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愛“騷擾”

自從電視裡曝了光甲醛白菜後,幸福社區的劉大爺坐不住了。為啥?劉大爺住在一樓,窗戶外邊就是一塊空地。可社區太老,沒有正規的物業管理,綠化帶成了垃圾堆。劉大爺是從農村來的,對土地情有獨鍾,這麼好的地,他想利用一下。

這天,劉大爺找來工具,跑到空地上先把垃圾清理乾淨,然後把地翻了一遍。瞅著腳下的黑土,劉大爺開始計畫播種。剛回到屋裡,就聽見外邊有人嚷:“這是誰幹的?”

劉大爺聞聲出門,發現是居委會的張主任。張主任對他說:“有人反映你侵佔公共綠地。”劉大爺一聽撲哧笑了,指著被自己翻過的地說:“我侵佔的不是綠地,是垃圾堆。再說了,居委會也問這事?”張主任不理會這一套,讓劉大爺趕緊停工,省得白費力氣。說完,一甩袖子走了。

劉大爺瞅著自己辛辛苦苦拾掇出來的地,實在不捨得。是誰向居委會反映的呢?往窗外扔垃圾的,無外乎二樓上面的住戶,劉大爺打算做做他們的工作。

這麼想著,劉大爺就爬上了二樓。二樓是一對中年夫妻,聽說劉大爺要在樓下種菜,想了一會兒說:“要不種點茄子吧,我們也愛吃。”劉大爺一看有門,當即就答應了他們:“有菜大家吃。”

告別二樓,劉大爺又登上了三樓。三樓是個四口之家,夫妻倆外加一對雙胞胎女兒。劉大爺把初衷一說,男主人就說:“好好好,有菜大家吃。”這位如此主動,劉大爺還能說什麼,只有點頭的份兒。

很快,四樓、五樓也順利說通。劉大爺一鼓作氣,又爬上了六樓。可敲了好長時間的門,也沒人應聲。印象中六樓是一位小夥子,平時白天不咋出門,晚上燈卻亮到半夜。於是,劉大爺加大力度,接著敲。

還真有了回聲:“誰啊?”劉大爺自報家門。就聽見房間內,一雙拖鞋走來的聲音,打開門,小夥子杵在門口:“什麼事,說吧。”劉大爺往裡瞅了一眼,乖乖,一片狼藉。

劉大爺說明來意,生怕小夥子不同意,又說:“到時你就可以吃新鮮、無毒、綠色蔬菜了。”小夥子搖著頭:“沒必要。關鍵是我垃圾怎麼扔?原來我都是從窗戶往下丟的。”

劉大爺一聽,就對小夥子說:“以後垃圾包我身上,你放到門口就行。”小夥子有點不相信地問:“真的?”劉大爺點點頭:“放心。”“那就行。”話音沒落,小夥子“砰”一聲關上了門。

劉大爺做通了工作,就找到居委會,說明情況後,說:“沒人反對總行了吧?”張主任想了一會兒,只好默許。劉大爺一看張主任同意了,當即就跑到種子公司買了種子。

第二天一早,劉大爺先上了六樓,果然發現小夥子把垃圾袋放到了門口。劉大爺拎著垃圾袋下了樓,扔進不遠處的垃圾桶,就回來開種。剛刨了幾鐝頭,張主任又找來了:“又有人反映你了。”

劉大爺一聽來氣了:“誰也不妨礙,這次又因為啥?”張主任說:“你光把自己窗外的地收拾了,其他住戶窗外的地咋辦?你這邊是‘綠洲’,人家還是‘沙漠’呢。”

這一溜地總長二十多米,劉大爺七十了,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行,就問張主任:“誰這麼不通情理?”張主任指了指六樓:“還是那小夥子。”

劉大爺想不通了,撂下工具,一氣上了六樓,一拳砸在門上:“開門!”很快,小夥子怯生生地把門打開,劉大爺對著小夥子就嚷。小夥子擰著眉頭,好像挺委屈,一個勁說劉大爺搞錯了。

劉大爺感覺事情不是張主任說的那麼簡單。告別小夥子,劉大爺下了樓。還沒等劉大爺開口,張主任就問:“小夥子啥態度?”劉大爺沒吭聲,摸起鐵鍬來繼續幹活,心想,不就是想要好處嗎?就你那點花花腸子,我還不知道!張主任一看劉大爺不理他,站了一會兒就走開了。

