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姑娘仰阿莎的傳說

  在很古很古的時候,在一個山谷中間,有一個綠幽幽的深潭,山的兩邊有蒼翠的樹木和奇麗的花草。井裡的泉水清幽幽,能照得見天空的雲霞、飛鳥,能照得見井旁的樹木和花草。有一天,從東方飛來一群鷺鷥,從西方飛來一群水鴨,它們一見到這個美麗的水井,就想到裡面去找魚蝦,氣得看守水井的地神跳起來吼道:
"呸!你們到這裡來幹哪樣?這不是魚塘,這是仰阿莎出生的地方。明天她就要出世了,你們可不要啄呵!誰敢動她一根毫毛,我就要叫它屍骨不歸家!"
鷺鷥和水鴨,只好夾起尾巴飛走了。
第二天,忽然天昏地暗,電光閃閃,雷聲隆隆,瓢潑樣的大雨落下來了。井裡冒著水泡,發出"波--波--波"的響聲。過了不久,雨止了,天也晴了,五彩斑斕的雲霞,象苗家姑娘繡的奇花異朵,飄浮在晴朗朗的天空。這時候,仰阿莎從水井中冒出來了,成群的蝴蝶圍著她飛舞,數不清的鳥兒繞著她歌唱……大家都在歡樂地慶賀美麗的仰阿莎誕生。
仰阿莎生出來的第一天就會笑,第二天就會說話,第三天就會唱歌,第四天就會織布、繡花。仰阿莎的歌聲,是那樣委婉動聽,飛遍了山山嶺嶺,響徹了村村寨寨。在陰天裡,她的歌聲能驅雲逐霧,把太陽喚出來;在冬天裡,她的歌聲能驅寒逐冷,唱得滿山滿嶺開遍鮮花。蜜蜂聽見了她的歌聲呵,忘記了采蜜;百鳥聽見了她的歌聲呵,忘記了歌唱;青年小夥子們聽見了她的歌聲呵,忘記了手中的活路;姑娘們聽見了她的歌聲呵,一字一句地學唱。
日子一天天地過去了,一年年地過去了。映山紅開了又謝,謝了又開,映山紅開過十八次了,謝過十八次了,仰阿莎姑娘已經十八歲了。十八歲的仰阿莎呵,長得更加美麗啦!美麗的仰阿莎,有一對水葡萄似的眼睛,有一個白茶花似的又白又嫩的臉龐,有兩條錦雞毛似的又細又長的眉毛,有一頭黑絲線似的又黑又亮的頭髮。她穿起自己繡的花衣服,蜜蜂會飛來采花蜜;她穿上自己做的百折裙,那縐折比菌子上的縐紋還美麗。九十九個江略裡的姑娘,哪一個能比得上她;九十九個江略裡的青年小夥子,哪一個不愛她。
仰阿莎長大了,名聲傳遍了天下。求婚的人呀,多得象蜜蜂採花,今天來一群,明天來一幫。他們踩崩了去仰阿莎家的路,踏破了仰阿莎家的大門檻。烏雲見仰阿莎聰明又美麗,為了討好太陽,就想把她說給太陽做老婆。有一天,烏雲飄呵飄呵飄到太陽家,他對太陽說:
"天底下有個漂亮的妨娘叫仰阿莎,太陽,你是天上的有錢人,快把她娶來做一家吧!"
太陽正在吃午飯,聽了烏雲的話以後,連忙把碗筷朝桌上一丟,急匆匆跑到樓腳下去看。只見仰阿莎正在那清幽幽的河水裡洗頭。呵呀!仰阿莎實在太美麗啦!她好比一朵帶露的鮮花,她那白嫩嫩的臉,黑油油的頭髮,那閃閃發光的眼睛,太陽越看越著迷,決心要娶仰阿莎。他高高興興回到摟上,催促烏雲說:
"烏雲呵烏雲,你快快繪我去做媒吧!"
