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彩雪

唐太宗李世民剛剛即位的時候,西部邊境動盪不安。特別是東突厥首領頡利可汗一直對唐朝虎視眈眈,想向東面擴張。

  這一年,頡利率領10多萬大軍長驅直入,很快就打到了離長安只有40裡的渭水邊,頡利知道李世民剛登基,地位不穩,便派出使者去長安見李世民,說他帶來精兵百萬,一夜之間便可踏平長安,讓李世民趕緊割讓土地,俯首稱臣。

  李世民一聽氣壞了,“啪”地一拍龍椅站了起來:“你們這些吃牛肉的東西,以為朕是嚇大的?來呀,先把這傢伙的舌頭割了!”殿前侍衛二話不說,就把口出狂言的突厥使者押了下去。

  修理完突厥使者,李世民任命兵部尚書李靖為征西大元帥,帶領10萬精兵去迎戰頡利。

  這李靖可是個了不得的人物,他上知天文,下曉地理,更精通兵法,為唐朝的統一立下過汗馬功勞。李世民讓李靖掛帥攻打頡利,就是要徹底消滅東突厥。李靖得令之後,立即點齊精兵10萬,浩浩蕩蕩開至渭水邊。

  李靖掛帥西征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頡利的大營之中。頡利也知道李靖的厲害。他聽說李靖帶來精兵10萬,和自己勢均力敵,便傳令下去,這仗不能打,立刻前隊改後隊,撤!

  真是軍令如山倒啊,頡利一聲令下,10萬突厥人馬掉頭就走,待李靖大軍到達渭水時,頡利已經撤兵40裡了。見頡利敗走,李靖冷冷一笑,頡利這傢伙來勢洶洶,沒想到撤得也這麼快,我李靖是吃素的?豈容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李靖一聲令下,10萬大軍火速追擊。頡利一看李靖追來了,命令部隊加速前進,絕不能讓唐軍追上。

  就這樣,頡利帶著人馬跑,李靖帶著人馬追,半個多月的時間,李靖就把頡利追到了陰山以北,李靖一看,陰山地勢險要,半個月來人馬也有些疲乏,便傳令在陰山南面紮營,等軍隊休整之後再追。

  頡利逃到陰山北面之後,也安營紮寨,並傳令下去,現在他們已經到了安全地帶,不必再擔心唐軍追擊了,軍士們可以盡情歡歌飲酒。將士們一聽,主帥有令,那還不玩?紛紛在帳中擺酒歡樂。

  其實,頡利並不是真正逃跑,他用的是誘敵深入之計。他知道唐朝有一支勁旅,也就是李靖率領的這支10萬精兵。頡利早就琢磨,要想滅掉唐朝,就得滅掉唐朝的精銳部隊,於是,他便帶領10萬人馬,逼近長安城,擺出一副要與唐軍決戰的樣子,實則是想引唐朝的精兵出洞,然後節節敗退,把唐軍引到陰山來。頡利在進軍長安之前,早已在陰山布下了重兵,並在陰山腹地修築了許多機關、工事,為唐軍擺下了口袋陣,只要李靖敢領兵進入陰山,他一聲炮響。埋伏在陰山腹地的軍兵就會憑藉著機關、工事對唐軍迎頭痛擊,然後他帶精兵5萬繞到陰山南面,切斷唐軍的退路,最後來個前後夾擊,唐軍就全軍覆沒了。

  頡利的誘敵之計李靖好像沒有看出來,頡利一路北撤,他果然一路追殺。頡利見李靖已經中計,樂得抬頭紋都開了。他一面讓探馬去打探唐軍的消息,一面在帳中飲酒聽歌。

  這一日,頡利正在營中作樂,探馬來報。李靖人馬在陰山南面安營紮寨,也是夜夜笙蕭,並無繼續追擊之意。頡利一聽,納悶了,這李靖怎麼追到陰山就不追了?難道他知道我在陰山之中埋伏了重兵?不可能,這李靖一定是怕我在陰山有埋伏,所以才小心行事。頡利眼珠一轉,立刻叫來部將闊察,讓闊察帶壩一支人馬去攻打唐營,只准敗不准勝,將唐軍引入陰山。

  闊察得令而去,不多時便在陰山南面與李靖的徐世績打到了一處。闊察的本領本來就不及徐世績,頡利要讓他打勝仗。他肯定是打不了,可頡利讓他去打敗仗,那就非常容易了。闊察和徐世績打了幾個回合,被徐世績一搶挑掉了頭盔,要是腦袋縮得慢點兒,他那腦門子就開天眼了。闊察大叫一聲,撥馬就跑,徐世績大搶在空中一舉,催馬就追,一直追到陰山北面,結果了闊察手下所有兵士,嚇得闊察連滾帶爬進了營寨,徐世績才鳴金收兵。

  頡利看著魂飛魄散的闊察哈哈大笑:“闊將軍裝得像,就這樣裝下去!”闊察一聽,我這是裝啊?我這是真敗,腦袋差點兒讓人家挑了去。頡利告訴闊察,每天都帶一支人馬去攻打唐軍,人嘛要越帶越多,那樣,唐軍追擊的人馬也會越來越多,待到唐軍全部出動時,他就一聲令下,命令山中的伏兵全面出擊,讓唐軍徹底消滅。

  打那以後。闊察每天都帶兵去攻打唐營,人馬由1000增到2000,最後加到1萬。可李靖卻不出來迎戰,只派先鋒軍陣前迎敵,人馬也隨著闊察的人數增加。頡利一見大喜:“李靖啊李靖,你小子馬上就要完蛋了!”說完,便傳埋伏在陰山之中的軍兵,做好戰鬥準備,只要他的中軍帳中炮響三聲,立即四面出擊。

