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琳是名漂亮的女刑警,穿上警服更是英姿颯爽,別有一番韻味,因此隊裡隊外追她的人很多,可她卻一律拒絕,快三十了還沒有談婚論嫁的跡象。聯想到她平時不苟言笑,給人的感覺是冷冰冰的,局裡的同事背地裡都叫她“冷美人”。

但“冷美人”也有熱情的時候。這天他們局刑警二隊接了個案子,肖琳聽說後,經常藉故去打探消息。二隊的隊長叫張強,平日見多了肖琳的冷若冰霜,乍一熱情,他還真有些不適應,在一次肖琳詢問過後,他費解地說:“肖姐,這只是個小案子。”

張強的意思是這個案子並不值得關注,但肖琳並沒有停止關心,問他說:“偵察結束了嗎,將以什麼罪名起訴?”

張強接的這個案子並不複雜,犯罪嫌疑人叫王大力,他因盜竊被抓了個正著,為了逃跑,他與抓他的人廝打,最後用刀把抓他的人捅成了重傷。接到報案後,張強親手抓的王大力,並親自審訊的,事實清楚,沒出現紕漏,所以他說:“偵察已經結束了,這幾天就會把案子移交檢察院,以盜竊罪和故意傷害罪起訴他。”

見肖琳聽罷皺了一下眉,張強以為她想替王大力說情,於是繼續說:“不過王大力被抓後交代得挺痛快,估計判得不會很重。”“你說什麼呢?”肖琳明白張強話裡的意思,臉一下漲得通紅,“當我是說客呢?相反,我是提醒你,再細審一下他的案子,我感覺他身上還有別的像搶劫、強姦之類的案子。”

張強調查過王大力,知道他從16歲輟學到現在被抓的10年裡,在國內多個城市流浪過,經歷很複雜,沒准身上還真背有別的案子,所以聽了肖琳的建議,張強又提審了王大力一次,問他說:“王大力,你仔細想想,你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嗎?”

王大力神情沮喪地坐在椅子上,聞言抬頭看了張強一眼,雙手一攤說:“該交代的我都交代過了。““沒有遺漏的?”張強提高了聲音,“我們的政策你是清楚的,主動交代對你是好處的!”“你們難道讓我瞎編不成?”王大力有些不耐煩,“有證據你們拿出來好了!”

王大力一反常態的不配合,張強吃不准他身上是否還有別的案子,但苦於沒有證據,又怕逼緊了打草驚蛇,此次提審只好就此作罷。事後他問肖琳說:“你是不是有王大力犯有別的案子的證據?”

“沒有。”肖琳搖搖頭說,“我只是憑藉直覺。”“直覺?”張強睜大了眼睛,“我們當刑警的,辦案要以證據為依據,直覺靠譜嗎?”

肖琳沒理會他,沉默了一會兒後卻說:“我再提審王大力一次。”

再次被帶到審訊室,王大力垂頭喪氣地連頭都懶得抬,肖琳進去後,先是靜靜地看了他一會,突然大聲說:“王大力,抬起頭來看著我!”

王大力被肖琳的聲音嚇了一跳,不由自主抬頭看著她,這一看不打緊,他的嘴巴一下張得老大:“原來是你!你當了警察?”隨後他竟吊兒郎當地說:“哎呀,你越來越漂亮了!”

“嚴肅點,這裡是審訊室,想想你現在的身份!”肖琳沉著臉正色說,“你現在還是老老實實交代你所犯的罪行吧!”

“該交代的早都說了,你還要我說什麼?”王大力仍是那句話。

“再好好想想!”肖琳緊盯著他眼睛說。

王大力抬頭瞟了肖琳一眼,忽然狡黠一笑說:“我想起來了,我還幹過一件壞事,十年前我跟蹤你並強行要吻你,這算不算?”

張強在另一間屋子的監視器中看著肖琳的審訊,從一開始肖琳對王大力的過分關注,他就懷疑肖琳知道王大力的底,原來他倆十年前就認識!難怪肖琳懷疑王大力身上還有別的案子,從他剛才的話來看,十年前他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面對王大力的挑釁,肖琳並沒有被他激怒,而是冷冷地說:“王大力,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今天坐在這裡接受審訊,是你咎由自取的結果,你還是如實交代你所犯下的罪行吧。”

讓張強沒想到的是,聽了肖琳的話,王大力突然站了起來,近乎咆哮地說:“十年前我不就想吻你一下嗎,你大嚷大叫,搞得全校皆知,讓我被學校開除,無法在社會上立足。現在我被抓了,你滿意了吧,趕緊讓法院判我吧!”

王大力在審訊室裡叫嚷,室外的警察聽到後立即進去厲聲制止了他,張強知道審訊又進行不下去了,只好讓人把他帶走,然後問肖琳:“你是不是從十年前他想對你不軌,才懷疑他身上還有別的案子?”

肖琳知道張強在監視器中聽到了王大力的話,她點了點頭說:“可惜現在沒有證據,只能以他目前所犯的案子起訴他了。”

王大力自幼父母雙亡,與姐姐相依為命,張強調查他輟學的原因是十年前他姐姐出車禍身亡,他沒有了收入來源,從而開始了流浪,但從他剛才的話來看,他的輟學是因為想強行吻肖琳,被學校開除的。意外得知肖琳與王大力的一些往事,但涉及隱私,又與本案無關,張強也就沒再繼續追問。

幾天後,王大力的案子移送到檢察院,就在張強要把他押上警車送往看守所時,他忽然說:“張警官,能讓我跟肖琳說幾句話嗎?”

張強滿足了王大力的要求,但讓他做夢也想不到的是,在肖琳過來後,王大力說的話竟是:“肖琳,現在你能讓我吻一下嗎?”

這個王大力,此時居然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想羞辱肖琳。望著俏臉漲得通紅,對王大力怒目而視的肖琳,張強正要發怒,卻聽王大力繼續說:“其實我並沒有惡意,你長得太像我姐姐了,我爹娘死得早,是姐姐像媽媽一樣照顧我,可她卻意外死了,十年前就是因為太想她了才跟蹤你的。我知道十年前我的魯莽傷害了你,我對此表示道歉。”

張強聞言一下愣住了,再看肖琳,她的眼裡也驀地蓄滿了淚水,遲疑了一下,沒有嚴詞呵斥與拒絕王大力,而是走到他面前,緩緩仰起了臉。王大力在肖琳的額頭輕輕吻了一下,然後淚流滿面地說:“謝謝你,姐姐死後,你就是我心中的姐姐!”說完轉身上了警車。

望著漸行漸遠的警車,肖琳心中隱藏了十年的陰霾一掃而空。十年來,她幾乎每天晚上都被一個男人要吻她的惡夢糾纏著,這也是她對男人冷淡、至今未婚的根本原因,可她從沒有細想過當年王大力為什麼要吻她,更想不到有時候吻也是那樣純潔。

可是,肖琳心頭的陰影剛剛消除,一個疑問又爬了上來:如果當年自己不大喊大叫,把事情鬧大,王大力就不會被開除失學,不會被人認為是流氓而遭唾棄,從而在社會上流浪,那他還會不會變成今天的罪犯?

 

上一篇:生死迎親路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