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暴安良的陳大俠

    傳說,很久以前,山東某地有位俠客,姓陳.名正,字安良。此人身材魁梧,力大無窮,經高人指點,練就一身武功。特別是他那雙鐵砂掌.好生了得,被擊中者.非死即殘,無人能敵。他性格剛強,無私無畏,最喜歡打抱不平,除暴安良‘:因此,被譽為“陳顫大快”、“正義俠客”。
    陳太快出身寒門,他生下不久,父母因饑寒交迫先後去世,陳文良便成了一個孤苦件汀、無依無靠的孤兒.流落街頭,以乞討為生。後來.被蛾眉山懸空寺一位游方和尚收養,帶回
山中,教他練功習文。一轉眼,十八年過去了,陳安良長大成人,相貌堂堂,威武雄壯。一日,師傅把他叫到跟前,語重心長地說:“你跟我久居深山,並非長遠之計。依我之見,還是下山闖蕩一下,幹一番事業,但是要匡扶正義,不得欺壓百姓,切記。
    安良聽了,問道:“師傅,我從小離家上山,家在何方不記得,讓我到何處安身呢?”
    師傅說:“男兒腳下千條路,天涯何處不是家。不過,你家就在。山東濟寧夏鎮南莊關帝廟,你可到那裡去找嗎。
    安良謹遵師命,揮淚告別。一路上饑餐渴飲,曉行夜宿.不辭典苫。這—天,終於來到自己的家鄉夏鎮南莊艾帝廟。適逢關帝廟廟會,大街上人山人海,摩肩擦背,非常熱鬧。久居深山的陳安良,哪裡見過這場面,不由得心情氣爽,四處遊覽觀望。只見銜市上挑擔的、推車的、列拳的、算封的、文藝的,應有盡有,叫賣聲,吃喝聲,此起彼伏.好不紅火。陳安良看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正看得興致勃勃,忽聽得前面人聲喧嘩,還傳來女子撕心裂肺的呼救聲。安良心想: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難道還有人敢胡作非為不;成待我上前看個究競,來到近前,只見一女子正被幾個彪形大漢團團因住,嘻皮笑臉對女子動手動腳.肆意調笑取樂。
    目睹此情,安良怒火中燒,厲聲喝道:“住手,不得無理。光天化日之下,豈容爾等胡鬧廣那幾個無賴之徒抬頭一看,是個年輕後生,根本沒放在眼裡,心想:哪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娃,狗逮老鼠.多管閒事。便不屑一顧地喝道:“快快滾開,免得受皮肉之苦[”
    “滾開,沒那麼便宜。安良說,“你小爺今天偏要管管你們這號人”那幾個無賴之徒中有個外號叫拼命三郎的,卷起袖子說:“嘿,這小子的口氣還挺大哩,待我來教訓教訓他廣說著,一個箭步槍上前來,照準安良的面額打來一拳,安良不慌不忙揮起右手一擋,卻見那傢伙“哎喲”一聲,路跟路跪倒退了幾步,倒在地上,跌了個狗啃泥。一隻手像被扭斷了的豬蹄在拉著,疼得他殺豬似的亂叫喚。另幾個歹徒一見,都傻了眼,一個個呆若木雞,哪個還敢近前。其中有個長著三角服、一臉橫肉的歹徒看見這陣勢,知道硬碰不行,斷難取勝。於是,他眼珠子一轉,計亡心來,壯著膽子走上前對安良說:“我們年紀比你大,人數比你多,一齊上去打你,難免惹人笑話。這樣吧,我們有一對金絲猴,善於打鬥,你敢跟它們比試比試嗎?”
