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爹造墳

老爹年逾七旬,近來心事越來越重了,時常一個人到前山坡上獨坐,那裡葬著他的妻子和不少同村人。近年,有不少有錢人都在這裡為先人建了豪華的墳墓。

老爹名叫鄧書堂,大字不識一個,卻有三個有頭有臉的兒子。大兒子鄧萬金在縣裡當局長,二兒子鄧萬銀在鄉里開工廠,三兒子鄧萬銅則是市里有名的運輸專業戶。老爹有三個這麼爭氣的兒子,按說也該在城裡享享清福了,可他過不慣城裡的生活,至今仍獨自住在鄉下,養幾隻雞,種幾畝地,倒也清閒自在。

老爹的反常舉動很快傳到了三個兒子的耳朵裡。這天,兄弟三個都回了家,老大說:“爹,您把我們拉扯大不容易,您現在應該享福,我們不想讓您受委屈。有什麼事,您儘管說,只要我們能辦到的……”

“是啊,如今我們哥幾個都有錢了,天上的星星摘不到,水裡的月亮撈不出,可別的事都好商量!”老二搶著說。

知道兒子孝順,老爹心裡也熱乎乎的,不覺鼻子發酸,淚水直在眼眶裡打轉。他紅著眼圈,輕輕歎口氣說:“你們爭氣有出息,我知足了,只是、只是我想死後造座像樣的墳……”

“哎呀,您就為這啊,我當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呢!五六萬塊錢的事兒,小事一樁!”老三聞聽,率先表態。

老大、老二也相繼表態,覺得花幾萬塊錢給爹娘造座像樣的墳是應該的,顯得對爹娘很孝順,自己臉上也有光。

就這麼著,兄弟三個立刻商量,每人出兩萬,老三負責找人造墳。

老爹聞聽,擺了擺手說:“算了,你們都挺忙的,造墳的事你們就別管了,只管把錢給我,我自己找人畫圖施工就行了。”

兄弟三個覺得也好,爹有事兒幹也就不寂寞了。再說兄弟三個平時都挺忙的,也確實沒時間。於是,兄弟三個便將六萬塊錢交到了老爹手上。

事隔兩天,意外發生了。這天一大早,老爹慌裡慌張地給三個兒子打電話,說那六萬塊錢夜裡被盜了,他也不想活了。

三個兒子聞聽,又氣又恨又急。氣的是,老爹糊裡糊塗咋就不把錢放好,讓小偷鑽了空子;恨的是,這小偷實在太可惡了,竟然偷造墳的錢;急的是,老爹丟了錢,心裡彆扭,萬一有個好歹豈不糟糕?三個兒子一合計,不就六萬塊錢嗎,再湊就是了!一人兩萬,很快又將六萬塊錢交到老爹手上,還特意叮囑他這回不能大意,一定要把錢放好,不行就存到銀行裡,用時再取出來。老爹聽了兒子們的話,連連點頭。

過了幾天,意外又發生了。老爹拿著錢去買磚瓦石料,半路躥出兩個歹徒,竟然將這六萬塊錢搶走了!老爹氣得不吃不喝,說墳不造了,他要出去尋找搶他錢的歹徒。

三個兒子心裡也不是個滋味兒。兄弟三個在埋怨老爹的同時,也不禁暗暗埋怨自己。這件事咋就放心交給一個老頭子辦呢?一定是賊人知道內情,盯上了老爹,兄弟三個一商量,一定要先勸住老爹,且莫出去自討苦吃,不就幾萬塊錢嗎!墳還是要造的,但這回錢再也不能交給老爹了,乾脆將錢直接給磚瓦石料廠,用的時候記帳。老爹覺得這個法子也行,點頭答應了。

轉眼一個多月過去了,修墳期間兒子們不斷打電話問情況,老爹每次都說,一切進展順利。

這天,兄弟三個接到村長的電話,讓他們回來剪綵。兄弟三個知道村長這人挺勢利,短不了處處巴結他們,這次借老爹造墳一事來給他們“抬抬轎子”,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說老爹的墳造好了,也的確該回來看看,於是爽快地答應了。

兄弟三個一進村,便鑼鼓喧天,鞭炮齊鳴,村長早已等候在村頭。兄弟三個一見這陣勢,有點納悶兒。村長滿面春風,將三個人領到一處建築前。這裡並排放著幾張桌子,村民們裡三層外三層圍得滿滿的,見兄弟三個到了,便一齊鼓掌。

