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賑官員李毓昌之死

    據說,我國情朝嘉慶十三年的夏秋之交,黃河、淮河流域一些地方,老天連降暴雨,河水氾濫成災,淹沒了莊稼,沖毀了襯莊,甚至卷走了人畜。地處淮河岸畔的淮安府山陽縣,更是個重災區。這裡.難民流離失所,餓礙遍地,一片淒慘景象。
    災情嚴重,十萬火急,一道道奏章飛馬傳進紫禁城。嘉慶皇帝閱過奏章,又急,又氣,又惱,怒斥地方育無能。但救災如救火.不容他絲毫猶豫。無奈,不得不從已經虧空的國庫裡撥出三1—.萬兩白銀救災。為使這筆販災款真正用到災民頭上,他令兩廣總督鐵保委派一名辦事得力,靠得住的官員,前去辦理販災事宜。鐵保奉命行事,不敢怠慢‘、他一面立即下撥服災銀兩.一面選定縣官李額呂前去監督販災。
    李毓昌,父母早逝,從小是靠叔父李泰清撫養成人、成家。他是新科進士,初入仕途,年僅23歲,時任山東城陽七品縣令,剛直不阿,秉公執法,為官清正,兩袖清風,被百姓譽為“李青天”。他奉命來到總督府,鐵保總督對他說:賑災銀兩,乃皇上恩賜於民,如有貪污克扣者,嚴懲不貸
    “遵命!”為官清正的李毓昌,雖然只回答了兩個字,但他心裡清楚:這兩個字的分量,字字千斤。為什麼?因為他深知,在貪官橫行、官官相護的年代,要想秉公執法,懲辦貪官,談何容易!然而,他沒有氣餒,下定決心,發現問題,一查到底!災情緊急,刻不容緩,李統呂來不及去向遠在山東的妻子林若蘭辭行.只寫了一封家書寄去。信言:吾公務在身,不能回家,夫人保重,照顧好年邁的叔叔,切記
    翌日.李毓昌帶領隨從李強、顧祥、連升三人啟程,直奔淮安府山陽縣。路上所見,到處是衣不逛體、面黃肌瘦的災民。目睹此情此景,李毓昌潛然淚下,心裡保刀割一樣難受。他對隨從們說:“皇上的救災銀已經下撥,為何還是此種景象?災民們太可憐了1”來到山陽縣,李毓昌沒有到縣衙問情況,而是微服下鄉私訪。通過私訪得知,皇上下撥給山陽縣的救災
白銀是九萬兩。可是,到了災民頭上,卻只能喝三天稀湯。“這些銀子都到哪裡去了7”從災民氣憤的質問中,李毓昌斷定,山陽縣有大貪蟲。此人,就是縣官王巴丹,人們稱他是貨
真價實的“王八蛋”、“大貪官”。
    王巴丹,是個視錢如命、貪得無厭之徒。他靠行廂登上知縣寶座,使幹方百計大肆撈錢。平時,他挖空心思盤剝百姓,遇到災荒,更是乘機大發橫財。這次服災銀兩,他一人就獨吞
二萬五千兩。他用這些錢,為自己興建了三處豪宅,大換大辦娶了三房妻妄。人們給他編了句順口溜:“王巴丹,真大膽,啥錢都敢住家攬。拔雁毛,加稅款,巧立名目來撈錢。又喝
酒.又吃肉,百姓只能喝稀飯。建豪宅,娶妻妄,家中金錢花不完。天不怕,地不怕,是名副其實的大貪官1”
    這句順口溜,是對這個貪官的深刻揭露,也是對他的絕妙諷刺。
    聽到火民們的反映,李毓昌義憤填鷹,橫下一條心:“捨得一身剮,也要把這個貪官拉下馬,繩之以法。”為了掌握充分證據.他進村入戶,深入災民,瞭解情況。
    山陽縣來了查販官員的消息,不腔而走,很快傳遍了全縣,也傳到了縣官王巴丹的卑朵裡:他是又擔心,又自信。招心的是,聽說來的是新科進士,也是縣令,但此人是啥底細,啥脾氣f露中無數;自信的是,這些年來,還沒有一個上面派來的監察官能把我怎麼樣1今天,一個涉世不深的年輕人,豈奈我何?但是,巨猾的他懂得:凡事謹慎.小心沒大差[於是,他讓衙役備卜一頂八搶大轎來到城外,恭候查服官員的到來。.他三天出城=次,連李琉昌的影子也未見到。這讓他很納悶:這是咋回事?難道他不來了嗎’正在這時,衙役前來票報:李閉昌下鄉巡查帳災情況去了。
    一聽這話,王巴丹心裡“咯瞪”—·下:真是善者不來,來者不善啊!遂打道回衙,商量對策。哪切,他前腳進衙,李毓昌後腳就到啦。一進縣衙,也不斷他彙報情況,張口就責令他交出服災帳目,接受審查。對這一招.土巴丹並不害怕。因為這些帳目都是他一手精心編造的,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綻。當下,他叫自己的心腹衙役包皮將全部帳冊、表格都交了出來。緊接著,李頤呂又責令他將所有花名冊交出.接受審驗。這—‘拍,上巴丹沒料到,頓時慌廠手腳;為啥?因為他知道,戶口清冊還未來得及造假,跟販災帳目對不上號‘?一旦查出來,就會露了馬腳:怎奈,人家查販官員硬要,怎敢不交,只得硬著頭皮交山,然後,再想對策c
