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財真奇妙

“天外天”酒樓的轉兌啟事已經貼出去半個月了,來探問的人不少,可真正動真格談價接手的愣是沒有一個。老闆李運來眼看著一天天地賠錢,不禁心似油煎。為了減少開支,他連廚師都給辭了,自己上灶掂起了炒勺,多年前李運來可是圈內小有名氣的大廚。

  這天午飯當口,一個三十多歲的高個男人踱進了“天外天”。正坐在大廳獨自愁悶的李運來抬眼一看,原來是連著幾天都來的一個熟客。他沒敢怠慢,忙堆著笑臉迎了上去,並招呼過來一個服務員拿了功能表請他點菜。男人沒接菜單卻對著李運來吐出一句話:“我今天不吃你們的菜,我要吃下你們的酒樓!說吧,什麼價外兌?”

  李運來聞言,立馬明白了這個男人為什麼會這幾天連著在“天外天”吃飯了,原來他是在考察行情,看來這酒樓外兌今天是有門了。李運來和高個男人面對面坐了下來,進入“談判”狀態。

  很快,交易的價格就敲定了,那男人出的價格可以說不算低,但他另外附加了一個條件,那就是要李運來在“天外天”繼續為他做三年廚師,工資按全市最高的開。

  交易價確實吸引人,再說李運來把這酒樓兌出去了一時還真是找不到什麼合適的事做,當廚師也算是重操舊業,何況還能拿最高工資呢?兩人一拍即和。

  “天外天”酒樓稍做整改便重新開業,新老闆叫靳銳意。

  李運來降格成了打工的廚師,心理上一時有些不大平衡。好在靳老闆看上去似乎有點缺心眼,不但給了他全市最高的工資,還給了他許多大權,廚房裡的一切事務歸他說了算!時不時還領了就餐的客人到廚房裡介紹給他李運來。更為荒唐的是,靳老闆還對來客說,你們好生巴結點兒李師傅,他可是大權在握,隨便把每盤菜多下點料給你們占點便宜,我可是沒辦法知道。如此一來,李運來心理上多少好受了點。於是,每逢有客人,他就拿酒樓裡的料可著勁地給對方多下,以贏得客人對他的讚譽和好感,漸漸地有很多熟客成了他的朋友,來了酒樓直奔廚房和他親熱地打招呼,又是敬煙又是恭維的,弄得他好像又成了酒樓的老闆一樣。靳老闆見了不但不惱,反而常常當著客人的面誇李運來:“我們李師傅,手藝好是沒得說的,更重要的是他心眼好,愛交朋友,你們看他給你們炒的菜多實在呀!”。李運來當面謙虛,心裡卻在發笑:老闆真是個二百五呀,誰都知道開酒店在內部管理上抓住廚房節省原料是關鍵,你卻這樣任我浪費,恐怕到時候你比我賠得還要慘呀!可別連我的工資都開不出來了。

  酒店開的時間越長,李運來的權力也越來越大。有時候有大客戶來訂很多桌酒席,竟然連靳老闆都不找,直接就跑進廚房和他談妥了。靳老闆不但不怪罪他反而還說他夠朋友,有能力,能獨當一面為他分憂,使他能安下心來能在外面朵拉客,還許諾說年終要給李運來分紅包。李運來心想,這靳老闆真是病得不輕!。

  一年過去了,出乎李運來的意料,“天外天”不但沒賠垮,生意倒是一天比一天興隆了,客人多得到了頭一天就要預定第二天的座位的地步。李運來整天累得筋疲力盡的,心裡產生了絲絲恨意,你生意好害我多幹活,我還要多浪費料替自己交朋友。於是李運來變本加厲地多下料,他自己粗粗估了一下,每天浪費的怕是有三百多元的料呢。但這樣一來他確實得了不少實惠,很多知道內情的常客都成條地給李運來送煙,李運來再也沒自己掏腰包買過煙。李運來得了實惠,開始在為靳老闆祈禱:你可千萬別搞垮了酒店呀,我上哪去找這樣的好差事呀。

  兩年過去了,“天外天”變得大紅大紫。人們口碑相傳,說在“天外天”吃飯價廉物美,質高量大。市里許多住得很遠的人都慕名而來。生意好,李運來得的實惠就越來越多。他權力大得驚人,有時候給朋友桌上加個菜,他連問都不用問靳銳意一聲,直接就上了。熟客投桃報李,送的煙加小禮常常就和李運來的工資不相上下了。李運來開始有些提心吊膽了,靳老闆要是哪天突然醒悟了,還不把他給開了呀!真是那樣的話,到哪還能找到這樣好的活計呦。

