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女裝整齊劃一的神話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名叫懂派的青年,與一位貌若天仙的姑娘夠亮彩結婚了,過著男耕女織、田園詩般的幸福生活,讓親朋好友羡慕不已,交相傳揚。

  但不知怎的,深藏在原始森林的豹子君居然聽到了這件事情,想要看看這位夠亮彩究竟有多美。有一天,豹子君悄悄地來到懂派的家,發現懂派出去幹活去了,只有夠亮彩一個人正在喂豬。他被夠亮彩的美貌深深吸引,不由自主地搖身一變,成了一位英俊瀟灑的帥哥,站在夠亮彩面前說:“你跟我走吧,我保證讓你享受榮華富貴,你在這兒太辛苦了。”面對突如其來的陌生人,把夠亮彩嚇了一跳,本想大吼一聲讓他離開,但轉念一想,自己一個人在家,還是不生是非為好,冷冷的說:“我早已結婚了,這才是我的家,你趕快走開。”豹子君見強攻不成,只好悻悻而退。對此,夠亮彩沒有告訴別人,也沒把它放在心上。可豹子君並不甘心,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準備智取為上。豹子君決定悄悄潛伏在懂派家附近,見機行事,想著一定要把夠亮彩帶走。

  果然,沒過多久,豹子君探聽到懂派要出幾天遠門。趁懂派不在家,豹子君就暗地裡在夠亮彩喂豬的必經之路上挖了一個深深的陷阱。第二天早上,夠亮彩按照原來的習慣去喂豬,哪料就落在陷阱裡。她就大聲呼喊,希望有人來救她上來。由於她家是單村獨戶,喊破喉嚨也沒人知曉。就在這時,豹子君來到陷阱邊,對她說:“只要你答應跟我走,我就拉你上來。” 夠亮彩終於明白了,就是前段時間那個陌生人搞的鬼,憤怒地說:“做你的美夢吧,那是不可能的。”豹子君知道沒戲,轉身走了。之後的第三天,還是沒人來救她。夠亮彩又渴又餓,幾次暈倒,真是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心想,難道老天爺要這樣捉弄人啊!與其坐以待斃,不如先求生機。她把呼救聲變成了憂傷的歌聲,“哪個拉我手,我跟哪個走。” ……躲在房背後的豹子君聽見了,高興的跑到陷阱邊,一把將夠亮彩拉了上來。夠亮彩為了履行自己的諾言,只好收拾了簡單的衣裝,就跟豹子君向原始深林走去。

  過了不久,當懂派回到家時,眼前的景象令他大吃一驚,房門四開,豬圈的小豬早已掀翻圈門不知去向,只有那深深的陷阱似乎在訴說著夠亮彩的不幸。他大聲呼喊著妻子的名字,可惜杳無回音。他明白了,妻子肯定是被人拐跑了。

  為了找回妻子,懂派在東方收了一百多斤鐵,在南方收了一百多斤銅,在西方收了一百多斤錫,在北方收了一百多斤鉛,然後將其熔鑄,打造成了一把寶劍。為了試一試寶劍的鋒利程度,懂派回到母親那兒,對母親說:“媽,能否借你的那只公雞給我試一試寶劍?”母親說:“孩子,我的那只公雞還有用呢。不過,如果你實在要用,就拿去吧!”於是, 懂派將公雞拋向天空,迅速抽出寶劍向天一揮,只見雞毛如雨點般唰唰落下。懂派覺得寶劍的火候未到,又繼續鍛造。隨後,又向母親借豬來試驗,母親說:“孩子,全家人就指望這頭豬過年了。不過,如果你實在要用,就拿去吧!” 懂派將肥豬奮力拋向天空,迅速抽出寶劍向天一揮,那頭豬齊刷刷的三半截落將下來。懂派高興地收起寶劍,背上一袋炒麵,手拿著簫筒,踏上了尋找妻子的漫漫征程。

