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爺們兒

1943年,抗日戰爭進行得如火如荼。一直住在深山裡的阿滿老人,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可他還是決定,出山去找兒子。幾個月前,兒子旺福被抓去修滇緬公路了。

  修滇緬公路這事阿滿老人知道。據說是日本鬼子入侵中國後,政府便決定修一條補給線支援前方。當地的年輕人大多都當了兵,部隊的長官只好親自來村裡動員老弱婦孺上工地,而阿滿老人當時正在生病,所以沒能去。

  阿滿老人背著乾糧出發了,他一路打聽了很多地方,可一點關於兒子的消息也沒有。這天,他來到了昌淦橋前。看著橋下怒濤滾滾的瀾滄江,心裡不由一緊。聽說,為了修這座橋,有不少人都掉進了瀾滄江裡,再也沒有回來。

  這時,橋的一端有一個軍官正在指揮一群人用大石碾子碾壓被炮彈炸出來的土坑。阿滿老人一看,這長官他認識,去年曾去過村裡做動員。阿滿老人問了問旁邊的人,這才知道軍官叫高亮,是個連長,也是搶修隊的隊長。“長官,你還記得我嗎?”阿滿老人走上前去。高亮皺著眉頭想了半天,說道:“記得。去年我到你家動員你上工地,你借病推脫了。”

  “不是藉故,是真的病了!”

  高亮懶得聽他多說,正色道:“你有什麼事?”

  “我向你打聽個人,行嗎?”阿滿老人把兒子的名字和相貌特徵都說了。高亮聽了,連連搖頭:“修路的有二十萬人,我哪兒能個個都認識?你還是趕緊回家吧。兵荒馬亂的,你一個老頭兒到處跑太危險了!”阿滿老人失望極了,正準備走時,卻看到高亮的神色有些不對,再看看身邊的那些人,也都躲躲閃閃的。阿滿老人心裡“咯噔”了一下,想了想說:“你們還要不要人?我要加入。”高亮直搖頭:“你能保護好自己就行了,還護什麼橋啊?”

  阿滿老人肯定高亮他們認識旺福,可是他們為什麼不肯承認呢?他決定先找個地方住下來,然後再打探消息。阿滿老人想得正出神,沒留意到身後一個白花花的東西向他飛撲過來。還沒等他明白是怎麼回事,他已經被人狠狠地推開了。等到阿滿老人從地上爬起來時,這才發現高亮倒在地上。右手被一個大石碾子壓著。

  高亮的右手受了重傷,被部隊送去戰地醫院療傷。阿滿老人這一輩子沒受過別人的恩惠,為了報恩,也為了打聽兒子的消息,從高亮受傷那天起,他就主動加入了搶修隊。閒暇時。他總是向隊友打探旺福的消息,可是大家總是顧左右而言它。想到兒子那懦弱的性格,阿滿老人心裡不禁一驚:難道兒子做過啥對不起祖宗的事?這麼一想,他修橋更賣力了,心裡狠狠地罵著:“不得好死的鬼子。”

  過了半個月,高亮回來了,右邊的衣袖空空的。阿滿老人乍一見,像被雷擊中了一樣,愣住了。

  高亮看了看他,說:“你怎麼還在這裡?不去找你兒子了嗎?”

  “不找了,不把鬼子趕出中國,咱老百姓就是一家團聚了,也過不成好日子。旺福他的命怎麼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我要留在這裡修橋。”高亮臉一沉;“誰答應收下你了?我是隊長,我不同意留下你!你年紀太大了,不合適這裡:”說著,他轉身離開了。

  阿滿老人的一顆心,頓時就像跌進了瀾滄江裡。整個滇緬公路都是靠老弱婦孺修起來的,憑啥說我不行。莫非他因為丟掉了一條胳膊而怨恨自己?阿滿老人的倔勁上來了,這以後,修橋隊走到哪兒,他就跟到哪兒。

  這天中午,阿滿老人像往常一樣坐在一旁吃乾糧,高亮走過來,虎著臉說:“你到底走不走?這是在戰場上,你不聽命令,我現在就可以槍斃你!”

  阿滿老人哀求道:“隊長,你就收下我吧!我還幹得動活!”

  “好,那你去把那個被炸毀的橋洞給我修好,不然馬上給我走人!”

  阿滿老人知道高亮這是在為難自己,但他是個泥瓦匠,這點活根本算不了什麼。他二話不說,拿起筐子就開始裝石頭,但他畢竟老了,枯瘦的身軀幾乎要被壓彎了。高亮喝道;“別在這兒逞能了,把力氣留著去找兒子吧!”阿滿老人一聲不吭,繼續裝著石頭。

  高亮一跺腳,咆哮著說:“實話告訴你,你就是修好了我也不會讓你留下的!”說著,他氣哼哼地轉身要走。阿滿老人急了,指著他空空的衣袖說:“你只有一隻手都能當隊長,我有兩隻手,為什麼不能去修橋?”話剛說完,他就知道,壞了,禍從口出了。

  果然,高亮的腮幫子氣得鼓鼓的,他用唯一的一隻手緊緊地摳著腰間的手槍,眼睛狠狠地盯著阿滿老人,像要冒出火來。就在阿滿老人以為他會拔槍斃掉自己時,高亮一拍桌子叫道:“中,是個爺們兒,你就留下來吧!”

