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處“活寶”

曾國藩率領湘軍水師打下武昌之後的一天深夜,正在審核各營報來的軍費開支條據,忽報營官申名標要見。這申名標是幾年前初創湘軍水師時抓到的盜竊水師軍糧的水盜,曾國藩見他熟識水性、武功高強,又是當年清軍水師提督關天培手下的一名把總,嫺熟水戰戰術,便讓他在湘軍水師做了一名營官。然而他賊性難改,不久前,各軍營“一把手”上報每月軍費開支條據,申名標又巧立名目,加進3000兩銀子的單據。曾國藩那雙能穿心透肺的三角眼,一看便識出,只因籌畫進攻武昌戰事要緊,沒有點破罷了。今日深夜他來訪又為何事?“不見。”剛交代出去,親兵又報說,申名標有緊急事務要求見,曾國藩只好讓他進來。

  申名標進帳後,環顧四下無人,便從懷中拿出一個裝瑪瑙的紫檀小盒,說是從武昌總督府中搜到的。他取出瑪瑙輕輕放在桌上。只見這瑪瑙,一寸方正,玲瓏剔透,熠熠生輝,在蠟燭燈影下,中心盛開著一朵牡丹,隨著燈影搖曳,忽而款款而立,忽而微微傾身,恍若一仙女下凡。曾國藩看得喃喃自語:天地間竟造化出這等“尤物”。申名標見曾國藩入迷,便附在耳邊說:“這是賊首韋俊私藏寶物,正準備獻給賊天王洪秀全,不想城破落入我手。在下不敢私吞,獻與大人賞玩珍藏。”他見曾國藩看得出神,便輕輕退了出去。

  曾國藩見申名標已去,便將瑪瑙放回盒中,心想申名標此次深夜送寶,莫非與上次冒領的3000兩銀子有關?便找到申名標的帳單,細心核算,結果大吃一驚,申名標又多列了5000兩,兩宗一起竟達8000兩銀子。曾國藩的三角眼中不由閃過一道陰冷的寒光。

  曾國藩乃大清王朝比較清醒的政治家,他知道朝廷對漢人執掌兵權放心不下,處處監視提防。加之曾國藩心胸格局恢宏,不貪不占,為官清正,朝廷總是猜忌他有異志。不久,朝廷即派滿族大將多隆阿率領精兵趕來,名曰慰軍,實是監視制約。這天晚上,曾國藩在總督府大擺延席,請來綠營都司以上將官、湘營所有營官,專為多隆阿大將接風洗塵。待席筵進入高潮時,曾國藩突然要大家停下,說有一件蓋世奇寶,讓大家開開眼界,以助酒興。此話一出,那貪婪成性的多隆阿兩眼立時盯向大帳中心桌上的瑪瑙盒,幾百位軍政要人雙目聚成一個點,營官申名標更是得意洋洋。

  只見曾國藩從盒中捧出一寸見方的瑪瑙,那瑪瑙在千百隻血紅蠟燭照耀下,綠葉徐徐蓬起,簇擁著紅牡丹高傲亮相,一副嬌豔欲滴的樣子。大廳中的人們一陣陣讚歎豔羨之聲,說瑪瑙中有牡丹不足為奇,奇的這是一株永不凋謝的活牡丹。曾國藩微微笑道:“這寶貝還有更奇之處。”說著,揮手示意,大廳中千百盞燈立時熄滅,只有瑪瑙旁邊一盞燈散著微弱的光。人們再看瑪瑙裡邊盛開的牡丹,慢慢耷拉下頭,簇擁著的綠葉也徐徐萎縮。眾人驚呼:“曾大人,這是怎麼回事?”曾國藩捋著長須贊道:“這牡丹純潔高雅,遇光而開,處暗即凋啊!”眾人又是一陣感歎。待大廳內燈光重新亮起時,瑪瑙內的牡丹又微睜秀目,遇光盛開啦!

  “曾大人,你是從何處得到的這個‘活寶’?”多隆阿紅著眼問道。曾國藩瞟了一眼坐在湘勇席上得意洋洋的申明標答道:“這是我部下一位營官送的。”“難得有這樣孝心的部下,應該重重嘉獎啊!”那些軍政要人和綠營軍官齊聲建議。申名標更是興奮得端起滿杯酒一口吞下。

  “各位不知,這位營官想用這瑪瑙,換我8000兩銀子呢。”曾國藩冷冷說道。“不是說是送給你的嗎?”多隆阿聽後先是一怔,立即又說,“那也值得,值得。8000兩銀子易得,稀世珍寶難求。”那些軍政要人也隨聲附和。曾國藩收起笑容,正色說:“多將軍,你不知道內情啊!倘若此人和我正常交易,莫說8000兩,就是要80000兩,咱買得起買,買不起不買就是了。倘若是真心實意敬重上司,為感激知遇之恩送來,也在情理之中。但此人不然,前者他利用建造戰船之機,謊報工價,多領了3000兩銀子,這次又偽造兵丁戶口,多報5000兩銀子。他想利用這塊瑪瑙堵住我的嘴,讓我睜隻眼閉隻眼,不斷地從我這裡騙取銀子啊。”

  曾國藩這一番話,像一排機槍子彈,擊得台下的申名標目瞪口呆,臉色陡然煞白。多隆阿和大清那些軍政要員們心裡說:人無利惠不起早,他不想得點好處,能白送給你?但嘴上卻說:“此人手段卑鄙,是誰,不知大人如何處置?”

  曾國藩拱手道:“正想請教各位大人,我有個主意,不知妥不妥當。”“什麼主意?”眾人都湊過身來問。“這種行賄受賄的風氣,若想在湘軍中根除,必須以非常手段,才能奏效。我今天正要借助多將軍的虎威為我壯膽。”

  “曾大人,你只管放心幹,本將軍為你撐腰。”多隆阿氣壯如牛,儼然一位扶正壓邪的英雄。

  “我要當眾將之面把這塊瑪瑙砸碎,以示國法軍紀不可褻瀆。”這時,眾人注意到旁邊有一位扛著大錘虎視眈眈的親兵,只等著曾國藩發話。

  申名標覺得好像是這把鐵錘砸在自己心上,腦袋嗡嗡作響。多隆阿慌忙說:“不能這樣幹,不能這樣幹!”那些軍政要員也齊聲說:“太可惜了,不能這樣。”多隆阿說:“稀世珍寶,砸了可惜,只將這送瑪瑙的人撤職查辦就得了。瑪瑙無罪,千萬別遷怒於它!”眾軍政要員也嚷著附和:“砸了可惜,砸了可惜!”

  曾國藩對著滿庭人說:“全體湘勇將官聽著,剛才多將軍說了,今後再有人學這個送瑪瑙人的行徑,一律撤職查辦。各位再有如此行賄受賄之事,一經查出,必嚴懲不貸。這次我聽多將軍的,為國惜寶,不砸了,請多將軍代我將這塊瑪瑙轉送給朝廷珍藏。”

  多隆阿大出意外,怎麼這蓋世“活寶”轉來轉去轉到我手裡來了!只覺喜從天降,慌忙說:“一定效勞,一定效勞!”心想朝廷也是太多慮啦,曾國潘不但盡忠王事,清正廉潔,且處事妥帖有方有圓,這塊瑪瑙不是他有意送我嘛!

  曾國藩抓住一塊瑪瑙的契機,既收買了朝廷派來監視的官員,又清除了湘軍內部的“家賊”。同時,又教育震懾了湘軍將官,收到了一石三鳥的奇效。

上一篇:奪命絕活
下一篇:蛇行蜈蚣嶺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