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知府嚴懲惡徒

    明未清初,今日山東省諸城縣有個年輕商人,名叫張有德。此人忠厚、善良、性情豪爽,最喜歡結交朋友。因此,家中來來往往的親朋好友紛至諮來,絡繹不絕。無論客人或富或窮,他都一視同仁,熱情款待,從不怠慢。在這眾多客人中,有個叫王思義的青年跟張有德的關係最為親密。於是,二人曾在神像前燒香、磕頭、盟誓,結為金蘭之好。張有德年長為兄,王思義年幼為弟,情同手足,甚至比親兄弟還親。王恩義家在洛陽,尚未娶妻,來山東做皮貨生意虧J本,債主上門逼債.愁得他差點上吊自殺。張有德得知後,主動替他還債,幫他渡過丁難關,感動得他熱淚盈眶,發誓:今生今世,永不忘記兄長的大思大德。
    這一年春暖花開時節,張有德娶妻。王恩義聽說,特意難備了一份厚禮,千里迢迢.親自登門祝賀,還在張有德家住了三天。之後,才閃到洛陽老家c時隔豐年後的—天,有個算命
先生突然來到張有德家,說是路過此地,想討口水喝。張有德二話沒說,熱情地把先生讓進屋裡坐下,並喚出妻子玉娘給客人上茶。玉娘,是個很有姿色的女人,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算命先生一見,不時地用眼睛察看,還不住地唉聲歎氣:“可惜呀,太可惜了。

    見此情景,張有德心生疑竇,找了個藉口讓玉娘回避.忙問道:“先生有何見教?請直說無妨門算命先生開門見山翅說;“我觀少夫人的面相,本是大富大貴之人。可惜她百日之內有血光之災.因此歎息。”
    聽了這話.張有德大驚失色,急切地說:“先生若有破解辦法,事後必當重報廠算命先生問了玉娘的生辰八字之後.便奔蒙著眼睛掐指算了一陣,然後說:“少夫人要想躲過此劫,必須離家到西南方向的千里之外找個地方,躲避一百天,方可消災免禍。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送走算命先生,張有德將算勢—“事對玉娘如實相告i夫妻二人為此著實犯了愁:到千里之外躲避,人地兩生,舉目無親,如何是好?況且,玉娘身懷有孕,再過一百天也該生了,身在異鄉,會有諸多不便n這時,張有德忽然眼睛一亮,說:“有了,我昨把義弟王恩義給忘了。他家住洛陽城.離咱這裡足有千里,正是在西南方向,到他那裡躲住一百天,是再合適不過了。”玉娘聽了,覺得有理,點頭同意;說走就走,夫妻二人打點行裝,帶足銀兩,告別父母親入,立即動身起程。
    來到洛陽,經人指點,終於找到王思義家。當張有德把算勢的事說明後,王恩義喜出望外,高興地說道:“我正想念兄嫂哩,你們就來了,真好。兄嫂待我恩重如山,別說住一百天,就是住上一千天一萬天,也不在話下。”
    為照顧好兄嫂的飲食起居,王思義專門安排家中的女傭人王媽精心服侍。自己每天都要過去向兄嫂問安,還經常陪兄嫂到郊外散心、遊玩,生怕兄嫂寂寞、苦悶。對王思義的熱情舉動,張有德夫婦打心眼裡感激不盡。他們說:“有這樣的好兄弟,真是難得[”
      光陰似箭,轉眼過了一個多月時間。一天下午,張有德吃過晚飯,獨自一入到街上散步。眼見天色已晚,就轉身往回走。

      可是,走到大門口時,忽然碰見一人正急匆匆向外走。看了一眼,覺得這人很面熟,但一時又想不起在何處見過。再回頭看時,那人已走得無影無蹤了。夜裡,跟妻子說起這事,玉娘說:“世上長相一樣的人多了,不必介意!”但他們哪裡想到,那人就是給玉娘算過勢的先生。
