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會診

市醫院骨傷科專家錢力教授接到章光縣醫院的會診邀請函,請他到縣醫院參與一項疑難病症的診斷。

錢力於當天下午就趕往了章光縣。縣醫院骨傷科主任姚壯雄在縣醫院大門前等候,見錢力從車上下來,就過去與他握手寒暄。

錢力問是什麼疑難雜症,為什麼不直接送到市醫院去?姚壯雄說:“病人不好移動,所以只好請你來縣醫院一趟了。”姚壯雄沒有把錢力往醫院帶,而是來到附近一家咖啡館。姚壯雄說:“你坐了兩個小時的汽車也有點累了,在這裡休息一下,喝杯咖啡,提提神。”錢力坐下後,姚壯雄遞給他一個紅包:“一點意思,請收下。”

專家到縣醫院參與會診,收取診療費是正常合理的。但是,在咖啡廳給會診費就顯得很神秘了。錢力捏了捏紅包,感覺不太對勁。按通常情況,一次會診費一般也就幾百元,而這個紅包裡的錢至少幾千。怎麼會這麼多?錢力感覺這次會診不同尋常。他想問,但咖啡廳的人很多,不太方便。

喝完咖啡,兩人來到章光縣第一人民醫院。姚壯雄把錢力帶到自己的辦公室,把門關上。錢力迫不及待地問:“病人在哪裡?病情複雜嗎?”姚壯雄說:“病情不複雜,就是事情比較複雜。”姚壯雄停了一下說:“紅包裡是一萬塊錢,給你這麼多,就是請你來幫忙的。”

錢力雖然已經有所預感,但他還是吃了一驚:“你要我幫什麼忙?”姚壯雄說:“這件事比較複雜,因為你是市傷殘鑒定委員會的專家,所以你的話有說服力。只要你簽了字,就算幫我了。”

錢力把紅包還給姚壯雄,說:“你的忙我肯定會幫,但錢不能收。我們是幾十年的老同學,錢來錢往的,太庸俗了。”錢力硬是不收,姚壯雄一點辦法也沒有,最後說先替錢力保管。

姚壯雄說了事情的經過。受傷者是他的本家堂侄,叫姚東方,今年三十六歲。他先是被一輛運煤車撞傷了,經過三個月的治療,現在已基本康復。腿骨雖然接好了,卻留下了後遺症,現在成了瘸子,重活肯定是幹不了了。姚東方以此向煤老闆索賠一百萬。他說著,把當時事故現場的照片給錢力看。

錢力端詳著照片,照片上的情景相當恐怖:一輛重型運煤車側翻,壓在一輛小轎車上,一半的煤傾倒在小車上,小車嚴重變形。

姚壯雄拿出一張傷殘鑒定表,其他欄裡都有人寫了鑒定,就專家欄是空的,只要錢力填幾個字,再簽上他的名字就行了。但錢力是醫生,在沒看到病人的情況下就填寫表格,他做不到。行醫這些年,他一直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錢力接過傷殘鑒定表看了看說:“按規定,傷殘鑒定應該有幾方人員同時在場,才能算數的,我一個人簽字沒有說服力。”姚壯雄想想,答應明天上午找來相關人員,現場商議後再填寫傷殘鑒定。

錢力與姚壯雄是大學同學,畢業後,他留在了市立醫院,姚壯雄回到了縣裡。後來,他們都成了主任醫師,但錢力在市級醫院,是醫科大學附屬單位,就混了個教授的頭銜,還成了市傷殘鑒定專家組成員。

姚壯雄在縣裡也混得不賴,他是縣醫院骨外科首屈一指的技術專家,在章光縣幾乎無人不曉。章光縣是產煤大縣,他與幾個煤老闆混得不錯,煤老闆請他入股,他一年的分紅就是幾十萬。但這次撞姚東方的煤車老闆,與姚壯雄不認識。

當姚東方提出向煤老闆索賠時,就想到請姚壯雄幫忙。開始姚壯雄不同意,但姚東方說:“只要你肯幫忙,我就裝成重傷,你把另一個車禍重傷的片子說成是我的就行了。”姚壯雄還是有點猶豫,姚東方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撈錢機會呀,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

姚壯雄想,煤老闆有的是錢,一百萬不算什麼,於是便答應了。之後,姚壯雄就在傷殘鑒定報告上弄虛作假,煤老闆羅斯生對鑒定產生了懷疑,他說:“這個鑒定不算數,因為你與受害人是親屬,必須回避。應當有市里的專家來主持傷殘鑒定會,我才認可。”

姚壯雄同意了,說請市醫院的錢力教授來鑒定,羅斯生同意了。

在姚東方的傷殘事故上,羅斯生已經賠償了四十萬,其中包括車輛損失費,醫療費,誤工費和生活費。現在,姚東方出院了,卻再次索賠一百萬,理由是他喪失了勞動能力,此生成了廢人。

第二天,在縣勞動仲裁委員會會議室,幾個人圍坐在桌子前討論。錢力習慣性地掏出一面放大鏡,對著片子仔細查看。從片子上看,姚東方的腿骨確實是粉碎性骨折,情況相當嚴重,這種情況在縣一級醫院治療有一定困難。錢力又看了姚東方經治療後的恢復情況的片子,腿骨沒有完全接好。

在座的其他人基本不懂醫學,錢力就是權威了。錢力說:“姚東方算是殘疾人,肇事者賠償損失是應該的,至於該賠多少,你們雙方坐下來談吧。”

羅斯生問錢力:“從片子上看不存在醫療技術導致的問題吧?”錢力說:“沒有技術問題,我瞭解了姚壯雄醫生的治療方法,他已經盡力了。”錢力為姚壯雄圓了謊,但他不相信姚壯雄會把手術做得這麼糟糕。

錢力面前放著幾張X光片子。其他人在談賠償的事,他插不上嘴,就下意識地用放大鏡看這些片子。突然,一張片子上的一行小字引起他的注意:2010年8月。這幾個字被處理過,如果不是用放大鏡觀察,發現不了。錢力記得姚壯雄說過,姚東方是5月出的車禍。這是姚壯雄無意中說出來的,他說姚東方當時是想“五一”假期帶兒子出門旅遊,剛出門趕去接兒子,就出了車禍。這就是說,這張X光片子不是姚東方的!

錢力是專家,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張這樣的片子。此前,錢力看過姚東方的詳細病歷,姚東方身高一米七五,而從這張片的骨骼看,片子的主人絕不可能超過一米六五。現在可以肯定,這是一張假片子,是被人調換過的。也就是說,這是一起造假的傷殘鑒定會。

錢力注視著煤老闆羅斯生,心情變得更複雜了。羅斯生的模樣更像個書生,戴一副眼鏡,文質彬彬,講話也很文氣。像這樣的煤老闆,錢力還是第一次見到。錢力與很多老闆打過交道,越有錢的越是牛烘烘,目空一切。羅斯生身上沒有這股銅臭氣,叫他出一筆冤枉錢,錢力覺得有點不應該。但是,他目前也無法左右這個局面,只能靜觀事態發展。

在座的領導與專家,除了他與姚壯雄能從片子上看出問題外,其他人是不可能發現問題的。傷殘鑒定會結束後,煤老闆羅斯生提出要去看看姚東方的情況。

上一篇:“糧心”良心
下一篇:幸福的套娃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