駭客出手

叢輝是育才小學的電腦老師。據傳他精通駭客技術。儘管他從不輕易出手給別人製造麻煩,但在這個城市裡,一些靠電腦網路吃飯的人還是非常怵他。

這天是周日,叢輝正在家裡上網,忽然接到一個老太太打來的電話:“聽說,你是個搗鼓電腦的駭客人,能不能為我出一次手?”

叢輝心裡好笑,這個叫他駭客人的老太太,想讓自己做什麼呢?“大媽,讓我出手是要付報酬的,最少一千塊。”

“啊,要這麼多?”老太太似乎被嚇住了,過了半天才說,“行,一千塊就一千塊,只要你能把這件事給我做好。”

叢輝問老太太讓他做什麼事。老太太說在電話裡不方便說,約他在望子小吃店見面詳談。叢輝心裡好笑,老太太就是老太太,談事情不在酒吧或茶室,竟然選在小吃店。

望子小吃店就在育才小學對面,擠在眾多商鋪裡面,顯得很不起眼。小吃店的招牌也怪,在“望子”後面留有兩個字的空白,看上去很不協調。叢輝走進店裡,店面很狹小,只有兩張桌子和幾把凳子。因為早過了用餐時間,店裡並沒有人吃飯,只有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太在面板上忙活。老太太在做一種驢肉火燒,火燒圓圓的,鼓鼓的,看了讓人頓生食欲。

難道老太太就是打電話的人?叢輝一問,老太太兩手沾著麵粉迎上來,盯著叢輝瞅了半天,咕噥道:“都說你是個駭客人,可是,你長得並不黑呀。”叢輝哭笑不得,問老太太到底要他做什麼事。老太太用手往對面一指:“看見沒,育才小學旁邊有個大成文具店,我要你出手弄癱它!”

叢輝搖搖頭,說動粗的事他可做不來。老太太更正道:“不是弄癱文具店,是弄癱裡面的黑網吧。”叢輝愣了愣,說:“哪裡有黑網吧?我去過那個文具店,裡面只賣學生用品呀。”老太太聲音大起來,說文具店裡面有個地下室,地下室裡有五六十台電腦,每天都有孩子在那裡上網,不是黑網吧是什麼?見叢輝還是一臉疑惑,老太太又說:“不信你瞅著,去文具店買東西的孩子,進去就不出來。”

果然,叢輝看見有幾個學生走進文具店,很長時間都沒出來。老太太說:“這回你相信了吧?你趕快把這個黑網吧給我摧毀,讓孩子們上不成網。”

把網吧裡的電腦弄癱瘓,對叢輝這個駭客來說不難。可是,老太太為什麼要他這麼做呢?“大媽,你跟這個網吧的老闆有仇?還是你兒子……不,你孫子每天在那裡泡網吧,耽擱學習了?”

“你這人真麻煩,我花錢讓你出手做事,你問這麼多幹嘛?你幹得了就幹,幹不了我自己幹。”老太太有點生氣了。

叢輝說:“你又不是駭客,你自己怎麼幹?”

老太太笑了笑,說:“別看我不是駭客人,我照樣能把裡面的電腦弄癱瘓。不,是把整個黑網吧弄癱瘓!看,東西我都準備好了。”說著往牆角一指。

叢輝一看,牆角有一個竹籃,竹籃裡有個鼓鼓囊囊的紙包。叢輝不由一驚:“那紙包裡包的什麼?”

老太太沒牙的嘴癟了癟,輕輕吐出兩個字:“炸藥!”

叢輝嚇了一跳:老太太要炸網吧!這還得了,網吧裡這麼多孩子在上網,一爆炸,那得傷害多少無辜啊。不行,得趕緊把這活接下來。想到這裡,叢輝對老太太說:“大媽,這事哪用得著你老出手呀,交給我辦就行了。你等著,我先去對面摸摸情況。”

叢輝從望子小吃店出來,一臉嚴肅的去了大成文具店。老闆于大成見叢輝臉色不好,忙把他讓到里間,問他有什麼事。叢輝開門見山地說:“于老闆,有人出一千塊,讓我出手把你網吧弄癱瘓,你看怎麼辦?”於大成大大咧咧地說:“是誰吃了豹子膽,敢和我於某人作對。說出來,我給你五千塊。”叢輝說:“這個人就是你對面望子小吃店的老太太。一定是她孫子經常在你這裡上網,耽擱學習了。你乾脆把她孫子轟出去,以後再也不許他……”

“你可別聽那老太太瞎說,她神經不正常。”于大成打斷叢輝。

“她說這事我不出手做的話,她就自己把你的網吧炸毀!”叢輝提醒於大成。

“越說越離譜了,她怎麼會炸我的網吧呢?”於大成笑起來。

見於大成不信,叢輝著急起來:“不是嚇唬你,炸藥她都準備好了。我看,你還是趕緊把網吧停了吧,我在她那裡也好有個交代。”

於大成沉吟半晌說:“沒想到她這麼狠。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的網吧就暫停營業。不過得等到明天,今天是周日,上網的孩子多。”

叢輝只好又回到望子小吃店。于大成的網吧一時不停,他就一刻不能鬆懈。他要看著老太太,免得她有過激行為,真的去炸網吧。

叢輝和老太太說著話,他發現,老太太的眼睛不時往對面的大成文具店瞅。看見有孩子走進店裡,進去後長時間不出來,老太太就歎氣搖頭。叢輝不解,難道那些孩子都是她的孫子?

