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金剛經

清道光年間,山西呂梁山上有一座寺廟,叫“淨慈寺”。比起五臺山那些名寺,這座小廟雖不著名,但香火卻一直很旺,因為寺裡有件“鎮寺之寶”——一本《金剛經》。傳說,這是明代高僧憨山德清手書的真跡,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

  淨慈寺有這樣的寶貝,進香的客人自然不會嫌路遠寺偏,紛紛前來,期望能一飽眼福。但寺中住持——智清長老唯恐寶經磨損,因此不輕易示人。只是,一旦有身份高貴的香客,或是名人奇士,他也就不便拒絕,只好請對方到寺中靜室,將寶經展示一番。

   不久,一位京城高官孟大人回山西老家給亡母治喪,專門派人到淨慈寺請智清長老下山講經超度,還特別囑咐,要長老帶上寶經。智清長老不好拒絕,只得攜了寶經,又帶了寺中兩位身強力壯的僧人一同下山。

  孟大人看了寶經之後讚歎不已,對長老更是禮敬有加。超度之後,智清長老一刻都不想耽擱,一心想著趕緊將寶經送回寺中,生怕夜長夢多。智清長老匆匆上路,孟大人也擔心寶經出什麼差錯,特意囑咐當地知府派幾個衛兵護送智清一行人。

  孰料,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半路上,遇到一夥蒙面強盜。經過一場廝殺,那幾個衛兵敗下陣來,兩個僧人也被砍成重傷。

  智清長老身中數刀,卻一直死死抱住寶經,一個強盜上前對著他的臂膀猛刺幾刀,另一個狠狠掰開他的手指,將寶經搶走後揚長而去。等智清長老被抬回寺中,已奄奄一息,但他還死命攥著一樣東西——原來,那是他用盡最後的力氣扯下的《金剛經》封皮。他拉住師弟智空的手,只說了一個字“經!”就閉上了眼睛。

  幾年之後,寶經被劫一案始終沒有結果。失去了“鎮寺之寶”,淨慈寺的香火日漸零落。智空繼智清之後當了住持,他傾盡全力,到處打聽那本《金剛經》的下落。可是,那夥強盜好像在世間蒸發了一樣,毫無線索。隨著時間的流逝,這起震驚一時的搶劫案慢慢被人忘記了。

  三十多年過去了,一天,門庭冷清的淨慈寺前來了一老一少。老人自稱姓蘇,來自京城,那個年輕人是他的義子蘇權,他們是特意來找智空長老的。接待他們的僧人是智空長老的徒弟慧明,他告訴蘇老伯,智空長老下山講經,傍晚才能歸來,說著請他們進禪房用茶歇息。

  蘇老伯見慧明方面大耳,舉止有禮,覺得這和尚面善,於是漸漸打開了話匣子,告訴慧明,他此次前來是請智空長老鑒別一本經書的真偽。慧明聽後,也不多問,只是默默地安排齋飯。蘇老伯連連點頭,覺得這和尚懂事,討人喜歡。

  蘇老伯和蘇權用齋時,智空長老回來了。蘇老伯不顧飯菜只吃了一半,急忙跑到長老面前,激動地說:“我有一本佛經,是一本梵文的《金剛經》……”

  智空長老一驚:“請問施主,這本經書可有什麼特別之處?”蘇老伯回答,經書沒有封皮。智空長老頗為震驚,急忙請蘇老伯和蘇權到內室,打發走其他僧人,只留下慧明。長老將三十多年前寶經被劫一事告訴了蘇家父子,說完歎道:“幾十年來,我一直尋找寶經,卻沒絲毫進展……”

  蘇老伯淚流滿面,從衣襟裡翻出一個小布包,緩緩打開,裡面正是那本缺了封皮的《金剛經》。一旁的慧明看見,也不禁輕呼了一聲。智空長老拿起經書仔細端詳,突然問蘇老伯:“施主,三十幾年前那樁血案,可是與你有關?”

