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歲的爸爸

在剛剛過去的暑假中,十八歲正在上高二的我——高傑,當了爸爸,你們不信?且聽我慢慢道來。

那天,我正在書店專心地挑書。突然褲腿被人拉住了,一看,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一臉期待地看著我問:“叔叔,你可以當我的爸爸嗎?”

我驚得跳了一丈高,生氣地說:“你胡說什麼?你家大人呢?”男孩回頭一指,我這才發現不遠處一位白領模樣的女士正看著我們。我把男孩牽過去說:“阿姨,這是你孩子嗎?他竟胡說要我當他爸爸,你得看好他。”女士微笑著說:“我兒子說的沒錯,這是我的主意,想請你當他的爸爸。”

“什麼?”我驚愕地望著這女士。女士微笑著說:“我叫袁惠,36歲,是位單身母親。這是我兒子安力,五歲半,因為跟著我生活,性格比較柔弱,所以我想請你當我兒子的‘鐘點爸爸’,工資每小時三十塊,一天三四個小時,任務主要是陪孩子玩,訓練他的膽量。我其實早就注意到你了,我們社區相對較近,而且一個月下來你能掙三千多塊,試一個暑假怎麼樣?”聽到這個數字,我猶豫了,說要回家跟父母商量一下,袁惠給我留了電語。我回家一說,父母都很支持,說這是一種鍛煉。於是,我同意給袁惠兒子當一個月的“爸爸”。

每次見到安力,我就努力把自己轉成“爸爸”形象。我對安力的第一要求是要大聲說話,還帶著安力跑步跳高蕩秋千,到公園捉蟲子。半個月下來,小安力變化還真不小,這讓袁惠很高興。

週末,袁惠帶著安力和我一起去爬山。山路又陡又窄,走了不到半小時,我就氣喘吁吁了,可為了維護“爸爸”的形象,我硬撐著牽著安力的手,邊走邊鼓勵他。

袁惠指著我說:“不錯不錯,你真是個負責任的爸爸。兒子,看到了嗎?你要向高爸爸學習,不怕苦,不怕累,知道嗎?”袁惠的話讓我心裡陡然升起一股男子漢的氣概,我突然覺得自己一下子長大了。

下午六點半,我們到達了一個山莊休息。夜幕降臨,外面月光如水,袁惠提議出去欣賞山裡的夜景。於是,我們一起沿山路走出去。走著走著,我突然感到後面沒動靜了,回頭一看,哪裡還有袁惠的影子,我驚得大叫:“袁阿姨!”安力不見了媽媽,頓時也嚇得“哇”一聲大哭起來。我安撫了好一陣子,安力才停住哭喊,我說:“別怕,我們馬上回去叫山莊的叔叔們來幫忙找媽媽。”

牽著安力走了十多分鐘後,我們突然迷了路。走著走著,我腦袋突然“嗡”的一聲,只見十幾步開外有三個包,很像是墳,再仔細一看,有碑,確實是墳!安力也看清了這是座墳,大叫著“有鬼呀!”嚇得一下抱住我的雙腿,把頭往我兩腿間鑽。

此時的我,雖然也害怕到了極點,可當我緊緊抱住安力時,一股從責任心中生出的力量,使我很快冷靜下來,我安慰道:“別怕別怕,有高爸爸在,我們一定能回到山莊的,大河向東流啊……”當我把《水滸》裡的歌唱五遍時,我們總算找准了方向,並在下山的路途中碰到正在焦急尋找我們的袁惠。

暑假結束後,我嗓門變大了,變得更健康更陽剛了。我主動做家務,對父母更關心體貼,這讓父母非常欣慰。安力也變得活潑好動,膽大多了,袁惠很滿意,給了我四千塊“鐘點爸爸”工資。

爸爸說:“袁惠這主意真不錯,她兒子成了小男子漢,我兒子也成了大男子漢,一舉兩得。”我聽後,心中不由感歎道:真是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上一篇:風之子
下一篇:最後一匹狼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