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起掃雪獸

明朝末年,盜賊四起,民不聊生。涿州因處於隴西腹地,很是偏僻,紛擾的形勢對這裡影響不大。涿州城外的百松山盛產木材。山中有兩個林場,分別是袁振清的黑石崖林場和廖無寒的白頭山林場。

  兩家林場,廖家的稍大。但廖家林場赤鱗松材質卻稍遜一籌。所以廖無寒早就對袁家的黑石崖林場垂涎三尺,幾次托人想要高價相購,都被袁振清一口回絕。

  黑石崖林場是袁家祖業,袁振清怎捨得賣給廖無寒?

  眼看就到了臘月二十,這天正是袁振清的五十大壽。袁家早十幾天就開始準備了,到了大宴這天,廖無寒竟也備了大禮,坐著馬車,領著夫人賀壽來了。

  看著腦滿腸肥的廖無寒,袁振清雖然表面熱情,心裡卻不由嘀咕:這傢伙今天借機登門,一定是還惦著咱黑石崖林場!

  廖無寒領著夫人進了客廳。廖夫人是一絕色女子,最神奇的是她身上穿著的一件極華美的銀色皮褸,在屋內炭火的映耀下,發出了一片冰波雪浪般的光輝!真是柔比錦緞,亮若珠華。

  這件皮褸是以掃雪獸皮製成的。掃雪獸,大名白鼬,是一種生活在林區的珍稀動物,體形酷似小狐狸。其毛色會隨季節而變化,夏季為灰褐,冬季為雪白。掃雪獸冬季的皮毛,那可是千金難求的珍品。

  袁振清的媳婦袁夫人看著廖夫人身上的皮褸,兩眼全是豔羨之色。那幫拜夀的賓客也無不看得眼睛發直,驚歎讚美之聲,不絕於耳。

  袁振清低聲問廖無寒,廖夫人所穿皮褸何處得來,廖無寒不以為然地笑道:“袁兄,你也可以給尊夫人做這樣一件皮褸呀!”

  袁振清不好意思地說:“廖兄見笑了,掃雪獸皮何等珍貴,袁某可沒有那麼大財力!”廖無寒將杯中的花雕酒一飲而盡,搖頭道:“謬矣,謬矣!這掃雪獸皮對別人來說是千金難求,但對您袁振清卻如探囊取物。黑石崖林場中,就有大量的掃雪獸出沒。只要找個捕獸的高人,製作一件皮褸還不跟張飛吃豆芽一樣容易?”

  廖無寒說的這位高人,就是百松山的老獵戶仇九爺。

  壽宴一結束,袁振清為了討老婆歡心,就領著手下來到了老獵戶仇九爺家。

  仇九爺住在百松山的山洞裡,他生得獐頭鼠目,尖尖的下巴底下,長著一叢黃色的山羊鬍子。仇九爺聽完袁振清的要求,很市儈地說:“一件皮褸,至少也得60張掃雪獸的獸皮。捕一隻掃雪獸20兩銀子,60只掃雪獸,給你打個折,就算你1000兩吧!”

  1000兩銀子都能買五件紫貂皮褸了。這仇九也太黑了,最後兩人不歡而散。袁振清領著手下,氣呼呼地回了黑石崖林場。

  袁夫人一問情況,袁振清怒道:“仇九竟敢敲我竹杠,我就不信咱林場的護衛捉不來掃雪獸!”

  黑石崖林場二十多名武功高強的護衛,聽罷主人的吩咐,一個個躍躍欲試。

  掃雪獸雖生活在林區,但它們多獨居於石崖洞縫中,每年春末夏初交配,五六月產仔。掃雪獸十分機敏,冬天出外覓食時,尾巴拖在雪地上,一邊行走,一邊用尾巴掃除自己留在雪地的足跡,掃雪獸之名由此得來。

  林場護衛們為了捕捉掃雪獸,首先採用了陷阱捕獵法。可那掃雪獸反應實在太快了,當它們一腳踩落到陷阱裡,拖在身後的大尾巴立刻在陷阱邊上猛地一攪,它的身體便會借力“嗖”地從陷阱中反跳出來。

