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麟教子牢記“有恆”二字

       彭玉麟(Péng Yùlín)(1817~1890),字雪琴,號退省庵主人、吟香外史,祖籍衡永郴桂道衡州府衡陽縣(今衡陽市衡陽縣渣江),生於安徽省安慶府。清朝著名政治家、軍事家、書畫家。清末水師統帥,湘軍首領,人稱雪帥。 與曾國藩、左宗棠並稱大清三傑,與曾國藩、左宗棠、胡林翼並稱大清“中興四大名臣”,湘軍水師創建者、中國近代海軍奠基人。官至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兵部尚書。歷任兵部件郎、水師提督、兵部尚書等職。彭玉麟於軍事之暇,繪畫作詩,以畫梅名世。他的詩後由俞曲園結集付梓,題名《彭剛直詩集》(八卷),收錄詩作500餘首。

 彭玉麟畫像

  彭玉麟畫像

 

生平經歷記載

      生於嘉慶丙子(1816),16歲隨父回籍。父死族人奪其田,避居衡州府,就學石鼓書院。投衡州協標營充司書,月支餉以養家。衡州知府高人鑒,偶於客坐見其文字,極為稱賞,並招其入署讀書,旋補附學生員。

道光十二年(1832),隨父彭鳴九回籍,就學石鼓書院。

道光三十年(1850年),李沅發起義,從衡州協標兵隨往鎮壓。自新寧、靖州而越境至貴州、廣西。事定,拔臨武營外委,複歸衡陽。旋應富商楊子春聘,赴耒陽為之經理典號。

咸豐三年(1853),時丁憂家居,在衡州與曾國藩創辦湘軍水師,購買洋炮,製造大船,制船制營制章程。

咸豐四年(1854年),在湘潭、嶽州、武漢、田家鎮連敗太平軍水師。太平軍西征湖南。三月,率水師配合塔齊布陸營,敗太平軍於湘潭。以功敘知縣(正七品)。繼北上,陷嶽州,升同知(正五品)。八月,率水師攻武漢,焚毀太平軍困守漢陽內河戰船千餘只。十一月,會合陸軍塔齊布部攻田家鎮,用洪爐大斧截斷太平軍攔江鐵索,焚毀其船隻約3000艘,以知府(從四品)記名。繼後,在江西湖口被太平軍石達開部乘隙截擊,被分為外江、內湖兩部,戰鬥力減弱。

咸豐五年(1855年)正月,外江船隊遭太平軍夜襲,敗走新堤。經整頓,在湖北同太平軍接戰多次。時曾國藩困守江西,召往相助。徒步至南昌,募勇造船,充實內湖水師。在湖口為石達開所敗,後悉力擴軍,控制長江,敗太平軍於樟樹鎮、臨江,奪九江、安慶,升安徽巡撫。

咸豐六年(1856年)正月,敗太平軍於樟樹鎮、臨江等地,擢廣東惠潮嘉道(正四品)。尋攻佔建昌、南康。

咸豐七年(1857年),水陸各營由湖北順流而下,圍攻九江,攻下湖口,使被困湖內水師與外江水師會合,加按察使(正三品)銜。

咸豐八年(1858年),陷九江,加布政使(從二品)銜。

咸豐十年,由水師統領擢水師提督。

咸豐十一年(1861年),創飛劃營,抬划船入湖,協同陸軍在菱湖一帶攻破太平軍營壘。陷安慶,授安徽巡撫(正二品)。三次上疏力辭,雲:“以臣起自戎行,久居戰艦,草笠短衣”,“一旦身膺疆寄,進退百僚,問刑名不知,問錢谷不知”,“且身無學求”,“更虞不勝重任”。清廷以其“真實不欺”,遂改任為水師提督(次一品),複授兵部左侍郎。

同治元年,率水師與曾國藩陸師沿江東下,堵截天京護城河口。率水師策應曾國荃陸軍沿江東下,陷安徽金柱關、東梁山、蕪湖等地。繼奪江心洲、蒲包洲,進泊天京(今南京)護城河口。曾國荃率陸軍倚附水師,驅軍直入,逼紮雨花臺。

同治二年(1863年),陷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天京糧道,合圍天京。

同治三年(1863年),破江浦、九洑洲、浦口,斷絕天京糧道,攻陷天京,獲賞一等輕車都尉世職,加太子少保(次一品)銜。

同治四年(1864年),任漕運總督(次一品),又辭。

同治七年(1868年),設長江水師,奏定長江水師營制,任首任長江巡閱使,每年巡視長江水師一次,實為“得專殺戮,先斬後奏”的欽差大臣。同曾國藩奏定長江水師營制:“自荊、嶽二州至崇明縣五千餘裡,設提督一員。總兵五員,以六標分汛,營哨官七百九十八員,兵萬二千人。”次年春,回籍,因渣江老屋荒圮,於衡州府作屋三重,曰“退省庵”。

