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官兒競選

楊光急急忙忙地走進村支部書記楊宏百家,邊走邊喊:“大爺,不好了,出事兒了!”

正悶頭看報的楊宏百被楊光嚇了一跳:“當副主任兩年多了,咋還這麼毛毛躁躁的,天塌下來了?”

楊光一屁股坐在楊宏百對面的椅子上,說:“是你侄子的天要塌下來了。鎮上的錢秘書帶來個叫張曉楓的女大學生,說是來參加咱村村委會競選的!”

楊光是楊宏百的侄兒,滿井村村委會副主任,楊宏百精心栽培的村主任接班人。一聽此言,楊宏百心裡也“咯噔”一下,怎麼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慌什麼,一個人生地不熟的丫頭還能頂了你這個坐地戶?”楊宏百不屑地說。

“不是哩!她挨家挨戶地走訪,怕是拉選票哩!”

“她拉她的,咱不怕,你大爺這張老臉就是你的票箱。俺還不信哩,村民會把眼長到腚上,看不出你是個什麼人來?”

話雖這樣說,楊宏百卻沒拿張曉楓不當回事兒。雖說沒見過這丫頭是個什麼樣子,可人家畢竟是喝了多年墨水兒的大學生,小看不得。楊宏百安撫了楊光一番,之後懷著心事出了門。

扶持楊光當村主任,楊宏百是有一點私心的,畢竟是自家的親侄兒,做大爺的趁還在書記這個位子上,能幫持一把就幫持一把。可如果說全部出於私心那也不然,全村兩千多口子,要是交給一個不成事人的帶領,發家致富奔小康那得猴年馬月?關鍵是楊光這小子還行,這些年外出打工見了不少世面,是個致富能手,辦事也公道。比現任主任要強不少哩!

楊宏百在街上碰見了劉春富,劉春富見楊宏百趕忙迎上來,討好地說:“離選舉還有幾天啊?老早就盼著咱大侄兒扶正呢!”楊宏百沒接這個話茬,而是問:“那個叫張曉楓的女大學生去你家了嗎?”“去了。”“她都說了些什麼?”“拉了一會兒家常,掃聽掃聽咱這裡有些啥資源。我哪能跟她細說,我就說咱這裡只有西北風。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春天刮跑地裡的種,冬天刮跑……”楊宏百趕忙制止:“得得,就這些?”“就這些,多了咱也不告她!”

楊宏百心裡說,劉春富可真會說話,“多了咱也不告她”,會多什麼呢?這地方是國家級貧困縣裡最窮的村,地薄得草都長不到一拃高。還缺水,吃飯還得看老天爺高不高興。除了大風什麼也沒有,還有什麼不能告訴人家的。不過,照劉春富說的看來,張曉楓也不見得有什麼能耐。本來嘛,一個剛出校門的學生,哪裡知曉農村這大攤子事。備不住人家畢業一時找不到工作,先到鄉下來鍛煉一下,過一兩年還興回城裡去上班兒呢。村裡的事楊宏百早跟楊光合計過了,秋收結束後,就組織本村的勞動力外出務工去,土裡刨不出金娃娃,咱就到城裡去。滿井村的人吃得了苦,還不信掙不出個“小康”來!

楊宏百隨後又走訪了幾戶人家,村民們都表示支持楊光參加競選。心裡有了底,楊宏百回家又鼓勵了楊光一番,讓他放下思想包袱好好地準備一下競選演講時該說些什麼。

秋忙稍有空閒,滿井村的村民委員會民主選舉就張羅起來了。村委會的院子裡,一時擠滿了人。楊宏百朝前來出席的鎮領導請示了一下便宣佈:“滿井村村民委員會換屆選舉現在開始,先請參加競選的二位候選人做競選演說。”

楊光朝張曉楓略微謙讓了一下第一個發了言。楊光說:“咱滿井村世世代代都做富裕夢,可咱一年年面朝黃土背朝天,一個汗珠摔八瓣兒換回的是什麼?還是望不到頭的窮日子!咱這裡山窮水惡,資源匱乏。所以我覺得咱不能老是盯著眼前這塊地,咱們村要想富起來,眼睛還得向外,到外面找錢去!前幾年我在外面打工掙了點小錢,自己的日子好了不少,可那是小打小鬧。如果咱們學學人家其他地方,組建勞務輸出公司,把咱村的勞動力有計劃、大規模地輸出出去,用不了多久咱們村一定也會富的!”

