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背後

張林在山上打石頭傷了腰,再也幹不了體力活了。幸好有哥們李強的關照,才得以進稅務分局當了名門衛,有了份還算穩定的工作。

李強是分局機關的副局長,表面上風風光光,可張林很快發現,李強過得並不如意。一把手鄭局長處處為難他,時常為點雞毛蒜皮的小事讓他下不來台。鄭局長為啥不待見李強?時間長了,張林也從同事們口裡聽出點口風:問題就出在李強是名牌大學畢業,又是憑真本事走到今天這個位置的,這難免讓借裙帶關係爬上來的鄭局長心生嫉恨。

李強每回在鄭局長那兒受了氣,總愛找張林吐吐苦水。一天下班後,看他又是一臉沮喪,張林顧不得問,趕緊張羅了幾道下酒菜。三杯酒下肚,李強才開了口。就在剛才,鄭局長當著好多同事的面又給了他一通臭駡。為什麼?說來好笑。昨晚突降的那場暴風雨,把局長辦公室沖得一塌糊塗,明明是自己沒把窗子關好,可鄭局長愣把這過失栽到李強頭上,說他機關裡的事沒管好。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李強仰脖灌下一杯酒,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礅,“這氣我受夠了!”

“強子你消消氣,為這種人不值得。”張林連忙把酒滿上,寬慰道,“困難只是暫時的,你很快就能出頭了。”

這話並非空穴來風。張林斷定,鄭局長是兔子尾巴長不了,早晚玩完。

局裡早有傳聞,說鄭局長好色,在外頭包了好幾房二奶。開始張林還半信半疑,因為他聽說鄭局長家裡有個母夜叉老婆,直到看見鄭局長跟個叫蘇珊的好上了,他才確信這是事實。

蘇珊是報社的一個記者,鄭局長以提高局裡知名度為名,幾度請她捉刀代筆,在報上發了些宣傳稿。雖說只是些豆腐塊,也沒多大分量,但鄭局長卻說她對局裡做出了卓越貢獻,開出的報酬堪稱天價。在鄭局長的“厚愛”下,短短半年時間,蘇珊的名牌皮包就換了好幾個。有小道消息說,年輕時,鄭局長追過蘇珊,雖說蘇珊現在是徐娘半老,但仍是風韻猶存。

初戀情人投懷送抱,鄭局長一得意忘形,竟肆無忌憚起來,把幽會地點都安排到了局辦公樓。說來也巧,偏就在那天晚上,張林回了鄉下老家。更巧的是,也在那天夜裡,鄭局長跟情人前腳剛離開辦公樓,後面就有人撬開了局長辦公室……

第二天早上,張林從鄉下趕回來,看到局裡亂成一團,一問才知道,昨晚局裡遭了賊,局長辦公室被翻了個底朝天。不過,讓張林納悶的是,明明是盜竊現場,怎麼紀委的同志也來了?有人附他耳邊揭開了內幕:“你知道公安在辦公室發現什麼了?嘿嘿,我都不好意思提。總之,通過這些可以斷定,昨晚在咱局長辦公室有過那事。蘇珊這娘們一不小心,把皮包落在沙發空裡了,裡面有她名片。”

張林心頭罵聲“活該”,想到鄭局長一被雙規,李強就再不用受窩囊氣了。可事情遠沒這麼簡單。

對於那晚的事,鄭局長是拒不承認,還拉老婆為他作證,說當晚他一直待在家,沒有與別人私會的可能。他底氣這麼硬,是有原因的。上回辦公室遭風雨襲擊後,他以無法辦公為由,借機搞起了豪華裝修,權宜之下,他強行搬進了李強的辦公室。同在一個辦公室坐著,李強也有嫌疑。李強同蘇珊是高中同學,關係還不錯,前段時間蘇珊替局裡搞宣傳,李強負責提供材料,難免走得近了些,發生男歡女愛之事也不無可能。

蘇珊那頭,鄭局長也毫不擔心。因為之前通過氣,這女人是一問三不知,逼急了還一哭二鬧三上吊,紀檢人員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

孰是孰非,紀檢人員一時也難下定論,只好暗中找局裡員工瞭解情況。不曾想,別看這些人平常背地裡愛嚼舌根子,關鍵時刻卻只知道明哲保身。一番走訪下來,紀檢人員沒得到一點有價值的線索。接著,他們傳喚了李強。糟糕的是,李強因提供不了事發當晚不在場的證明,嫌疑反而大了許多。