能說會道的烏雲,馬上飄到仰阿莎家。他花言巧語地對仰阿莎說:
"穀子熟了就要打,姑娘長大了就要嫁。太陽是勤勞、勇敢和聰明、漂亮的小夥予,天上最富的就數他家。仰阿莎呵仰阿莎,你要是嫁繪了太陽,榮華富貴就夠你享受一輩子啦!"
仰阿莎本來不愛太陽家的財富,但一聽說他勤勞、勇敢、聰明、漂亮,就有些動心了,後來決定嫁到太陽家。
出嫁的日子到了,烏雲領著仰阿莎去太陽家。他們走到一個山谷裡,遇見一樹櫻桃花。櫻桃花問仰阿莎去哪裡?仰阿莎回答道:
"我出嫁去太陽家。"
櫻桃花搖了搖頭,說:
"太陽長得太難看,鼻孔長牙齒,臉上生疙瘩。你快莫去了,來嫁給我吧!"
仰阿莎有些猶豫了,烏雲花言巧語地欺騙她說:
"太陽是天上出名的美男子,聰明的仰阿莎,你可不要聽櫻桃花的謠言啦!"
仰阿莎和烏雲繼續朝前走,走到一個山坡上,遇見一隻畫眉鳥,畫眉鳥又間仰阿莎去哪裡?仰阿莎仍然回答道:
"我出嫁去太陽家。"
畫眉鳥擺了擺尾,說:
"太陽是個大懶漢,一天到晚睡著不想起,活路不去做;太陽是個大惡人,站也氣鼓鼓,坐也氣鼓鼓,一句話不合他的心意,就把人打來把人罵。仰阿莎呵仰阿莎。你快不要去了,快來我兩個成一家。"
仰阿莎更加猶豫了,不想嫁給太陽了。烏雲又花言巧語地騙她:
"太陽是個勤勞的小夥子,每天天還沒亮就出去做活路,天斷黑了才回家;太陽對人溫和又善良,話還沒出口就笑眯眯,笑過以後再說話。聰明的仰阿莎,你可不要聽信畫眉鳥的鬼話。"
儘管烏雲花言巧語,仰阿莎還是決心不嫁太陽了。烏雲生氣了,伸出長長的手臂,挽住了仰阿莎,一飛飛到太陽家。
仰阿莎嫁給太陽以後,才知道太陽真的是懶漢,成天睡懶覺;太陽真的生得醜,鼻孔裡生著長長的牙齒,臉上長著大個大個的疙瘩;太陽真的很兇惡,他經常把人打來把人罵。這樣又懶又醜又兇惡的人,怎麼能配得上仰阿莎?連鄰居們也忿忿不平地對她說:
"仰阿莎呵仰阿莎,你嫁給又懶又醜又兇惡的太陽,今後的日子怎麼過呀?!"
仰阿莎聽了,一陣陣心酸,一陣陣難過。
太陽娶來仰阿莎以後,如同樹子有了根,刀子有了把;家裡的事有勤快的妻子來操持,太陽比以前更懶啦:有一天,仰阿莎勸太陽說:
"你為什麼不去做活路,天天守在家?即使你的家財有山那麼大,也會坐吃山空呀!"
太陽傲慢地回答道:
"做活路太辛苦,每天風裡來,雨裡去。哼!這樣笨重的活路,我才不幹啦!只要我出門去做理老,出門去講道理,既能出名,又能賺錢,這難道不比做活路強得多嗎?"
太陽決定出門去做理老,可是,家裡那寬寬的田地,找誰來種呢?家裡那眾多的牛馬,找誰來喂呢?太陽見月亮勤勞又老實,就請他來當長工,叫他種田地,叫他割牛草。
太陽出去已經三年了,三年來沒有回過一次家。仰阿莎在家冷清清,見有人從東方來,她焦急地問他們道:
"你們看見太陽沒有?他要幾時才回家?"
這個說:
"太陽被錢財迷了眼,名譽迷了心,誰知他要幾時才回轉?"
