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拉犁耕地的來歷

 遠古的時候,石米灣(今浙江富陽皇天畈)是富春江邊的一個大平原,這裡住著富春和富陽兩個部落,他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過著刀耕火種的生活。兩部落之間和睦相處,還相互通婚。

  富春部落酋長良祖的女兒嫏嬋,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還心靈手巧,自然成了眾多小夥追求的對象。但嫏嬋心中早就有了意中人,那就是富陽部落的伏渚。他們的相識相愛,還得從三年前說起。

  那年初夏的一天,嫏嬋正在山坡上採桑葉,突然竄來一隻受傷的野豬,兇猛地向她沖去。要逃避已來不及了,嫏嬋嚇得緊閉眼睛呆呆地站在那裡。就在這緊要關頭,剛剛打柴回來的伏渚打這兒經過,伏渚把柴擔往地上一扔,飛奔過去。眼看野豬快要撲到嫏嬋身上,伏渚側著身子,不顧一切地使勁朝野豬撞去。這一撞還真有效,野豬經不住橫向攻擊,幾個跟頭滾下了坡。

  伏渚也因為用力過猛摔倒在地,手上被石頭蹭出了血。嫏嬋回過神來,睜眼一看,有個小夥子跌坐在地上,這才知道是他救了自己,連忙過去扶起他,為他擦傷口。

  嫏嬋就這樣認識了伏渚,通過一段時間的交往,他們偷偷地相愛了。

  這天,嫏嬋悄悄地來找伏渚,說是倉尤到她家來求親了,父親說要考慮考慮再作答覆。

  倉尤是良祖部落裡的,他身體強壯,再加上是個阿諛奉承的人,有事無事圍著良祖轉,討得良祖的喜歡。

  得到這個消息,伏渚非常焦急,良祖是個說一不二的人,假如答應把女兒嫁給倉尤,再要讓他改變主意是不可能的。趁現在還沒有做出決定,得盡一切努力去爭取。伏渚來到良祖家,直截了當地提出要娶嫏嬋。

  良祖感到左右為難,一個是自己的親信,一個是女兒的救命恩人,何況兩人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他也實在拿不定主意。當然,他心中還是有點兒偏向倉尤的,他想了個辦法,讓兩人開墾土地,誰開墾得又快又好女兒就嫁給誰。他清楚,憑力氣勝者肯定是倉尤,這樣伏渚也無話可說了。

  良祖派人把倉尤叫來,當著他們倆的面說:“你們兩人我都喜歡,可我只有一個女兒,一女難許二夫。看來只有依從我的辦法來做那就是東西兩邊各有一塊面積差不多、土質相同的地,你們兩人去開墾,誰開得又快又好,誰就是我的女婿。”

  倆人自然答應,通過抓鬮,伏渚開墾東邊的那一塊,倉尤開墾西邊的那一快。

  第二天一早,伏渚背著石耜、石鏟去了。一鏟一鍬地耕著,一天下來,伏渚也只耕了這塊地的一角,這樣下去,恐怕三十天也難以完成。他想,倉尤力氣比自己大,靠實力肯定比不過他的。可是,說什麼也得奪來嫏嬋啊!一直幹到太陽下山了,他才垂頭喪氣地回家。

  路上,他看到湖邊血淋淋的,不知誰在這裡宰殺了野豬,被拋棄的豬腸,一些丟在岸上,一些漂在水中。忽然,落下一隻老鷹,叼起豬腸就往湖的上空飛去。可是,豬腸太重,一時不能騰空,老鷹飛得很低,那半段在水中拖著的豬腸,像蛇一樣飛快地往前滑行,劃開了碧綠的湖水,激起了兩道雪白的浪花。最後,整段豬腸終於被老鷹從水中叼起,老鷹越飛越高,朝一座山的山頂飛去。

  老鷹在水中拖豬腸的情景,使伏渚茅塞頓開。他突然想到,這裡的土地比較鬆軟,如果把石耜插在泥土裡,在石耜的下部縛一根繩子,人在前面拉,泥土不是就翻上來了?

