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魚塘風波

去年,張二葵承包了村裡的水塘,養起了甲魚。為了養好甲魚,他可下了不少工夫。眼看著甲魚一天天長大,張二葵心裡甭提有多高興了。同時,他還擔心,自己的甲魚養得這麼好,保不准會被別人惦記上。於是,張二葵在水塘邊搭起一間小屋,晝夜守著甲魚塘。

這天半夜,張二葵在小屋裡正昏昏欲睡,忽然手機響起來。他接通了手機,是他老婆桂花打來的:“二葵,大黑在院裡叫個不停,我有點害怕,你快回來看看吧!”大黑是看家護院的好狗,輕易不叫。張二葵拿上一把漁叉就往家跑。到了家門口,進了院子,只見周圍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他敲了敲屋門,見到一臉害怕的桂花後不禁埋怨道:“你膽子怎麼這麼小!害我白跑了一趟,得了,我趕緊回去了。”桂花一見二葵想走,一把摟住二葵的脖子撒起嬌來:“這陣子你一心只想著那個王八塘,也不回來看看我。”張二葵心想,這都後半夜了,魚塘也出不了什麼事。想到此,他就跟桂花進屋睡覺去了。

第二天,太陽都一竿子高了,張二葵才從被窩裡爬起來,桂花早已為他做好了一桌熱氣騰騰的飯菜。酒足飯飽之後,張二葵就提著漁叉往水塘走。走著走著,他看見水塘邊的草被人踩倒了,水塘邊也有腳印。張二葵頓時腦子嗡嗡作響:有人來偷甲魚!張二葵看著水塘裡甲魚一會兒擠在一起,一會兒又突然散開,他心裡更急,越想越氣,盯著甲魚使勁兒地數,卻怎麼數也數不清。最後,他一跺腳,又往家走。

桂花見丈夫一臉怒氣地又回來了,詫異地問:“你這是怎麼了?”

“都怪你這個掃帚星,昨晚非纏著我,現在好,甲魚被人偷了!”張二葵劈頭蓋臉地責怪了桂花一通,桂花委屈地哭了起來。

張二葵最見不得女人哭,只好把火壓下去,上前勸道:“好了好了,不要哭了,反正水塘裡還有那麼多甲魚,少就少了吧。不過,以後你可別再這麼鬧了……”張二葵正勸桂花,張二葵的父親老張頭走進門來。 老張頭見桂花哭得眼睛通紅,便問出了什麼事。張二葵不敢隱瞞,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老張頭一聽,就說:“二葵,要不這樣,你在家多陪陪桂花,爹替你去守水塘。”張二葵可是出了名的大孝子,一聽這話,忙說:“爹,怎麼能讓您去守水塘?現在剛上秋,夜裡風涼,您的身子骨可不比從前了。”桂花也在一旁說:“是啊,爹,以後我不跟二葵鬧了,還是讓二葵去看水塘吧。”老張頭也不好說什麼,搖搖頭就走了。

桂花心裡也知道張二葵為了這個家,沒日沒夜地很辛苦。她讓張二葵把大黑牽走,陪著他看水塘。張二葵覺得這主意不錯,但桂花一個人在家他也不安心。桂花看出丈夫的心思,找來一根碗口粗的木棒立在門後說:“你放心,有壞人,我就用木棒掄他。再說,一旦有個風吹草動,我立馬就給你打電話。”

聽桂花這麼一說,張二葵才安心離去。在去水塘的路上,張二葵遇見了本家兄弟張得才,雖說是近親,可兩人這幾年關係一直很僵,原因正是因為這甲魚。村裡當初對外承包水塘,兩個人搶著簽合同,也都想養甲魚。張二葵人緣好、腦子靈、又會說話,這些都是笨嘴拙舌、樣子木訥的張得才沒法比的。最後,村裡把水塘交給了張二葵。

從那以後,張二葵總覺得欠了張得才什麼,每次在村裡見到張得才,總是心裡一陣彆扭,想趕緊跑掉。如今又頭對頭地碰上,張二葵本想裝沒看見,低著頭快步走過去,沒想到張得才主動開了口:“二葵哥……那個……你的甲魚養得挺好的吧?”張二葵只好尷尬地說:“就那樣,湊合,湊合。” “快到甲魚上市的時候了,二葵哥,祝你今年發大財!”“嗨,也不見得能發財。”張二葵客套著,只想趕快應付過去,卻見張得才還磨嘰著不走,似乎有話說不出。張二葵不耐煩地說:“你還有啥事?沒啥事我先忙去啦!”“噢!我……沒啥事,你忙吧……”沒等張得才說完,張二葵就邁步走出去了。張二葵一路走,一路琢磨,覺得張得才剛才與自己說話的神情、語氣十分異樣。張二葵不禁想:憑自己的為人處世,村裡的大人孩子哪個會跟自己關係不好?自己唯一得罪過的就只有張得才。莫非,是張得才在惦記他的甲魚?

