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夢救子

有一年,中原大地洪水氾濫,滔滔洪水一路東南而下,所到之處,屋毀人亡,淹沒了大片村落。隨著洪水退去,良田變淤地,一年下來顆粒無收。除了淹死的人之外,還餓死不少人。

  在豫東平原的一個縣城裡,有個叫劉用的惡霸,靠著牢固根基,厚實家業,風吹不著,日曬不著,過著舒心的日子。劉用考慮到洪水不知啥時候才能完全退去,不僅不放一粒糧食給逃荒的災民,還將奔上門來的災民往外趕,做出喪盡天良的事來。

  常言道: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劉用萬萬沒想到的是,厄運會降臨到自己頭上,自己會得聞所未聞的怪病。起初,病從腳上生起,以為是雞眼,就沒放在心上。沒過幾天,病情卻越來越嚴重,他的腿上、腹部還有後背,長滿癤瘡,奇癢無比,直到他的脖子,已經無一處好地方。尤其是脖子上的膿包越長越大,大如碗口,活像個大紫饅頭掛在脖子上,還不停地往外流膿。逃荒的農民早就對劉用恨之入骨,聽說他得了怪病,大家都相互議論,說他這是“癩蛤蟆吞魚鉤”——自作自受!

  這天,洪水還沒完全消退,活著的人早逃到外鄉要飯去了,留下來的都是老弱病殘,朝不保夕,根本出不了門,誰肯幫他去尋醫問藥呢?劉用躺在床榻上,感覺脖子就像斷開一樣,疼痛難忍,癤瘡汩汩地冒出膿血。劉用感到生不如死,夜夜鬼哭狼嚎,沒有人應答。劉用獨自哭喊道:“救救我吧,誰來救我呀?若能治好我的病,我願意送他一半家業。”

  劉用除了長籲短歎,能用的藥都用過了,病仍不見輕,反而越發嚴重,一點辦法都沒有。就這樣,哀嚎了兩天,劉用滴水未進,眼瞅著脫了人形了。劉用便開始思量,活著也是受死罪,長痛不如短痛,不如死了算了。劉用哀求家人道:“還是讓我死吧,脖子感覺都要斷了,還有啥活頭呢?讓我去死吧!”

  劉用嘴上說死其實還是不想死,因為他還有一樁未了的心願。如果他死了,咋有顏面去見九泉之下的親娘呢?

  原來,幾年前劉用的母親劉張氏去世,留下了一個遺願。劉用生逢亂世,是個遺腹子。在他沒出生時,劉用的父親是當地有名的財主,當時農民鬧暴亂,劉用的父親被貧苦大眾亂棍打死了,砍下了首級掛在城頭的槐樹上,一掛就是三天。那時候,劉用的母親劉張氏因為懷有身孕,行動不便,加上造反者勢眾,她怕自己的性命不保,偷偷地跑回娘家保命去了,直到把劉用生下來才回來。再回到劉府只看到一座空院子和幾個家傭。劉老爺身首何處,葬在哪裡,是否有人為他收屍,也不得而知。直到幾年前去世,臨終前,劉張氏交代兒子,一定找到劉老爺的葬身之地,想與他合葬。劉用一直把這件事記在心上。

  如今,劉用自覺性命難保,朦朧之中,他絕望地喊了一聲:“娘啊——”如泣如訴。

  說來也怪,當劉用喊一聲娘之後,便恍恍惚惚睡入夢中。這時,奇妙的事情出現,劉張氏就應聲來到兒子的夢裡。

  母子在夢中相見,劉張氏說:“兒啊,現在都啥時候了,還不趕快開倉放糧?”

  劉用聽了,感覺很吃驚,問:“娘,難道您忘了,爹是咋死的?”劉用一想起爹的死,便悲恨交加,這也是他多年來處處刁難黎民百姓、報復和仇視貧苦大眾的原因。

  劉張氏連連搖頭,將龍頭拐杖在地上重重地杵了幾杵,說:“糊塗!你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著這些幹啥?現在能救你命的只有兩條路:一是開倉放糧,救災先救人;二是儘快找到你爹的墳地。”

  劉用雖然人品不好,但對母親很孝順,對母親說的話向來是言聽計從。“娘,開倉放糧可以,可爹死幾十年了,都沒能找到,現在發大水了,即使找到墳墓,怎麼來確定是我爹的呢?”