    拿到販災帳冊和花名冊,李婉昌迅即離開縣衙,住進山陽澤館.關起門來查帳,三天二夜未曾出門。經過查帳.終於查出了巴丹多報災民人數、冒領娠災銀兩、減少救災對象等伎倆,總計侵吞白銀二萬五千兩。拿到確鑿證據,李藐昌當即寫出報告,上報知府衙門。
    也就在這二天裡,L1懷鬼胎的王巴丹也沒有聞著。他一方面派人暗中監視李藐呂的動向,一方面讓自己的心腹包皮設法跟李短呂的隨從李強接觸,並沒下酒席,請李強赴宴。
    李強,是在衙門裡幹了多年的老差役、老財迷。這次外出查服,本想趁機撈一把,沒想到,跟上清廉正直的李硫昌,苦倒吃了不少,一點便宜也沒占到,L1裡一直惱恨李藐昌。因此,跟包皮一接觸,兩人臭味相投,一扣即合。吃喝之間,李強俏俏對包皮說:“我家老爺已經掌握了你家縣太爺冒領、克扣原災銀的問題,要是報告上去,你家縣太爺必死無疑。我看,還是早點花錢買個平安吧g”
    包皮一聽心知肚明,便說:“那你就開個價吧!”誰知,李強是個滑頭,他不明言,只說:“我哪有資格說斤道兩,還是由你們知縣大人決定吧I”他這一推,即沒斷財路,也不擔責任,豈不兩全其美!包皮興沖沖到縣衙孩報縣官,王巴丹“嘿嘿”一笑說:“這就對了。我早就科到,在官場上,沒有不吃腥的貓1”當即拿出四綻白銀,讓包皮送給李強,並說:“這是見面禮,事成之後,當重謝I”包皮在李強的引薦下,向李統呂贈送白銀、禮品。可是,競被鐵面無私的李統昌罵了個狗血淋頭,包皮只得拿著銀子、禮品灰沼沼逃走。回到縣衙一說,氣得王巴丹坐立不安,大罵李藐昌“不識抬舉”!但他並不甘心,靈機一動,讓包皮乾脆把銀子送給李強,讓李強設法把那些證據材料他出來銷毀。
    李強得到銀兩,眉開眼笑,滿口答應,依計而行。可是,他 哪裡料到,細心的李藐呂為防不測,早就把證據材料拿到自己 的臥室藏起來了。因此,那天夜裡,李強潛入公務房,雖然撬開了檔櫃,卻怎麼也找不到證據材料,空手而歸,只得向包皮如實相告。
    兩次用計落空,王巴丹感到事態嚴重。但他仍不死心。一個更忍毒的陰謀,在他腦海裡出現c他對包皮說:“公事公辦,請李額昌吃飯。”包皮忙問:“為啥?”王巴丹道:“人家來山陽,我們還未設宴款待,缺禮廠包皮問:“人家要是不來呢?”王巴丹說:“以禮相待,他不來,他失禮廠包皮仍然不解.問:“光是招待吃飯嗎?”王巴丹“嘿嘿”一笑.低聲單語,如此這般。包皮終於醒悟,立即拔腿占準備請柬。
    第四天上午,王巴丹帶著請柬和包皮一同來到彈館,拜見李毓昌,並遞蔔大紅請柬說:“大人日夜為山陽災民操勞,下官甚感不安,特設一席酒宴,務請大人賞臉。”
    對官場的應酬,李毓昌歷來厭煩,剛想婉言謝絕,不料站在身旁的李強搶先上前接了請柬。隨從怎敢擅自做主接請柬?李豌昌億要發火,能言會道的李強賠著笑臉說:“小人知道大人一向清廉.不喜應酬。不過,今日是山陽父老鄉親的盛情.又是王知縣出面邀請,咋能不去呢?”這時,李毓昌心想:盛情難卻,要是執意不去,也太不盡情理了。於是,只得違心
地點了點頭。    王巴丹走後,李毓昌把李強嚴厲訓斥了一頓,並把另兩個差投顧樣、連升一起叫來,宣佈三條紀律:不推擅自插手公事;不准與山陽衙役單獨接觸;不准接受任何饋贈。違者,決不寬恕!然而,李藐昌哪裡知道,李強和顧樣、連升都已被山陽縣衙役收買了,現在約法三章,為時已晚。
    酒席宴上,王知縣和兒位被邀請來的鄉紳.舉杯把盞,頻頻勸酒。李硫昌推辭不過.多喝了幾杯。結果,回到罪館.倒頭使睡。李強熟知李毓昌酒後必飲條,便按土巴丹交代的計謀行事,將一包砒霜神不知鬼不覺地放進茶裡。果然,不一會兒,李毓昌口渴難耐,呼叫喝茶,李強急忙把茶杯遞上。可是,李毓昌喝了一口,就覺得味道不對。不想再喝了。這時,狠手辣的李強,沖上前去,強行將有毒的茶水溜進罕頤呂口裡。接著,顧樣、連升也一同跑進來,死死按住拼命掙扎的李毓昌.直到其氣絕身亡。臨終前,李毓昌二目圓淨,怒駡三個差役:“沒有人性,喪盡天良。”