    陳安良武功高強,年輕氣盛,哪會把兩隻毛猴放在心上。他嘿嘿一笑,很輕蔑地說:“別說兩個猴子,就是兩隻老虎,這夥歹徒聽了,暗暗發笑,心想:別逞能,這回你可上了我們的圈套
    決鬥開始,三角眼打了一聲“咆哨”,只見兩隻金絲猴張牙舞爪、兇神惡煞地猛衝過來,一前一後,一攻一守,氣勢洶洶。明眼人一看便知,這倆猴子訓練有家,非等閒之輩。但安良心中有數,他又開雙腿,穩紮穩打,舞動雙拳,還未等那猴子近前,就打出一套八封鐵砂掌,雙拿擺動,呼呼生風。那兩個猴子也不示弱,它們又是嘴咬,又是爪抓,前後夾擊,配合默契。雙方大戰六十個回合,仍不分勝負。這時,陳安良意識到,對付這兩個狡猾的猴子,不能強攻,只能智取,必須打亂它們的章法,方能取勝。想到此,他有意賣了個破綻,縱身跳出田外,順手抄起一個生意人的扁擔,猛然向空中拋去。那倆猴子以為要用扁擔打它們,就雙雙縱身跳起去槍奪扁擔。安良瞅准這個機會,說時遲,那時快,猛撲上去,以迅雷不及俺耳之勢,兩手各抓住一個猴頭,用力猛一碰撞,只聽“昧咳”一聲,好像翅西瓜一般,將兩顧猴頭撞在一起。眨眼之間,猴頭腦漿崩裂四滋,嗚呼哀哉,死於非命。可憐,兩隻金絲猴就這樣成了那夥惡徒的犧牲品。
    眼見倆猴當場斃命,那幾個惡徒怎肯甘休。他們仗憑人多勢大,一擁而上,要跟安良拼個色死網破。但他們這些傢伙,因與官府勾結.乎日裡欺男霸女,作威作福,無人敢惹。可
是今日遇見高手,他們這些酒囊飯袋,哪裡是陳大俠的對手。陳大快不費吹灰之力,將他們一個個打得東倒西歪,鼻青臉腫。三角眼一見情況不妙,帶領眾惡徒撒腿就跑.抱頭鼠竄,只恨自己的腿短,生怕跑得慢了,再挨揍。
    趕走惡徒,救出女子,眾百姓拍手叫好,都說:“這個後生真中,可為咱老百姓出了口氣,不愧是個正義俠客廣陳安良回到村裡,一無親人.二元住房,無處安身。但村裡老年人一聽說安良回來了,還在城裡打抱不平,懲治了惡人,紛紛前來祝賀,並為他安排了吃住的地方。從此,安良白天為人做工掙錢糊口,夜裡練功刁武,如遇不平之事,他都敢仗義執言,主持公正,打擊邪惡,保一方平安。
    秋去冬來,日月如梭。轉眼過了幾年,陳大俠的名聲越來越大,擁護他的人越來越多。縣太爺雖然對他根之入骨,但固有百姓保護,官府也拿他沒有辦法。有一天,關帝廟村來了個和尚,進襯後就打聽陳安良在哪裡:安良聽說,接見了這個和尚,但他怎麼也想不起在哪裡見過,更說不上認識。便問道:“這位師傅找我.有何見教?”那和尚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特來向你討教1”接著,又說,“那年,你在此處廟會所打的那幾個人中,有我的徒弟,那兩隻本領高強的金絲猴.也是我所馴養的,竟然都死在你的手下。此仇不報,我枉為師傅。今日,特來教訓教訓你,以消我心中之根
    有道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n”陳大俠聽完和尚的一番話,意識到這將是又一番頒殺。但他義正辭嚴地說道:“你身為出家之人,理應行善積德,不該助約為虐,更不應該根護徒弟,橫行霸道,做壓百姓。今口,既然你來報仇雪恨,我會奉陪到底*就請動手吧廠說罷,二人就在廟院內訂鬥起來,你來我往,忽上忽下,從清晨一立打到午時,從午時又打到黃昏,前後力鬥了上百個回合,木見分曉,眼見日落西山,天色已晚,二人方才罷手.決定改口再戰*
    翌日清晨,二人吃過早飯,又在廟院內交起子來。戰到五十個回合,那和尚瞅見安良一個破綻,使出自己的二指彈功,猛向安良的肋下戳其.安良總閃身間身後一棵大松樹後面躲過。那和尚由於用力過猛,競把自己的兩根指頭插進樹身二寸深。安良眼明手快v縱身一躍,劈出一手鐵砂掌,只聽撲哧一聲。將和尚插進樹身的兩根指頭齊刷刷砍斷,直疼的”亂叫,像豬叫一般。此時,受傷酌和尚哪裡還有心再戰,捂著血淋琳的手狼狽逃竄。臨走時,對安良說:“陳大俠武功高強,名不虛傳。老朽無能,甘拜下風
    這場惡戰,大長了陳大俠和眾百姓的志氣,大滅了那和尚不法之徒的威風,保住了一方平安。從此,陳大俠的名聲遠揚,威震四方。當地,那些橫行霸道、為非作歹的歹徒再也不敢興風作浪,欺壓百姓了!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