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為啥不讓座

萬師傅調到公交公司開特2路車,往返於鬧市區和工業園之間。這是他上班的第一天,萬師傅調轉車頭,剛在起點站台邊停下,就上來一個打扮時髦、衣著光鮮的年輕女子,緊靠前門臨窗的那個位子坐定。到了第三站,車廂全都坐滿人,最後上來一名乘客刷的是“老人卡”。萬師傅見是位白髮老大爺,便扭頭往車廂內望了眼,提醒道:“請為老人讓個座”。車廂後部立即有乘客回應,站起身騰出位子喊老大爺過去坐。可老人笑笑,沒去,雙手抓著駕駛室後面的一根橫杠。和美女同座的是個孕婦,按理說,那美女讓座是既方便又很平常的事。可任憑老大爺在面前搖晃,她卻視而不見,臉朝窗外。萬師傅見了,直搖頭,輕歎一聲。

第二天,萬師傅同一時間又在起點站看到那美女。上車後,她仍坐在緊靠前門臨窗的那個位子。過了兩站,上來一個拄著雙拐的中年男子。在車廂內掃射一圈,看前幾排沒有空座位,就倚靠前排座位站著。這次,美女旁坐個學生,他看了眼靠窗的同座,見她無讓座意思,就主動站起身拉殘疾人坐下。這時正好遇上十字路口的紅燈,萬師傅側過身子,十分不滿地瞟了眼那美女。

接下來幾天,萬師傅每天都在相同時間看到那美女,在起點月臺上車後,總是坐在靠前門臨窗的位子。中途,不時有老人、孕婦、兒童上車,萬師傅有意提醒前排那個美女讓座,可她無動於衷,只當沒聽見,就是不讓座,一張臉看著窗外,似乎在說,讓座是別人的事情,與她無關。

看那美女一身整潔的衣裝,萬師傅心裡暗忖,是不是害怕站在車廂內被人擁擠弄皺了衣裳?她從事什麼特殊工作,如此高傲,還需要這樣講究儀錶形象?萬師傅非常納悶,一時好奇心起,決定擇日跟她走一趟,探個究竟。

那天早晨,換班後的萬師傅早早地躲在起點站台看板後面,等候那個美女。待美女上車了,萬師傅就夾在乘客中擠上去,坐在她後面幾排的位子。公車途經十字路口、廣場、商業街……最後進入工業園,上上下下的人更多了。看見美女急匆匆下車,萬師傅跟著下車。她徑直向一家工廠的大門走去,背影很快消逝在廠房裡……萬師傅更來氣了,心底罵道,不就是在一家工廠上班的嗎,臭美什麼?人家教授在公車上也主動讓座呢!

見廠子門前有個大櫥窗,萬師傅幾大步跨過去,想看看那是怎樣一家工廠,非得強調女工的衣著服飾。可櫥窗內沒有介紹企業的文字,只是個公示欄,是全廠職工為災區捐款的明細,凡捐款2000元以上者還貼出了照片。萬師傅的雙眼在一排排照片上掃來掃去,認出那個美女。她叫林小薇,捐款2200元。萬師傅對她的印象一下子來了個大轉彎,但他依然有些糊塗,獻愛心那麼大方,而在公車上為啥連個座位也不肯讓呢,難道她有什麼難言之隱?萬師傅拍拍腦袋,苦笑一聲,轉身離開。

萬師傅上班了,又看見林小薇上車後搶坐在那個臨窗位子。這次交班之前,萬師傅做了個手腳,在車頂棚邊裝了面反光鏡,正好對著前門臨窗那個座位。他想弄清楚林小薇為啥每次都要坐在那個固定地方,也從不讓座,到底有什麼秘密?萬師傅在鏡子裡看到,她用手托著下頜,臉始終望著窗外,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楚楚可憐。特2路公車要經過一個廣場,廣場後面有個月臺。公車在這個月臺旁剛刹住,萬師傅就看見她朝月臺扔去一團東西。沒看清她扔下的是什麼,卻看到了一個紮白頭巾的婦女,胸前抱一塊牌子,上面還寫著字。