  當天夜裡,阿滿老人搬進了搶修隊的大宿舍,隊友們都在聊自己的家人,這讓他想到了兒子,於是他偷偷地躲到了外邊。高亮也在外面,悶頭抽著煙,阿滿老人走過去,和高亮並排坐在一起,試探道:“隊長,你也想起家人了?”“嗯,想我的娘,有兩三年沒見過她老人家了。”“我也想我的兒子了。你給句實話吧,你有沒有見過他?”高亮猛地站起來,吼道:“我說沒見過就是沒見過!”“你騙我,你一定見過他。他是不是丟了咱中國人的臉?要不你們為什麼從來不提起他?”

  “你別瞎猜了,我沒見過他。好了,時間不早了,去睡吧!”高亮疾步走到宿舍的門口,踢了門一腳,咆哮道。“都睡覺!”高亮的態度讓阿滿老人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兒子一定是個孬種。他的眼淚忍不住地掉了下來。

  第二天中午,防空警報刺耳地響了起來。不多時,一群鬼子的飛機出現在瀾滄江上空,隨著一連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昌淦橋上濺出層層煙雲。等到飛機投完炸彈後,搶修隊的人一躍而起,在彌漫的硝煙中撲向大橋。昌淦橋斷了!

  橋是從中間斷掉的;兩邊的鐵索無力地垂掛在岸邊,所有的人都愣在了那裡。高亮“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掩面哭了起來。

  阿滿老人走了過來,對著高亮大聲罵道:“你小子要是個爺們兒就給我站起來。橋斷了還可以建,別像個娘兒們一樣,只知道哭!”

  高亮不服氣地說;“你知道個啥?這裡每天要經過多少運送物資的車輛嗎?你知道現在前方戰線有多麼吃緊嗎?我們沒有時間再造一座橋了!”

  “我們是沒有時間,但我們可以一邊讓汽車通過,一邊修橋。”阿滿老人胸有成竹地說。他對著高亮耳語了一陣,高亮的眼睛頓時一亮,忍不住拍手叫好!

  很快,高亮就以駐軍的名義,向公路沿線的各個汽車運輸公司徵集了許多汽油桶,每七十個綁在一起,上面鋪上木板,造成筏子的模樣,再系上長長的鋼索,汽車開上去後,那一頭的人拉著鋼索將筏子拉過去,跟著,這一頭的人又將鋼索拉回來,如此反復,可保汽車通暢無阻。

  所有的人都歡呼雀躍,說鬼子有飛機大炮,我們有中國爺們兒!原來,山裡溪多澗深,阿滿老人修橋很有經驗,常用羊皮筏子做橋呢。

  鬼子的偵察機很快就發現滇緬公路還在不斷地運送物資,情報人員得知了中國人竟然是用這樣的方法來保持交通,不由得又氣又恨。

  這天,兩岸的百姓正在拉裝了汽車的筏子時,突然飛來一群飛機,對著河面就是一番狂轟亂炸。第一輪轟炸過後,阿滿老人沒有受傷。等第二輪轟炸開始,阿滿老人準備跳到旁邊的一個彈坑裡躲起來。記得高亮跟他們說過,兩枚炸彈的落點不會相同,躲在彈坑裡面,生存的機會很大。他正要往後下跳,突然發現坑裡已有一個人了,仔細一看,竟是高亮。這麼小的彈坑無法藏進兩個人,阿滿老人正要離開,卻被高亮拉了下來。“這不行!”阿滿老人不知道哪兒來的一股勁,一頭撞在高亮的肚子上。高亮忍不住捂住肚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阿滿老人趁機四肢大開,撐在了彈坑上方,吼道:“你救過我一次,我不能讓你救我第二次。”高亮急得用手去推他,但一隻手怎麼也使不上勁。高亮喊道:“你快讓我上去,你還要去找兒子呢!”

  “隊長,我最後問你一句:我兒子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你們的事?他是不是做了孬種?”

  “不是。你兒子,他是地道的中國爺們兒!”高亮在他的身下“嗚嗚”地哭了起來。他的確騙了阿滿老人,旺福就是被他抓去當了壯丁,並且死在了一次護橋的戰鬥中。當時鬼子的飛機還沒離開,誰也沒想到一向膽小怕事的旺福會第一個沖上去搶修大橋。

  鬼子的轟炸結束後,人們發現阿滿老人背上有無數的彈片,他的四肢像是生在地上一樣,怎麼拉也拉不動。人們挖開彈坑,這才將他抬出來。

  在他的身下,高亮完好無損地站了起來。他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一腳踢在一位隊員的屁股上,吼道:“哭什麼哭,不能讓鬼子炸斷了咱的脊樑骨!修橋!”

上一篇:寂寞高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