    為掩入耳目,逃避罪責,李強等三個差役用白布床單將李統昌的屍體掛到屋樑上,以造成自組身亡的假像。
    就這樣,一代清官廉吏,一個查帳官員,陷入了狗官王巴丹設下的圈套,死在了自己三個狼心狗肺的衙役手中.但他一心為民的英名卻永遠留在了山陽百姓的心中1
    查隕官員之死,可不是一樁小事,狗官王巴丹自然也懂得問題的輕重。他使出慣用的手法,立即拿出二千兩白銀.買通頂頭上司、誰安知府王谷,答應為他掩蓋罪行。王穀強迫件作
(相當於今天的法醫)前去驗屍,結論是:“精神失常,自給身亡。”並上報兩江總督衙門。總督鐵保雖然感到李統呂死的躁踐,但考慮到王穀是自己的叔伯舅爺,也就睜一隻眼,閉一只限,不加追究,草草定案,轉手將案卷上報到京城督察院。而督察院也不細究,遂將呈文存入檔案,此案就算了斷。
    蹬耗傳到李統昌家鄉李家莊.妻子林若蘭如同五雷擊頂,  當下暈倒。叔叔李泰清隻身到山陽縣接回李統呂的棺材和遺  物。打開棺材,林若蘭抱住丈夫的屍體,號陶大哭,悲痛欲絕。  她怎麼也不相信丈夫會“精神失常,自繞身亡”。果然,在清  理遺物時,發現李閉呂衣袋內有一張親筆字條,上寫道:“山  陽知縣冒領照銀,以銀賄筋昌,吾不受。”再翻看衣物,又看到  在一件衣服上競有斑斑血跡。目睹此館,林若蘭更是悲聲大  放:“夫君呀,你死得好冤。

      叔叔李泰清,是個有知識、懂法律的人,在村裡頗有威望。他當機立斷,召集襯裡人開棺驗屍。他老淚縱橫哭訴侄兒奉命查服的前因後果,還把衣服上的種種疑點說給大家。為此、他決意查驗屍體,懇請父老鄉親作個見證。
    打開棺材.屍體尚未腐爛。但見,十指發紫,、鼻f內均血跡、細心的李泰情又借來一支銀針插人死者口中,拔出一看,銀管變成黑色,確信因中毒致死無疑。當下,眾人齊聲說道:到京城上告,我們大家作證。

      時值隆冬,滴水成冰,寒風呼嘯.雪花飄飄。年逾古稀的李友情帶著侄媳和訴狀、證據、證言趕赴京城。來到中華門的,頭頂狀子,跪倒在地,向督察院高聲喊冤:督察院卻以種種理由推託,不予受理:但喊冤感動了路人,第二天,竟然有上的6老人都跪倒地亡,一齊和李泰治喊冤。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均為李額呂鳴不平;他們說:“清育受害冤死.貪官追
逐達外.天理難容:”
     人們喊冤的聲勢浩大,督察院感到案情重大,不敢再推,便將訴狀呈報朝廷。嘉慶皇帝閱過訴狀,龍顏大怒:“江南宮史如此昏庸,氣煞膚6I”當即降旨:“由山東巡撫接辦此案.火連夜驗李婉呂屍體;責令刑部立即將有關嫌犯押解進京,嚴加審訊,不得有誤。
       經過幾個月的審理.李額昌冤案終於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最後,刑部宣判:山陽知縣工巴丹,侵吞戶額販銀,謀害朝廷命官,非大惡松,決定:斬首示眾,抄沒全部家產;淮安知府土谷受賄包庇,罪不可恕,處以絞刑;兩江總督鐵保詢私枉法,嚴重瀆職,發配邊疆,終生服役;衙役包皮、李強、顧樣、連升一干人等,助約為虐.手段惡劣,一律處以死刑;衙役巾的李強,喪盡大良,罪惡深重,應押至李統昌墳前行刑,並剖其心肝,以祭亡靈I
      對為官清廉、正直不阿的李額呂,京慶皇帝大為褒獎:追封知府頭銜,厚禮安葬,賞賜白銀500兩。以慰親人。
       中國有句古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間一到,一切都報!”李統呂一案,善惡分明,結局公生動地說明了這句古語所揭示的深刻道理1正是:天公有道,人間有情!

上一篇:巧斷冤案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