    這事過去不久的一天,王思義突然對張有德說:“哥哥,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咱到後花園再說吧!”商量什麼?張有德不便多問,遂給妻子打了個招呼,就跟隨王思義向後花園走去。
    他們來到後花園的一個土丘旁,見有個地窖,窖口還蓋一個鐵蓋板。張有德問:“兄弟,這窖裡裝的是啥?”王思義回答:“前幾天,家裡的僕人逮住一個怪物,似驢非驢,似狗非狗,無人能識別,只得暫且把它裝進這地窖裡。我想哥哥走南闖北,見多識廣,定能識得此物.今日特諳你前來鑒賞一下!”說著,彎下腰移開鐵蓋.對張有按說:“哥哥,請往下看。”惜著陽光,張有德向下瞧,此地窖約有文把深,下面有一問房子那麼大的地方。可是,他向下看了又看,卻什麼東西也沒看見,便問:“兄弟,你說的怪物,我昨看不見?”王思義沒有回答。然而,當張有鎔扭轉身時,卻見王思義一反常態,黑著臉,手裡握著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正指向他的心窩,並“嘿嘿”冷笑著說:“張兄,請記住.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Bt”
       目睹眼前面目猙獰的王思義,張有德怎麼也想不通,昔日有倩有義的好兄弟,今日為啥要殺他,便問道:“這究竟是為什麼?’’王思義便說道:“那好吧.我讓你死個明白[”於是,就一字一板地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半年前,我去參加你的婚禮時.就一眼看中了你的妻子玉娘。她,人才出眾,長得漂亮,我做夢都想得到她。為達到這個目的,我下決心要將你除掉。後來,我曾派人化裝成算封先生到你家給玉娘算命。你們果然亡當,來到洛陽*但我心裡清楚,你走我的思人,我這樣設閡套霸佔你妻子,是忘恩負義不道德。因此,這些日子,我好生照看你們,以此減輕我的負疚之心c我本想等到一百天你們走的時候,再下手。可是,前幾口那個算命先生說,他曾被你撞見。我怕夜長夢多,事情敗露,就不得不對你提前下手了。”說著,揮動匕首就要刺殺張有德。
      有道是“口久見人心”。直到今天,張有德才算看清了王思義是個狠心狗肺、喪盡天良之人。但一想到妻子有孕在身,將被這個禽獸霸佔,心裡真像心絞一樣難受,便“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哀求道:“王兄弟,看在住口的情分,你就饒了我吧[”王恩義一聽,又是冷冰冰地說:“饒你不死可以,但你得答應我個條件:從今天起,你就主動住進這個地窖裡,省得我動手。以後,每日三餐,我會派人給你送飯;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聽王思義的u氣,張有德切道已元商量的餘地,就將眼睛一閉.縱身跳進地窖裡。從此,他就在黑暗的地窖裡苦度歲月。接著、王思義遂用地窖的鐵益蓋住窖口,揚長而去。回到家裡,一進門,五娘問道:“你哥哥呢?他昨沒回來?”王思義謊稱:“哥哥和我在朋友家飲酒,多喝了幾杯,醉了。今夜就住在那裡,不回來了廠
    一聽這話,玉娘感到十分奇怪,L1想;丈夫雖然好喝酒,但從未喝醉過.今日咋會醉在一個素不相識的生人家裡呢?這時,她已從王思義吞吞吐吐的言語表情中看出問題,頓時,心
裡有一種不祥的預感,使用眼睛緊緊盯住王恩義,厲聲說道:“老實說吧.你哥哥到底是出了啥事?你把他弄到哪裡去了?”
