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離婚”的背後

這天傍晚,紡織女工趙桂花下班回家,推門一看,不由驚呆了:只見飯桌上擺滿了豐盛的菜肴,丈夫高曉峰身紮圍裙套袖,已將酒杯擺好,正喜滋滋地等著她呢。桂花一愣:咦?今天是什麼日子,曉峰他……

高曉峰今天情緒特別好,伸手接過妻子手包,又在妻子臉上“啪”地親了一口,這才說道:“桂花,今天有喜事要告訴你……”

“啥喜事兒你快說!”桂花受丈夫情緒的感染,一邊脫外衣,一邊迫不及待地問。

丈夫在市機械廠工作,由於廠子不景氣,這半年來幾乎天天在家,整天眉頭緊鎖,長籲短歎,很難見他有個笑模樣,今天有啥喜事讓他這樣開心?

桂花落了座,高曉峰給妻子滿上一杯二鍋頭,自己也滿上,舉杯說道:“來,桂花,為我們的苦盡甘來乾杯!”說完,率先將酒灌進喉嚨裡。

桂花沒有幹,含情脈脈地望著丈夫道:“曉峰,啥事呀?看你神秘兮兮的,你說了我就幹!”

高曉峰執意讓妻子幹了再說。桂花無奈,佯裝生氣地瞪了丈夫一眼,揚脖將酒喝下,直嗆得咳嗽連連。高曉峰連連說好,又給妻子滿上,說連幹三杯他就說。桂花不想掃丈夫的興,說聲:“你要灌醉我呀!”還是硬著頭皮喝了。

桂花從未喝過酒,特別是白酒,三杯酒下肚,只覺得暈暈乎乎,臉也潮紅起來,原本那漂亮的臉蛋兒更加嫵媚動人:“曉峰,說吧,這回可再別賣關子,也讓我高興高興……”

高曉峰連連答應著:“好好好。”順手從衣袋裡拿出一張紙。桂花接過一看,嬌若桃花的臉頓時變得煞白,驚得大張著嘴半天沒有閉上!原來是一張“協議離婚書”!

“天哪!這、這就是你要告訴我的‘喜事兒’?!”桂花見丈夫如此愚弄她,不由得惱上心頭,“霍”地站起身,將協議書“啪”地往桌上一拍,高聲斥道:“高曉峰!你、你也太過分了!”說完捂住臉,一頭撲到床上大哭起來。

高曉峰隨後跟了過來,一個勁兒地賠不是:“桂花,你、你聽我說嘛……”

“我不聽,我不聽!你想離婚,明明白白地說好了,何必來這一套!”桂花哭得十分傷心。

高曉峰從衣兜中掏出一封信,放在桂花面前道:“桂花,是這麼回事:表哥從日本來信了,他已為我找好了工作,但條件必須是未婚青年。我不想放棄這次機會,我想趁著年輕出去拼幾年,賺一大筆錢,將來回來買房子、買汽車,也讓你享清福,省得你整天風裡雨裡三班倒,受那個活罪……”

桂花聞聽是這麼回事,不再哭泣,拿過日本的來信,反復看起來……丈夫說的不假,他想出國掙大錢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如今廠子不景氣,驢年馬月才能有個出頭之日?丈夫頭腦聰明,有技術,又有表哥幫扶,出去肯定錯不了。只是這離婚……

桂花坐了起來,擦乾眼淚,疑惑地說道:“去日本非得要離婚嗎?這是啥狗屁條件!我不想拿婚姻當兒戲……”

高曉峰忙解釋道:“哎呀,桂花,看你想哪去了!咱能真離婚嗎?我捨得了你嗎?咱是做做樣子,為的是糊弄糊弄小日本,先把工作拿到手再說!”

桂花聽丈夫說的也有道理,答應容她考慮考慮再說。二人重又回到了飯桌上,這頓飯吃得一點沒滋味!

“假離婚”的事很快傳到了桂花的娘家,也傳到了她的好友那裡。娘家人和好友沒有一個不反對的。有的說這是不是高曉峰設的一個圈套?他去了日本,不回來咋辦?再說,離婚一經政府有關部門蓋章,就具有法律效力,法律可不承認什麼“假離婚”!

桂花為難了。離婚吧?自己不願意,儘管是假的;不離吧?丈夫又去不了日本。這可如何是好?這些天趙桂花一直處在極度矛盾痛苦之中。經過幾天的思想鬥爭,她決定答應丈夫的要求,成全他的日本之行。她相信他們的婚姻基礎,相信高曉峰不會騙她,因為她知道,丈夫是那樣地愛著自己!

