庫房有響動,那裡裝著今天剛進的貨,值好幾千塊錢呢。春妮壯著膽,撿起半拉磚頭,把門打開一條縫朝外看。這時候天色陰沉,後院黑乎乎的,影影綽綽看見一條黑影在擺弄庫房的鎖。春妮忽地把磚頭扔出去,同時敲響了臉盆,大叫:“抓賊啊!”那個賊“唉喲”了一聲,出了院門就跑。這時候,春妮才發現,院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

驚魂甫定,春妮重新把院門鎖上,但是再也不敢睡覺了,只好看電視。但是看了幾分鐘,就見天空霹靂一閃,打起了雷。看樣子是要下雨了,春妮想起了外面曬的大杏,慌忙找了袋子,開門去收杏。她收完石堰上的,又收河灘上的,豆大的雨點就下來了。眼看要收完了,她忽然發現腳底都是水,這才想到,還鄉河上游下了大雨,所以水漲起來了。春妮慌忙往河堰上跑,哪裡還來得及,一個浪頭過來,把她撲倒在水裡。

就在這個時候,一雙枯瘦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拼力把她拉上了石堰。是公公!怪獸一樣的河水一到石堰就沒了脾氣,乖乖地退回去了,黑石堰後的村子安然無恙。兩人進了小賣部,春妮正要向公公道謝,忽然看見公公的左胳膊一片青紫,不由想起剛才那個黑影來:“您這是怎麼了?”公公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老半天才說了句:“天晚了,我還有點事。”說完扭頭就走,把春妮一個人晾在屋裡。

半個鐘頭後,大奎回來了。他在山上看見天氣不對,就匆匆回了村。不過他一向孝順,是先看望了爹娘才回家的。一見大奎,春妮就講了那個黑影的事,她猜測那就是公公。大奎這回挺痛快,說:“我剛才聽爹說了,的確是他。因為臭豆腐吃完了,他想來拿,可是想到你的態度,他只好悄悄拿了就走,誰知竟挨了你一磚頭。他本想就這樣回去,可是眼見天色要變,就找地方避雨。這不,正好把你救了。”

這回春妮納悶了,說這臭豆腐的癮就這麼大?大奎想了想,說:“實話跟你說吧,我爹他有毛病。看見那座黑石堰了嗎?自打小時候你差點出了事,我爹就約上村裡的小夥子們,大家一同砌的。為了趕時間,他們寒冬臘月不歇工,結果他竟落下了毛病,從此失去了味覺,吃啥都沒味。不過咱十年九淹的村子就沒災沒難了。後來他發現,臭豆腐氣味大,滋味沖,能刺激他的味覺,就愛上了這一口,一頓沒這個就吃不下飯。”

春妮聽完直埋怨大奎:“你怎麼不早告訴我呢?咱爹是村裡的功臣啊,其實啊,當時我不讓你給他買臭豆腐,是想讓他戒掉這一口,只要能戒掉咱們還搬回去,以後歲數大了,還不是要咱們伺候嗎?這麼著吧,明天你去叫二老來,請他們好好吃頓飯,就算我賠禮!”

大奎這個高興,一大早就奔父母那裡了。春妮一個人在廚房緊張羅。她爹是城裡有名的大廚,家傳的手藝,所以這一桌子菜半個小時就做好了。

二老跟著大奎一進院子,就聞見一股味道,像是聞慣了的臭豆腐,又覺得沒那麼沖。等春妮把菜上的罩子一打開,三個人才明白過來,原來這些菜是:油炸臭豆腐幹,腐乳東坡肉,臭豆腐煎毛豆,清蒸豆腐乳……原本那種濃烈的味道,在油鹽醬醋調和下柔和多了。

大奎看著很感動,他連忙招呼爹娘入座,沒想到他爹說:“昨晚我也琢磨了,不能因為我一個人愛吃臭豆腐就影響別人啊,所以呢,這臭豆腐我是不吃了。”春妮忙問:“那您吃飯能吃得下嗎?”老人呵呵一笑,從兜裡掏出一串朝天椒來:“換它啦,這東西比臭豆腐可厲害多了。”

婆婆問春妮:“妮子,你做菜的時候不怕那個味兒?其實我也受不了啊。”春妮笑著一仰頭,大家這才看見,她鼻孔裡塞了兩個棉球!

 

上一篇:拔釘記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