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世奇人

 在海南省東方市感城鎮居住著一位叫唐江山的“二世奇人”。

  據唐江山父母及村裡老人說:唐江山3歲時(1979年)的某一天突然對父母說:“我不是你們的孩子,我前世叫陳明道,我的前世父親叫三爹。我們家在儋州,靠近海邊(在海南島北部,離東方市160多裡)。”他還說他是在“文革”期間武鬥被人用刀和槍打死的。

  更為奇怪的是他竟然能講一口流利的儋州方言(儋州人講軍話,一種由不同方言形成的特殊地方方言)。

  唐江山現在20多歲,已婚,有一男一女,是兩個孩子的父親,長大成人了。

  前世刀槍疤痕猶在

  唐江山說:“聽大人說,我從三四歲時候起,就曾多次對父親說,‘我不是這裡人,我的家鄉是靠近港口的’,‘我不是東方人,我是儋州(即儋縣)人,名叫陳明道,家居儋州新英鎮黃玉村,我知道父親叫三爹’。黃玉村附近有一個村叫××村,這兩個村人多地少,經常因土地糾紛而動武械鬥,械鬥打架時用刀用槍甚至用手榴彈。以前兩村結仇很深。我是被××村人打死的。不過這次打死不是雙方械鬥。1967年9月的一天,我(陳明道)當時是村裡的共青團支部書記、民兵幹部,那天因我們村的碾米機沒有油,我們8個人外出買柴油。外出前,村裡的父老叫我們回來時走小路不要走大路,我們不聽,想不到會被對方打。回來時果然被對方襲擊打死了。8個人中死了6個,另外一個逃回村,一個重傷。我被擊中腦後一刀、左腹一刀,左後背一子彈從接近左腹刀傷處通過。我在不磨村出生時,據大人說頭部沒有疤痕,但左腹疤痕清晰可見。這些疤痕至今還隱約可見。”說完,他解開衣扣,左腹部果然隱約可見刀傷痕跡!

  隔世尋親心似箭

  “到了五六歲時,我有一種預感,母親已不在人世,但父親還在,已成了孤獨的老人。因為我生前家中有兩位姐姐、兩位妹妹,只生我一個男的。這時姐姐妹妹都已出嫁,我感到父親處境非常艱難。於是決心去尋他,這時家鄉環境情況非常清晰。記得5歲那年,新英鎮有一位阿姨到我們村搞生意賣小商品,我聽她說儋州話,我便用儋州話對她說我是新英人,家住黃玉村,要求她帶我到黃玉村。這位阿姨感到奇怪,不肯帶我去。我一直追她出不磨村口。到6歲那年,我便向我現在的父親提出要去儋縣新英鎮黃玉村找我前世的父親三爹。但因我那時才6歲,年紀實在太小,大人不相信我的話,父親罵我說:‘你怎麼認路去?’我說我認得。但父親仍不肯帶我去,於是我耍起小孩脾氣。我整天睡在房間,不吃任何東西,也不與他們說話,一連幾天後,父親唐崇進屈服了。他怕我出事,大概也是經過與村裡的父老們商量後,他答應跟我一起去新英黃玉村了。”

  幾百里旅程一路順風

  我問:“你父親唐崇進同意後,他是怎麼帶你去的呢?”

  唐江山說:“你說錯了,是我帶他去不是他帶我去。我高興極了,我在前面走,他在後面跟著我。從村裡一直走至不磨路口。你(指作者)這次來你清楚,從路口到不磨村有多遠。車子都要走十多分鐘,我當時6歲,我不累嗎?但是為了見到三爹,我多艱苦都沒什麼感覺。乘車到八所後,我叫父親買去儋州那邊的車票,順利到了那裡。到那裡後,又叫父親買去新英的車票。到了新英下車後,我又帶他走了很遠的路,直到一條河邊(北門江)。以前的陳明道,就死在這附近。一到這裡,心中便害怕起來。於是我叫父親趕快乘船過河。後來我多次回黃玉村,未建橋及高速公路前,回黃玉村必經這裡。每次我經此地,心中便緊張不安。”