  “這就要看咱家的造化了。”劉張氏又說,“兒啊,你還不知道,你的病叫砍頭瘡,這是你祖上沒積陰德才有的這個病,我有個土方子能治你的病,而且也能了卻娘的一樁夙願。”

  兒子說:“娘,快說這病到底怎麼治?若能治好我的病,哪怕拋掉現有所有家財我也情願。”

  於是,在夢中,劉張氏就把如何取藥、烹藥、用藥等,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劉用。然後說道:“按我說的去辦吧,一切就有轉機了。”

  說完,劉張氏一個轉身,便不見了。

  “娘啊——”劉用大喊一聲,一個激靈從夢中醒來,渾身冒著虛汗。回想夢中母親說過的話,劉用好半天緩不過勁來。趁著自己一息尚存,急忙招手,把夢中發生的一切說給管家,並要管家按照自己母親所說的步驟一一去辦理。

  管家一聽,嘴上不說,心裡卻滿是疑惑,不得不為難地說:“開倉放糧這件事好做。可是,找墳地……這方圓幾百里,所有的墳地早被洪水沖平了,甭說找一座墳,連個土包也難找到啊。”

  劉用哪裡顧得了這些,繼續說:“按我的話去做,無論如何,找到我爹的墳,只取墳頭上一捧墳土,用布包好帶回來就是了。”

  很快,洪水退得差不多了,往日暴雨成災,現在毒日當頭,幾天暴曬之後,有的地面乾涸得已裂開了縫。在尋找了九天之後的一天正午,下人來報:“老爺,找到了,找到了,在縣城西北角六十裡外,黑河沿兒的一個亂死崗上,有一座墳。”

  下人所報的“亂死崗”,其實就是亂埋死人的地方,洪水來襲之前,一些無名屍體大都被送到這裡草草埋葬,算是入土為安了。

  “確定嗎?是我爹的墳嗎?”劉用眼前一亮,急問。

  下人回答:“不好說,經反復打聽,和老爺您提供的條件不差分毫——這座墳的主人,人頭落地,身首異處,在砍頭時,一刀下去,腦袋就掉了……”

  劉用是悲喜交加,下人所說的情況和劉張氏在夢裡說的一模一樣,要治好他脖子上的膿包,一定要找到父親的墳,並在墳頭取一捧土,再將墳土煮沸,曬乾,加上幾味中草藥,拌成糊狀,塗在膿包上。

  劉用又問:“墳土取回來了嗎?”

  下人說:“老爺,墳已被沙土淤泥覆蓋,我是按照知情人提供的墳地位置,取了一捧土回來,只能試試看了。”

  正說話間,管家急步走進來,對劉用說:“老爺,前來討糧的人越來越多,還接著放不放糧呀?”

  劉用當即說:“放,不僅放糧,而且把家裡能吃能用的,統統給他們,好事做到底。”

  劉用將做好的藥,讓下人幫他塗在身上、脖子上,他心裡想,不管是不是爹墳頭上的土,如果能治好自己的病,就說明這座墳是自己爹的。

  說來是個奇跡,劉用自從塗了這種藥泥,身上的癤瘡一天天好起來,脖子上的膿包日漸縮小,出膿處結出新痂。不到半個月,就恢復得差不多了。真是太神奇了!

  其實,劉用身染癤瘡,是因為洪水氾濫,地氣潮濕所致,加上劉用這人不喜歡曬太陽,就坐下了病。

  事後,劉用問下人:“你是怎麼找到老太爺墳的?”

  下人如實相告說:“這得歸功於您的大慈大悲啊!那段時間,府裡天天開倉放糧,沒想到引來方圓百十裡的災民。大家聽說您在尋找父親的墳,一時間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找到了老太爺的葬身之地。沒想到,還救了您的命。這真是大水無情,大善無形,天下一家,人間有情啊!”

  春去秋來,泥地變成了良田。在劉用的大操辦下,劉老爺子被重新安葬,劉張氏終得如願,兩人合葬在一起。這真是天意不如人意,患難方顯真意。更難得的是,可憐天下父母心,沒成想在冥冥之中,感動天地,上演了托夢救子的傳奇故事。

上一篇:南門題字
下一篇:馬蹄草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