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子

剛剛進入草地時,我聽人說兩個騎摩托車的人在夜裡摩托出了故障被狼群跟蹤,不得不把所有可以點燃的東西都利用上來,結果在早晨被人發現時,兩個又驚又凍說不出話來——他們燒光了自己所有的衣服。那時,我以為這是被加工了的故事。

前幾天,我路過小鎮阿木古郎,在那兒,我看到一隻遍體鱗傷的羊,它的主人告訴我那是被狼咬的。我將信將疑。

而現在,看著眼前的狼群,我後悔沒聽旅店老闆的話,他告訴我一定不要貪黑趕路,以防碰到狼。

我這樣想的時候,狼群中已經有一頭走出佇列向這邊移動,顯然是個試探的。走在前面的狼距離帳篷五米遠的位置坐了下來,看到我這裡沒有反應,回頭像是咳嗽一樣叫了一聲,所有蹲立成一圈的狼像是得到了命令,步伐一致地站起來,慢慢地向這邊圍攏。

我感到頭皮發麻。正在這時,我聽到一聲尖利的長嘶,像旋風一樣從柳叢中撲出來一團,沖向正躍躍欲試的狼群。

是它!是風之子!

我沒有聽到它跑來的蹄聲,真的不知道它是怎樣潛進柳叢又沒有讓狼群發現的。在群狼令人膽戰心驚的威嚇般的撕咬聲中,我聽到風之子的蹄子踢在狼的肋部空洞的聲音。混亂中我只能看到它像一面在月光下閃閃發光的巨大的旗子,搖曳生輝,左突右沖,如入無人之境,短短的幾分鐘,形勢就已經初露端倪,群狼退縮成小小的一群。

當一頭哀號的狼被它狠狠地一蹄射進河中,狼群退卻了。一切又歸於平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只有佇立在月光下的風之子真正地立在那裡,我走出帳篷,慢慢地向它走過去。還沒有走到它身邊我就聽到急促的喘息,它寬闊的兩肋在劇烈地起伏。

看到我走過去,它打了個響鼻,揚起頭,那兩隻黑色的眼睛在月光下炯炯有神。它低下頭嗅聞我的手,我伸出另一隻手撫摸它時,感到手上沾了溫熱的液體。那是一道撕裂的傷口,但只是表皮傷,不過流了不少血。我急匆匆地跑回帳篷裡去找背包裡的緊急外傷藥,等我拿著藥出來時,它已經不見了。在我的面前,只有月色中茫茫無邊的白淨草原。

這匹白色的野馬,是我邁入草原遇見的。它像從天而降的雪一樣的精靈,在被雨滋潤後青翠欲滴的草場上忘情飛奔。我興奮地朝它招手,呼喊,叫它“風之子”。

它特意來救我?我想那不可能。大概它只是路過,或者是這一天一直對我好奇,而那幾頭狼恰好讓它看著不順眼。

每年我都會回到草地,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風之子。

 

上一篇:難兄難弟
下一篇:十八歲的爸爸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