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條路叫幸福

 一、進村遇險

  最近,縣委決定抽調一批幹部支援新農村建設,江春水是縣文化館的年輕幹部,他被派到本縣最貧困的龍窪村當掛職村支書。

  組織研究決定的事,江春水只能服從。他想,任期三年,一眨眼的事,就當作是體驗生活,為以後創作積累素材。

  只是,江春水擔心老婆徐梅梅不高興。回家一說,沒想到徐梅梅只是發了兩句牢騷,說:“既然已經定了,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但是你要答應我,不管分到哪旮旯,你都得給我晚出早歸。你和鄉下的婦女主任混在一起,我實在不放心。”

  江春水聽了咧嘴一笑:“老婆,我江春水怎麼可能看上別人?就算你不說,我也想晚出早歸呀。我老婆可是一朵漂亮的玫瑰,我不守在跟前,被人偷偷摘去了怎麼辦?”這話把徐梅梅逗得一笑,罵一句:“貧嘴!”

  不久,江春水便走馬上任。龍窪村位於縣的東南部,是最偏僻的一個村,交通不便。從縣城到龍窪村只有三十多公里,可是騎摩托車得一個來小時。

  江春水第一次去龍窪村,由秘書陪同。路上,秘書突然身體不舒服,江春水便讓秘書先回家休息,他一個人繼續趕路。

  龍頭鄉到龍窪村的路是碎石路,越走,路就越不成樣子,高低不平,大坑連著小坑。

  在路上,江春水給龍窪村的村主任老周打了兩個電話,但都沒人接。江春水小心翼翼地騎著摩托車,躲過大坑躲小坑。

  就在快要進村時,突然從路旁草叢中竄出一頭小豬崽,大約三四十斤,烏黑發亮,小傢伙先是瞪著一對小眼睛直愣愣地盯著江春水的摩托車,接著撒開四蹄,跟在車後狂追不舍,追著追著,竟與摩托車“並駕齊驅”了。江春水開始覺得有趣,嘴裡還“嚕嚕”叫著逗它。不料小豬跑得奇快,沒多久就超過了摩托車,在車前左閃右閃,弄得江春水手忙腳亂。

  江春水想刹車,卻不知從哪兒又冒出一個壯漢,大吼一聲,小豬頓時一轉身,朝摩托車撞來。

  江春水大驚,急忙調轉車頭避讓,這麼一讓,頓時失去了平衡,向一旁的大水塘沖去,只聽“轟”的一聲,車倒人翻,江春水朝水塘滾去。

  那水塘很大很深,江春水可是旱鴨子,若是滾進水塘就完了。情急之下,他雙手死死摳住堤坎,也顧不得斯文,拉開嗓門大喊:“救命!救命!”

  讓人氣惱的是,那個壯漢不但不幫忙,反而站在一邊望著拼命掙扎的江春水拍手跺腳,哈哈大笑。

  就在這時,只見從附近小診所裡飛奔出一個人來,邊跑邊沖大漢喝道:“孫三寶,你又惹事了!”說著上前把江春水拉上埂岸。

  那個叫孫三寶的一見來人,頓時就蔫了,抱著腦袋蹲在地上嚷嚷道:“真倒楣,剛玩得開心,又碰上你這個多管閒事的老周頭,你咋到現在還不下臺呀?”

  老周幫江春水拍掉身上的泥土,然後走到孫三寶身邊,笑著說:“起來,去幫人家把車扶好,以後不能這樣了,知道不?你不是盼著我下臺嗎?告訴你,市里給我們村派來個新支書,以後你再胡來,就有人收拾你了。”

  江春水一聽,忙問:“你,你就是龍窪村的村主任老周?”

  老周笑道:“是我。剛才嚇壞了吧?這個孫三寶,原是個本分人,三年前的一天晚上,在路上被車撞了,肇事司機駕車逃逸。孫三寶被好心人送到醫院,人救了過來,可腦子從此就不太靈光了。他現在一見到車子就惱,不管是開汽車的還是騎摩托車的,他都捉弄人家,那頭小豬也是他調教的。其實他只是出出氣,不是真要人命。今天你要是真掉進水裡,他也會跳下去救你的。不過他這麼鬧,好幾次嚇得人家都尿了褲子。”說著老周哈哈大笑,同時,兩眼還有意無意地往江春水的褲襠瞟。

  江春水笑道:“你老周是不是想看看我有沒有尿褲子?”

