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冒縣令

清朝乾隆年間,兗州城內有兩家大藥堂,一家是普生堂,一家是聚仁堂,都是前堂看病,後堂經營藥材生意。

  普生堂掌櫃叫竇孝慈,天生一副菩薩心腸,只要是無錢購藥的窮人,竇孝慈便叫一聲:“小徒,包藥送客!”一來二去,病人都願到這裡看病,可病人越多,前堂的虧空就越多。好在藥商看中了普生堂的誠信招牌,爭相與其做生意,普生堂的生意反倒越做越大。

  聚仁堂的掌櫃陳聚才是一個精於算計之人,喜歡給病人開大方、貴方,對貧苦之人更是直言:“有病沒錢莫進來。”就這樣,求醫者漸漸流向普生堂。陳聚才不但不自省改過,反而視普生堂為眼中釘、肉中刺,發誓要以毒計擠垮普生堂。

  一日深夜,聚仁堂的夥計抓住一個入室竊賊。陳聚才眼珠一轉,喝退左右,從嘴裡擠出一句話:“你是天地會的人!”竊賊渾身篩糠:“大老爺,小的竇三只是偷東西,可不敢說是天地會的!”陳聚才招呼竊賊上前:“照我說的行事,我不但保你無牢獄之災,還會送銀子讓你遠走高飛!”竊賊點頭應允。

  縣令張雲鶴剛剛起床,管家稟報聚仁堂掌櫃陳聚才求見。陳聚才戰戰兢兢進來,張雲鶴心中不悅。陳聚才連忙掏出一張銀票遞過去,張雲鶴一把揣進了衣袖,然後客氣道:“陳兄!何必如此破費,有事但講無妨!”陳聚才答:“昨晚抓住一入室竊賊,竟是天地會的人,還供出普生堂掌櫃竇孝慈是天地會青木堂堂主!”張雲鶴立刻會意,陳聚才這是借刀殺人,但他委實捨不得袖中的銀票,便吩咐下去:“把竇孝慈給我抓來審問!”

  捕快將竇孝慈擒來,竊賊“撲通”跪在竇孝慈面前,聲淚俱下:“堂主!竇三對不起您,已經全都招了。為免皮肉之苦,您就把天地會的事都說了吧!”竇孝慈一頭霧水,見陳聚才跪在堂下,恍然大悟,這是被人誣告了,於是咬緊牙關不說半個字。

  張雲鶴無奈,對捕快耳語道:“亂黨是株連之罪,竇孝慈全家皆是罪人,將他的孫子擒來!”捕快很快就將竇孝慈十歲的孫子扔在堂下。孫子淒厲地大叫“爺爺”,叫得竇孝慈心如刀絞。他大叫一聲:“罷了!罷了!天要絕我全家!認了天命吧!”遂簽字畫押。張雲鶴下令將竇孝慈全家押入死牢,全家一十三口人,唯有長子竇子碩到外地進藥,倖免被捉。張雲鶴偽造卷宗,上報至刑部,結果令得竇家被判全家抄斬。可憐竇孝慈一生積德行善,最後竟不得善終。竊賊竇三被灌啞藥,併案被斬。

  兗州大旱,餓殍遍地,縣令張雲鶴仍整日花天酒地,弄得民怨鼎沸。一日,張雲鶴長子爬樹捉鳥,結果跌落樹下,頓時喪命。張雲鶴內心有鬼,葬了長子,對夫人李氏道:“我要到陀螺寺吃齋念佛一月,為長子超度、為次子祈福!”

  很快,張雲鶴吃齋期滿,回到衙門就拉住師爺哭訴道:“師爺!我鬼迷心竅,做下許多惡事,以至殃及後代。佛家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從今我要痛改前非,還望幫我將以往冤假錯案一一理出!”

  錯案一一記在師爺腦中,他以往敢怒不敢言,此時見張雲鶴說得真切,便道:“小人理當效力!”

  見師爺點頭,張雲鶴轉身對捕快說:“將聚仁堂掌櫃陳聚才捉來,我要為竇孝慈翻案!”

