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硯

  程承志考中進士後,被朝廷委任為松山縣令,就帶著妻子袁紅袖高高興興地去上任了。

  這天路過一個小鎮,此時正是集日,街上人頭攢動,一片繁榮景象。程承志心裡高興,就和妻子一起慢慢逛著,順便採買一些日用之物。

  這時,一名老人來到程承志面前,笑道:“看公子應該是個讀書人吧,小人這裡有一塊硯想賣出去,不知能不能入公子的眼。”說罷就從袋中拿出一塊硯來。

  程承志一看,只見硯石中散佈金黃色小點,黑底黃星,宛若夜幕繁星。接過來細看,但覺溫潤細膩,紋理清晰,星暈明顯,一看就知道這是硯中極品金星硯,輕輕敲擊,有一種清越的金屬聲。再觀雕刻的猛虎圖案,與石上花紋配合得天衣無縫,顯然出於名家之手。他不禁問道:“這是哪來的?”

  老人笑道:“這是我祖上留下來的,說來讓公子見笑了,小人祖上也曾是讀書人,只是到了小人這代不成器,沒人再讀書。因家裡急用錢,只好變賣。”程承志愛不釋手,再一問價格,也不算很貴,就將這塊歙硯買了下來。

  有了這塊硯,程承志每次坐在書桌前,都覺得手中的筆平添了幾分靈氣。每次同僚來訪,看到這塊歙硯,都讚不絕口,說他無意中淘到了寶貝。

  這天早上程承志剛醒過來,就看到妻子袁紅袖坐在身旁,臉色蒼白。他吃了一驚,就問:“出了什麼事?是不是病了?”

  袁紅袖搖搖頭,道:“我做了一個夢,夢見那塊歙硯變成了一隻猛虎,說我欠了它二十兩銀子,撲過來咬我。”

  程承志大樂,笑道:“是不是你見我太喜歡那塊硯了,覺得它搶了我對你的愛,才有這樣的怪夢?放心吧,你在我心中,什麼也替代不了。”程承志是寒門之子,而袁紅袖卻是大戶人家的女兒,她的家人本來是很反對兩人結合的,但袁紅袖卻鐵了心要嫁他,家人沒辦法,只能答應。因而程承志對於妻子除了愛之外,更帶著感激。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他終於考取了功名,也算是不負她一片深情。

  見妻子仍悶悶不樂,程承志就笑道:“我這就去拿硯過來給你看看,看它能不能真變成一隻老虎。”說罷來到書房,剛想伸手,就吃了一驚。

  只見硯上刻著的那只老虎眼中流出一點兒紅色的液體來,像是血從眼中流出似的。這時袁紅袖也跟著走了過來,看到硯上的血滴,也吃了一驚,道:“這……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硯真的會變成老虎?”

  程承志也莫名其妙,真不知虎眼中的血跡和妻子的夢有什麼關聯,只得將硯拿去洗了。這一天,他心裡老想著血硯的事,心裡總覺得有些不安。

  他正在公堂上處理一些事情,突然使女匆匆跑來,叫道:“老爺,不好了,夫人突然病了。”

  程承志嚇了一跳,急忙跑回家,只見袁紅袖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地上還有血跡。使女道:“夫人剛才吐了好多血,也不知患了什麼病。”

  這時,大夫也來到了,給袁紅袖診脈後,道:“夫人的病暫無性命之憂,只是非本人單方不可,偏偏有些藥是緊缺的,一時不好找,得花些錢到外地去求購。”然後開了個方子。程承志一看果然有幾味藥並不常用,只得吩咐人到外地去買。

  就這樣折騰了近半個月,袁紅袖的病才漸漸好了。這天她對程承志道:“我算了一下,這場病花的錢正好是二十兩,莫非當時的夢是真的?”

  兩人頓時流出了冷汗,莫非這塊歙硯已經看到了她將要到來的災難,在向他們示警?程承志拿起那塊硯來看,卻看不出任何異常,真不知那血是怎麼流出來的。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這天早上,程承志剛醒來,又看到袁紅袖呆呆地坐在身邊出神,他驚聲問道:“是不是又有什麼夢了?”

  袁紅袖點了點頭,道:“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又夢到那只老虎了。好像是說,這次我們要損失一百兩的家產,所以心裡有些慌。”

  程承志安慰道:“別想太多了,也許上次的夢只是巧合罷了,就算真有財物損失,只要我們大家沒事,比什麼都強。”

  儘管如此說,但兩人的心都覺得有些不安,立即打開書房去看那塊硯石。這一看,更是目瞪口呆,只見硯上刻著的虎眼中,又有一縷血跡。

  他們吩咐家裡人一切小心,防火防盜。幾天過去了,什麼事也沒有發生,夫妻倆這才松了一口氣,看來上次的事只是巧合罷了。

  這晚一家人吃過晚飯,正在屋裡談論著縣裡的事情,突然從大門口一瘸一拐地走進一個人。這人衣不遮體,身上的衣服幾乎都成了布條兒,一看就是一個乞丐。

  程承志眉頭皺了皺,剛想開口問,那人卻看著袁紅袖,道:“大小姐不認識老朽了?”

  袁紅袖仔細一看,不禁叫道:“這……這不是趙叔嗎?你怎麼來到這的?”