後來,萬師傅就開始特別注意這件事了,依舊看見林小薇向廣場後的那個月臺扔下一樣東西,仍然看見那個抱牌子的白頭巾婦女……萬師傅是新來的司機,不明就裡,下班後,問了其他幾名途經廣場的公車司機。

原來前段時間,那個月臺邊發生一起車禍。一名小學生穿過馬路時,與剛啟動的特2路公車狹路相逢,生死刹那間,一青年男子猛衝過去推開小學生,而自己卻命喪車輪下。那個白頭巾婦女正是那個被救學生的媽媽,和丈夫帶著孩子進城打工。在他們老家農村有個習俗,如果因水、火、車禍等原因得救後,獲救者要披麻戴孝在肇事地點跪拜七七四十九天,每次都要在2個時辰以上,以祈求生者平安,死者來世安康。

為報答英雄的救子之恩,樸實厚道的媽媽依照習俗去做了,可第一天就遭到城管勸阻,說她那副裝扮跪在公交車站台邊有礙城市形象。她好說歹說,城管得知實情,也被她的誠心深深感動,便建議她把裝束稍稍變換一下,並幫她做了一塊“安全行駛,珍愛生命”的牌子,以告誡司機和行人注意安全,兩全其美。許多人見狀,都被她的行為舉止所感動,不少人還伸出援助之手……

星期六,萬師傅逛步行街碰巧遇見林小薇。正愣怔時,林小薇嫣然一笑:“咦,這不是開特2路公車的師傅嗎?”萬師傅看了她一眼,頗有幾分尷尬,問道:“你還在記恨我,要你讓座的事?”

“讓座,給誰讓座?計程車上有座位啊!”林小薇指著一輛計程車,突然甩出這句雲裡霧裡的話,差點把萬師傅的鼻子都氣歪了。

這時候,萬師傅顧不得那麼多了,心中對她的那點好印象也蕩然無存,把自己想說的話全部豁了出去:“廣場月臺邊那個紮白頭巾的婦女,同你有什麼瓜葛,看你每次經過時都要向她擲紙團什麼的,鄙視鄉下人,是不是?搶坐那個位子,就是為了方便自己,扔去你心中的仇恨,是不是?”

聽到這話,林小薇瞪大眼睛,鼻子一酸,雙手捧著臉朝一條巷子跑去……

說來也怪,越是冤家越碰頭。第二天星期日,萬師傅又和林小薇在街頭相遇。覺得昨天有點過分,萬師傅連忙主動同她打招呼:“我知道你叫林小薇,還知道你為災區捐贈一個月工資。”林小薇打住腳,望著萬師傅,欲解釋什麼,嘴巴囁嚅幾下沒吱聲。

“萬師傅,你還在開大巴車嗎?”林小薇旁邊的一位大媽走上前來,同萬師傅打招呼,“我這個閨女呀就是命苦,唉……”這位大媽原來就是林小薇的媽媽。去年,林大媽參加社區組織的活動,乘坐的大巴就是由萬師傅駕駛,給她的印象特別深刻。

林大媽和萬師傅嘮叨了一會兒,也揭開了林小薇為何搶座那個位子,還向白頭巾婦女扔東西的真相。前不久,林小薇的新婚丈夫,在廣場公交車站台附近因救一個橫跨馬路的孩子犧牲了,救人前他就坐在特2路靠前門臨窗那個座位。林小薇曾聽說過,人臨死前使用過的物件,兩個月內都保留其生物資訊。近來她每天搶坐那個位子,就是為了感受丈夫的生物資訊。又聽說,肇事地點那個舉牌子做交通安全宣傳的婦女,著那身衣裝是為了祭拜孩子的救命恩人,林小薇感動極了,便在乘坐特2路公車上班途中,朝車下扔小紙團,上面寫的都是她對丈夫的思念之情,也算是對死去丈夫的一種紀念……

明天又是萬師傅當班,他要在特2路公車上親口對林小薇道一聲:“對不起!”

上一篇:
下一篇:一公分的貓膩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