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課費

幾年前,劉芳的丈夫趙海到南方做生意有了外遇,於是就跟劉芳離婚了。他不但什麼都沒給劉芳留下,還想把兒子趙文魁帶走。劉芳死活不同意。

劉芳在一家工廠打工,起早貪黑也掙不了多少錢,為了攢錢供兒子將來上大學,平時捨不得吃捨不得穿,恨不能一分錢掰兩半花。

趙文魁正在讀初中一年級,學習成績時好時壞。期中考試結束後,劉芳去給兒子開家長會,得知兒子考了個倒數第三,這讓她非常生氣。

趙文魁的班主任是個五十來歲的男老師,教數學的,姓周。家長會開完後,周老師特地找到劉芳,說:“趙文魁偏科,數學成績不好,我想讓他們幾個數學差的學生以後晚上抽空到我家裡,我給他們補課,儘快把成績提高上來,你看行嗎?”

劉芳忙不迭地點頭答應,一個勁兒地感謝周老師。回到家裡,她可犯了愁。她叫過兒子,問他說知不知道老師補課的事情,兒子說知道。劉芳就問:“周老師說怎麼收費了嗎?”

“說了。”趙文魁看著劉芳的臉色,小心翼翼地說,“每週一、三、五晚上,每晚兩個小時,每小時十塊錢。”

每晚二十塊錢,每週六十塊錢,一個月二百四十塊錢就這麼沒了。劉芳歎了口氣,她知道,人家周老師的收費已經很低了,她聽說有的老師每小時收幾十塊呢。她苦口婆心地對兒子說:“好好學習吧,你成績要是好了,就不用花這些冤枉錢了。”趙文魁點了點頭。

當晚,劉芳考慮很久,最後決定打電話和前夫談談,讓他幫忙負擔一些。沒想到,趙海毫不客氣地說:“離婚的時候我就說你沒能力撫養孩子,讓我說中了吧?孩子跟你只會受罪,前途都被你耽誤了!我只會按離婚協議支付撫養費,多餘的錢我一分都不會給。我勸你還是把孩子給我吧,我才能給他最好的教育……”

劉芳氣得直哆嗦,趙海絕不在乎這幾百塊錢,他就是想逼自己把孩子給他。劉芳用盡力氣大喊:“別做夢了你,就算是要飯,我也會把孩子供上大學!”說完掛掉了電話。

劉芳越想越生氣,忍不住打電話給好朋友曉蘭訴苦。曉蘭聽了,先是把趙海罵了個狗血噴頭,然後說:“劉芳,國家三令五申不許初三以下學生補課,那個老師明知故犯,是借補課的機會賺錢,這些老師沒職業道德,上課不正經講課,你要是想學東西,就得去他的補習班。你應該去告他。”

劉芳苦笑,她也想到周老師是借機賺錢,可老師不是隨便能告的,兒子還想不想在學校讀書了?還是忍了吧,大不了再節儉一點,無論如何也得省出這二百多塊錢。

讓劉芳欣慰的是,兒子比以前懂事了許多。每天上學、補課、吃飯、睡覺,從來不讓劉芳操心。轉眼就到了期末考試,這次,兒子的數學成績提高了不少。劉芳以為這下可以不再補課了,沒想到周老師說,為了讓趙文魁的成績穩住,希望他假期能繼續補課。這話聽起來完全是一片好心,劉芳雖然心裡不舒服,但也只好答應下來。

這天,曉蘭突然打來電話,說她在市里幫劉芳找了份工作,收入高而且穩定,她希望劉芳能搬到市里去住。劉芳高興壞了,如果在市里站穩腳跟,當然比在這個小縣城要強得多——市里的教育水準也比縣城好啊。曉蘭告訴她只要她去就行,其他的一切都不用操心。於是劉芳決定搬家。

既然兒子要到新學校讀書了,補課就沒必要了。劉芳給周老師打了個電話。沒想到周老師說:“就算轉學,該補的課程也得補啊,現在文魁的基礎還是不夠好,我看你還是讓他繼續補課,哪怕只進步一點,對他也是有好處的,你說是嗎?”