那個講:
"太陽在東海邊做理老,替人家打官司、講道理,他嫌了很多錢,生活過得美美的。太陽早就把你忘記了,你再等上三年五載,恐怕他也不會回家,我看你還是改嫁給別人吧!"
仰阿莎聽後,她一陣陣心酸,一陣陣難過……
月亮是一個結實、標緻的小夥子,為人很忠厚,做起活來很勤快。每天每天,天還沒有亮,他就起床做活路,天斷黑了,他才回到家。回到家以後,他又幫仰阿莎挑水,幫仰阿莎春米。
仰阿莎體貼地對月亮說:
"你從天亮忙到天黑,已經夠累了。米,讓我去善;水,讓我去挑,你坐下來好好地休息一下吧!"
不愛多話的月亮,只說了句:"我不累,我不歇。"他仍舊幹他的。
日子相處得長了,月亮愛上了美麗的仰阿莎,仰阿莎也愛上了勤勞、忠厚的月亮。他們商量好了,決定逃出去,到遙遠的地方去安家。
仰阿莎和月亮逃走了,牛沒有草吃,餓得哞哞叫;貓沒有飯吃,餓得叫咪咪……
通桑知道了,就到東海邊去找太陽報信,它見太陽正在那裡講道理,太陽把理片打得"嗒嗒"響,灰塵揚起幾丈高,為了名和利,他"哇哩哇啦"講得滿頭大汗不停歇。通桑著急地對太陽說:
"月亮拐跑了你的妻子,你快回家去吧!"
通桑說第一遍時,太陽根本不相信,連理都沒有理他;通桑說第二遍時,太陽起了疑,兇狠狠地問他:
"你說的可是真話?"
通桑一看太陽不相信自己,就賭咒說:
"假若我騙了你,我就挨雷打……"
太陽聽說月亮拐走了妻子,氣得把手中的理片狠狠地扔在地上,連桌子上的理錢都忘記了取,桌子下的牛腿也忘記了拿,急急忙忙朝家裡跑去啦!太陽邊跑邊暴跳如雷地罵道:
"月亮呵月亮,我還以為你老實,你竟敢拐跑我的婆娘,我若遇到你,一定砍你成兩段;仰阿莎呵仰阿莎,你竟敢和月亮逃走,我若遇到你,一定擂你成泥巴。哼!你們等著瞧瞧老子的厲害吧!"
太陽回到寨子裡,只見別人的屋頂上都冒著炊煙,只有自己的屋頂上已長滿茅草,太陽見了很傷心。太陽回到家裡,見敞開的碗櫃沒有關,用過的鼎罐也沒有洗。太陽氣得一跳三丈高,狗在大門口,他打了狗三棍;貓在火爐旁,他打了貓三拳。太陽氣鼓鼓地罵它們道:
"你們這些該死的笨蛋,為哪樣不守住我的仰阿莎?她現在在哪裡?"
狗汪汪地叫著答道:
"我只知看家,不知守你妻,誰知道她去哪裡。"
貓咪唔咪唔地叫著答道:
"我只知守倉。不知守你妻,誰知道她去哪裡。"
太陽更加生氣了,拿起棍子又要打,抬起腳來又要踢,幸虧貓頭鷹看見了,忿慨不平地對太陽說:
"你快住手,你的妻子逃跑了,怎麼能怪它們呢?誰叫你讓名利迷住了心竅,誰叫你一去三年不回轉,讓美麗的仰阿莎在家裡冷清清……"
太陽拿了弓和箭,要射貓頭鷹。貓頭鷹拍拍翅膀飛走了。太陽氣得莫内何,拔腿就往外面跑,他要去尋月亮和仰阿莎。太陽走了很遠,找了很久,還是沒有找到月亮和仰阿莎。有一天,太陽走到河邊,看見鷺鷥和水鴨在河墾洗澡,他問它們道:
"你們在這裡洗澡,看見我的妻子沒有?"