  說著話三年就過去了,“天外天”已奇跡般地由當初的苟延殘喘慘澹經營變成了今天的欣欣向榮日進鬥金,成了全市知名的品牌餐飲店了。

  這日,是李運來給靳銳意當三年廚師簽約期滿的日子。送走最後一撥客人,已經深夜十一點了。李運來又劃拉出了兩個菜喊上靳銳意說是和他話別。靳銳意也不含糊,從吧臺上拿過一瓶五糧液就和他對飲起來。酒至半酣,靳銳意從上衣兜裡掏出了一個紅包拍在了李運來的桌前:“老李啊,這三年來感謝你為我創造出了一大筆財富,這個紅包是我的一點謝意!”李運來瞥了一眼紅包,厚厚的,足有四五千塊錢的樣子。他太感動了,反正就要離開這兒了,索性張嘴說出了一番肺腑之言:“靳老闆,你真是心眼太好了。但我勸你一句,做生意的人還是要留有三分狡詐的,像你把廚房的權利都下放了給我,就有點不妥當。你要是親自把關,恐怕每天要節省出不少料呢,那樣你的利潤就更大了。以後可要留意了,太實在了要吃虧的……”

  “哈哈哈……” 靳銳意一陣爽朗的大笑打斷了李運來的話語。他仰脖咽下一滿杯酒,隨後放下酒杯接著說:“今天酒喝得高興,就憑你剛才善意勸諫我的那幾句話看得出你也是個心眼不孬的人,我乾脆就把事給你講透了,你先聽我講一段經歷。”

  早幾年我就做過買賣開過門店,但和你一樣賠了,甚至比你賠得還慘,就差沒賣老婆孩子了。事後我琢磨,咱也是一心一意做生意全心全意為顧客呀,買賣咋就這麼不好做呢?我冥思苦想這其中的玄妙。有天我腰疼,到診所去做針灸。那個診所的大夫針灸技術特別高,病人到他那基本做幾次針灸就好了。那天我一進門卻被驚愣住了,那個大夫犯了胃病正疼得在床上打滾。此時正是午休時間,所以診所裡沒有一個病人。見我進來,他央求我把他從床上扶起來。他拿過銀針準備為自己針灸治胃痛。他抖著手往自己的穴位上紮了半天,疼得只咧嘴,結果以為自己是紮好了,哪知手一松,那銀針卻自己倒了,一看,才紮破了一點皮,根本就站不住。他苦笑著說:“醫生卻看不好自己的病,原來紮自己和紮別人不一樣,下不了手呀。”

  一語驚醒夢中人,我悟出了一個借力生財的獨特方法。我觀察你經營的“天外天”酒樓之所以虧損,根本原因是你沒自己的獨特經營手法,不能吸引顧客。所以,我就想用我的“借力生財”法在“天外天”試一試。於是,我盤下了它,並且把廚藝高超的你雇為我的廚師。我故意給你很大的權力,利用你不平衡的心理“浪費”我的原料,讓顧客得到最大的實惠,創出了“天外天”的特色。表面上看,我是利少了,別人賺三分我只能賺一分。但是你沒往深了去想,別人一天毛利一千,可我的生意好呀,毛利一天就要有四千的,算總帳我還是最大的贏家。呵呵,就這樣,這三年你間接地替我賺了不少錢,讓我自己下手去“浪費”我的料要我命我也是做不出來的,這關鍵的一步必須借你的力呀!

  靳銳意又是一陣大笑,李運來聽得驚歎不已恍然大悟,他感歎一聲:“老話說‘千種買賣,萬種門道’,看來這做生意的門道真是深奧玄妙呀。佩服,佩服!”

  靳銳意又和李運來碰了一杯酒,誠懇地邀請李運來繼續在“天外天”做廚師。李運來搖了搖頭:“我不能一輩子都打工呀,這做買賣的門道我也要去學學的!”

  “天外天”又雇用了新的廚師,生意依然紅火如舊。

  轉眼又過了兩年,傳來消息,重新下海的李運來做生意也發了,但不知他具體做的什麼,也不知他用的是什麼辦法做活的。這做生意的門道呀,那是有千途萬徑的。

上一篇:看透你的心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