  蘇老伯平靜了一下,便慢慢道來:原來,三十幾年前,想霸佔寶經的是知府,當時蘇老伯是知府手下的一個武夫——蘇鐵拳。他和其他人奉命跟著管家,蒙面劫走寶經。誰知事成之後,在回去的路上,幾個武夫都動了貪念,想帶上寶貝一走了之。爭執之時,管家說要回去向知府大人告狀,結果被亂刀砍死,剩下的幾個人都想據寶經為己有,一下子殺紅了眼。蘇鐵拳趁亂把經書抓到手裡,逃之夭夭。

  等他逃回家,卻發現家裡被燒了個乾淨,他的妻子和剛滿周歲的兒子生死未卜。他悲痛不已,卻又不敢停留,忍著悲痛倉皇逃離。一路流浪,雖身有寶物卻從不敢示人,唯恐惹禍上身。此後,他天天枕著經書睡覺,形影不離,時常被噩夢驚醒,度日如年。他也想過把經書賣掉換錢,卻總是心虛。不久前,他聽說知府因貪贓枉法被抄了家。他突然醒悟,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有貪念邪念的人終會受到懲罰。所以,他想趁有生之年把經書歸還淨慈寺,以求心安。

  蘇老伯說完,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沉默無語。半晌,智空長老讓慧明把客人帶去客房休息,經書也讓蘇老伯帶著,一切事情等明天天亮後再做決定。

  送走了客人,慧明回來問智清:“為何還要等明天再決定,經書本就是我寺的東西,何不立即拿回?”智空長老閉目打坐,淡淡地說:“惹禍根苗,縱值萬金,要來何用啊!”慧明聽了,便默默退了出去。

  再說蘇老伯在客房裡摸著經書,睡不著覺。一旁的蘇權眼珠動了動,嘀咕著:“這樣的寶貝,白白還給寺裡,真是可惜……”蘇老伯瞪了他一眼,這蘇權原是個流浪兒,三年前拜他為義父,一向聽話,沒想到一知道經書價值萬金,也動了貪心。想到自己因貪念而妻離子散,蘇老先生禁不住心口又隱隱作痛起來。蘇權見了,連忙去找熱水,為蘇老伯燙了隨身帶著的藥酒。這時候突然有人敲門,蘇權答應了一聲便去開門。誰知房門剛一打開,一根鐵棒便落在他的頭上,蘇權哼都沒哼就倒在地上。

  蘇老伯大驚失色,還沒等喊出聲來,來人已經一個箭步躥過來,堵住他的嘴,把他綁起來。他定睛一看,啊!竟然是剛才還笑容可掬的慧明。此時慧明已經打開了《金剛經》,眼裡露出貪婪的光芒。

  慧明把《金剛經》揣進僧袍,又看了看地上的蘇權,只見蘇權後腦鮮血不斷湧出,早就斷了氣!慧明見自己傷了一條人命,緊張得出了一頭的汗,見桌上有個瓶子,想也沒想仰頭喝了幾口。接著,他沉思一下,深吸一口氣,又抓起鐵棒,面色陰沉地朝蘇老先生走去……蘇老伯閉上眼睛,卻聽到慧明一聲慘叫,“噹啷”一聲鐵棒丟在了地上。蘇老伯睜眼一看,只見慧明痛苦地按住喉嚨,身子扭曲著。原來,蘇權想獨吞寶經,竟然在酒裡下了毒。沒想到慧明誤喝毒酒,此時他七竅流血,痛苦地抓住自己的衣服,抽搐幾下便不動了。智空長老聽見動靜趕來,推門一看,大吃一驚,趕忙將蘇老伯身上的繩子解開。蘇老伯一下子撲到慧明身旁,卻見慧明的手臂上有一塊銅錢模樣的胎記。蘇老伯悲痛地喊著:“冤孽呀!我那親生兒子……就有一塊這樣的胎記!”

  智空長老忽然明白了什麼……三十多年前,就在《金剛經》被劫後的第九天,有一個被火燒成重傷的婦人死在了寺院門前,懷裡抱著個一歲大小的嬰兒。智空長老慈悲為懷,收養了嬰兒,那孩子就是慧明。沒想到,竟然是蘇老伯的兒子!

  天亮的時候,寺內為慧明和蘇權舉行了火葬。智空長老念著佛經,心中滿是哀傷:三十幾年來,他一心想把慧明培養成淨慈寺的下一任住持,誰知,一朝貪念,竟落得這個下場。蘇老伯三十幾年來思念兒子,卻沒想到父子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認。蘇老伯萬念俱灰,決定在寺內出家,了此殘生。智空長老點點頭,答應為他剃度。蘇老伯把《金剛經》恭恭敬敬地遞給智空長老,智空長老卻隨手便將經書丟入火中,黯然吟道:“有經無經,俱是虛空,付之一炬,萬事皆空。”

上一篇:匪棋
下一篇:善行千里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