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寶貝

旺財和大民高中畢業後相約進城打工,兩人都是讀不進書,又對大城市的繁華生活眼饞的小青年。到了省城,眼看大半年過去,他們已經換了好幾份工作,口袋裡還是空空蕩蕩,沒有幾個積蓄。這原因說起來也簡單,在村裡,他們家裡也算能吃飽喝足,尤其是旺財——來省城打工他總是挑肥揀瘦,拈輕怕重。兩人一直渾渾噩噩地混到現在。

  最近,旺財和大民運氣不錯,一同被一家飲用水公司招為了送水工。本以為送水工是個輕省差事,然而幹了沒幾天,旺財就受不了了,覺得這活無聊不說,還挺累人,每天聽著旺財抱怨,大民心裡也受了影響,嫌棄起這份活來。

  這天,哥兒倆一人蹬著一輛滿載著水桶的三輪車,進了“金夕陽”社區。挨家挨戶送完水,兩人已經累得大汗淋漓,靠在三輪車上休息,旺財發起牢騷來:“大民,你說咱倆多倒楣,送水本來就沒多大意思,還攤上這麼個社區,這麼老的單元樓,連個電梯都沒有,扛著幾十斤的大瓶子跑上跑下……唉,而且社區裡只能看見些老頭老太太,也見不著靚妹,沒勁!”大民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忽然說:“旺財,我看咱們這樣下去可不行,要不,回村吧……”一聽大民這麼說,旺財急了:“回去?在省城再怎麼也比在村裡待著強啊!我最近正琢磨著,讓我家掏筆錢,咱在省城做買賣!”旺財越說越離譜,甚至開始幻想今後在省城開個烤串店,當小老闆的情形了,旺財的老母親這時正在村裡,為整天不著調的兒子唉聲歎氣呢!

  大民還算懂點事,他心裡想的是,眼看年底了,總歸要回家探望父母的,到時候難道空著手回去嗎?他想起當初跟旺財出來的時候,他還拍著胸脯向爹娘保證,至少帶五千塊錢回來孝敬他們呢!

  這天,兩人像往常一樣給“金夕陽”社區送水。大民老老實實地把自己車上的水送完,回到三輪車旁,卻發現旺財還賴在他的三輪車上,一桶水還沒送。“這工作煩死人啦!累得半死,掙的工資還不夠城裡人下館子的呢!”旺財抱怨著。“再怎麼也得把活幹了呀,不然這個月咱們可就喝西北風了!”大民勸道。“我是真懶得幹了!你愛幹你幹!”旺財一臉煩悶。大民見旺財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他抹了抹臉上的汗,即便一肚子不情願,還是嘟著嘴上前把旺財車上的水桶扛上了肩:“咱們可說好了,我幫你幹活,結工資的時候你可得把錢勻給我……我還想攢點錢帶回家呢!”旺財聽著,不屑地回應:“行!就那點工資,全給你都行!”

  大民扛著水桶在前面走,旺財滿腹牢騷地在後面跟著,兩人正好送到了林大爺家,旺財忽然來了些精神:“哎,這家是個孤老頭,家里弄得古色古香的,客廳裡擺了好幾個青花大瓶子,我看他是個有錢人。”大民替旺財扛著水桶,有些不快地說:“你淨關心這些沒用的。”旺財則滑頭地搶在大民前面,敲開門:“林大爺,您的水送來了!”

  林大爺是個和藹瘦小的老頭,他將大民和旺財讓進屋,客氣地說:“這到年底了,你們累了一年也能好好回家過個年了吧,出門打工不容易,小夥子,來抽根煙……”說著給兩人遞過煙。“謝謝林大爺。”大民受寵若驚。“聽你們口音,像是秦皇島那邊的,老家在哪兒?”“啊,對對,就是那邊的,那邊有個北石頭村……”大民與林大爺攀談起來,這功夫,旺財在一旁不吭聲,悄悄地打量起林大爺客廳裡的陳設物件。

  “北石頭村,嗯……”林大爺點點頭。“我們那小地方,您這大城市人哪會聽說過啊!”大民說。

  旺財瞥了一眼正在交談著的大民和林大爺,又將目光深深投向客廳一角的一張老舊的方桌,上面赫然擺放著一尊古色古香的銅爐。旺財看著那銅爐,又聯想起前兩天看過的電視節目,上面正好講到一個收藏家收藏的銅爐價值幾十萬,旺財腦子裡琢磨起來,怎麼看怎麼覺得眼前的銅爐和電視上的相差無幾,他又環顧四周,這客廳裡古玩擺件不少,他不禁估摸起林大爺這銅爐的價值。