劉芳不好意思說不,於是勉強答應下來。到了晚上,趙文魁回來後,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劉芳看著奇怪,就問他有什麼事。趙文魁支支吾吾地說:“媽媽,我們老師說……他的收入和付出不成比例,他讓我們每小時多交兩塊錢。”

劉芳一股怒火沖了上來,瞪著兒子,竟然一時說不出話來。趙文魁見她臉色難看,急忙說:“媽媽,您別生氣,我知道咱家沒錢,可……可……”趙文魁結巴了一會兒,終於說,“可我們老師其實夠好了,人家別的老師收費都比他高多了……”

“你給我住嘴!”劉芳驀地大吼,趙文魁嚇了一跳,立刻不說話了。劉芳見兒子害怕的樣子,意識到自己太衝動了,這不關兒子的事,跟他發火有什麼用?她儘量平靜地說:“兒子,咱們馬上就要離開這兒了,課暫時就別補了。”

這一夜劉芳輾轉反側不能成眠,想起曉蘭說的那些話,她心裡一下子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去告周老師。就算是為其他被迫補課的學生和家長做點事吧,再不能容忍這種沒師德的老師倡狂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趙文魁去跟同學踢球了,劉芳來到教育局,把周老師違反規定給學生補課的事情說了。教育局方面很重視,表示會徹查此事。離開教育局,劉芳回家收拾東西準備搬家。臨近中午的時候,幾個人走了進來,為首的是兒子學校的張校長,周老師跟在他後面,此外還有兩個教育局的人。令劉芳意外的是,周老師一點也不驚慌。張校長說,學校配合教育局對她反映的情況作了調查,詢問了周老師,但周老師說,他給學生補課並沒有收錢,所以他們來找劉芳核實一下。

劉芳一聽就氣不打一處來,周老師不但推得一乾二淨,還搖身一變成了教育戰線的楷模,真是豈有此理!她指著周老師說:“你可真敢撒謊啊?你說你沒收錢,可每個月我兒子二百四十塊錢的補課費給誰了?”

周老師皺了皺眉頭說:“是趙文魁說每個月給我二百四十塊錢嗎?他在哪裡,你叫他來我問問他。”

劉芳將信將疑。她叫鄰居家的孩子幫忙去找趙文魁。不一會兒那孩子跑回來,氣喘吁吁地說,趙文魁今天根本就沒去踢球。

劉芳大吃一驚,兒子明明說去踢球,怎麼會根本沒去呢?他會去哪裡,不會出什麼事吧!周老師提醒她:“是不是去同學家裡了?我幫你打電話問一下。”說完,掏出手機給幾個跟趙文魁要好的同學掛電話。

可那幾個同學都說不知道趙文魁在哪兒。劉芳一聽更急了,就要衝出去找兒子,周老師一把拉住她:“別急,你先到他房間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

從早晨到現在,劉芳還一直沒顧得上收拾兒子的房間呢。如今聽周老師一說,她急忙到兒子房間,一眼就看到桌上有一張紙,上面寫著:

媽媽,我想爸爸了,我已經一年沒見到他了。我知道您恨他,但我還是想去看他。您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路上了。我就是去看看他,不是要跟他一起生活,在咱家搬家之前我就回來。媽媽,您不要擔心,我給爸爸打過電話,他會接我的。還有一件事請您原諒,其實我們周老師沒有收我們的補課費,是我為了攢夠去看爸爸的錢,所以跟您撒了謊,昨天跟您說老師要漲補課費的事也是騙您的,因為我買車票的錢沒攢夠,所以早晨離開家的時候我從您口袋裡拿了一百塊錢,請您不要生氣。回來的時候我會向爸爸要錢還給您。

看完紙條,劉芳的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嘴裡喃喃地說:“兒子呀兒子,你怎麼這麼不理解媽媽的心啊……”

“你兒子只是去看看他爸爸,你不用擔心。”周老師輕聲安慰她,“只不過……你們大人之間的恩怨,最好別牽扯到孩子,我聽趙文魁跟我講過,說他爸爸來看他,你死活擋著不讓見,這恐怕不大好吧?”

劉芳怔怔地看著周老師他們,羞愧地說:“周老師,真對不起!我冤枉您了,請您千萬別放在心上——張校長,周老師可真是個好老師啊!”

 

上一篇:兄弟啊,兄弟
下一篇:雕龍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