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樓”飲恨

    話說我國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在訂天廠的時候,身邊有兩個得力助手,他們是足智多煤的軍師劉伯溫和能征善戰的大將徐達;特別是徐達,身披元帥戰地,指揮下軍萬馬,跟隨米元躥南祉北戰,東奔西殺,屢立戰功,終於推翻元朝,建立大明,定都南東,皇帝封他為“小山王”.被譽為“一代功臣”、‘‘開國元勳”。
    徐達其人,不僅很會打仗,就是下象棋也很擅長:因此.他常常和皇帝一起對奔.各有輸贏,不分高低。一日,朱元庫心血來潮,又約徐達在南京的“莫愁湖”畔下棋,並打賭:倘若徐達贏了這盤棋,就將這美麗的“莫愁湖”賞賜給他。

     心高氣盛的徐達—·聽,十分高興,並問:“皇上說話算數。朱元漳問答:“一言為定!”結果,下棋開始沒走幾步.朱元璋的棋就亂了陣腳,防不勝防,最終被徐達贏了這盤棋。朱元漳很懊悔,但皇帝金口玉言,昨能說了不算。於是,他當下宣佈:“莫愁湖”歸徐達所有,並在湖邊建起一座雕樑畫棟的閣樓,取名叫“棋樓”。意思是,此處就是自己和徐達下棋的地方。
      戰功赫赫的徐達,本來就有點居功自傲。今口下棋,勝了皇帝,更是沾沾自喜,忘乎所以。他決定在皇帝賞賜的棋樓。並約請朝中同僚前來喝酒慶賀。應邀前來赴宴的文官,又有武將,還有不少文人墨客。像謀略過人的劉伯溫、滿腹經綸的常遇春相三清道觀的老道士,都是徐達的好朋友,自然也在邀請之列,真可謂“賓客如雲.高朋滿座”。尤其是那些文入學士們,酒足飯飽之後,詩興大發。有人提議:“借此機會,我們何不吟詩、撰聯,以示慶賀!”徐達聽了,拍手叫好:“這個建議,正合吾意”
    性格開朗、心直口快的常遇春站起身來,說:“我給咱們先打頭炮。”他以莫愁湖為題,吟詩一首。
    詩曰:
“莫愁湖水清如許
小勝國君棋一局。
徐公棋高無所懼,
象棋樓上歌一曲。


    這首詩既詠歎了莫愁湖水的美妙,又點出了象棋樓上奔棋的典故,還對主人提出了勝不可驕的警示,聽了發人深思。
    這時,善於思考的劉伯溫深深意識到,今日徐達大宣賓朋、大肆張揚的舉動十分危險,後果不堪設想,便有意旁敲側擊,提圈徐達。他指著棋樓客廳桌上放的一盤象棋和牆上掛的那幅古畫《龍吟虎嘯圖》說道:“徐大人,咱們以此為題,編一副對聯,我說上聯,你對下聯。對得好,我喝酒受罰,對得不好,加倍罰酒你喝,如何?”徐達沒有看出劉伯溫的真實用意,便樂呵呵地說:“請軍師賜教廣
    於是,劉伯溫脫口說出上聯:“象棋一局,車無輪,馬元鞍.炮無彈藥卒無糧,喝聲將軍,提防提防!”
    這時,徐達看了一眼增上那幅《龍吟虎嘯圖》,心想,我南征北戰,東奔西殺,什麼場面沒見過,編此下聯,有何作難,便隨門對道:“占畫‘幅,龍不吟,虎不嘯,花不芳香烏不叫,勸說小心,可笑可笑”
    仔細推敲.這副對聯對仗工整,音韻合厭,可謂編得絕妙。坐在一旁的那位三清道觀的老道士認為,作為武將的徐達,能對出如此下聯,實屆不易。但對徐達下聯中的“勸說小心,可笑可笑”一語,頗感盛氣淩人,太不謙虛,不禁搖頭說道:“王爺,你的下棋造詣很深,貧道心悅誠服。不過,下棋如同打仗,小卒過河,也不可掉以輕心啊
    說到下棋,徐達更是興高采烈,他說:“牛皮不是吹的,我下棋天下無故,就是當今皇上,也是我手下敗將”
    老道士見徐達越說越張狂,就進一步提醒他:“王爺場如同下棋一樣,勝敗輸贏,很難預料。要知道,棋錯一步就滿盤皆輸”
    老邁士謠頭歎息,對劉伯溫說道:“軍師,你好心提醒他‘喝聲將軍,提防提防!’可是,他就是不知提防啊廠劉伯溫也無可奈何地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造就是大意啊
    狂做自大的徐達,大宴賓客,目中無人,連皇帝也不放眼裡的台語行動,後來傳進朱元瘴的耳朵裡,最終未逃脫被殺頭的命運。
    由此看來,那值老道土實在高明,他因看破紅塵,早早出家修道,脫離凡塵,心平氣靜,修身養性;劉伯溫聽了老道士的話,懂得了“伴君如伴虎”的道理,急流勇退,安度餘生,不愧有先見之明;徐達妄自尊大,一意孤行,終於引來殺身之禍。
    古語雲:“滿招損,謙受益”身為高官、大將的徐達,理應懂得這個道理。但他偏偏不借.也不聽勸阻.結果,招來殺頭之禍,飲恨“棋樓”,這不能說不是一個深刻、沉痛的教訓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