高曉峰見妻子如此深明大義,理解他,支持他,感動得熱淚漣漣,再一次指天立誓:他若心存異心,天誅地滅!

高曉峰與趙桂花是中學同班同學。高曉峰傾慕趙桂花的善良貌美,一直暗暗追求她。高中畢業後,兩人都未考上大學,雙雙進廠當了工人。一次,鄰居為趙桂花介紹了一個大學生,小夥子長得挺帥,家庭條件也好,桂花甚是滿意,答應先處朋友。高曉峰聽說後,將她約至家中,桂花正想將自己戀愛的事告訴高曉峰,讓他死了這份心,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高曉峰竟在給她喝的飲料中做了手腳,強行與她發生了性關係!

桂花醒來後痛不欲生,狠狠地搧了他兩個巴掌,說要去告他。高曉峰慌了神,跪在地上哭求桂花原諒他,說自己實在是太愛她了。為表心跡,他用刀當場剁下一個小指頭,在一塊白布上寫下了一個大大的“愛”字。

桂花心軟了,問他愛自己什麼?高曉峰毫不猶豫地回答:“什麼都愛!”“那……我要是萬一身殘了或者不能生育,你還愛嗎?”“愛!你就是一個植物人,我也愛你永不變!”並指天立誓:“將來如違諾言,天誅地滅!”

桂花深受感動,大哭了一場,也就答應了高曉峰的婚事……

果然,婚後高曉峰並不食言,時時處處體貼她,呵護她。如今丈夫為了日後能過上好日子東渡日本,這也是迫不得已的事……

高曉峰開始了赴日前的準備工作。去日本需交各項費用30萬元,夫妻二人開始了艱難的籌錢。該借的都借了,該賣的也都賣了,包括他們住的房子,30萬元總算湊齊了。高曉峰揣上離婚證,帶著五光十色的夢想,東渡日本打工。

由於房子賣了,桂花無處安身,只得回了娘家。

高曉峰東渡日本後,開始書信、電話往來不斷。後來漸漸稀少了,再後來乾脆就沒有了。癡心的桂花惦念著遠在異國他鄉的丈夫,多次去信問詢,結果都如石沉大海。這下桂花有些沉不住氣了,女性的敏感使她隱隱感覺到高曉峰變了心。但她還是一廂情願地告誡自己:沉住氣,先莫下結論,曉峰說不定工作太忙……

正當桂花為高曉峰的變化而傷神的時候,破屋偏遭連陰雨,她所在的紡織廠倒閉了,趙桂花成了一名下崗女工。下崗後,一些親友紛紛找上門來討要借款。趙桂花無奈又給高曉峰去信,讓他寄些錢回來還債,結果仍音訊皆無。桂花這下蒙了,將近20萬元的欠款,讓她一個下崗女工如何償還!痛定思痛,趙桂花這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被高曉峰騙了,所謂的“假離婚”完全是一個圈套!為的是以此甩掉自己,達到真離婚的目的。

趙桂花欲哭無淚,再也經受不住受騙與失業的雙重打擊,終於病倒了!多虧了父母家人的及時救治和多方開導,她才慢慢康復。病好後,為了生計,她擺了個水果攤,勉強維持生活。

轉眼三年過去了。這一天,趙桂花聽說高曉峰發財回來了,在南湖社區買了一棟商品房。她當即決定去找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算帳。

三年不見,高曉峰已是今非昔比。西裝革履,手指上還戴著鑽戒,一副富商的派頭。一見桂花來訪,他先是一愣,隨即平靜下來,熱情讓桂花落座,並從冰箱裡拿出飲料請她喝。

見到高曉峰,趙桂花心裡一時百感交集,如打翻的五味瓶。她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想與他好好談談:“曉峰,你回來了,咋不告訴我一聲?”

“我……這不忙著安家嗎?”高曉峰搪塞道。

“你為什麼不回我的信?你以為我們真離婚了?”趙桂花責問道。

“那、那是自然……”

“你!難道你忘了當初的誓言?難道你不怕遭‘天誅地滅’的報應?你的良心讓狗吃了?!”

趙桂花再也無法克制滿腔怒火,“霍”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掏出當年高曉峰血書的“愛”字白布,二目如劍,直逼高曉峰。

高曉峰心虛了,避開趙桂花灼人的目光,自我解嘲道:“桂花呀,有些事是難預料的。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我承認欠了你的,我決定還你,給你30萬如何?”

“高曉峰!你不要以為手裡有倆臭錢就可買動我,這件事兒咱沒完!”

“沒完又咋的?要知道,我手裡有你簽字的離婚書,我們不再有任何關係!”高曉峰竭力狡辯。

 

上一篇:真假玉鐲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