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婿拜夀

    古時候,某地有個財主,名叫王十裡。人們對他這個名字,有兩個講究?是說他家財萬貫.很富有,在方圓附近十裡八鄉,首屈—指,很出名;二是說他接人待物,看人下菜碟,是個有名的勢利眼。
    王財主膝下無子,只有二個女兒,分別找了三個女婿。大女婿是個文官,二女婿是個武將,唯有三女婿是個無權天勢的農民,家裡很窮。對這個窮女婿,王財主壓根就看不起,認為門不當,戶不對,跟他如花似玉的女兒不般配。但女兒執意要嫁,他也沒有辦法。
    王財主從50歲開始,就要求女兒,女婿們給他過生日、拜夀。每年—歡,不得間斷。這一年農曆十月初十,是他的肋歲生日。照例,都得去拜夀。往年,三女婿去拜夀時,因帶的奪禮面,總受到丈人的白眼看待,心裡很不是滋味。這次,三女婿說啥也不想去了。可是,經不住妻子再三勸解,只得硬著頭皮前去,帶的壽禮無非還是點心、水果和雞蛋。因此,進到丈人那深宅、大院、高門樓,就沒有看到人家有個好臉色。丈人還黑著臉說難聽話:“沒錢算了,買那些東西幹啥,誰稀軍”
    中午吃飯.是一桌宴席:有酒、有肉、有煙,山珍海味俱全,十分豐盛,只是有只大烤鴨還未端上來。這時,王財主發話了:“今年的壽籠不能白吃,得有個條件廣善於阿漢奉承的大女婿和二女婿忙問:“爹,你說吧,啥條件,”王財主說:“吃飯前,你們每人編詩一首.共是四句。但第一句必須有個,大’.第二句有個‘掛’字,第四句有個’伯’字。誰若編出,可以喝酒、吃肉。否則,只能吃飯,不能吃肉、喝酒!”
    聽了這話,文官和武將兩個女婿興高采烈地說:“這有何難,就按爹說的開工廠可是,三女婿心裡清楚:丈人這是在有意刁難自己,因為自己鬥大字不識半升,哪裡會編詩。於是,他在那裡,一直不作聲。
    成竹在胸的大女婿搶先編詩,他指著丈人家高大門樓和上邊掛的兩隻紅燈籠,說:
“丈人家的門樓蓋的大
兩隻紗燈兩邊掛,
這是丈人你住哩,
叫我住我還害怕!”
    很明顯,這首詩是在吹捧丈人的住宅好。王財主聽了,很高興,便說:“好。你這詩編得好,符合條件,你可以喝酒、吃肉”
    接著,二女婿看見丈人家院子裡拴的那匹大白均,也開口編詩:
“丈人家的馬兒長的大
兩隻銀蹬兩邊掛。
這是丈人你騎哩,
叫我騎我還害怕”

 

    王財王一聽,很滿意,說到:“好,你這詩也不錯,你喝酒吃肉去吧”

    現在該輪到三女婿編詩了,手裡捏著兩把汗的他,心裡著實很焦急。心想:今天可要丟人了。不料,恰在這時,正在廚房和母親一起做烤鴨的三女兒,為給自己的女婿解圍,便催促母親;“娘,烤鴨熟了,快端去讓他們吃吧.別聽我爹在那裡說長道短啦I”
    財主婆是財主的原配妻子,個子不高,也不俊俏,臉盤像個扁南瓜,兩個耳朵還綴著兩隻大耳環,肥胖的身子走起路來一搖三晃.活傷一頭大母豬。她聽了女兒的話,覺得有理.
急忙用調盤端起烤鴨就向門外走。三女婿一見丈母娘定出門來的可笑樣子,觸景生情,便對丈人說“有了,我也來一首”:

“丈母娘,長的大,
兩隻耳環兩邊掛。
這是丈人你要哩!
叫我要我還害怕!’


    王財主一聽,很惱火,可是人家的詩完全符合條件呀[因此,有火也不能發作。侗他並不比心,暗想:我就不信難不住他。於是,他眼珠子一轉,計亡心來,說道:“再來一首
    這首詩,雖然仍是四句,但王財主規定的條件更苛刻,難度更大。:他要求第一句詩裡要有“圓又圓’’三字.第二句詩裡要有“少半邊”三寧,第三勺詩裡要有“鬧吵吵”三字,第四句詩裡要有“靜俏悄”三字。   編詩開始,仍是大女婿允說:
“十五月兒圓又圓

過了十五少半邊。
滿天星星鬧吵吵,
雲彩遮住靜悄悄。


    老丈人—聽,點頭稱讚:“這詩沒說的
緊接著編詩:
一顆西瓜圓又圓.
一刀切開少半邊。
紅瓤黑子鬧吵吵,
吃到肚裡靜悄悄


    老丈人聽了,還是讚不絕口,點頭通過。下邊.又輪到三女婿編待丁。有了第一次的經驗,這回他還是緊緊圍續老丈人家的享做文章。他脫口說道:
“丈人丈母圓又圓.
死上一個少半邊:
兒女哭得鬧吵吵,
一齊死了靜悄悄。


    三女婿的這詩,雖然只是個假設,但比起大女婿和二女婿的詩來,更生動、有趣,逗人發笑。王財主聽了,很生氣,卻又挑不出人家這首詩的毛病.只得忍氣吞聲地說:“也算,那
就也吃喝吧”
    這個故事說明,勞動人民智慧無窮。被人瞧不起的三女婿,雖然是個農民,沒有文化.也不會阿談奉承,但他編詩.有的放矢,具有辛辣的諷刺意味。聽了,不禁令人捧腹大笑。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