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世上無好人

 外出打工一年整,眼看就要到春節了,劉志打算回家過年。他到街上買了一大包年貨,並特意買了一條防盜內褲。內褲的前面有個帶拉鍊的小兜兒,他把這一年存下的八千塊錢放進去,然後穿上內褲走了一圈兒,雖然被那硬硬的一遝錢磨得挺難受,但防人之心不可無,還是把錢放在內褲裡好。

  忙活完了這些,他這才想起還沒買票呢。不料火車票的預售期改為提前二十天,等他去火車站排隊買票的時候,年前的車票已經賣光了。

  火車票沒戲了,他只好到長途汽車站去看看,這時老鄉“鬍子李”打來電話,說要帶著徒弟“傻牛”開小貨車回家,駕駛室還剩一個座位,正好可以捎上劉志。劉志一聽,大喜過望。鬍子李是個大鬍子禿腦袋,滿臉橫肉,看模樣不像個正經人,劉志對他總是敬而遠之。

  到了約定的日子,鬍子李拉上劉志和傻牛開車上路了,為了省下高速費,車子拐上了鄉村公路。剛剛開到村口,路旁躥出兩條漢子攔住了車,只聽其中一個黑臉漢子喝道:“這是俺村修的路,交過路費!”

  幸好不是搶劫,劉志驚魂未定,趕緊下車給黑臉漢子遞上支煙:“俺們一年累死累活才攢下幾個錢,一家老小都指著它過年呢,大哥們高抬貴手吧!”

  兩個漢子仔仔細細打量了他們一番,再看看那輛破破爛爛的小貨車,最後一言不發地讓開了路……

  繼續趕路,鬍子李誇劉志:“你挺會說話的嘛!”劉志笑道:“人心都是肉長的,世上還是好人多呀!”

  天快黑的時候,車子駛上了山路,一側是山壁,一側是陡崖,車子晃晃悠悠越開越慢,晃得劉志打起盹兒來……

  “吱——”猛的一個急刹車,只見車前站著一個戴眼鏡穿制服的人,那人走到車門邊挺斯文地說:“添麻煩了,給俺們湊點兒錢過年吧?”

  鬍子李驚出一頭冷汗,朝那人嚷道:“有你這麼湊錢的嗎?不要命了!”

  那人冷不丁掏出一支手槍:“要命就不幹這個了!”槍口差點兒杵到劉志的鼻子上,劉志本來就憋著一泡尿,此刻嚇得“嘩”地尿了一褲襠。跟著從一旁又走出個戴著大狗皮帽子的矮個子,手裡也拿著一支槍。見這情景,鬍子李不敢動了,傻牛也給嚇傻了。

  剛才還說好人多,現在就碰上壞人了,劉志哆哆嗦嗦地重施故技:“俺們一年累死累活才攢下幾個錢,一家老小都指著它過年呢,大哥們高抬貴手吧!”眼鏡喝道:“老實滾下車來!再廢話我崩了你們!”

  三個人只好下了車,眼鏡讓矮個子搜他們的身,矮個子猶豫著不肯動手,氣得眼鏡罵了一句親自過來搜。

  眼鏡先是從鬍子李褲腰裡搜出了一萬,又從傻牛懷裡搜出了八千,可從劉志上衣兜裡只搜出二百多。眼鏡不死心,接著往下一摸褲子,摸了一手冰涼,一股臊氣直沖鼻子,氣得他踹了劉志一腳:“慫蛋包!說!錢藏哪兒了?”

  “老闆說工程款沒下來,就發了點兒路費……”

  “窮鬼!”眼鏡又給了劉志一腳,把劫來的錢塞進劉志買的那包年貨裡,提著包進了駕駛室。矮個子跟過來要上車,眼鏡冷笑一聲:“你跟他們做伴兒去吧!”一腳把矮個子踹了個四仰八叉,接著發動了車子。

  正在劉志和傻牛發愣的時候,鬍子李猛地躥上去,撿起矮個子掉在地上的手槍,對準車子就扣了扳機。

  “啪”,輕輕一響,槍口裡冒出一朵火苗兒——打火機!

  原來是假槍!鬍子李膽子大了,丟下打火機撒丫子就追。正上坡的車子提不起速,被鬍子李幾步追上去,抓住門把手躍上踏板,剛剛拉開車門就被眼鏡一腳踹在小肚子上,雙腳懸了空。鬍子李忍痛死死抓住車門,眼鏡冷笑著把油門踩到底,車子吼叫著加了速,鬍子李半截身子拖在路面上,但仍是死死抓住車門不放……後面劉志和傻牛急了眼,抄起路邊的石頭拼命追趕。

  鬍子李看到劉志和傻牛追上來,頓時又來了勁兒,沒等眼鏡抬腿來踢,狠狠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眼鏡“哇”的一聲慘叫,雙手捂住了鼻子。方向盤頓時亂轉起來,車子猛地一拐把鬍子李甩下來,又是一拐撞斷了護欄,翻著跟頭滾下了懸崖,只聽崖底轟的一聲巨響,接著下面就燃起了熊熊大火……