  用捕獸夾的辦法也不行。掃雪獸體重不過三四斤,行動靈活異常,就算偷吃鐵夾上的誘餌,不小心弄翻了機關,可兩片鐵夾還沒合嚴,它們早一個跟鬥翻出數尺,然後箭似的逃了。

  用毒藥呢,掃雪獸只吃活蹦亂跳的山鼠,下了毒藥的山鼠肉它們嗅都不嗅。用箭射就更甭提了,發出的大箭別說射到掃雪獸,連它的體毛都沒碰到一根。

  眾護衛折騰了半個月,一隻掃雪獸都沒有抓住,袁振清傻眼了,最後只得硬著頭皮,拿著1000兩銀票,找到仇九爺。仇九爺接過銀票,“嘿嘿”一笑道:“你還是多準備鐵籠子吧,不出一個月,准給你抓60只掃雪獸回來。”

  仇九爺有什麼絕招呢?原來他養著一隻兇猛的山狸,這山狸會趁掃雪獸外出覓食時,鑽進掃雪獸的石洞中,將掃雪獸半大的幼崽叼出來。

  然後仇九爺就把小掃雪獸關進鐵籠裡,小掃雪獸一旦餓上兩三天,就會發出饑餓的慘叫,老掃雪獸聽到叫聲,就會不顧危險,叼著抓到的山鼠,跳進鐵籠裡給小掃雪獸餵食。

  躲在暗處的仇九爺一拉繩子,籠門“哢嚓”一關,籠裡的老掃雪獸就成了甕中之鼈。就這樣,60只掃雪獸很快抓齊。再經幾位皮匠精雕細琢,一件精美絕倫的掃雪獸皮褸誕生了,讓袁夫人在開春前如願以償地穿上了皮褸子。

  轉眼到了開春,天雷驚蟄,萬物復蘇,潛伏在洞裡的山鼠們又開始出來活動了。

  山鼠的天敵就是掃雪獸。黑石崖林場的掃雪獸已幾乎抓絕,這片林場就成了山鼠的天下。山鼠的口裡長著兩對非常發達的門齒,如果不經常啃食東西,不斷生長的門齒便會刺穿它們的嘴唇。

  為了磨短牙齒,山鼠只得去啃齧赤鱗松的樹幹,赤鱗松高達三丈,成樹價值在300兩銀子以上,但如果被山鼠在樹身上啃出一個小洞,這樹就成了殘材,連100兩都不值,如果被啃出十幾個鼠洞,那這樹就成廢材了。

  引誘袁振清去捕掃雪獸,然後用獸皮製作皮褸原來是廖無寒的毒計!偌大的一片林場本來價值十幾萬兩白銀,可是一場鼠患後,這一山的木柴,恐怕都只能拉到炭場燒炭去了。

  袁振清連憋氣帶窩火,頭重腳輕地回到家裡,倒在床上一病不起。這天,廖無寒一臉奸笑地找上門來。袁府上下,無不對他恨得咬牙切齒,眾人正想將他趕走,病床上的袁振清卻搖了搖頭道:“事已至此,還是叫他進來吧!”

  廖無寒走進袁府,先假惺惺地問了下袁振清的病情,然後從袖子裡摸出了一張兩萬兩的銀票:“袁兄,黑石崖林場還是賣給我吧!”

  兩萬兩也是錢啊,總比將一山的木材送到炭場強!袁振清躊躇半晌,最後咬牙同意,簽完交接的字據,袁振清“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噴在床頭。

  黑石崖林場就這樣輕鬆易主了。半月後,廖無寒還沒來得及高興幾天.白頭山林場的總管廖福就慌慌張張地跑了回來,氣喘吁吁地道:“老爺,大事不好了!”

