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真相

肖雅冰是大學裡公認的校花,追求她的人很多。最後殺入重圍的,是一個叫林洋的小夥子。林洋長得高大帥氣,是學校裡女同學們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和肖雅冰簡直是絕配。林洋一臉陽光般的氣息,只是,在他的右邊臉頰上,有一道不明顯的傷疤。但這傷疤不但不顯得醜陋,反而為他憑添了一股子悍勁。

  林洋的骨子裡也有一股悍勁,行事大膽不守規矩,帶著一種霸氣。正是他的這些東西,深深地迷住了肖雅冰。這天下午,肖雅冰和林洋都沒有課,兩人相約去江邊散步。

  江邊的遊客很多,雖然很熱鬧,但是卻顯得嘈雜。經過一間小巧的咖啡廳時,肖雅冰拉著林洋走了進去。靠著窗邊的一張桌子正好沒人,坐在那裡,外面的景色一覽無餘。肖雅冰正興致勃勃地望著窗外,只聽林洋讚歎道:“真美。”

  肖雅冰深有同感,回應道:“是啊,真是太美了。”說完了,她覺得有些不對勁,轉回頭,只見林洋正盯著自己放在桌上的手,故做姿態地吞著唾沫。原來這小子是變著法地誇自己呢。她急忙將手放到桌子下麵,狠狠地瞪了林洋一眼。

  林洋將一個精緻的盒子放在桌上:“如果你的手戴上這對鐲子,我相信會更美。”說著,他打開盒子。盒子裡擺著一對鐲子,鐲子顏色翠綠,通體不見一絲雜痕,顯得高貴而大方。

  肖雅冰驚喜地叫了一聲,取出鐲子戴在手腕上。林洋笑嘻嘻地問:“你知道手鐲的別名是什麼嗎?”

  肖雅冰一時不解,林洋一臉壞笑地說:“它還有一個名字,叫做手銬。你戴上了它,以後就是我的俘虜了。哈哈哈……”

  肖雅冰心裡甜蜜蜜的,嘴上卻不依不饒。她突然想起一件事,問道:“這對鐲子要不少錢吧?”

  林洋說:“也沒多少錢……咦?”

  林洋一副吃驚的樣子,肖雅冰急忙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只見一個背著蛇皮袋子的老頭,站在窗前,露出驚訝之色,正沖林洋招手。

  林洋丟下一句“你等我一會兒”便跑了出去。肖雅冰猶豫了一下,推開窗子探身出去,正好聽到林洋說:“老爸,你咋到江邊來了?城裡的瓶子不夠你撿了?”

  “你這個臭小子,不用上課嗎?大白天的不在學校。”

  肖雅冰看得清楚,這老頭皮膚黝黑,一看就是常年勞作的人才有的膚色。他大約五十多歲,一身粗布的衣服,看上去很髒。肖雅冰心裡一痛,原來,這老頭竟然是林洋的父親!

  肖雅冰和林洋相處了幾個月,她一直以為,像林洋所說的,他的父親是一家公司的老闆。因為林洋好像很有錢,請她吃飯、給她買禮物,都是選好的,所以她從來沒有懷疑過。沒想到,林洋是在騙她,這個撿破爛的老頭才是他的爸爸。

  肖雅冰再也不想見到林洋,她脫下那對鐲子,放到桌上,向門外走去。走了幾步,她又轉回來,將鐲子放進自己的包裡,然後匆匆離去。

  走了沒多遠,她的手機響了起來,正是林洋打來的。肖雅冰毫不猶豫地掛斷。可林洋鍥而不捨地繼續打來,肖雅冰乾脆關掉了手機。肖雅冰是個浪漫的女孩兒,她憧憬的愛情是美好的,不帶任何的塵俗色彩。假如當初林洋告訴她,他的父親是個撿破爛的,他的家很窮,她同樣會挽著林洋的手,驕傲地做他的女朋友。但沒想到,林洋是個如此虛偽的人,竟然欺騙了她。這幾個月來,他在自己身上花了不少錢,那些錢都是哪裡來的?還不是他父親的心血?

  肖雅冰不由得為老人心痛。她不知道林洋在哪裡買的那對鐲子,也不想去問他。她想了想,徑直來到一家當鋪,問這對鐲子能當多少錢。當鋪的人看了半天,告訴肖雅冰,如果是死當的話,他們願意出兩千塊。肖雅冰吃了一驚,本來她以為最多能當幾百塊,沒想到,林洋對她還真捨得花錢。當鋪願意出兩千,只能證明這鐲子至少值三千。三千塊,林洋的爸爸撿多少破爛才能換這麼多錢啊!

  當了鐲子後,肖雅冰又從自己的卡裡取了兩千,拿著這四千塊錢,她又來到江邊。果然,林洋的爸爸還在,正彎著腰撿別人丟下的礦泉水瓶子。

  肖雅冰走上去,叫了聲:“大伯。”

  老頭直起身子,馬上便認出了她。老人有點不知所措,還有一些興奮。他趕緊把手上的礦泉水瓶子塞進袋子,說:“你是……你是小洋的女朋友吧?”

