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頭下的醜女

“大紅蓋頭掀起來,嬌柔玉容始現出。” 過去女子結婚這天,都要在頭上蓋上三尺紅頭巾,等入了洞房,新郎才能把蓋頭掀去,一睹新娘的容貌。為什麼新娘子要用紅巾蓋住頭呢?這習俗是怎麼來的?

古時候,南方的一個小鎮上,有個走鄉串戶的貨郎叫張直,父母死得早,家裡又窮,所以快三十歲了仍是光棍一條。

這一天黃昏,張直從城裡進貨回來,挑著一副擔子,路上碰到個十八九歲的姑娘坐在一個大池塘邊哭。張直急著要去送貨,開始便沒有理會,可走了沒幾步遠,他還是停下了腳步回頭看。一看姑娘站起來要投湖,張直忙把擔子一放,沖過去一把拉住姑娘說:“萬萬不可!姑娘為什麼如此傷心絕望?”姑娘說:“你不知道,我爹給我娶了個後娘,我天天挨打挨駡。前幾天我爹出遠門了,我後媽要我嫁給她娘家的傻侄子,我不答應。昨天,我後媽把傻侄子接到我家,夜裡強行把我推進傻子的房裡,後來我用計把傻子騙到柴房去了。今天早晨,後媽知道了,一怒之下打了我一頓,把我趕出門了。我的命這麼苦,投湖算了。”

張直聽完,忙說:“你不要尋死,我送你回家,跟你後媽說,她若再打你,我找人去打她,行吧?”可姑娘說什麼也不肯回家,說回家還不如死。

張直沒辦法,只好先把她帶回自己的家,再把貨物送到客棧。吃過晚飯,他把床讓給姑娘睡,他睡在柴房。其實這姑娘是狐狸精變的。她行起法術來,冷氣吹入柴房,張直被凍醒了。姑娘就拉開門說:“你還是到床上睡吧,床上有被子蓋,不然你會生病的。”張直不好意思,姑娘伸手把他拉進屋,他只好到床上睡。第二天一早,跟張直要好的一個青年來借東西,見他家裡有個姑娘,先是驚訝,然後就給張直做媒,於是張直和狐狸精便成了夫妻。

後來他們生了一對雙胞胎,一個叫吉祥,一個叫大春。兩個兒子十六歲時,突然有一天,天昏地暗,電閃雷鳴,狐狸精的頭突然疼起來,她就對兩個孩子說:“我的寶貝孩兒啊,今天你爹出門還沒回來,娘對你們兄弟倆講實話,娘本來是狐狸精,和你爹前生有緣,所以結成了夫妻。今我們緣分已盡,不能再在一起生活了。等你爹回來後你們如實告訴他。只是你們還小,怕以後有難處,我給你們一個鑼,你們敲三下,再叫三聲狐狸娘,娘就會前來相助。另外,你爹常外出,娘怕你們兄弟倆過日子困難,給你們鐵紗籮一隻,篩的時候一定要記住咒語:‘天靈靈,地靈靈,紗鑼雖小裝乾坤,要金財神給元寶,要銀財神扔銀錠’。以後吃穿就不用發愁了。這紗鑼平時只有巴掌大,放在掌心吹口氣,就有臉盆大。”娘交代清楚後,拿出兩樣東西放在桌子上,就在地上打了幾個滾,然後一陣風似的不見了。

兄弟倆哭了一陣,等張直回來後,便把實情告訴給張直,張直平時與妻子感情很好,一聽兒子說的話,接受不了。他一心要見到妻子,不顧疲勞急急跑出門去,要去找回妻子。他淚眼蒙矓,心急如焚,結果慌慌張張沒跑多遠,一腳踩空,掉進路邊的深坑裡摔死了。