  師爺嚇得臉色蠟黃,在一旁拽拽張雲鶴,悄聲道:“老爺!此案可是驚動朝廷的大案,萬萬不可翻,倘若翻案,朝廷定會斬你!”張雲鶴不聽規勸,硬是將陳聚才綁上了大堂。陳聚才也不害怕,翻翻白眼,右手拇指、食指來回撚動,說:“大老爺!冤枉!這可是刑部定了的鐵案啊!”張雲鶴厲聲訓斥:“行賄朝廷命官,罪加一等!你行賄我的銀兩,我自有交代!老爺我先賞你五十大棍!”木棍飛舞,打得陳聚才哭爹叫娘,只好將如何誣陷竇孝慈、如何向張雲鶴行賄一一招供。

  張雲鶴扔下權杖:“將陳聚才推出去斬首!”師爺嚇得連忙叫道:“大老爺!使不得!按照大清例律,死刑案一律得上報刑部核准!”張雲鶴大嘴一咧:“上報不上報都該殺,如此麻煩,這等豬狗之人,殺了痛快!上面怪罪下來,有我頂著!”說著將陳聚才押往刑場就地斬首,師爺急得一籌莫展,不住念叨:“老爺瘋了,全然沒有了法度!”

  師爺將錯案卷宗搬出,張雲鶴詢問應如何改判,師爺一一稟報。一日,改審完一案,張雲鶴正欲退堂,一美貌婦人攜幼童上堂,張雲鶴道:“小婦人,有何冤情儘管道來!”師爺啞然失笑:“老爺!您審案審迷糊了!這是尊夫人!”幼童上前叫爹,張雲鶴把他攬在懷裡,愛憐撫摸。夫人臉紅如霞:“老爺!自陀螺寺歸來已近十日,為何住在衙門而不回家?”張雲鶴神色黯然:“夫人!睹物思人,我不忍回家,還望夫人寬限幾日!我書櫥下有一地窖,內有我收受的諸多寶物,街上災民甚多,夫人可用于購糧開設粥廠,賑濟災民!”夫人柳眉倒豎:“老爺啊!賤妾多次叮囑,為官不可貪贓枉法,以免害己害人!”張雲鶴羞愧難當,跪倒謝罪:“張雲鶴辜負了夫人的教誨!”夫人將張雲鶴攙起:“迷途知返,善莫大焉!”夫人央求一千災民幫忙,兌糧、壘灶、生火煮粥,救了許多災民的性命。

  且說陳聚才被斬後,陳聚才家人進京告禦狀,花了許多銀兩疏通關節,將摺子送到乾隆皇帝手中。乾隆龍顏大怒,命欽差、御林軍前往兗州捉拿張雲鶴歸案。不幾日,一干人抵達兗州縣衙,張雲鶴跪接聖旨。欽差宣讀完聖旨,一御林軍來摘張雲鶴官帽,另一御林軍手拿枷板來捉張雲鶴,張雲鶴猛地騰空跳起丈余,將官帽拋向空中:“哈哈!老子不稀罕這身皮囊,要想擒我,再學十年武藝!”說話間,從腰帶裡抽出一把軟劍。同來的六個御林軍拔刀圍攻,張雲鶴一把劍舞得令人眼花繚亂,滴水不透。為首的御林軍打個呼哨,一張大網從天而降,將張雲鶴收於網中,張雲鶴大罵:“以暗器算計,算不得英雄!”

  乾隆得到張雲鶴被押解進京的奏報,對大學士和道:“張雲鶴是和愛卿的門生,由你主審!”和跪倒接旨:“奴才一定秉公執法!”晚上,和在府中召見欽差和為首的御林軍,瞭解捉拿張雲鶴的情形。欽差道:“和中堂,張雲鶴言語粗俗,蔑視朝廷,以武力對抗抓捕!”

  和大驚失色:“你說張雲鶴會武功?”御林軍道:“慚愧!張雲鶴武藝高強,我們六人竟不是他的對手!”和一揮手:“與我進宮面見皇上!”

  三人跪請聖安,和道:“皇上!張雲鶴是奴才的門生,奴才對他瞭若指掌,他根本不會武功,捕他的御林軍說,他武藝十分高強!恐怕此人有假!”乾隆抬起頭:“愛卿平身!竟有如此怪事?朕要親眼看看這人間怪事!”說完,命人移駕刑部大牢。

上一篇:無憂酒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