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名換姓

富家子弟藍德富自幼聰明,七歲能文。本想考功名走仕途,無奈時乖命蹇屢考不中,四十歲還是老童生。

藍德富心灰意懶,不想皓首窮經。適逢父母雙亡家境日蹇,藍德富不敢坐吃山空,便改行做生意。可他生性耿直,不懂弄心機耍手腕,淨吃虧上當。

頭回販賣薇菜,碰上連天陰雨,薇菜要發黴。同行知道藍德富剛入行沒經驗,就合夥騙他。說眾人本小利微,願成全藍大老闆,將貨物全部賤價轉讓給他。

藍德富聽不得奉承話,你喊他三句“藍大哥”,他連褲子都脫下來給你,所以想都沒想就把大家的薇菜買下。別人脫了身,他卻吃了大虧。十幾天連陰雨,薇菜成了黴菜團子,一文錢不值——

第二次販絲綢,藍德富請人運往西域。商隊進入大漠,碰到瓦剌南侵。瓦剌沿途見人就殺、見貨就搶。

藍德富遇上瓦剌騎兵,慌亂中跟著老嚮導躲進沙棘叢中,熬了兩天兩夜,被荊棘劃得鮮血淋淋,才保住性命。老嚮導一則受了驚嚇,二則難耐酷暑竟生出病來,藍德富只好帶老人尋醫。

治好老嚮導後,藍德富只剩二十兩銀子,僅夠一個人回鄉。他想自己數萬兩銀子的絲綢被搶個精光,還要二十兩銀子何用?就把銀子全給了老嚮導作路費回家,自己則一路乞討還鄉。

藍德富做一回生意虧一回本,家中田地變賣乾淨,財產快賠光了。眼看窮途末路,他不禁憂心忡忡。這天,來了個測字先生。藍德富見自己總不走運,就請先生測測命運。報上姓名後,先生大驚失色,說:“你時運不佳,一不怪天、二不怪地、三不怪神靈,只怪娘老子給你起了這個倒楣透頂的名字。藍德富,難得富嘛!註定一輩子受窮。”

藍德富想,姓名伴人終生,非同小可,自然與命運關聯密切,忙問:“先生有何解法?”

先生微眯似瞎非瞎的瓢兒眼,掐半天指頭,念一通聽不懂的鬼話後,跟藍德富說:“你想改變命運,得改名換姓。”

收了藍德富的改名錢,先生將他更名富不難。改名為富不難後,頓覺神清氣爽,於是他孤注一擲,把祖傳房產變賣,出去做珍珠生意。富不難心想,這一回咱改名換姓了,總會順利些吧!

富不難來到產珠名邑合浦,購得許多珍珠裝了一大袋。走了幾條街想住店,家家客店客滿。最後,他找到中街吳仁義客店住下。時值采珠旺季,珠商雲集合浦,全城客店人滿為患,吳仁義家卻鬼不上門,只住著富不難一個。吃過飯、洗過腳,富不難有些疲憊,倒在床上打起了呼嚕。半夜,一陣輕微的腳步聲把富不難驚醒,睜眼見店主吳仁義之父吳老兒躡手躡腳溜進來,開包偷竊。

富不難翻身起來,那老兒已挑揀兩粒大珍珠在手。富不難大喝一聲:“你幹什麼?”吳老見勢不妙,轉身就往外跑。

“抓賊呀!”富不難追了出來。吳老兒年邁跑不動,急將兩粒珍珠一口吞下肚去。富不難趕上前一把抓住吳老兒,嚷道:“你還我的珍珠,還我的珍珠——”

吳老兒兩手空空耍起賴來,說:“捉賊拿贓、捉姦拿雙。憑啥說我偷了珍珠?有本事,搜身呀!”

富不難氣得乾瞪眼,只說:“你、你、你——”

吆喝聲引來吳仁義和一群夥計,吳老兒見人多勢眾,反咬一口,說富不難誣他偷珠子!他就扭著富不難又是哭、又是打、又是咬,還要錢補償自己的名譽損失!