  正當旺財浮想聯翩時,忽然在一旁還跟大民閒聊著的林大爺眉頭一皺,接著“哎喲”一聲呻吟起來,身子一斜倒了下去,大民趕緊扶住林大爺:“您,您怎麼了?林大爺?”只見林大爺瞳孔放大,面部表情瞬間僵硬,完全無法回應大民。

  大民雖然沒什麼醫學常識,但知道這肯定是老年人犯什麼突發性的疾病了,若不及時搶救,弄不好可能會出人命。一旁的旺財比大民機靈多了,馬上反應過來:“快,快打電話搶救啊!”兩人手忙腳亂,又是打電話,又是找社區裡的人,一番折騰,在社區幾個熱心居民的幫助下,總算將林大爺及時送上了救護車。

  前來搶救的醫護人員確認林大爺是心臟病突發。幾個社區居民紛紛稱讚旺財和大民,並向他們說起,林大爺的獨生兒子十多年前不幸出了交通事故,當場死亡。林大爺的老伴之後鬱鬱寡歡,不久也撒手而去。林大爺多年來一直孤獨地生活,由於沒有家人照顧,又身患高血壓、心臟病……今天若不是碰巧有旺財和大民在場,林大爺十有八九就死在家中了。

  大民和旺財那天回到出租屋,由於忙活了一天,兩人已是筋疲力盡。大民感歎:“今年咱們雖然沒掙錢,可總算做了件有意義的事。”這時,旺財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他壓低聲音說:“給你看樣東西,你千萬別喊出來啊!”說完,他從平常隨身背的一個已經髒兮兮的挎包裡掏出一樣東西來,大民見了,一開始沒反應過來:“這……銅爐?”“從那老頭家拿的!當時他犯病之後,我就……”大民立馬明白了,他一臉驚慌:“這怎麼行!被發現怎麼辦?咱們可會被警察抓起來的!”“放心,老頭不是住院了嗎?他一時半會兒發現不了家裡少了東西。咱們這兩天就走,把工辭了,反正這破活兒我也幹不下去了!然後咱們把這寶貝賣了!”旺財手裡把玩著銅爐,兩眼放光,滿懷著對這件寶貝的期待。大民在一旁忐忑不安地嘀咕:“不會出事吧……這虧心事做得,我……我心慌!”旺財見狀,一個勁地勸大民,反正他們救了那老爺子一命,這件寶貝也是“該得的”,大民勉勉強強接受了這說法。

  第二天,旺財和大民來到飲用水公司,正打算辭工,幾個民警上門,身後還跟著“金夕陽”社區的幾位居民!旺財和大民始料未及,完全來不及想出什麼應對的主意,當場老老實實地被民警帶走了……

  原來,昨天旺財自作聰明,順走了林大爺的銅爐,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而後林大爺的鄰居幫忙到林大爺家取醫療保險本,發現林大爺家中的銅爐不見了。這鄰居對林大爺也有些瞭解,知道林大爺這幾年怕睹物傷懷,家裡不掛已故家人的照片,但他妻子生前最喜愛的物件——那只銅爐,他一直捨不得收起來,而是擺在客廳裡,他曾無意中說過,他沒事的時候會跟銅爐說話,就像跟老伴說話一樣。鄰居見銅爐沒了,多了個心眼,立馬就懷疑上了這兩個“送水工”,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保險起見,也出於對林大爺的關心,不想他珍愛的物件就這樣丟失,那個鄰居及時到轄區派出所彙報了這一切。

  旺財和大民不過是兩個胸無大志的農村青年,雖然毛病不少,可到底沒犯過罪啊!這回進了派出所,兩個人都傻了眼,只期望老老實實交代過錯,獲得寬大處理。

  然而,正當旺財和大民絕望之際,事情竟出現了轉機。一個民警忽然走過來說:“你們啊,謝謝人家老爺子吧,我們通知老爺子銅爐丟失的事情,還沒細說,他卻在電話裡急了,一口咬定那銅爐是他送給你們的!哼,你們倆打算怎麼著?”民警倒是想看看,這樣的情況之下,旺財和大民是會順驢下坡還是依然會交代出什麼。幾個處理此案的民警議論起來,他們憑著經驗也料想到,多半那銅爐還是這兩個小子偷拿的,只是人家老頭子一把年紀,又趕巧被救了一命,不計較罷了。

上一篇:壺中日月長
下一篇:一諾十四年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