張二葵正胡思亂想,迎面跑來一群嬉戲的小孩子。他無意中一看,發現其中竟有張得才的小兒子亮亮。張二葵眼珠一轉,頓時有了主意。他來到亮亮面前,彎下腰摸了摸他的頭:“小亮亮,好久沒見你了,想叔叔不?”亮亮晃著小腦袋回答:“想!”張二葵又問道:“亮亮,你爹昨天晚上陪你玩了沒有?”亮亮小嘴一撅:“沒有,爹一直弄一張破漁網,後來還出去了。今天早上,我看到我家水盆裡有三隻大王八,脖子一伸一縮的,可逗人了。”

張二葵一聽,什麼都明白了。他一個人跑到水塘邊坐著,冥思苦想:該怎麼收拾張得才呢?現在就去報案?不行,自己並沒有證據證明甲魚是張得才偷的。一定要找出張得才犯法的證據。

張二葵認定,那天張得才一定是先跑到他家,弄出些動靜,讓桂花害怕,目的是為了讓桂花叫他回家。然後,張得才再趁機溜到水塘那兒偷甲魚。張二葵想,張得才還會故伎重演。於是,他每天白天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去看甲魚,到了夜深人靜時,他把大黑狗留在水塘邊,自己則握著漁叉子,借著夜幕的掩護悄悄摸回家裡,看看能不能逮到張得才。然而,一連幾天,他都沒什麼收穫。

這天夜裡,張二葵又偷偷摸回家來。他藏到一棵樹後,瞪大了眼睛窺視四周。過了一會兒,忽然聽見有腳步聲傳來,接著,一個身影越來越近,走到自己家這邊竟停了下來!

張二葵一咬牙,心想:好你個張得才,表面看著笨,其實是個居心叵測的小人!張二葵躡手躡腳地向那人影摸去,離那個人影還有六七米遠時,他把手中的漁叉用力朝人影擲去。只聽“哎喲”一聲,那人影痛苦地叫了起來,張二葵快步趕過去,仔細一看,不禁驚呆了!竟然是自己的老父親!

老張頭的小腿上被戳了個大口子,血流不止,張二葵趕緊敲大門,喊道:“桂花,不好啦,出事啦!”桂花操起那根立在門後的木棒,跑來開門。老張頭還在呻吟著,周圍的幾戶鄰居被驚醒,紛紛趕了過來。桂花看見公公流血的傷口,嚇得六神無主。這時,張得才也趕來了,看到這情景,他迅速跑回家開來了電動三輪車。大家七手八腳地把老張頭抬到車上,連夜送往醫院。由於止血及時,老張頭沒出什麼危險。張老頭躺在醫院的急救室,告訴二葵,他知道兒子不放心桂花晚上一人在家,因此才在夜裡悄悄來給兒媳婦站崗放哨。

張二葵聽了,慚愧地對站在一旁的張得才說:“兄弟,謝謝你剛才幫我把我爹送到醫院,你對我家這麼好,可我卻一直懷疑你!”張得才臉一紅:“二葵哥,是我偷了你的甲魚!偷完我就後悔了,碰巧那天在路上又撞見你了,我就想告訴你,可是你不給我機會呀!”

看著張二葵困惑的眼神,張得才終於說出了心裡話——原來,張得才在本村承包水塘的事泡了湯之後,他又跑到鄰村,想接管一個因常年虧損而無人打理的水塘。張得才是個“一根筋”,接管了那個破水塘之後,他還是打算養甲魚。這時,他從鄰村的村幹部那偶然聽說,有幾個外商正在市里考察農產品,尤其對水產感興趣。張得才該聰明時絕不犯傻,他知道,機會難得,要是把幾隻大甲魚送到外商手上,肯定能發財。可惜自己的水塘剛開始經營,只有瘦小的甲魚仔,他便想到了自家兄弟張二葵:自己雖趕不上好機會,但是把機會給兄弟也是好的。然而,張得才幾次想和張二葵說這事,張二葵卻總是沒說兩句就跑開了。張得才只怪自己嘴笨,想說的話說不出口,又聽說市里的外商就要走了,他一著急,無奈之下想出了偷甲魚的主意。他把那一晚偷的三隻甲魚第二天全部送到了市里的外商手中,外商十分滿意,打算這兩天就簽收購合同。張得才犯愁怎麼找張二葵把此事說清,正愁得睡不著覺,沒想到半夜裡發生了這件事。

張二葵百感交集,慚愧地對張得才說:“兄弟,只要你願意,今後咱倆一起養甲魚,共同致富……”

 

上一篇:老爹造墳
下一篇:深山支教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