剩下兄弟倆哭得死去活來,只好葬了爹。想起娘的話,兄弟倆就拿來寶篩試驗,果然靈驗。往後兄弟倆只要沒錢了,只靠寶籮過日子,銅錢用完後就去篩。兄弟倆篩了好多錢,商量說住在小鎮裡又不會種田過日子,乾脆到城裡租用一間房子賣些日雜百貨,學學經商。兄弟倆商定後,就到縣城租了兩間房子做起了小買賣。因為沒有經商的經驗,做小買賣只是幌子,兄弟倆還是靠寶鑼篩銀錢過日子。

他們隔壁住的是一個姓趙的財主,兄弟倆用寶籮篩金篩銀的事,被趙老爺從視窗看到了。趙老爺心想,“想不到這窮兄弟倆還有這等寶物呢!這寶鑼我若取來,該有多好啊!”趙老爺苦思冥想,有了個主意,就把自己的女兒趙千金找來嘀咕了一通。小姐是個孝順的女兒,就點頭答應了父親的要求。

接著,小姐叫丫環到隔壁去叫張家兄弟來家裡玩。兄弟倆一聽鄰居趙小姐有請,就興沖沖地來了。兄弟倆跟趙小姐飲了茶,吃了幾個點心。趙小姐問:“我聽說你們天天在屋裡篩籮,你倆到底在做什麼呢?”兄弟倆都很老實,就說:“我們用的是鐵紗籮,是個寶貝,只要念起咒語篩起來,要金有金,要銀有銀。”小姐假裝不信:“別騙人,你們要是有這樣的寶貝東西,那早住高樓請僕人了,還能這樣窮嗎?”老二急了:“真的,我們有寶貝呢。”小姐嘴一撇:“有?有的話拿給我看,我最討厭大騙子了。”

兄弟倆真的拿出寶鑼來,放在桌子上給小姐看,還念起咒語示範起來。

趙小姐看得心癢,要親手玩一玩,兄弟倆就同意了。趙小姐把寶鑼一拿到手就轉身放在櫃內鎖起來,接著把衣服和頭髮撕亂,變了臉說:“這是我的閨房,男人是不准進來的,你們兄弟私自到我閨房,起的什麼心?我若叫喊起來,我爹聽到帶人來,你二人的性命就難保了。趁我還沒反悔,還不快滾!”兄弟倆一聽就慌了,趕緊逃走。

兄弟倆逃回家只知道哭,後來想到娘的交代,就拿出鑼,敲了三下,接著喊了三聲“狐狸娘”。狐狸娘果然現身了,問:“我的孩子,碰到了什麼難事了?”兄弟倆就把寶鑼被趙小姐騙走的事說了。娘聽了就說:“娘再給你們一人一件寶衣,穿上後會飛。你們走到趙小姐的樓下,飛上樓去把小姐背出來,一直背到城對面的深山裡去跟她論是非。”

兄弟倆一聽連連點頭:“好,好!我們照辦。”

兄弟倆就照娘說的,穿上寶衣,飛到小姐樓上把小姐和丫環背到城外的深山裡。小姐看看四周,心裡害怕。可她很機靈,腦子一轉就哭哭啼啼地說:“事已如此,就讓我們姐妹嫁給你們兄弟賠罪好了。今後我們就死心塌地伺候你們一輩子吧。回去咱們就馬上成親,怎麼樣?”兄弟倆聽了,高興地跳了起來。小姐說:“只是你們這件寶衣這麼好,都快是一家人了,能把寶衣給我看看開開眼界嗎?”說完,小姐推了哥哥吉祥一把,就嗚嗚地哭了:“我就知道你不愛我,連寶衣都捨不得給我看看。”哥哥吉祥聽了不忍,便把寶衣遞給小姐。小姐說:“真的好漂亮啊,我嫁給你可真有福氣。”說著把寶衣穿好,對丫環說:“你也穿上你女婿大春的寶衣玩玩嘛。別不好意思。”弟弟大春忙將寶衣給了丫環,丫環穿好,趙小姐拉住她的手,腳下突然一用力,兩人就飛走了。