  聽江春水這麼一說,老周倒有點不好意思了,忙岔開話題:“哪裡哪裡,我說小夥子,你怎麼跑到我們龍窪這鳥不生蛋的地方來了?是來走親戚,還是……”

  江春水從包裡取出下派函遞給老周,笑著說:“我叫江春水,你就叫我小江好了,以後工作還得靠老主任多多指導。”

  老周接過一看,高興地說:“你就是縣裡派來的小江書記?歡迎,歡迎!我接到鄉上的通知了,以為你過幾天才會來,想不到這麼快就上任了。怎麼不提前給我打個電話?”

  “剛才路上我給你打了兩個電話,”江春水笑著說,“可都沒人接,我還以為你有想法,恨我奪權來了!”

  老週一拍腦袋,說:“我早就盼著你來奪權呢!這不夜裡想你想得著了涼,早上起來腦瓜痛得不行,就到這診所來打吊瓶。剛吊上不久,就聽見你在外面喊‘救命’,於是我拔掉針頭就沖出來了。不好意思,沒接到你打來的電話。現在,我就帶你到村部去。你的辦公室我們早就收拾好了,還特意在裡面擺了一張床,我們婦女主任還把她結婚時的被子拿給你蓋!”

  聽老周這麼一說,江春水既感動又不好意思,說:“謝謝周主任,我有摩托車,晚上可以趕回去,不過有張床中午休息休息也好,只是怎麼好意思用人家結婚時的被子?”

  老周笑道:“這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你願用,她婦女主任臉上可有光呢!”

  江春水見老周要陪自己上村部,忙道:“你不是還要打吊瓶嗎!”

  老周把手一揚,不在乎地說:“見到你,我的病立馬就好了!”

  來到村部,老周打開門,把江春水領進辦公室,說:“你先坐一會兒,我這就去把民兵營長和婦女主任喊來,大家先認識一下。”說完,老周就風風火火喊人去了。

  江春水仔細打量他的新辦公室,桌椅雖然都是舊的,但都很乾淨。再看床上的被子,江春水差點沒笑出聲來,那大紅被子又老又土,簡直就是文物,還說是人家婦女主任結婚時用的,當我是三歲小孩子?這老周,拿我開心了。

  這時,門外傳來說話聲,江春水忙迎出來,可一抬頭,頓時傻眼了。

  二、“六〇”“六一”

  江春水一抬頭,見老周領來一個老頭和一個老太太。他想:老周去喊民兵營長和婦女主任,難道他們就是?沒等江春水開口,老周就一一介紹起來,還真是民兵營長和婦女主任。這可讓江春水大跌眼鏡,再想到老周說婦女主任把她結婚時的被子拿來了,看來他沒說假話。

  老周見江春水一臉吃驚,忙解釋道:“小江書記,你別看這老王頭今年六十六,可身手一點不比小青年差,三十多年前就是民兵營長了,經驗豐富得很呢!我們這位婦女主任,雖然看起來像八十歲老太太,那是鄉下女人不注意保養,其實只有五十五歲,我們三個人中屬她最年輕,你以後喊她鄭大姐得了。”

  老周這一番話可把幾個人都逗笑了。這時,民兵營長老王頭說話了:“小江書記,實話跟你說吧,我們村男女老少加起來一共有九百三十六口,可除了幾個懶漢和一個頭腦不靈的孫三寶,年輕力壯的姑娘小夥們都到外面打工去了,留在村子裡的只有老人和孩子。告訴你,你到我們村來當書記,主要就是和我們這‘六〇六一部隊’打交道。‘六〇’指的是六十歲以上的老人,‘六一’指的是孩子……”

  “是呀是呀,”婦女主任鄭大姐接過話頭說,“我和老王也知道自己歲數大,不適合再當村幹部,可年輕人都外出打工去了。村裡事多、工資少,沒一個年輕人願意接這份差,只好由我們撐著。這下好了,小江書記你來了,從此我們有了‘新鮮血液’。”

  龍窪村這麼一個現狀倒是江春水沒想到的。再一瞭解,龍窪村真窮啊,村上沒有一點兒資金。龍窪村的老百姓原本種植水稻,但由於地勢低窪,經常遭水災,所以,大家只好出去打工,整個村子只有老人和孩子。

  江春水問老周:“那你們村幹部現在主要工作是什麼呢?有什麼發展規劃?”

  “主要工作?”老周苦笑道,“就是宣傳黨的政策,調解鄰里糾紛,防火防盜。其他的事我們想做也做不了。規劃倒是有,比如說修路。我們也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可就是沒錢!”

  江春水來的路上已經領教了龍窪這條破路的危害,於是說道:“龍窪村這條路真得好好修修。要修好這條路,估計花多少錢?”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