鷺鷥和水鴨明明看見仰阿莎和月亮逃走了,就是不告訴他:
"我們不認得你的妻子。"
太陽歎了口氣,繼續朝前找。他走到一條田坎邊,遇見烏龜在那裡曬太陽,又問烏龜道:
"你在這裡曬太陽,看見我的妻予役有?"
烏龜直爽地答道:
"看是看見了,不過仰阿莎愛上了月亮,月亮也愛上了仰阿莎,你就找到了她,仰阿莎也不會願意再和你做一家。你還是不要去找了吧!去找也是白費氣力。"
太陽聽了很生氣,狠狠地踩了烏龜一腳。從此,烏龜就變成扁扁的了。
太陽氣鼓鼓地繼續朝前走,來到一個水塘邊,遇見做生意的水獺。他又問水獺道:
"你天天做生意,走的寬,見的廣,你可知道仰阿莎和月亮到哪裡去了?你若告訴我,河裡和塘裡的魚蝦全歸你。"
貪財圖利的水獺,一聽說河裡和塘裡的魚蝦全歸自己,就把仰阿莎和月亮住的地方告訴了太陽:
"仰阿莎和月亮在天涯海角安了家……"
太陽走呀走,太陽找呀找;找到了天涯,找到了海角,終於找到了仰阿莎和月亮。
太陽見了仰阿莎和月亮,他舉起刀來就要砍,張起弓來就要射。幸好仰阿莎的哥哥記莎看見了,他連忙搶走了太陽的刀,奪去了太陽的箭。
仰阿莎理直氣壯地對太陽說:
"你一出去幾年不回家,象繡花針落進水塘裡,我找你找不見。我一年又一年把你等,一年又一年把你盼,砍倒的大樹都已爛成泥,還是不見你回家。嫁男人是為了幸幸福福地生活在一起,誰知我嫁了你卻還是那樣孤單。倒不如在娘家當一輩子老姑娘。"
仰阿莎的話在理,講得太陽啞口無言。太陽就是蠻橫不講理,氣鼓鼓地硬要仰阿莎和他一起回家。仰阿莎死也不願跟太陽回去;仰阿莎願意跟月亮在一起。太陽不服氣,就請理老來講道理。理老把理片打得"嗒嗒"響,清清嗓子說了話:
"仰阿莎和月亮是天生的一對,好比銅鼓配蘆笙。他們兩個相親又相愛,怎麼也不願分離。你要仰阿莎跟你走,除非銅鼓打不響,蘆笙吹不響。還是叫他們賠你三船金,賠你三船銀吧!"
太陽為了難住仰阿莎和月亮,挖空心思對理老說:
"我家的金子能砌成牆,銀子能築田坎,我要金子做哪樣?我要銀子做哪樣?要是月亮能找到兩頭有尾巴的水牛,兩頭有鬃毛的馬,我就不要仰阿莎了。"
哪裡去找兩頭有尾巴的水牛?哪裡去找兩頭有鬃毛的馬?理老問烏鴉,烏鴉"呱呱呱"地叫著把話答:
"我雖飛得高,我雖走得遠,我只見過一頭有尾巴的水牛,一頭有鬃毛的馬。"
太陽以為難住了月亮,心裡樂哈哈。可是,聰明的月亮想了想說:
"這個事好辦,我找來繪他。"
月亮去拉了兩隻水牛來抵角,就成了兩頭有尾巴的水牛。月亮牽了兩匹馬來相踢,就成了兩頭有鬃毛的馬。
太陽沒有難住仰阿莎和月亮,仰阿莎就嫁給了月亮。太陽沒有了仰阿莎,又生氣,又害羞,為了不讓別人看到他那害羞的臉,就射出萬枚銀針來刺人們的眼睛。從此以後,當人們睜著眼睛去看太陽的時候,就會被太陽放射出來的銀針刺得眼花繚亂,看不清太陽的真面目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