兄弟三個更是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再看這一溜十間大瓦房,紅磚白瓦,非常漂亮。兄弟三個正自納悶兒,只見老爹脖紮紅領巾,喜氣洋洋地在兩個小學生的攙扶下走出房子,坐在了桌子後面。老爹見到三個兒子,只是點了點頭,啥也沒說。

村長則顯得特別興奮,跑前跑後,不停地招呼人們做這做那。兄弟三個被村長引到一張桌子前,兩個小學生抻著一條紮著三朵大花的紅綢布跑了過來。只聽村長揮揮手,高聲說道:“鄉親們,今天我們在這裡舉行鄧家坊小學落成典禮,特邀請出資建學的鄧家三兄弟給我們剪綵!他們升官發財不忘家鄉,為全村做了件功德無量的大好事!我代表全體村民向鄧家兄弟表示由衷的感謝……”

聞聽此言,兄弟三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點懵了。出資建學?我們何時出資建學了?老大鄧萬金畢竟是從政多年的官員,馬上反應過來,趕緊給倆弟弟使了個眼色,樂呵呵地抓起了剪子……村民們再一次鼓掌喝彩,兄弟三個假戲真做,連連說“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剪綵儀式隆重熱烈,兄弟三個在村民中出盡了風頭,掙足了面子。

儀式結束後,兄弟三個隨著老爹一同回到了家中。他們實在搞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爹剛才還樂呵呵的,此時嚴肅起來。他說道:“孩子們,實話告訴你們,我的墳並沒有造,錢也沒有丟,我以你們的名義將錢全給了村上,我這麼做,是為你們留下個名聲,也是為了了卻我三十多年前的一樁心事啊……”

三十多年前,老爹的三個兒子都在村裡的一所小學讀書,由於學校僅有三間房子、一個老師,好幾個年級的學生都擠在破房子裡。這天,天降暴雨,校舍年久失修,轟然倒塌,危急時刻,劉老師奮力用肩膀死死地頂住了倒塌的房梁,讓孩子們一個個從他的腿下鑽過。三十多個孩子脫了險,然而劉老師卻被活活壓死了。

劉老師出殯的那天,全村服喪,人人穿白。時任村長的鄧書堂跪在劉老師的靈前大哭,他保證,一定要重新建造一棟堅固的新校舍。

一晃三十多年過去了,家家都蓋起了寬敞明亮的大瓦房,唯有村中那所學校仍是老樣子。劉老師的墳墓也在前山坡上,離自己妻子的墳不遠,每次去祭奠妻子,老爹都要去劉老師的墳上燒上幾張紙。想起當初自己的許諾,心裡非常不是滋味兒。

如今兒子們都長大了,一個個都有了出息,他曾多次提出讓兒子們拿出一筆錢來,給村裡重新翻蓋一下學校,然而三個兒子竟然沒有一個言聲的!

老爹的心徹底冷了。眼見得自己一年比一年老,不久也將入土了,他必須要了卻這樁心事!思之再三,這才想出了以造墳為名,讓兒子們主動拿錢的主意。

可是要建所高品質的學校少說也得十幾二十萬塊錢,他又不能一下子要那麼多,於是便生出了兩番“失盜遭搶”的計謀,終於將所需款項湊齊,以他三個兒子的名義,將錢交到村委會……

兒子們聞聽,半晌無語。這時只聽老三道:“爹呀,您用這筆錢為俺哥兒仨買了個好名聲,想想也值,不過您的墳還造不造了?”

老爹苦笑道:“唉!爹可不是那種糊塗的人,人死如燈滅,造那個玩意兒有什麼用?還是把錢省下來,用在該用的地方吧。多做些好事善事,給後人留下個念想……”

老爹的話很輕很輕,沒有一點兒說教的意思,就像小時候摟著他們哥兒仨講故事一樣。兄弟三個仿佛一下子回到了童年。

面對白髮蒼蒼的老爹,想著他的一片良苦用心和剛才這番發自肺腑的話語,三個兒子反思自己的所作所為,不由得感慨萬千,羞愧地低下了頭……

 

上一篇:再打一眼井
下一篇:甲魚塘風波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