楊光的演講贏得一片喝彩。趁著熱乎勁兒,楊光又補充說:“我和老支書已經聯繫了外面好幾家用工單位,秋忙一結束,咱就出發!”

很多人都嚷起來:“楊光,我們就選你了!”

楊宏百抑制了一下內心的激動,抬手示意大家安靜,請張曉楓發言。

女大學生張曉楓帶著一臉微笑,清一清嗓子說:“我想先問楊光主任一個問題,如果所有的勞動力都外出務工去了,那餘下的老人和留守兒童的問題,您是否找到了解決辦法?

楊宏百心裡一震,這丫頭果然厲害,一下子就戳到楊光的軟肋上了。這問題爺兒倆也不是沒琢磨過,只是面對這樣一個難題,他爺兒倆一時半會兒還真想不出好的解決辦法。

楊光也不白給,他略一思忖把問題又拋回了張曉楓處。“這麼說,妹子你有解決的辦法了?”

張曉楓鄭重地點了一下頭:“有!”有村民喊:“那你說說,吹牛可不行!”

張曉楓抬手拔了一下劉海兒,提高了聲音:“把有勞動能力的人留在村裡,建設咱們的新農村!”

台下頓時發出一陣嘲笑聲。張曉楓毫不在意地說:“我是認真的!”

“我們不出去打工,喝西北風啊?”有人喊。

“對,就喝西北風!”張曉楓一字一句地說。

“哈哈!”村民笑得更凶了。

張曉楓沒有急於解釋,等大家笑夠了,這才不慌不忙地說:“咱們滿井村要想發展,就必須發揮咱自身的優勢。咱們村不是沒有優勢,只是大家還沒有意識到,這優勢就是這漫天呼呼刮的西北風!今天我請來一位高人,能把這西北風變成寶的高人!”

村民中間站起一個陌生人,他走到台前接過話筒說:“我是北京龍翔能源公司的專案經理。你們的村主任候選人前些天找到我,說咱這兒有寶,讓我來看看。我們實地考查了一下,又查了咱縣氣象局三年的資料,才知道咱這兒平均風速在每秒六米以上。這正是發展風力發電的好地方啊!我們苦苦尋覓的建廠地終於找到了,多虧了這位大學生啊!”

張曉楓接過話筒繼續說:“縣裡決定在咱村建風電廠,建風電廠需要大批的勞動力,所以大家幾年之內都可以不離開村工作了!我們的老人和孩子也不會沒人管了!以後,借助風我們還可以搞風力提水,解決乾旱的問題,借助大風車也可以建設我們的風電旅遊山莊,足不出戶就可以把錢掙到手,我們的新農村建設就更有保障了。所以我競選的口號是‘帶領大家喝西北風’!”

臺上台下的人都被這話給震驚了,這、這可能嗎?一陣沉默後,會場上突然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楊宏百看了看會場上的人群,楊光起先還有些發懵,但很快就加入了鼓掌的行列,只有劉春富撓著頭,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唱票的結果是,女大學生張曉楓以一票優勢當選村主任,楊光依然是副主任。散會時楊宏百緊走兩步攆上楊光,扶著他的肩膀問:“你的票投給了誰?”楊光搓搓兩手說:“我投了張曉楓,大爺你不怪我吧?”楊宏百反問一句:“你不後悔?”楊光咧咧嘴說:“就沖人家能讓咱村人喝上西北風這水準,咱就服!給人打個下手也能學到不少東西,也能為咱村作貢獻呢。”楊宏百一顆心才放下了,他拍了拍楊光的肩膀:“大爺沒看走眼啊!”

劉春富從後面趕上來,又討好地說:“俺那敗家娘兒們,她竟然投外人的票,看我回家怎麼收拾她!”

楊宏百笑呵呵地看著劉春富,過了老半天才說:“其實——我的票也投給了張曉楓。”

 

上一篇:失竊的奶牛
下一篇:夏雨隔田塍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