  車毀人亡!追上來的劉志和傻牛都嚇壞了,望著崖下的大火目瞪口呆,忽聽路溝裡有人哼哼,劉志這才想起了鬍子李。

  經過這一番折騰,鬍子李的頭上起了個大包,一隻腳脖子腫了起來,一動就疼得直叫喚。劉志揉著鬍子李的腳脖子歎道:“你那一拳勁兒也太大了!”揉了一陣,劉志扶起鬍子李:“眼鏡完蛋了,這兒不能久留,咱們還是趕緊想辦法下山吧。”

  劉志剛一邁步,只覺得下面又涼又硬,一看才知道尿濕的褲子凍住了,硬邦邦的像鐵皮。傻牛忍不住笑起來:“快點堆火烤烤吧,把那家什凍壞了,你老婆就白盼了!”

  撿了些樹枝枯草,火攏起來了,劉志叉巴開兩腿烤褲襠,不一會兒褲襠就冒起了熱烘烘的臊氣,熏得傻牛捏著鼻子扭過頭去,這一扭頭,正見一個黑影兒晃晃悠悠地向這裡走來。

  “有人來了!”傻牛和劉志趕緊撿起石頭,等那人走近了,借著火光看得清楚,原來竟是參加搶劫的那個矮個子!

  “日你娘的!”傻牛跳起來一巴掌扇過去,“你還敢來找死!”狗皮帽子被他這一巴掌給打飛了,一頭長髮披散開來,竟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女人嗚嗚咽咽委屈地哭起來,把三個大老爺們都哭愣了。

  三個大男人面對一個女人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誰也不敢開口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好在女人自己說起了原委。

  她丈夫姓李,人們都叫她李嫂。李嫂命苦,丈夫身體不好,常年臥病在床,孩子又小,家裡沒有經濟來源,她只好來到山下的縣城打工。可一個女人,苦力也做不來,最後被那個眼鏡雇去賣盜版光碟,說好到年底賺了錢平分。誰知昨天眼鏡去進貨,回來說光碟都被警察抄走了,這一來連老本兒都賠進去了。李嫂一聽就傻了眼,這下子年底別指望分錢了,一家人的指望落空不說,就連回家的路費也沒有了。

  眼鏡告訴李嫂,想回家過年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冒充公家人到山上攔車罰款。李嫂害怕碰上厲害的司機會挨揍,開始說什麼也不願跟著眼鏡去。眼鏡便給她一把手槍形狀的打火機,說只要拿出來一嚇唬准管用。李嫂左右尋思無路可走,只好跟他上了山,原以為只是騙幾個錢,萬沒想到眼鏡竟是搶劫……現在她被丟在山上,大半夜不知怎麼辦才好,走投無路,只好自己送上門來,該打該罰都認了。

  李嫂說完跪下了。三個人大眼對小眼,誰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不知什麼時候,天下起了雪。一片大雪花落在鬍子李鼻子上,激得他一下子清醒過來,沖李嫂喝道:“別傻跪著了,起來跟俺們走!”劉志的褲襠還沒烤幹,現在也顧不上了。李嫂告訴他們山下就是縣城,到了縣城再想辦法吧。

  鬍子李一鼓勁兒站起來,馬上又哎呀一聲坐在了地上。劉志和傻牛趕忙上前攙他起來,一邊一個架著他走。

  雪越下越大,劉志和傻牛攙著鬍子李,三個人不斷地摔跤。開始鬍子李咬著牙一聲不吭,到了下坡又摔了個跟頭,疼得他抱著腳脖子叫了起來。

  李嫂趕忙湊過去一看,原來鬍子李的鞋被汽車拖得撕裂了,腫脹的腳脖子露在外面凍得又青又紫。劉志一看也慌了:“俺娘耶,再凍腳就廢了!”脫下大衣就要去蓋住。

  李嫂推開他說:“那不頂用。”說著蹲下身脫下鬍子李的破鞋,又解開自己的防寒服掀起內衣,把鬍子李的腳塞進了自己的懷裡。

  “不行!不行!”鬍子李一邊擺手一邊掙扎著把腳往回縮。李嫂按著他的腳厲聲叫道:“你想殘廢呀,老實呆著!”接著用力抱緊了鬍子李的腳。劉志和傻牛一見這架勢都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只能呆呆望著李嫂那張給凍得變了形的臉。過了好一會兒,鬍子李的腳暖和過來了,李嫂摘下自己的狗皮帽子把他的腳包好。劉志和傻牛趕緊攙起鬍子李,四個人冒著風雪繼續前進……

  天濛濛亮的時候,四個人終於走到了縣城。路過縣醫院的時候,李嫂站住了:“咱得想辦法給鬍子哥治治腳。”傻牛笑了起來,一把抓下自己的帽子,從裡面掏出一疊錢來:“嘿嘿,幸虧我留了一手,五百夠了吧?”劉志也笑了,原來傻牛不傻呀!

上一篇:茅山兵魂
下一篇:一條“禮”魚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