  “一過河,我就帶著父親直奔黃玉村三爹家。一路順風,不需要問什麼人,因為我實在是熟悉極了。”

  父子相認全村慟哭

  “我一進門,便見到了三爹。只見三爹蒼老了很多,這時我走到三爹面前用儋州話叫他一聲三爹。三爹大惑不解。我再向他解釋說,我是你的兒子陳明道,那年被人打死,後托生到東方感城不磨村,現來找您。我的這些話,使三爹驚得目瞪口呆,一時反應不過來。我知道我這麼小年紀,說話大人不相信,我便跑進房門,把我死後他們給我立的神牌抱出來,對他說這是我的神牌,現在我是活人,不要放在上面了。並目,告訴他,我以前睡哪個房哪張床,並一一數出我以前常用的東西。三爹見我說得一絲不差,確認了我是陳明道後,他一下子抱起我大哭不止,我也抱著他哭,跟著我一起來的唐崇進父親也哭。這時,驚動了四鄰,他們都趕來看是怎麼一回事。”

  “一場傷感過後,三爹把我放下。我這時才見到很多人。這些人中有親人二爹的兒子陳軍助弟弟(我在前生比他大),還有以前的好友,每一個人我都認得,並且上前叫他們名字,說以前與他們一起做過什麼事,說得一點不差,他們不得不承認我是陳明道。我還能認識我前世的女友謝樹香。”

  “這次來黃玉村,與三爹過了三四個晚上。幾天中,村裡的親人們熱情地接待了我們,並正式確認了我與三爹的父子關係。這時母親已去世,兩個姐姐、兩個妹妹都已出嫁,三爹成了孤獨的五保戶。”

  前生學藝今生有用

  記者第一次採訪唐江山由於時間倉促,只能以尋找黃玉村三爹為線索來瞭解一般情況,對於他現在的情況只是形象感覺,並沒有深入瞭解。後沒幾天,他來海口找我(記者),我在賓館與他住在一個房間,對他現在的情況進行了深入瞭解與考察。我發現他的文化水準、智力與他的學歷存在很大差距。

  我問他:“找到三爹時你才6歲,後來你讀書讀到什麼程度?”

  他說:“我唯讀了小學二年級。我家兄弟姐妹多,家庭比較困難,在東方不磨村,我有3個姐姐、大哥、二哥及四弟、五弟,還有一個妹妹。父母親搞農業生產,家庭經濟收入很低。二年級那年,逢上附近山上發現金礦,於是我父親挖金礦去了,家中沒有人料理,加上經濟困難,我便棄學了。挖金礦後父親有了些錢,也讓我再去上學,但已貽誤了學業,我不想去了,就這樣,唯讀到小學二年級。”

  我說:“你唯讀了小學二年級,但你好像認得許多字,你自學一定很勤奮的。”

  他說:“你說我還認得幾個字,這些字我感覺是以前讀過的。比如說我6歲那年,還沒有上過學,但‘新英’、‘黃玉村’、‘儋縣’這幾個字,我見著便認得。現在也是這樣,有許多字,見著便認得,可以讀出來但寫便很難寫出來。”

  “以前我當過民兵經常弄槍,現在生在東方,從未見過槍,但步槍、大肚駁殼槍,反正除了新式的以外,以前玩過的都很熟悉。這些槍現在拿來,我可以很快把它拆掉,又很快裝上去。現在如果有槍,我可以射得很准。”

  “以前我還開過二噸半車,現在沒有車開,從未開過車。但現在我感覺開車技術,手勢我都很熟悉。如果有二噸半車,我不用學練,馬上可以開。”

  “這些手藝,實際上是以前(前世)學過的。”

  唐江山真的就是陳明道嗎?

  世間真有轉世奇人嗎?

  如果真如此,那麼唐江山將是人類遺傳學、生命科學研究的寶貴財富。這一現象將揭開生命之謎。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