鄭局長越發得意,一次下班後,快到門房時,他附在李強耳邊說:“這下嘗到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的滋味了吧?”看李強一臉狐疑,他冷笑一聲說:“我問你,那天晚上闖進辦公樓的賊是誰?只怕你比誰都清楚吧!”李強一驚:“你都知道啦?”“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知道我為啥不把你給供出來?原因你懂,你就好好替我背下黑鍋吧!”說完,鄭局長扭頭就走,剩下李強木雞般杵在那裡。

看著李強那失魂落魄的樣子,張林想起了小時候。那時李強特懦弱,每回受了欺負,過後都是張林替他擺平。現在又到了幫兄弟出氣的時候了。第二天他出去了一趟,回頭就告訴李強,他向紀委指證了鄭局長,說那晚親眼看到鄭局長同蘇珊進了辦公樓。李強一聽跺起了腳:“你糊塗啊!那天晚上你不是不在門房嗎?”“可這事不是沒人知道嗎?”李強一拍腦門:“對啊!我咋把這茬兒給忘了?”頓了下,他又有點不安,“林哥,我知道你從沒說謊的毛病,現在為我倒編起了瞎話,真難為你了……”

“啥難不難為的?”張林笑了笑,“這沒啥,我這麼做也是為了揭開真相嘛!現在你只需把心裝肚子裡,等著看姓鄭的垮臺吧。”

事實證明,張林高興得早了些。僅僅過了一天,鄭局長一個電話打到張林老家,確認事發當晚張林不在局裡,再把電話錄音往紀委案頭一遞,形勢立馬急轉直下。

這下李強即便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誰都知道張林同李強的關係,張林提供偽證,不是李強指使,說破天也沒人信。最終,李強無力辯解,背下了黑鍋。可張林想不通的是,事發當晚他回家的事只對李強提過,鄭局長是如何得知的?

好在李強至今單身,罪名落他頭上頂多就是個行為不檢點,再考慮到他工作上一直兢兢業業,紀委最後只給了個記過處分。

至於張林,得罪了鄭局長,門房自然沒法待了。回去之前,他拉著李強的手,滿懷愧疚地說:“強子,都是哥不好,要不是我自作聰明,整那麼一出,你就不會……”“林哥,這麼說就見外了,你這也是好心嘛。”李強倒很樂觀,“你放心,過不了多久,我還讓你回來幹門衛。”

這話張林可不敢當真,心想李強眼下自身都難保,哪還顧得了他?

誰知過了不到半年,李強就喜滋滋地打來電話:“林哥,明天就回局裡上班,我現在提了正局長,用誰不用誰我說了算。”

張林琢磨,李強能這麼快升職,一定是給平了反,那鄭局長准沒戲了。可第二天進城一打聽才知道,鄭局長非但沒垮,反升到市局做了局長。

李強擺了慶祝宴,張林趕到時已近尾聲,碰巧李強送一個客人出來,這客人正是鄭局長。張林很不高興,等鄭局長離開,他上前就黑著臉說:“強子,你跟這種人套啥近乎!忘了他以前咋對你的?”

李強喝高了,口齒有點不利索:“都……都過去啦!再……再說,要不是他,哪有我今天?”

張林明白了,原來他倆早串通好了。想到自己極有可能是被人當槍使了,他聲音都有些顫抖:“當初是不是你出賣了我?告訴我真相!”

李強苦笑一聲說:“真相?真相一文不值,我只知道現在得到了我想要的。”原來,張林事發當晚不在門房的事,是他透露出去的,為的就是要替鄭局長背下黑鍋。當然這並非他本意。他扮賊闖入辦公樓,是為把鄭局長的醜聞公之於眾,達到取而代之的目的。可沒想到,鄭局長識破了他的伎倆……“我一味堅持,贏得真相又該如何?姓鄭的上面有人,不怕摔跟頭。可我呢?得罪了他,恐怕這輩子都無出頭之日!”

聞言,張林感覺就像咽下只蒼蠅,李強變了,變得他都不認識了。後來張林還是回鄉下務農了。他給李強寫信,開始稱呼是“強子”,想想不妥,揉成一團,提筆重寫:尊敬的李局長……

上一篇:幸福的套娃
下一篇:真愛“騷擾”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