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公分的貓膩

高文學是個老闆。最近這段時間,他可是樂開花了,因為兒子高天書考上了大學。

這天,高文學從外面回來,看見天書悶悶不樂,就關心地問:“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給老爸說說。”天書傷心地說:“爸,完了,我上不成大學了。”上不了大學?高文學的心一沉:“怎麼了?通知書都來了,還上不成?”

天書沉重地說:“今天接到學校的通知,因為我報的是新聞專業,入學時要檢查身高。男生的標準是1米74。我怎麼量都只有1米73。您說,如果因為差這麼1公分進不去,好遺憾啊。”

這是啥學校?還有這種鬼要求。高文學狠狠地罵了一句,隨即拿出了慣用的做法:“要不,我們給檢查身高的醫生送點錢,你說,送多少?一萬,夠不?……”

“爸!”天書打斷了高文學的話,“你怎麼出口就是錢,你知道學校會派誰體檢嗎?送錢送給誰呢?”說的也是,兒子的大學門朝東還是朝西都不知道,怎麼去找人跑關係?

有什麼辦法可以在短時間內讓人增高呢?高文學打電話問了幾個朋友,大家都說沒有聽說過。一個朋友說,你去醫院問問,看他們有沒有什麼法子。

這話提醒了高文學,他馬不停蹄地趕到醫院,可醫生一聽就搖頭,沒辦法啊。怎麼辦呢?

轉眼又過了一天,倒計時已經開始了,還沒有想出辦法,怎麼辦呢?難道就這樣放棄嗎?

那天早上,天書起床後驚叫起來,原來他去量身高居然增高了。這是咋回事?天書說可能是熱脹冷縮,早上全身溫度高,身體就長高了。如果這個時候體檢,那難關不就過了嗎?

高文學疑惑地問天書:“我不懂什麼熱脹冷縮,你確定法子可行嗎?”天書滿臉的自信,說絕對沒有問題。

隨即天書又擔心地說,萬一學校人太多,輪到自己下午量身高,不就現了原形嗎?是啊,該怎麼辦呢?天書歎了口氣:“如果有人和我配合,弄個雙保險就穩妥多了。”

有道理,高文學忙問天書:“有沒有認識的人和你上一個學校?”天書想了一下說:“有,這條街的許小華也上了我那個學校,好像還是一個專業呢,不過不知道他答不答應。”高文學二話沒說就帶上天書,找許小華去了。

經過瞭解,高文學發現許小華家境貧寒,這種人需要什麼他最清楚。見到許小華,高文學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可許小華唯唯諾諾地推脫,怕作弊被抓住了受處分。高文學一橫心說:“幫占個位置,算什麼作弊。如果你幫天書順利通過檢查,我承擔你兩年的學雜費。”

在金錢的誘惑下,許小華答應了。

一切都很順利,天書和許小華都進了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專業。高文學也沒有食言,為許小華出了兩年學雜費。

兩年轉眼就過去了,就在高文學快遺忘這件事情時,問題來了。

暑假的一天中午,高文學正在房間午覺,迷糊中聽見大門吱嘎響了一聲。難道是天書要出門嗎?高文學準備吩咐兒子早點回來。

他剛把臥室門開了一半,就看見許小華躡手躡腳地走進了天書的房間。這是咋回事?要來家裡玩有必要偷偷摸摸的嗎?高文學悄悄地走了過去,發現門沒有關上。

裡面傳出了天書的聲音:“小華,不要著急,我去找老爸說,勸他再資助你兩年學雜費。”許小華說:“天書,你老爸掙錢也不容易。上次,我們合謀欺騙他資助了我兩年,已經太過分了。這兩年,我一直活在內疚中。”

騙我?高文學心中一個咯噔,一把推開了門:“兩個小兔崽子,兩年前你們到底對我做了什麼?”天書他們被驚了一跳,他低下了頭:“爸,這件事情和許小華無關,是我出的主意。”

原來,兩年前天書見許小華家貧,根本拿不出錢讀大學,就想幫助他一把。天書知道老爸讀書少,而且把心思全放在掙錢上,對大學裡的操作可以說是一竅不通。就當了主演,要許小華配合他一起,唱了一出學校要體檢,身高差一公分的戲。

聽完兒子的坦白,高文學說:“你小子就以為自己聰明。我開始的確相信了你的話,可等你們上了大學,就感覺有太多的漏洞,問過你幾次,你也一直吞吞吐吐。於是,我就懷疑這裡面一定有貓膩。不過,我一直想不明白,你當初為什麼早晨起來身高增加了一公分呢?”

天書慚愧地低下頭:“我打了一層厚厚的摩絲,讓頭髮牢牢地粘結在一起,不就增高了嗎。爸,我本想告訴你實情,可給你說過幾次讓你資助貧困的孩子讀書,你每次都說‘各掃門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我以為你只認錢呢。所以才……”

沉默了半晌,高文學說:“你小小年紀都能幫助別人,如果我再那麼迂腐,就有點說不過去了。我保證,改掉過去的錯誤觀念。但是,你以後做事也不要再瞞老爸了。”

“是,老爸。”天書看了一眼許小華,“你看,他的學雜費……”高文學呵呵一笑,豪爽地說:“繼續資助,一直到他大學畢業。”高天書和許小華開心地笑了。

下一篇:啞謎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