沒幾天,劉大爺種的菜就長出來了。因為這是社區久違的綠色,所以不少住戶都過來看,尤其是劉大爺樓上的,更是高興。可讓人奇怪的是,六樓的小夥子愣是一次也沒露面。

劉大爺細心觀察了兩天,發現經常有人拎著大包小包上六樓,每天從小夥子門口拎的垃圾也是大包小包。有一次,劉大爺打開小夥子的垃圾袋,發現垃圾袋裡居然有一把帶血的裁紙刀。

劉大爺正奇怪小夥子是什麼人,張主任又找來了,他指了指六樓:“人家又有意見了。”劉大爺這次沒有直接上樓,卻反問張主任:“是不是你有事啊?”張主任一愣,說:“不信你上樓問問。”

劉大爺早有準備,拉著張主任說:“走,咱一塊上去。”張主任連忙擺手:“這是你和他之間的事。”劉大爺一看,立馬猜出裡邊有鬼,就將了張主任一軍:“你是不是有短兒在小夥子手裡啊?”張主任一聽,歎了口氣說:“好,咱一塊去。”說著跟劉大爺上了樓。

才走到三樓,張主任突然拉住劉大爺說:“你先去,不好處理再下來喊我。我在這兒等你。”劉大爺話也不說,架著張主任的胳膊就往樓上走。走到五樓,張主任說什麼也不上去了。劉大爺一看,連推帶拉硬是把張主任拽到六樓。

劉大爺開始敲門,好一會兒小夥子才開門。開門的一瞬,張主任把臉背了過去。小夥子好像挺驚訝,從門裡沖出來,跑到張主任面前,一下子抱住了張主任。

劉大爺開始糊塗了,拍了拍二位的肩膀:“你們到底玩什麼呢?我一個七十歲的老頭子可折騰不起。”兩人鬆開後,小夥子讓劉大爺屋裡坐。劉大爺跟著小夥子進屋,屋裡到處堆的都是包包盒盒,儼然是一個大倉庫。

三個人剛坐下,小夥子問張主任:“爸,你喝點啥?”一聲“爸”讓張主任的眼濕潤了。小夥子指了指屋裡的物品,對劉大爺說:“我開了家網店,這都是我的貨。”劉大爺雖然七十了,但也算新潮,知道開網店不容易,需要長時間守在電腦前,還要有充足的貨源。

劉大爺掃視了一下四周,朝小夥子豎起大拇指:“不錯呀。”小夥子有些得意:“還行,貨賣得不少,光包裝商品的裁紙刀都用壞幾個了。”說完,看了眼張主任。劉大爺發現小夥子的食指纏著紗布,問:“是不是不小心劃破了?”“就我一個人,沒辦法。”小夥子說。

張主任握著小夥子的手心疼地瞧著,說:“爸知道你是好孩子。不過,以後可不能這麼拼了,要適度地放鬆一下,為了你,爸可是沒少費工夫。”

聽完爺倆的話,劉大爺算是明白了。小夥子叫張俊,是張主任的兒子,剛剛大學畢業。張主任看張俊整天在家閑著,就開始嘟囔他。其實,張俊已經開始計畫創業了,但張主任不理解,終於有一天爺倆爆發了戰爭,張主任說張俊一無是處,張俊摔門而出。張主任一氣之下,就說再也不願意看見他。

後來,張主任知道張俊在六樓租了房子,開起了網店。但張主任發現,張俊太拼命,晚上經常熬夜守店,白天連門也不出,吃飯也是叫外賣,這樣下去,身體怎麼受得了。但張主任還不好意思主動找兒子,只好千方百計,讓人去“打擾”張俊,好讓張俊透透氣。

正好聽說劉大爺要開墾小菜園,張主任實在擔心兒子累壞了身體,於是,就假說是六樓老反映他,讓劉大爺經常去“騷擾”一下兒子。

最後,自然是父子倆重歸於好。張主任承諾再也不給兒子施壓,張俊也保證勞逸適度,聘個下手給自己幫忙,好讓自己騰出時間多活動活動。很自然地,張俊成了劉大爺小菜園的義務管理員。

後來,在劉大爺的帶動下,社區裡的垃圾堆一個也不見了,每棟樓後都成了小菜園。這裡的菜綠色無污染,成了張俊網上的“蔬菜基地”。

上一篇:真相背後
下一篇:強扭的瓜也甜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