同治十一年(1872年),奉命巡閱沿江水師,見多有弊端,事常攤派,篙師舵工,或不能按槳操舟。疏陳整理事宜,劾罷營哨官180餘人,薦李成謀為提督,奉命嗣後每年巡閱一次。

光緒七年(1881年),署兩江總督兼南洋通商大臣(次一品),再疏力辭,仍留督江防、海防。

光緒九年(1883),任兵部尚書(次一品),疏辭不允。主持兩廣防務,整修虎門要塞,加強沿海完備,遣部將防守欽州、靈山。

光緒十年(1884年),中法戰爭爆發,奉旨赴廣東辦理防務。調集湘軍4000人由海道前往,自率隨從由陸路到達廣州。湘軍既集,察看地形,檢查各炮臺、營壘,整修虎門要塞,加強沿海完備,並在沙角設防,鑿山石為炮洞,以便掩護士卒,組編沙戶漁船,分守橫門、磨刀門、崖門等沿海一帶海口。與兩廣總督張樹聲協商,就地舉辦團練,按照陸軍規制,慎選營官,勤加操練,短期內訓練出一支守土禦侮兵力。

光緒十一年(1885年),法軍進犯諒山,窺伺廣西,率老將馮子材抗擊法軍,遣師出粵,遣部將防守欽州、靈山陣地。在鎮南關、諒山一戰,大獲全勝,多次上疏主戰,反對和議,疏中有“五可戰,五不可和”之語。未幾,和議已成,停戰撤兵,他不勝憤慨之至,猶疏請嚴備戰守,以毖後患。是年秋,因病乞歸。

光緒十二年(1886),捐俸銀一萬二千兩,建船山書院。

 

教子牢記“有恆”二字:

      他曾給兒子寫了一封家佰,目的是勸初兒子讀書學習.貴在有恒心府毅力、堅持不懈。
      信中說:“近幾天,我因軍務繁忙,吃飯、睡覺都不得多生,幸虧你母親既賢慧又有本事,才使我沒有後顧之憂。常;迢:‘讀書人可貴的是,只要立下志向.fuJ必把心美好的名聲不會遠揚?又何必擔心家業會發達興旺?,從前,我常常習慣颳風,點燈演書到深夜.嘴裡吃的是菜多米少的稀飯,以出來勉勵自己:對這樣的苦,何時曾經忘記,你不要謀求繼居
祖先帶來的思澤,便驕傲橫行,放縱自己。讀書應當有恒心切記不要學到新知識就忘掉舊知識。把你每月學的功課寫信告訴我:做詩幾首?寫文章幾篇,邊讀邊圈點的經典籍有幾卷?必須要詳細說明不要有遺漏,這樣我心裡就高興了。寫毛筆宇,每天早晨至少必須臨貼幾百個字。自5周初一始,天氣漸漸熱了,每大早起床為奸。早起一個小時,倔多學——分知識。早晨空氣清新.人的頭腦也清醒,這時候做事情,處處都能得到大自然的靈氣。我們家本是知書識地位的家庭,哪能容忍有不爭氣的子孫呢?勤奮與儉樸,我為人處世僅身的原則,有恒心又是勤奮與儉樸的根源。雖然遇到事情多,很忙,當日功課未做完,雖然第二天把看書與字的任務補齊了,自己心裡也不高興。因此,必須忙裡偷閒,把當天的事情當天做完。當然,這個辦法是下策,上策應該是必須早起幾個小時用來做功課,決不可以認為今天耽擱了,就認為還有明天彌補呢。也不可以認為明天有事,今天提前把事情做了就是對的。我這樣做多年如一日,沒有間斷,也沒有感到辛苦。要求你把我的方法試用一下,心裡牢牢記住‘有恆’二字。希望你時時刻刻牢記在心。”
       彭玉麟教子,不是無端指責.空洞說教,而是用自己讀書習文的方法勸誡兒子,要求兒子也能這樣做,養成每天讀書寫字的習慣,今日事,今日做,牢記“有恆”二字,並引用陶侃搬磚的典故進行啟發、教育。彭玉峨認為:“勤與朴,為餘處世立身之道,有恆又為勤朴之根源。”言簡意賅,富有哲理.耐人尋味。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