  這人正是袁家的管家趙叔,他“撲通”一下跪了下來,叫道:“大小姐,老朽對不起你啊。”

  夫妻倆急忙過去,將趙叔扶到椅子上坐好。袁紅袖一看這情形也有些急,忙問道:“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我爹娘他們怎麼樣了?”

  趙叔道:“老爺沒事,家裡也沒事,只是老朽出了一點兒事,對不起大小姐了。”這才說出事情的經過。原來,袁紅袖的父母聽說了袁紅袖生病的事情,就托趙叔來探望。考慮到程承志剛上任,手頭也不寬裕,還帶來了一百兩銀子。趙叔跟著幾個商人搭夥趕路,不料被一夥強盜盯上了,他們不但把銀子搶走,還要將人殺死滅口。幸好趙叔機靈,裝死才逃過了毒手。

  將趙叔安頓好後,夫妻倆不禁面面相覷,他們來到書房,拿起這塊歙硯細看,卻仍看不出有何異常。袁紅袖道:“看樣子,這是一塊有靈氣的硯石,還是叫人去打聽一下它的來歷吧。”

  那天使女跟他們一起買歙硯,見過老人的面,所以就叫她去打聽,程承志還派一個男家人跟著保護。十多天后使女回來了,夫妻倆急忙問:“打聽到了嗎?”

  使女點了點頭,道:“這塊歙硯果然有點兒怪異。”

  原來老人賣歙硯時,並沒有說真話,歙硯並不是他家傳的。那個老人曾在一名縣令家裡打雜,據說這塊歙硯是一名道士送給縣令的,誰知沒過多久,縣令總做怪夢,在夢中有一隻老虎向他索債。結果沒幾天,家裡就真的失財了,不是有人生病就是失火,損失往往都和夢中老虎索債的數目差不多。那名縣令惱了,就將這塊硯丟到河裡,誰知兩天后,硯又自己回到了書房裡,縣令更怒,就叫老人將這塊硯帶到很遠的地方去砸爛。老人看這硯實在好看,不忍心下手,而是拿到山洞裡藏了起來。

  程承志問:“縣令後來還做夢嗎?”

  使女道:“從此以後,縣令果然沒有再做夢,也沒再過問硯石的事,這事才算平息下來。不過只過了幾年,縣令卻死了。”

  袁紅袖一驚,問道:“死了?怎麼死的?”

  使女道:“據說是貪贓枉法,被朝廷處斬的。其實這縣令也很有才華,只可惜太貪了,結果讓人告到京城裡去了,朝廷一查果有其事,於是就把他殺了。老人見事隔多年,這才拿出硯來賣。”

  這名縣令被殺的事,程承志也知道,皇上為了讓天下當官的看看貪官的下場,對這名縣令用了酷刑,所以死得很慘。但他實在沒想到,背後竟然還有這麼一個故事。

  使女走後,程承志歎息一聲,道:“看來,這名縣令想錯了,他以為沒了歙硯,沒了怪夢就安心了,其實這塊歙硯是在救他的命呢,可惜他將它丟了。”

  袁紅袖奇怪地問:“難道怪夢是在救命?”

  程承志點了點頭,道:“實話告訴你吧,上次有人送了我二十兩銀子,我收下了,沒想到卻害你病了一場。後來又有人送我一百兩,我本來想不要的,可又想你這樣辛苦跟著我,我也想讓你過得好一些,於是又收下了,誰知卻害得趙叔被搶,差點兒連命都丟了。我想,這歙硯一定是告訴我,不義之財不能取,我再也不會做違法的事了。”

  袁紅袖臉色蒼白,緊緊抓著他的手,叫道:“原來是這樣,你可別再走那名縣令的老路了。”

  程承志點頭道:“放心吧,我會讓這塊歙硯永遠跟著我,再也不讓它眼中流出血來。”

  多年後,已是知州的程承志告老還鄉,夫妻攜帶的只有簡單的一些家產。回到老家,袁紅袖拿著那塊歙硯笑道:“這次我真的不用擔心它眼中會流血了。”

  程承志哈哈一笑,道:“你是不是該將實情說出來了?你演的戲可夠真啊。”

  袁紅袖一怔,問:“原來你知道是假的?”其實這塊金星硯是袁紅袖花錢請名匠特製的,背部有一個小孔,白天將紅墨水滴入,夜裡就會從虎眼裡慢慢滲出來。袁紅袖聽過太多的官因貪婪而身敗名裂,擔心程承志當官後走人家的老路,這才請人製作,又等在路途中賣給他們。

  她隨程承志上任後,一直注意他的動靜,當發現程承志第一次收受別人賄賂時,就開始行動了。而所謂的夢,以及趙叔和老人的故事,都是她安排的,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想阻止程承志做貪贓枉法的事情。

  程承志笑道:“開始我的確嚇了一跳,可一想就知道你的心意了。我確實想讓你過得好一些,所以才收了錢,可知道了你的良苦用心,我終於明白,再多的財富,也不如給你一個安定的生活。現在想來,和我一起考上並當官的人,至少有一半已經死於非命了,我們能和兒孫一起享受天倫之樂,都是拜你所賜啊!”

  夫妻倆捧著那塊歙硯,相視而笑。

 

下一篇:欲望銅環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