    狡猾的王思義,雖然機關算盡,但他畢競做賊心虛,經不住玉娘再三追問,已無法再編瞎話。只得把心一橫,對玉娘說。話給你說吧,我對你仰慕已久。這次,把你們騙了得到你。只要你答應跟我過,我不會加害哥哥。今天,我已把他安排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了,你儘管放心。但你想見他,那可不行
    玉娘聽到這裡,氣憤地指著王思義罵道:“你這個小人,沒有良心。我們把你當作親人,你卻設計陷害我們,真可惡。快把我丈夫交出來,不然,我和你拼了1”說著,沖上去要和王思義曆打。但終因是婦道人家,有孕在身,又急又氣,剛拾起腳步,眼前一黑,當即昏倒在地*持她蘇醒過來後,才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王思義坐在身旁,還捏著她的手。目睹王恩義那副醜惡的嘴臉,頓感一陣噁心。她猛地抽出手來.扇了王思義一個哥光,怒斥道:“你這狠心狗肺的東西,競幹傷天害理之事,天理難容。不讓見我丈夫一面,我就死給你看[”
    王思義沒想到,玉娘的性格如此剛烈。無奈,只得帶著玉娘來到後花園的地窖前。挪開鐵蓋,玉娘向下一看,見丈夫姥縮在地窖裡,瑟瑟發抖。夫妻相見,淚眼相望,近在咫尺,卻難近前。但玉娘見丈夫還活著.心裡稍稍踏實了一些,仍存有一線希望。
    回到家裡,王思義為防備玉娘逃跑.便把她軟禁起來,還派專人看管。從此.玉娘也失去了自由。但她心想:要想搭救丈夫,先得穩住王思義,然後,再尋找機會。一天夜裡,王思義闖進玉娘房裡,放行不軌。玉娘義正詞嚴地對他說:“事情到了這一步,我也只好認命了。不過,你必須答應我兩個要求:一是不得傷害我丈夫,否則,我寧死不從;二是我懷孕在身,你現在不能動我,等我把孩子生下滿月後再與你同房。”王思義聽了,很高興,他以為玉娘回心轉意了,因此,對玉娘的要求滿口答應下來了。
    兩個月後,五娘產下一子,白白胖胖,一臉富貴相。王恩義意識到,留下此於,是個禍害c就吩咐接生婆工媽,將此子扔進河裡淹死算了。玉娘得知,跪在王恩義面前苦苦哀求:“我真心跟你過日子,你就放孩子一條生路吧[”王思義心想:反正張啊德在我手裡,你玉娘也跑不了,我伯什麼:於是,就答應了玉娘的要求:把孩子裝在——個木盆裡.放進河裡漂走。為防不測,玉娘跟隨王恩義和于媽一向來到河邊。眼見親生兒子將被河水沖走,玉娘心如刀割,淚如泉湧,緊緊抱住木盆,大放悲聲:“我的小嬌兒呀,你的命好苦啊:”
    話分兩頭。再說張有德夫妻自從離家走後,家中父母每天掐著指頭算日子,眼看一百天已過,兒媳婦該生產了,卻不見有何動靜。家裡人放心不下.父親就和二兒子張有才一起來洛陽打探情況。這天,父子二人來到洛陽河邊,正卷起褲腿準備過河,忽然聽到陣陣哭泣聲。循聲望去,卻見一少掃跪在河邊勵哭。父子二人慌忙過河上前—看,少婦不是別人,正是玉娘。張方才脫門喊道:“嫂嫂,你咋在這裡,為何事傷心?”玉娘抬頭—·看.見是公爹和弟弟.禁不住驚喜交加.立即掙脫身旁的王思義和王媽,抱起兒子跑到公爹和弟弟跟前,哭喊道:“爹爹呀,快救救我們:”
    此時此刻,於思義見事情不妙,轉身想跑,被張家父子緊緊抓住,當下把他和王媽扭送到洛陽知府衙門。公堂之上,玉娘向府官哭訴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並指著王恩義痛斥道:“他是個人面獸心的壞蛋,懇請大老爺為民作主,嚴加懲辦。”
    知府姓王,是個為官IE直、疾惡如金L的清官。當他聽了玉娘的·番哭訴,怒髮衝冠,將驚堂木一鈉,對王思義厲聲喝道:“王恩義,你這個撤男霸女、思將仇報的傢伙,還有何話可說?面對公堂,於思義被嚇得面如死灰,渾身篩糠,癱例地上,磕頭如同搗蒜,嘴裡哆晾著說;“我認罪,我該死,任憑大老爺發落

      人證物證俱在,王思義供認不諱。知府當即傳令:將王有餘辜的惡棍拉出去杖斃22媽和那個算命先生,為貪圖錢財,充當幫兇,罪不可恕,但念其態度老實,退出贓銀,各打四十大板,趕出公堂;對張有德所受的磨難,用沒收的贓銀給予補償,立即從地容中放出,與家入團聚,火速返回山東老家,以防不測。
    審案到此,以理公斷,大快人心。張有德夫妻跪在大堂磕頭、作揖,對王知府感恩不盡。但知府卻將官棺一卸,說道:“按照大清律條,對王思義這樣的惡徒,只能殺頭,不得杖斃。但我今天來了個先斬後奏,為的是平息民憤。即使丟了這項烏紗帽,我也決不後悔!”
    聽了這話,人們拍手叫好,都說:“知府懲辦惡徒,為民做主,不愧是個青天。”這件事使我們不禁聯想到《唐知縣審浩命》這齣戲裡唐成的一句名言;“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賣紅籌廠看來,凡是正直無私的清官,他們的心是相通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甯丟烏紗,不忘百姓。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