富不難掙脫吳老兒,下樓跟吳仁義講理。吳老兒大步趕來,一腳踩空滾下樓梯,竟一命嗚呼。

吳仁義臉色大變,大吼一聲:“大膽強徒,竟在我家打死我老子!”說罷喝令夥計們捆住富不難,奪走他的珍珠,一頓狠揍打得富不難鼻青臉腫。

第二天,吳仁義押著富不難進縣衙,狀告他誣陷不成,打死老父,要富不難賠錢、償命。

富不難大堂辯解說明真像,可吳仁義是本鄉人,加上夥計眾口一詞,為東家作證,不承認吳老兒偷珠,只說富不難無故毆打店東,致人死命!

富不難請知縣剖開吳老兒肚子,查裡面有無兩粒珍珠,以證明他所說不假。

吳仁義當堂哭吼:“富不難啊富不難,你可真是人面獸心,打死了人,還要剖腹開膛,這是要陷我吳仁義忤逆不孝,害縣太爺落個戮屍剖骨的惡名啊!”

天大地大,死者為大,豈能做剖死人肚子的殘酷之事!知縣是個孝子,見吳仁義哭哭啼啼,又有多人作硬證。富不難一人一口無憑無據,剖腹查珠,卻又牽涉人間孝道。

自古兔子不吃窩邊草,野雞也護三根毛,父母官想站穩腳,自然要照護本地人。於是,知縣就裁定富不難無端猜疑引發爭端、毆傷人命。將珍珠判給吳仁義,作父喪費用,又命富不難披麻戴孝,送吳老兒安葬,再酌情判刑。

其實,吳老兒手腳不乾淨,偷商人的珠子已是慣犯。被捉時一口吞下,讓客人證據難尋,啞巴吃黃連。他再吃點瀉藥,屙下珠子。經常來合浦的珠商,曉得個中原因都不住吳家客店。富不難頭一次來,不知底細這才吃虧惹禍。

現在,富不難一無所有,讓衙役押解著,為吳老兒披麻戴孝,事後帶回衙門。公堂之上,知縣正要判他的罪,後衙轉出來一個家僮,到知縣身邊耳語了幾句。知縣聽後,命將富不難暫押,當下退堂。

富不難冤得欲哭無淚、欲喊無聲。本想改名換姓後便可命運亨通,誰知竟惹此大禍。不知自己得罪了哪路尊神,竟遭這般苦罪!

過了幾日,知縣重審此案,竟要開棺剖屍,驗珠取證!吳仁義曉得老子肚中有珠,更不忍老子死了,還受開膛破肚之罪,趕緊表示願協商和解,歸還富不難珍珠,出錢賠他兩粒大珠。富不難脫離牢獄準備還鄉,知縣卻擺酒宴請他。

席中,知縣說:“富先生,我看你是個斯文君子,不是生意場中人。不如做我的幕僚,時時給我出謀劃策。”

富不難想在哪兒都是混飯吃,就答應了知縣。他本是忠厚耿直之人,幫知縣出的都是救黎民的好點子,給知縣想的都是為百姓的好主意。知縣因此很受百姓愛戴,官聲很好。

當時政治清明,這樣的知縣自然任滿就升官。後來,他一路升到吏部尚書。尚書為感激富不難,就推薦他出仕——

富不難沒想改名換姓後,雖受一場驚嚇,卻換來一個錦繡前程。他正要回鄉重謝測字先生,卻在尚書家宴上,遇到了一個老人。

老人不是別人,正是富不難當日請的嚮導。危難時刻他不但傾囊給老人治病,還把僅剩的銀子全贈給了老人。後來,老人的兒子中了進士,在合浦當知縣,接老人到縣中小住,正碰上富不難毆傷人命案子。

老人認出富不難,想這是個忠厚正直君子,怕兒子冤枉好人,便兒子回後堂,問明情況後仔細交代了一番……

知縣也聽說過吳仁義客店有問題,只因是命案,苦主又是本縣人,為他作證的人又多,自古法不責眾。而且,地方官偏袒本地百姓,也是人之常情。但他聽說富不難對父親的好處後,知縣很敬重他的為人,於是重審了案件。

知縣的父親本想見富不難。因家中有急事,只得匆匆回去,臨行前囑咐兒子照顧富不難。知縣覺得富不難忠厚可信,就聘他做幕僚,想身邊有個忠良正直的人,自己也能常聽忠言,不至於被物欲迷惑、陷入貪腐之境。

富不難這才明白,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好心做善事種下了善果,跟改名換姓無關啊!

 

上一篇:蓋頭下的醜女
下一篇:洋人幻術騙財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