  原來,涿州城那邊的木材行出問題了──涿州只有三家木材行,這三家木材行都持有涿州府核發的行票。有了行票,販賣木材,才屬於合法。白頭山林場雖然可以採伐木材,可採伐的木材必須交給這三家木材行統一銷售,否則就是違法。

  今天廖福押著十幾車木材去送貨,可這三家木材行竟然都易主了,其新老闆竟都是袁振清。老謀深算的袁振清,只用了不到五萬兩白銀,就買下了這三家木材行。

  廖無寒用皮褸之計賺得了袁振清的林場,誰曾想袁振清棋高一著,他故意中計,假裝臥病,來了個更絕的暗度陳倉之計,將涿州三家木材行都收歸己有了。

  木材的價格是由木材行決定的,掌握了木材行,就等於扼住了廖無寒的咽喉。

  廖無寒叫道:“涿州那三家木材行可都是賺錢的買賣,他們的老闆怎會一齊犯糊塗,都將木材行轉手給袁振清呢?”

  廖福哆嗦著嘴唇道:“因為當今天子要翻修皇宮,涿州知府責令三家木材行要準備500株赤鱗松成材送到京城去!”

  如果袁家的林場不鬧鼠災,兩家林場是可以完成這個任務的,可是鼠災毀樹,黑石崖林場滿目瘡痍,想要完成皇差,單靠一個白頭山林場已是不可能了!

  涿州城中那三家木材行知道完不成任務,怕殺頭,只得將木材行低價出賣了。

  袁振清雖然完不成任務,可他有那件掃雪獸皮褸呀,他多方托人,將皮褸送給了涿州知府。涿州知府受此厚禮,自然要為袁振清辦事,他立刻添油加醋地向朝廷上報了災情。

  當今天子接到涿州知府上報災情的奏摺,為了顯示自己體恤百姓,御筆一揮,那500株赤鱗松的皇差就變成了200株。

  廖無寒倒也識相,他乖乖地在白頭山林場砍了200株赤鱗松給袁振清送去,然後拿著那張兩萬兩的銀票,親自來到袁府請罪。袁振清接過銀票,冷笑一聲:“廖兄不要多想,還是叫你手下人好好種樹,我的木材行正等著經銷白頭山林場的好木材呢!”

  廖無寒一頭冷汗,正不知如何應答,袁振清一語雙關道:“你夫人那件掃雪獸皮褸成色不錯啊!”

  廖無寒急忙告退,回到家裡,派人將夫人那件皮褸子給袁振清送了過去。

  袁振清現在是完全占了上風,廖無寒則成了他的待宰羔羊,廖無寒沒法,只得將自己名下的林場作價3萬兩,賤賣給了袁振清,然後領著一家老小,南下五羊城,最後不知所終了。

  袁夫人得到了廖夫人的皮褸子,還沒穿熱,知府大人手捧著皇帝的聖旨,來到了袁府。

  原來,涿州知府為了官運亨通,就將那件掃雪獸皮褸送給了西宮娘娘。西宮娘娘得到那件皮褸後,整天穿在身上顯擺,另幾個娘娘看著眼熱,紛紛找到皇上,也想要那樣一件皮褸。

  皇帝當即傳旨,製作皮褸的任務就落在了涿州知府頭上,知府大人不由分說,又把任務推給了袁振清……袁振清聽著聖旨,冷汗直流,要製作這樣三件掃雪獸皮褸,怕得抓光百松山上的掃雪獸。再找仇九爺,仇九爺竟神秘失蹤了!

  袁振清權衡再三,完不成皇差,只有死路一條。他將第二件掃雪獸皮的皮褸放在中廳,收拾好金銀細軟,領著家眷連夜出逃了。

  袁振清連夜逃走,成了官府通緝的要犯,袁家的產業,毫無疑問都被涿州知府收入囊中。

  仇九爺其實早就被涿州知府關入大牢。涿州知府抓仇九爺,為的就是謀奪袁家財產。財產到手後,他再放出仇九,讓他用最短時間,將百松山上的大小掃雪獸全捕光了。涿州知府將第三、第四件皮褸做成,還沒等將這三件皮褸送到京城,清軍便揮刀入關了……

  涿州城外的林場,最後全毀於鼠災。緊接著,一個被碩鼠毀掉的王朝也同樣轟然倒塌……

 

上一篇:青銅鼎
下一篇:廚子智鬥山匪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