  回到家裡,伏渚就琢磨開了,晚上也睡不著覺,天一亮就開始在家中試製。一連五天足不出戶,終於用石塊打磨出了石犁鏵,又用石斧砍來了幾株樹,做了副犁床,把石犁鏵安裝在犁床上,就成了一架可耕地的石犁。

  可是,犁造出來了,使用成了問題,因為需要一人在前面拉,一人在後面扶,才能耕地翻土,自己一個人怎麼行,他把這一難處和嫏嬋說了。

  天剛濛濛亮,東邊的那塊地上出現了兩個身影,伏渚在前面拉,嫏嬋在後面扶著石犁,隨著石犁的前行,鏟起的泥土向右邊翻去,工效比使用石耜石鏟快了好幾倍,但伏渚也拉得筋疲力盡。太陽露面了,他們只得回去了,因為按照比賽規則,只能一個人開墾。兩人在犁地,如果被倉尤知道,事情就糟了。伏渚想,用石犁耕地雖然又快又好,但每天只能在無人看見的時候耕一點,還要把嫏嬋叫上,實際效果並不高,可能到後來還是倉尤先完成,這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回到家裡,伏渚冥思苦想,也想不出一人能耕地的辦法。這時,馴養在家的那只黃狗過來了,伏渚突發奇想,何不讓黃狗來拉石犁呢。

  傍晚,等倉尤收工後,伏渚背著石犁帶著狗去了地裡。把用藤做的圈圈套在狗的脖子上,再用兩根繩子一頭分別吊在圈的兩側,另一頭吊在石犁上,讓狗在前面拉,自己在後面邊扶邊往前推。可是,狗的氣力畢竟有限,哪裡拉得動插在泥土中的石犁,試驗失敗了。

  清晨,伏渚聽到“哞哞哞”的叫聲,這是他們捕獵來的野水牛。因為過幾天就要祭神,怕到時捕捉不到大野獸,就把它圈養起來,等祭祀時再宰殺。野水牛雖然有力氣,可它兇猛,不知是否能夠拉石犁。但到了這種地步,已沒有別的辦法可想了,只得讓它試試。伏渚用磨得鋒利的石斧砍下一根半圓形的彎樹枝做牛彎,削光後兩邊各縛一根牢固的繩子,用牛彎替代黃狗耕地時使用的藤圈。為防止野水牛逃跑,伏渚還用繩子把它的四隻腳像腳鐐似的縛了起來,使它只能跨出一尺,邁不開大步,又在牛脖子上吊了根繩子,一頭牽在自己手中。一切安排妥當,伏渚背著石犁牽著牛來到地裡。

  野水牛野慣了,把它關著,如同虎落平川,不但沒有了用武之地,還悶得慌。見伏渚把它放了出來,非常開心,所以也很聽話,伏渚怎麼牽,它就怎麼走。見要它背著牛彎拉著犁耕地,野水牛感到新鮮,就邁著小步走了起來。野水牛有的是力氣,在它的拉動下,泥土很快地被翻起來了。後來,野水牛雖然越耕越感到吃力,想發野性但身上有這麼多繩子牽制著,也身不由己,只得老老實實地聽伏渚指揮了。勞動過後,伏渚還為它趕蚊子蒼蠅、清洗身子、喂鮮嫩的青草,有時還讓它喝粥喝湯,生活比在野外的時候更舒服,這樣一來,它就心甘情願地幹活了。

  再說倉尤,見伏渚一連幾天不來開地,以為他知道比不過自己而退卻了,看來是穩操勝券了,心中暗暗地高興。就在倉尤把大部分土地開墾好時,看到伏渚弄來一頭野水牛犁地,而且不到兩天就犁好了,不覺大吃一驚。他當然不服氣,就說伏渚違反了比賽規則,不能算數,要求良祖不予承認。

  但良祖看到伏渚這麼聰明,創造了石犁,又利用野水牛耕地,不禁對他肅然起敬。有了這種連續性翻土農具和用牛耕作的方法,以後種莊稼省力多了,還可以擴大生產。良祖自然而然地轉向伏渚一方,他當眾宣佈:“伏渚利用的是野獸,並不是人,所以沒有違反一個人開墾這塊地的原則。在這次比賽中獲勝的是伏渚。因此,本人決定,將小女嫏嬋許配給伏渚,擇日完婚。”

  嫏嬋一聽,高興得不顧一切地向伏渚跑去,兩人緊緊地擁抱在一起了。

  到了這個地步,倉尤還有什麼話可說,只能憤憤地離開了。

  那頭野水牛也因禍得福,沒有被宰殺,而是圈養下來幫助人翻地耕田了。牛拉犁耕地在石米灣推廣後,其他部落也前來取經,他們紛紛效仿,很快就普及了。這就是牛拉犁耕地的來歷。

上一篇:鬥茶
下一篇:伯塤仲篪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