  肖雅冰把錢塞進老人的手裡,低聲說:“大伯,以後別再給林洋錢了,您得顧著點自己啊。”說完,她轉身就走。老人愣了,好半天才喊:“姑娘,你怎麼給我錢啊?小洋正到處找你呢……”

  肖雅冰逃也似地跑了。回到寢室,室友告訴她,林洋來找了她好幾次,問她是不是跟林洋鬧矛盾了。肖雅冰不答,被問得緊了,忍不住委屈地哭了起來,邊哭邊把事情說了一遍。室友們一聽,都吃驚地張大了嘴。在她們心裡,一直以為林洋的家境很好,沒想到,這一切都是裝出來的。他的父親撿破爛賣的那些錢,才是林洋在學校意氣風發的資本。

  震驚之下,大家七嘴八舌地痛駡林洋。正在這時,有人敲門,打開門一看正是林洋。肖雅冰冷冷地說:“你還來幹什麼?我不想再見到你,從今以後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林洋急了,他大聲說:“為什麼?就因為我有一個撿破爛的父親?”

  肖雅冰有一種被刺傷的痛,她沒想到林洋竟然這樣曲解她。她冷笑著說:“不,是因為你不敢承認你有這樣一個父親,是因為你虛偽。”

  林洋還想說什麼,肖雅冰的室友們已經憤怒地將他推了出去。林洋在外面沉默了半天,突然大喊:“肖雅冰,你敢這樣對我,等著吧,我一定要你好看!”

  林洋的聲音裡透出一種殺氣,仿佛突然間變了個人一樣。肖雅冰不由得驚呆了,原來,這才是林洋的本來面目。室友們也感到了害怕,勸肖雅冰以後小心點。林洋的秘密被戳穿,肖雅冰又甩了他,惱羞成怒之下,說不定他會幹出什麼事呢。

  肖雅冰的心裡也升起一股寒意,她強做鎮定,大聲說:“怕什麼?這是法制社會,他還敢把我怎麼樣?”

  但是,肖雅冰想得太簡單了。第二天晚上,她像往常一樣從圖書館出來,走到僻靜處,突然一輛車駛過,一個人跳下來,一把抱住她將她推到車裡,車子風馳電掣地開了出去。這一切只用了幾秒鐘。肖雅冰嚇呆了,甚至都沒來得及叫喊。好半天,她才反應過來,轉頭一看,坐在她旁邊的正是林洋。林洋臉上那道傷疤不住地扭動,惡狠狠地說:“肖雅冰,你怎麼敢那樣對我?現在,你知道後悔了嗎?”

  這一瞬間,肖雅冰竟然沒感到恐懼,她只覺得一陣憤怒。她大聲說:“林洋,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是在犯罪。我告訴你,一個人沒有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走錯了路,你要想想你的父親,為了你,他……”

  肖雅冰正滔滔不絕地說著,車子停在了一座別墅前。一對中年夫婦正等在那裡,女人拉開車門,笑著說:“是雅冰吧?快下車進屋。我們林洋天天都提你啊。”

  肖雅冰被弄得一頭霧水,難道,這不是一場綁架?只見林洋沖她做了鬼臉,哈哈大笑著說:“肖雅冰,你可真了不起,我本想嚇唬嚇唬你,沒想到你不但沒怕,還想著給我上課呢。”說著他率先鑽出車子,又把肖雅冰扶出來,指著那對中年夫婦給她介紹說:“這是我爸我媽——親的。”

  這時,一個老頭湊上來,笑嘻嘻地說:“我也是他爸,嘿嘿,把你弄糊塗了吧?”

  肖雅冰真的糊塗了,直到坐在金壁輝煌的客廳裡,聽到幾個人給她解釋,她才弄清楚是怎麼回事。

  原來,林洋的父親真的是一間公司的大老闆。林洋五歲時,被一夥歹徒綁架,向林父勒索。後來警察成功地解救了林洋,但林洋的臉上卻被匪徒劃了道傷痕。經過這件事,林父心有餘悸,生怕再有同樣的事情落在林洋身上。跟林母商量後,覺得只有讓林洋在普通人家長大,才會平安無事,總不會有人綁架窮人的孩子吧?於是他們偷偷地把孩子送給別人。肖雅冰在江邊看到的那個老頭,就是林洋從小到大的養父,林洋當然要叫他“老爸”了。

  林洋從來沒對肖雅冰撒過謊,只是這件事沒說清楚而已,結果卻弄出這麼大的誤會。見肖雅冰聽得目瞪口呆,林洋的養父笑著說:“這事也怪我,其實我不愁吃不愁穿,只是一輩子閒不住,去撿破爛也不是為了錢,歲數大了,出去活動活動總能鍛煉一下身體嘛。沒想到偏偏讓你看到了,還好心地給我四千塊錢。”老人說著,把錢掏出來遞給肖雅冰。

  肖雅冰接過錢遞給林洋,抿著嘴笑道:“這錢應該是你的,我把那對鐲子當了,拿這錢幫你孝敬大伯。”

  “你把鐲子當了?就當了這四千塊錢?”林洋瞪大眼睛吃驚地問,“老天,那可是我媽花了十來萬,在巴黎特地給你挑選的啊。明天趕緊贖回來吧。”

  肖雅冰愣住了,怎麼贖啊?當時她只想著多得一些錢,所以,跟當鋪簽了死當,贖不回來了。她氣鼓鼓地瞪著林洋,恨不得撲上去狠狠咬他一口……

上一篇:怕什麼
下一篇:看透你的心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