  懂派順著妻子留下的蛛絲馬跡,不停地往前走。走了一個星期後,他意外地發現了一個火堆,拔開一看,灰渣早已生蟲了,表明時間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用過的。於是,拿出簫筒趕緊吹奏起來,“簫筒啊憂傷的簫筒,你能告訴我,我親愛的姑娘夠亮彩到哪兒去了?” 重複了三遍之後,還是沒有任何回音。他拿出炒麵,就和著原始森林的溪水把飯吃了,第二天繼續趕路。。。。。。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跋涉,不知穿越了多少座高山,橫渡過多少條河流,終於來到了原始森林的中心地帶。突然,他又發現了一火堆,拔開一看,還有一小點兒火心。他趕快拿出簫筒趕緊吹奏起來,“簫筒啊憂傷的簫筒,你能告訴我,我親愛的姑娘夠亮彩到哪兒去了?”三遍之後,在那遙遠的黑森林深處,傳來了夠亮彩的嘯聲,“簫筒啊憂傷的簫筒,讓我告訴你,不幸的姑娘夠亮彩在遙遠的原始黑森林裡啊!” 懂派高興極了,趕快尋音而去。

那一天,恰巧豹子君與其兄弟們全都出去打獵了,只有夠亮彩一人在一棵大樹下繡花。突然,一粒鳥屎落在花布上,夠亮彩頭也不抬地罵道:“鬼鳥兒,跟我飛遠一點兒。”邊罵邊將鳥糞擦去。沒過一會兒,又一粒鳥屎落在花布上,夠亮彩又罵道:“鬼鳥兒,跟我飛遠一點兒。”才抬頭一看,發現是懂派來了。她大吃一驚,生怕被豹子君一家人知道,趕快改口喊懂派下來。“母舅,你來了好久了?快點下來坐呀!”然後,夠亮彩三下五缺二,迅速地拿出半粒米,就做成一蒸子米飯;拿出一根豬毛,就燒成一大塊臘肉,做好飯請懂派吃。然後說:“你趕快上樹藏起來,豹子君他們要回來了。”

  沒過一會兒,豹子君的小弟先回來,聞到油香,就問:“嫂子,你在家悄悄做什麼好吃的?” 夠亮彩故意氣憤地說:“么哥,你們在外面倒好,吃香的喝辣的,我在家只有吃幹炒麵。”後來,豹子君與其他兄弟們每人扛著一頭大肥豬都回來了。夠亮彩趕緊好酒好肉,讓他們酩酊大醉,早早地睡覺了。

  到了晚上,懂派趁豹子們全睡了,才悄悄梭下樹來。他用夠亮彩的繡花針輕輕的紮了一下豹子們的屁股,只見豹子們輕輕一哼,翻個身又睡了。他迅速地拔出寶劍,把豹子們統統砍了。

  第二天早上,懂派準備把夠亮彩帶走,可是夠亮彩有些憂傷地說:“哎,你把豹子一家都消滅了,我不忍心跟你走啊!”懂派氣憤地大吼一聲,“我喊三聲,如果你還不走的話,就別怪我寶劍無情。”說完,拔出寶劍圍著夠亮彩輕輕轉了一圈,只見夠亮彩的衣裙從膝蓋以下整齊的劃開。沒辦法,夠亮彩只好跟懂派回家。據說,苗族的女裝從此流傳下來。

  再說懂派離家尋妻之後,已經是幾個月的事了,家人認為他早已死了,正在給他做道場。突然,一位陌生青年在正廳裡接過祭祀先生的蘆笙,吹奏起來。“燒懂派的七,懂派已歸期;燒懂派的靈,懂派已到庭”,蘆笙的聲音不斷重複著這兩句話,引起大家的注意。後來一問,才知懂派自己回家來了,還把妻子帶來藏在他家的背後邊。頓時,大夥兒都高興,把道場撤了,改成歡迎懂派和妻子凱旋而歸的慶典。

上一篇:青煙妖怪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