兄弟倆氣得哭了,兩人在深山裡又冷又餓,只得找吃的東西。後來,他倆看到山坡上有一樹青白色的果子,就摘來吃。誰知吃下肚子,身上一陣發癢,不一會兒兩人頭上長出了角,臉上和脖子上生出了紫色的斑點。兄弟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急得哇哇直叫。老大又拿出藏在衣袋裡的銅鑼,呼叫來了狐狸娘。狐狸娘問什麼事,兄弟倆流著淚把剛才發生的事說了。狐狸娘說:“你們吃的是癢癢果,有毒,吃下去身上就會長皰生瘡。”說完就取出兩小袋子紅果,讓他們吃了。兄弟倆各吃了兩個,頭上的角和臉上斑點一會兒就消失了。兩人很高興,忙問接下來怎麼辦?娘說:“就讓老天給你倆做媒吧。”然後交代兄弟倆,“你們摘些白果子回去賣。賣完了白果子,再賣這兩袋紅果子。記住,賣果子時不要現身,會有好事發生的。”娘交代清楚後讓他們摘了果子,又把兄弟倆送到山下。

兄弟倆回來後,就出錢雇請了一個陌生人,在趙小姐樓下大聲叫賣:“好吃的果子,女孩子吃了越長越美貌啊!”趙小姐聽到了叫賣,吩咐丫環買來嘗嘗。哪知道小姐和丫環吃了果子,兩人身上一陣奇癢,接著頭上便長出兩個像犄角一樣的肉疙瘩,臉皮和耳朵上長出紫色的斑點。小姐吃的多一些,臉上長的紫色斑點也多。小姐急得又哭又跳。丫環忙去報給趙老爺,趙老爺一見也慌了起來。趙老爺派人去找賣水果的人,可早沒影子了。趙老爺氣得沒法,只好讓人在四條街道貼出招賢榜:“誰把我女兒的怪病醫好,我女兒就許配給誰。”可一眨眼,三天過去了,還沒有人來揭告示。

第四天上午,正在趙老爺犯愁時,兄弟倆把招賢榜揭下來見他。趙老爺說:“快快,只要把我女兒的怪病治好,我就照啟示上說的辦。”兄弟倆受了兩次騙,變聰明了,就說:“小姐的怪病我們能醫好,只不過一定要先成親後才能方便醫治。時間久了可治不好。”趙老爺也無好辦法,只好應允。

小姐要成親,可頭上長角,臉上長斑點,大庭廣眾見不得人啊,怎麼辦呢?趙老爺發愁了。他老婆突然心中一亮說:“乾脆把閨女的頭包起來。”

趙老爺說:“把大姑娘包起來多難看呀。再說,這一包,不更像個怪物嗎?”老婆想了一下說:“那就繡一塊大紅頭巾,把閨女的頭蓋住,讓人扶住她在眾人面前走一圈,拜堂後就送進洞房。”趙老爺聽了贊成:“這辦法不錯,既好看又遮醜,行!”

於是就讓人立馬準備,各用一塊繡花紅布,把小姐和丫環的頭遮蓋起來,扶出去拜堂。拜堂後直接送到洞房。兩位姑爺把紅果給她們的新娘各自吃下去,過了一會兒,趙小姐和丫環頭上的角、身上的斑點都褪去了,而且趙小姐變得皮膚比原來白嫩多了,脾氣也好多了。兩對新人互敬互愛,在一起生活得很好。

後來,人們成親拜堂時,都覺得用大紅布把姑娘的頭蓋起來,既莊重新鮮又好看,也能避邪氣。於是,出嫁女子的爹媽便紛紛效仿,用三尺大紅蓋頭遮住姑娘的頭。這個習俗就一直流傳了下來。

 

上一篇:真功進士
下一篇:改名換姓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