  這一天,頡利又命闊察去攻打唐營,這一次闊察帶了2萬人馬。2萬人馬可不是小數目啊,看上去也是浩浩蕩蕩、綿延數裡。闊察的人馬剛行至陰山腹地,天上突然飄起了鵝毛大雪,那雪紛紛揚揚,眨眼間整個陰山就成了雪的世界。

  突然,一些兵士叫了起來:“快看呢,天上下起七彩雪了,有紅有綠有紫有黃,真好看呢!”這幾個兵士一喊,行軍的兵士紛紛抬頭,見天上果然飄起了七彩雪,雪花如同禮花般在天空綻放。這突厥人對雪並不陌生,可這七彩雪他們還是頭一次見到,出於好奇,兵士們不覺放慢了腳步,一個個揮手抓起雪來,有的還把七彩雪捧在手心裡,用舌頭舔,想嘗嘗七彩雪是什麼味道。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陰山南面突然號炮連天,李靖帶著唐軍如潮水般向陰山腹地湧來,兵士們齊聲呐喊:“殺呀,沖啊,別讓吃生肉的跑了呀!”闊察坐在馬上仔細一瞧,雪野中唐軍旗幡招展,號帶飄揚。一看人馬就不少,大概唐軍已經全軍出動了,他急忙命探馬飛報頡利,並傳令後隊改前隊,撤!

  闊察讓兵士們撤,可兵士們卻撤不了了。突厥兵不知怎地,一個個全都扔了刀槍,在身上亂抓亂撓起來。闊察急了:“你們這是怎麼了?把刀槍扔了做什麼?想投降了?你們都撓什麼呢?長蝨子了是怎麼著?”正說著,闊察也覺得身上奇癢無比,心說壞了,我身上也長蝨子了?趕緊把大刀掛到馬上,騰出兩手在身上亂撓起來。

  就在這時,李靖帶領的人馬已經到了,突厥兵只顧撓癢,哪還有力氣打仗?唐軍沖進敵陣,大刀一舉,如同削瓜切菜一般,刹那間,2萬突厥兵便橫屍山谷,血流成冰。就連闊察都沒能逃過,他正一邊催馬逃竄一邊撓癢,卻被徐世績追上來,一槍紮了個透心涼。

  這時,頓利已經得到報告,說唐軍全軍出動,已經殺進陰山。頡利大叫一聲:“來得好!”立刻傳令點炮。三聲炮響之後,埋伏在陰山之中的突厥兵全都沖下山來,但一個個手裡卻不見刀槍,也聽不到什麼喊殺之聲,只聽到一片嚷嚷:“癢啊,真他娘的癢!”一邊嚷一邊在臉上手上屁股上亂抓。不拿刀槍來打仗,那不是找死嗎?唐軍刀槍弓箭齊發,突厥伏兵就全都倒在了山坡上,那些提前修好的機關工事也沒用上。

  頡利聽到突厥兵慘敗的消息,驚得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我的兵士怎麼會不拿刀槍去陣前前送死?難道他們都著了魔不成?”頓利還想派探馬去探,可已經來不及了,李靖帶領10萬精兵已經越過陰山,向頡利的大營撲來。頡利見勢不妙,也管不了手下兵將了,跳上自己的千里馬,一溜煙就跑了。

  頓利一跑,突厥無了主帥,唐軍一到,他們更是無心抵抗,一個個四散奔逃。唐軍一直追殺,突厥兵死的死,傷的傷,一些跑不動的就成了唐軍的俘虜。唐軍大獲全勝,但卻不見頡利,李靖命徐世績帶領100輕騎沿頡利逃跑的方向追趕,最後在荒野之中將頡利捕獲,繩捆鎖綁押到了唐營。

  頡利跪在李靖面前,搖頭歎息:“李靖啊,真沒想到你還會妖法。”李靖冷冷一笑:“我哪裡會什麼妖法?我只是巧用了天時而已。”李靖說,其實他早就看出了頡利的詭計,頡利敗走時陣營不亂,必然是假敗。李靖便將計就計一路追趕,到達陰山時,他聽說頡利安營紮寨,命兵士縱歌飲酒,便知頡利這是誘敵之計,想借陰山天險消滅唐軍。李靖是什麼人呢?大軍事家,見過世面。他一面命徐世績與闊察假打,麻痹頡利,一面對陰山的地形進行秘密勘察,結果發現陰山果然險要,腹地可容兵百萬,若頡利在山中埋伏重兵,唐軍貿然進山,必然遭到迎頭痛擊。他暗觀天象,知道不日陰山之中便會有大雪,於是,他便秘密配製了一批癢身粉,讓兵士帶到陰山的幾處高峰之上,等待天時。結果,那天陰山之中果然下起了大雪,李靖便命兵士站到高峰上用竹筒往空中吹癢身粉,癢身粉被風一吹,便粘到了雪花上,因癢身粉是七彩粉末,所以突厥兵才見到了七彩雪。而唐軍這邊,李靖命兵士們全都用青布罩頭,肌膚不外露。七彩雪落到突厥兵的肌膚上,突厥兵立即奇癢無比,而唐軍防護很嚴,根本沒事兒。這樣一來,突厥兵就失去了戰鬥力,唐軍一來他們就束手就擒了。

  陰山一戰,頡利敗得心服口服。從此以後,東突厥再不鬧事,就連西域的其他一些小國聽說後都嚇得夠嗆,紛紛趕到長安朝拜李世民,還給李世民戴了個高帽兒,叫“天可汗”。

上一篇:李衛求雨
下一篇:寂寞高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