眼看到中午了,老太太對叢輝說:“你在這兒等一會兒,我去去就來。”說完,提起牆角的竹籃出了門,向對面的大成文具店走去。叢輝心說不好,她要炸網吧!於是趕緊跟了上去。

老太太走進文具店,在前面沒有停留,直接奔地下室而去。而於大成絲毫未覺察出危險的降臨,木然地看著老太太從他身邊走過。叢輝拉過於大成,悄聲說:“你怎麼不攔住她,她帶著炸藥呢。”於大成一驚:“是嗎?我怎麼沒看見?”“錯不了,炸藥就在她的竹籃裡。走,趕快去阻止她!”

叢輝拉著於大成下到地下室。地下室裡光線很暗,幾十個孩子正坐在電腦前,全神貫注地盯著螢幕打遊戲。這時,老太太把竹籃放下,伸手去拿裡面那鼓鼓囊囊的紙包。叢輝一見立馬撲上去,用手死死按住那個紙包,同時招呼於大成:“快來,把炸藥奪過去。”

“媽,我到底哪兒得罪你了,你要炸我的網吧?”于大成把紙包搶在手裡,卻發覺不對勁,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摞還冒著熱氣的驢肉火燒。

老太太喝斥道:“你們要幹什麼,這火燒是給孩子們吃的。他們只顧打遊戲,不吃飯哪行啊,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說完,把那摞驢肉火燒奪過去,一一分發給孩子們。

接連兩個意外把叢輝驚呆了:他沒想到老太太是于大成的媽,更沒想到紙包裡包的是驢肉火燒。他尷尬地笑了笑,對老太太說:“大媽,你看你,咋說要炸你兒子的網吧呢,看把我們嚇得。”

老太太歎口氣道:“我沒有他這樣的兒子,我幾次勸他關了這黑網吧,別賺這昧良心的錢,可他就是不聽。看著孩子們沉迷于網吧,耽誤了學習,我這個當老師的心裡有愧啊!”

叢輝一愣:“大媽,原來你也當過老師啊。”

於大成不屑地說:“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我媽所在村子的小學女老師生孩子,要找個人代課,我媽正閑著沒事,便自告奮勇去當了兩個月的老師。從那以後,她就時時把自己當成了一個老師。這不,連我開網吧她都反對,三天兩頭來搗亂。唉,真拿她沒辦法。”

聽於大成說完,叢輝半晌無語。他的臉上一陣陣發燒,老太太的所作所為讓他感到汗顏,雖然只有短短兩個月“教齡”,但她的厚重師德足以載物,對孩子的那份責任心千秋可鑒!和老太太相比,自己這個老師當得夠格嗎?想到這裡,叢輝鄭重地對老太太說:“大媽,我答應你的事一定做到!”轉身又對於大成說:“于老闆,對不起了,我這個駭客要出手了!”說完大步向外走去。

第二天,老太太在小吃店裡一邊幹活,一邊留意對面的大成文具店。她發現文具店的門關得緊緊的,一整天也沒有一個孩子走進去。老太太高興了:那個駭客人真的出手了,兒子的黑網吧癱瘓了!

與此同時,叢輝向學校遞交了辭職報告。他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資格當老師了,他所做的一些事,為“老師”兩個字抹黑。作為育才小學的電腦老師,叢輝早就知道於大成打著文具店的幌子,在幹黑網吧的勾當。接到學生家長多次反映後,他曾到於大成的網吧裡交涉過,但在於大成答應每年給他一筆“封口費”後,叢輝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叢輝辭職後在一家電腦公司找了份工作。一天他經過望子小吃店時,發現小吃店的招牌變了,望子後面又添上了“成龍”兩個字,叢輝會心地笑了。這時,老太太從店裡走出來拽住他:“你這個駭客人,幫我辦完事咋不來拿報酬呢?”說著,掏出一千塊錢遞給叢輝。

叢輝笑著把錢推回去:“大媽,這錢我不能要。其實,你兒子的黑網吧是相關部門依法取締的,根本沒用著我的駭客技術。我在中間,只是起了一個‘穿針引線’的作用。”

 

下一篇:還你一刀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