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龍

在古代,大戶人家房屋裡的柱子非常講究,上面往往雕刻著精細的花紋,既氣派,又非常美觀。魯一手是個非常有名的雕匠,他專門替人家在柱子上雕龍。從他手上雕出來的龍紋柱,可說是美輪美奐,自然工價也非常高。魯一手徒弟眾多,但都學不到他的本領,這是因為他立了許多奇怪的規矩。雕龍工序繁多:首先要刨光木料,之後要在木料表面畫出龍紋,接著再用斧子照著龍紋不差分毫地砍出龍形,最後才是雕刻。除最後的雕刻,之前的每一道工序都由魯一手的徒弟完成,而每個徒弟都是從第一道工序學起,再一道道學來,光學一道工序便要花上一年半載。然而,卻從來沒有人能學到最後那道工序——雕刻,因為魯一手根本不教。魯一手從不讓他的徒弟看他雕刻,即便有徒弟反復央求,他也只是在其雕刻時指點一二。長此以往,沒有一個徒弟能學到魯一手的真本事,因此一個個都離開了。這些徒弟流散四處,大多數都淪為二流的雕匠。

這些徒弟之中有個叫“大板斧”的,他跟了魯一手多年卻一直沒有離開。之所以叫他大板斧,是因為他常年只做一道工序——在木柱上照著龍紋用斧頭砍出龍形。大板斧為人老實,甚至看起來有些呆,別的徒弟挖空心思都想從魯一手那裡討教雕刻絕技時,他卻只顧操著斧頭認真地砍著,幹起活來比誰都賣力。連魯一手都覺得,大板斧有些過於聽話了。大板斧多年來做著“砍龍”的基礎工作,久而久之,竟練出了絕活:別人是照著龍紋在木柱上砍,他卻用不著任何筆劃、紋路,憑著感覺直接能在木柱上砍出一條龍來!

不過,大板斧的“絕活”,並沒有被魯一手放在眼裡。隨著大板斧跟師的時間越來越長,魯一手心裡生出了一塊疙瘩:別的徒弟頂多跟他兩三年就主動離開,為什麼這大板斧卻賴著不走呢?更讓魯一手捉摸不透的是,別的徒弟都想盡辦法要學到點雕刻的技巧,而大板斧跟了他十幾年,卻從來沒有提過這事兒,莫非他深藏不露,有什麼別的企圖?懷著疑慮和不安,這一天,魯一手終於把大板斧趕走了。

魯一手趕走大板斧後不久,忽然聽到消息:鄰縣竟然出了一位雕龍大師。傳言說,這位大師正是魯一手的徒弟——他不但龍雕得好,而且工價便宜,因此當地的大戶人家爭相請他雕龍。

魯一手不禁奇怪:他從來沒有教給過任何一個徒弟真正的絕活,那這人究竟是誰呢?當魯一手親自跑到鄰縣,看到那位大師雕的龍柱之後,他驚呆了:那些柱子上的龍初看略顯粗糙,沒有經過什麼精雕細刻,但細看後卻能體會到一種古拙的韻味——那龍雖不經刻意雕琢打磨,但紋路一氣呵成,龍的體貌栩栩如生、活靈活現……這讓魯一手大感驚奇,不得不折服。而當魯一手見到這位雕龍大師時,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人竟然就是被他趕走的大板斧!

大板斧告訴魯一手,其實那些龍並不是雕的,而是他用斧頭砍出來的。魯一手聽了死活不信,大板斧便提著斧子在一根木料上砍了起來。不一會兒工夫,只見一條龍形顯現。之後,大板斧把木屑剔除,再略著些顏色,一條張牙舞爪,仿佛要騰空而起的蒼龍便呈現在魯一手眼前,直驚得他合不攏嘴!

魯一手這才明白,這大板斧原來是個奇才。於是,他便以師徒之情來說服大板斧,希望他同自己回去。魯一手還說,只要大板斧把這“砍龍”的絕技教給他,他也願意把自己從不外傳的雕龍絕技授傳給大板斧。大板斧禁不住師父一而再、再而三的勸說,最終同意了魯一手的請求。

此後,大板斧便大度地教起魯一手“砍龍”絕技。這天,大板斧正在一根木柱上給魯一手做示範,他告訴魯一手,只要腦袋裡有一條龍的樣子,就不需要事先畫什麼紋路,力由心發,便能砍出一條龍來。大板斧說完,魯一手提出要親自試一試。他接過大板斧手中的斧頭,急急忙忙在木柱上砍了起來,卻似乎總不得要領。大板斧見狀,連忙制止魯一手,伸手在魯一手砍過的痕跡上指點著。魯一手還沒聽完大板斧的指點,就又著急地舉起斧頭往柱子上砍去,說時遲那時快,只聽大板斧一聲慘叫,魯一手那一斧子下去,一個不小心,竟重重地砍到了大板斧的手上!

魯一手趕忙找來郎中,然而郎中看到大板斧的手,搖了搖頭。大板斧右手有三根手指的手筋已斷,他的右手算是廢了。看著大板斧那垂下的右手,魯一手拿來一包銀子,塞了過去,叫他用這些銀子回家娶妻生子,並說這銀子就算是師父賠償給他的。大板斧無奈地接過銀子,辭別了魯一手。

大板斧這位身懷“砍龍”絕技的大師,猶如曇花一現,日子久了,逐漸被人們忘卻,魯一手依然是首屈一指的雕龍大師。

然而,沒過兩年,出人意料的事發生了:鄰縣又出了一位雕龍大師。魯一手聽說後,親自跑去觀摩那位元大師的作品。當魯一手看到那位大師製作的龍柱時,他就像被人當頭打了一棒——這分明就是大板斧的手法啊!魯一手不禁詫異:大板斧的右手已經廢了,難道這兩年他又用左手練成了絕活?

為了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魯一手不辭辛苦,幾經周折,終於在一處深山找到了隱居在此的大板斧。面對魯一手的詢問,大板斧笑了笑,說:“我並沒有練成左手的絕活。你看到的那些龍柱,不是我雕的。”魯一手聽後並不相信:“不是你?那是誰啊!”

大板斧語重心長地告訴魯一手,其實當年他就知道,魯一手那一斧子是故意往他手上砍的。因為對魯一手來說,一山不容二虎,所以他一定要廢了大板斧。

“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到現在我還會叫你一聲師父。”大板斧說,“但我想告訴你,你一直沉浸在名利之中,從來不肯把真正的手藝教給徒弟,這是不對的。難道雕龍的手藝還能帶到棺材裡去嗎?我右手廢了之後,收了幾個徒弟,把自己所有的本事都教給了他們,其中有一個學得最好,就是你聽說的那位雕龍大師。我只是覺得雕龍是件美好的事情,想讓它流傳下去。”魯一手聽完,羞愧得抬不起頭來。

 

上一篇:補課費
下一篇:張宗昌求雨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